精兵 致命枪伤 (五)

sy65048 收藏 13 6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37/


黄国强走到赵家山身边小声说:“师长,火车站的军代表刚通知了我们,说军列由于雪大有些晚点,不过,马上就要到了。”

赵家山没有回应黄国强,他转头看到在整齐队伍的右侧有一堆黑色的枕木,他往前紧走了几步跳上了枕木堆上,然后大声说:“全体都有了,听清口令,向右——转!”

全体参战官兵整齐的转动身体,并看到了已经站在枕木上的赵家山。“请稍息!”赵家山大声说。战士们刚把身体调整到稍息,赵家山又大声说:“讲一下!”全体战士再次把脚根儿用力靠拢立正,发出整齐清脆的响声。赵家山表情庄重的迅速抬起右手,向全体人员行军礼。

风雪中赵家山把行礼的右手放下,大声说:“同志们,我对在这次战斗们所有英勇表现的官兵,致以崇高的敬意!同时,我也希望大家记住历史上的这次短暂的战斗!因为我们要世界上所有对中国图谋不轨的人知道,中国的神圣主权不可侵犯,中国的每一寸领土都不可分割!我们伟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永远战无不胜!”雪花在寒风中飘落,沾挂在赵家山肌肉跳动的脸上,并马上被他火热的激情给融化。

“同志们,我的兄弟们!你们辛苦了,共和国不会忘记我们在这片土地上所洒过的热血,我们军人的忠诚,必将写入史册!”赵家山说完这句话,再一次用力的抬起右手,向全体人员敬礼。

汽笛长鸣伴着隆隆的震动,一列火车驶进火车站。这时在车站负责车辆调度的军代表跑过来,向赵家山敬礼后,说:“赵师长,实在对不起,这列火车由于雪大,在路上误了一点时间,真是对不起呀。”

赵家山黑着脸从枕木上走下来,生气的说:“你不要和我讲这些客观理由,说这些有用吗?你看看我这些兄弟们,在外面冻了多久,他们可是从战场上下来,刚刚玩过命的人。你的军列竟然敢给我晚点?如果,火车再等三分钟不来,我送你上军事法庭!跟你没完。”

军代表苦着脸说:“赵师长,实在对不起,不用你送我上,我也会写检查请求处分的,真的是对不起这些战士们了。这几场春雪比较大,线路上总是出问题,还是我的工作做的不到位呀。”

赵家山白了军代表一眼,没有说话。

军代表又说:“这黑水河火车站太小,那几间候车室装不下这么多兵,所以也只能先让伤员在里面了,赵师长,是我工作没有做好,让你和同志们受苦了。”

赵家山看着停稳的火车,说:“好了,不用说了。现在马上组织登车吧。”军代表向赵家山敬礼,马上跑步到站台上组织战士们上火车。

战士们正在有序的上火车,忽然站台上有争吵声传来。赵家山刚刚松缓的眉头又皱起来。对正在站台上忙碌的黄国强说:“黄国强,去那边看看怎么回事,在吵什么?”

黄国强忙向副连长交待了几句,然后瘸着腿沿着站台走过来。黄国强走到车厢口,看到方天勇躺在担架上,伸出胳膊按住火车车厢门,说什么也不让医护人员往火车上抬他。

“我不上这个车厢,要不然你们就把我扔在这里不管!”方天勇咬着牙说。

“不上这个车厢不行!你现在是伤员,就要听我们的!”护士燕子对着方天勇大声说。

黄国强走过来,问:“怎么了,为什么不快上车。”

燕子看方天勇不吱声,她便有些生气的对黄国强说:“你的这个兵,十分的不听话,也不配合我们医护人员的工作,他,他……非要去坐最后,一节车厢。”

黄国强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最后一节车厢,问:“方天勇,你不要在这里胡闹,你现在要听护士的话,马上给我上车!”

“不,我一定要坐最后一节车厢。”躺在担架上的方天勇紧绷着脸说。

“为什么?”黄国强说完了,转头看了一眼站在担架旁边的护士燕子。

燕子犹豫了一下说:“黄连长,最后一节车厢,拉的是牺牲的……战友们。”

燕子刚刚说完,方天勇把脸转过来,对黄国强说:“连长,我班长回到部队驻地以后,就要安葬了,我……我想用我们家乡的习俗,给我班长守灵,陪我班长再走一程。”

黄国强看到方天勇眼中有片晶莹闪动,他忙把视线挪开,脸转向了一边。然后说:“你们,把他抬过去吧。我一会也会过去的。”

黄国强说完了转身离开,去组织战士们完成登车。燕子看黄国强这样说,也只好让担架员把方天勇往后面抬,并让负责人打开了刚刚关上的车门。

纷扬的雪花向着黑土大地飘洒,火车鸣叫着闯过漫天飞雪,在林海雪原之上呼啸而过。高大漆黑的内燃机车喷发着白大的粗烟,迸发出强大而澎湃的动力,牵引着长长的车身一往无前的奔向远方。

一盏马灯挂在闷罐车厢的顶上,在剧烈晃动中发出昏暗的光。车厢里摆放着在此次战斗中,牺牲战士的遗体。赵大富的遗体放在车厢的中间位置,正好对着车厢门。方天勇的担架上已经和赵大富并排摆放在了一起。黄国强坐在赵大富的另一侧,他的身边还坐着护士燕子。由于方天勇有枪伤在身,所以野战医院怕出现意外,特意按排了一名护士陪在方天勇身边。最后一节车厢由于特殊,没有按放取暖的火炉,所以车厢里虽然没有了寒风,但是温度也一直很低。

方天勇把胳膊从被子下抻出来,摸索着摸到了班长赵大富已经冰冷僵硬的手,他的那三根手指还在保持着动作。方天勇望着晃动的马灯,说:“连长,我一直在想,我班长为什么最后伸出三个手指头,可是我想不出这里面的含义。他的手,现在还是在伸着三个手指头……”

“别说了。”黄国强挡住了方天勇的话,他站起身用后背对着方天勇,沉默了一会儿,说:“当他用最后一口气,伸出这三个手指头的时候,我就明白他在说什么……可是我不敢想,你以后,以后就会知道的。”黄国强说完了话,好长时间都没有转回身体。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