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今年8月的48小时内连劫4船,到9月劫持装有33辆主战坦克的乌克兰军火船,再到现在劫持体型犹如航空母舰的“天狼星”号,索马里海盗为何如此胆大包天?面对日益嚣张的海盗组织各国政府如何联手?国际社会怎样才能治标治本?稍后请看《今日关注》。


主持人(王世林):


大家好,欢迎收看《今日关注》。




最近几天,关于“索马里海盗”的话题频频在媒体出现。那么据国际海事局提供的数据显示,今年的1到9月份,全球发生的199起海盗袭击事件中,63起发生在这一海域,目前已经有超过53艘的船只在索马里附近海域遭海盗袭击。其中25艘遭劫持,至少有14艘仍被扣押,被劫为人质的船员总数超过了200人。


2008年11月18日,索马里海盗在亚丁湾附近海域又接连出手,一天内劫持了一艘泰国渔轮,一艘在中国香港注册的货轮和一艘希腊货轮。另据报道,印度海军昨天刚刚击沉了一艘索马里海盗的“母船”。


那么,索马里海盗为什么如此胆大包天?各国政府面对日益嚣张的海盗组织,又如何联手应对?国际社会怎么样才能够治标又治本?今天,我们就来关注这一话题,演播室请到的嘉宾是著名的军事专家、海军少将尹卓先生,你好,尹将军。


尹卓(军事专家、海军少将):


你好。


主持人:


欢迎到演播室参与我们这个节目。在节目开始之前,我们首先通过这个短片了解一下相关的背景情况,看一下大屏幕。


新闻背景:索马里海盗“称霸”亚丁湾


2008年以来,索马里海盗连续疯狂作案,令世界震惊。


8月20日,索马里海盗在亚丁湾海域在一天之内先后劫持了3条国际船舶,进入9月下旬,又陆续劫持4艘船舶。让国际社会目瞪口呆的是,9月25日劫持了乌克兰军火运输船“法伊尼号”,上面装载有33辆T-72型主战坦克和大量武器弹药。


10月1日,海盗们再次疯狂作案,在一天之内袭击了4艘船只。


索马里海盗的猖獗震惊了各国,作为应对,从10月中旬开始北约、俄罗斯、欧盟、印度和韩国相继向亚丁湾海域派遣战舰或公布了派遣舰只的计划。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在8个国家的战舰、飞机的严密巡逻下,索马里海盗却一次次在多国部队的眼皮底下兴风作浪。


进入11月以来,海盗们变本加厉,又掀起了新一轮劫船高潮。据国际海事局统计,从7日到16日的短短10天内,索马里海盗就劫持了5艘外国船只,其中包括在肯尼亚附近海域被劫的天津市远洋渔业公司“天裕8号”渔船,船上有16名中国人和8名外籍船员。再加上9月被劫的两艘船上的25名中国船员,目前已有41名中国人被索马里海盗劫为人质。


尤为引人注目的是,沙特阿拉伯阿美石油公司的一艘油轮15日也在肯尼亚附近海域被海盗劫持。这艘名为“天狼星”号的油轮可容纳200万桶(相当于28万吨)石油,是迄今为止索马里海盗劫持的最大船只。


而在刚刚过去的11月18日一天内,又有三艘——分别是一艘在中国香港注册的货船、一艘泰国渔船以及一艘希腊货船,在索马里附近海域被海盗劫持。


迄今为止,被扣在索马里的船只有10多艘,大约200人。


主持人:


好,尹将军,刚才我们综合地了解了一下相关的情况。作为研究海军方面的专家,对于这些海盗袭击船只的事件,从您的角度看,您关注哪几点?


尹卓:


这次海盗的袭击看得很清楚,他这个海盗袭击跟我们以前在马六甲海峡,或者在中国南中国海地区发生了一些海盗袭击,有共同点也有不同点。他登船的方式、袭击的方式大致差不多,但是最后的目的不完全一样。比如说索马里这边的海盗,由于它对陆上的政权控制能力非常弱,实际上整个索马里的沿岸,整个海滨很长的一段,很长的海岸线都是属于无政府状态。所以,它可以把这个劫持船开到近海,然后把船员扣在陆上,然后跟人家谈赎金的问题,他主要靠绑票,我们俗话讲绑票,就靠绑票然后来换取赎金。他对船上的货物和船并不进行处理,就不把你船卖掉,不把你这个货物给卖掉。而我们现在一般是在马六甲海峡附近碰到的海盗,它是一个大型的跨国组织,在这里抢了船以后,他马上可以在一两个星期之内把船开到一个不为人知的小港口,然后进行重新的喷涂、改换船名,制造一套假的文件,然后把这个船处理掉,把船上的货物处理掉,然后大家把钱一分就回各个国家去了。国际刑警组再找就非常困难,所以必须是进行跨国打击。而这个地方索马里就是一个国家,它就是索马里沿岸的这一批人在那抢劫,所以他们的情况还是有很大的不同。


主持人:


就是说从他们的共同点来看,都是在海上这些交通要道的地方,这些海盗出没。


尹卓:


是的。


主持人:


但是不同的地方在于,亚丁湾这个地方是集中在索马里这个国家,而且他有一个土壤,能够生存,他能够把人质劫了以后在陆地上找一块地。但是在印尼这一块,在马六甲海峡附近的一些国家,政权都比较稳定,他就不可能去找到一个陆地上的地方去要赎金,这是不同的地方。


那么对于这些海盗组织,您觉得他们是一群什么样的人?


尹卓:


现在索马里这批海盗,大约分成一个团伙,有的团伙一两百人,最大的团伙现在有三四百人的。整个索马里沿岸据一些新闻媒体的报道,另外还有一些情报消息,大概是有1100多人到1200多人。但实际上他们的规模远远不止这一千多人,因为他们背后有很多索马里沿岸的一些群众的支持。因为现在整个索马里沿岸都是处于沿海岸线这一带,都处于无政府状态。没有工业,农业的收入非常微薄,而且失业率非常高,一般男性公民很难找到一些像样的工作,除非你去参加当地军阀的武装或者进行抢劫。那么他在岸上抢劫跟海上抢劫是一回事儿。实际索马里海盗的成因,一开始也是,据说他是控制海岸的渔场。


主持人:


他们老是自称是“海岸警卫队”。


尹卓:




对。他一开始成立确实是以“海岸警卫队”这种名义成立的,政府授权他对海岸进行管理,防止那些外国的渔船到他专属经营区非法捕鱼,捕鱼以后他就开始进行罚款。由此越搞越大,罚款最后变成抢劫,连船带人一块抢,最后就变成要赎金。他罚金罚得非常高,实际就变成变相地要赎金,然后最后干脆就是抢劫要赎金了。以前是抢渔船,抢你的GPS,抢舰艇的通讯设施,高价值的一些东西,雷达。那后来就连船也抢,最后就发展到连货船、油船、大型的油轮都在抢,所以就完全变成一伙海盗了。


主持人:


对。这两天媒体在很频繁地报道索马里海盗这个情况。在很多人印象中,海盗船上往往挂着骷髅旗,海盗们人多势众,他们衣着凌乱,手持武器,举止粗鲁。然而在世界图片新闻社摄影师韦罗妮克•德•维格眼里,事实并非如此。今年10月她跟踪拍摄了一群索马里海盗的日常生活,展现了现代海盗的真实面目。


我们先来了解一下。


新闻背景:摄影师眼中的现代海盗


他叫阿卜杜勒•哈桑, 来自一个名叫“中部地区海岸巡逻队”的海盗组织,这个组织成立于2005年,目前集团拥有350名海盗、100多艘快艇。


2008年,“中部地区海岸巡逻队”袭击了29艘船,获得了1000万美元的收入,其中哈桑一人的收入就是35万美元。


海盗们有时候就是乘坐这样的小船实施袭击,这在索马里海域非常常见。像哈桑肩上扛着的这枚火箭弹,是海盗们的日常装备。当然,卫星电话、GPS也是现代海盗必不可少的。


“先前,人们把海盗当作一群乌合之众,如今他们需要重新审视自己的看法,因为在索马里,海盗已成为一个新兴产业,有许多专业分工,像流水线一般。”


正如这位专家所说,真正参与劫持行动的海盗只是少数人,而更多的人在岸上待命接应。涉及这个行当的人形形色色,他们中有海盗的会计或谈判代表,通常衣着整齐,开着车、带着笔记本电脑。


还有些人负责看守照料人质,甚至有人开餐馆,专门为人质供应各式餐点。


这个庞大产业的主要目的是勒索赎金。18日,一名自报海盗身份的人接受了半岛电视台的采访,详细描述了他们勒索赎金的手法。


记者:


你们收到赎金后 怎么辨别那些钱的真假?


法尔汉•阿卜迪•贾马(海盗):


一旦收到赎金 我们就开始用点钞机清点数目,并且用验钞机来辨别真伪,我们有全套的检验设备,我们会遵守与船主达成的协议,保护船员们及船只安全地离开,不再受其他海盗的劫持。


解说:


另外,海盗的背后存在一个更为庞大的犯罪网络,他们用劫船获得的赎金从事其他犯罪活动,如走私毒品、武器以及组织偷渡等。


主持人:


好。那么就有关的情况,我们现在通过电话来连线新华社驻内罗毕分社的记者赵卓昀,赵卓昀你好。


赵卓昀(新华社驻肯尼亚记者):


主持人你好。


主持人:


大家都非常关注索马里海盗的这个情况,他们劫持船只的情况还有船员们的情况等等。请你给我们介绍一下,这些索马里海盗他们在劫持了船只以后,通常他们会怎么处置?


赵卓昀:


好的。是这样,索马里海盗他通常分为多个团伙,不同的团伙在陆地上有不同的据点,这些据点就是分布在索马里东部印度洋沿岸的一些小村镇,海盗会把劫来的船停靠在他们的这些据点附近,由于这些村镇基本上都没有正规的码头,所以船只大多数只能在离岸几公里的海里抛锚。海盗们就依靠快艇,在这些劫来的船和岸上之间来往,运送人员和给养。


海盗团伙有不同的分工,有些人负责专门出海劫船,有些人负责看守负责被劫持的船员,还有一些人是负责与船主联系和谈判,最后在赎金到手了以后,他们会根据各自不同的分工来分赃。因为与船主的谈判常常会持续几个星期甚至于几个月的时间,所以海盗在这段时间里,会把负责看守的人员分成多个班次轮流上船,对船员实施24小时的看管,一直到获得赎金释放人员为止。


主持人:


那么据你们了解,这些劫持事件发生以后,当地的媒体有没有报道?这些当地的民众他们知道不知道这些劫持事件?他们怎么来看待这些劫持事件?


赵卓昀:


是这样。当地的媒体也是比较关注这些海盗劫持事件的。最近几起劫持事件发生以后,当地的电台就连线了海盗组织的一些头目,询问了一下关于这些事件最新的进展。索马里人他对于海盗问题的态度大体上可以分为三类:


一类就是海盗自己,他们就自称为所谓的“海岸警卫队”,指得他们所劫持的这些船是在索马里海域非法捕鱼或者是倾倒有毒物质,声称他们自己的行动是在维护索马里人的利益。


第二类,从这些海盗的活动中获得一定好处的人。比如说海盗在陆地上的据点的居民,海盗劫船获得了大量地赎金,也给当地的经济带来了一些的利益,当地人虽然知道这种海盗活动是非法的,但他们更关心的是自己的生存问题,所以,他们可以算是一小部分支持海盗活动的这样的索马里人。


第三类,其他的绝大多数索马里人,他们没有从海盗活动中获得任何的好处,而且国际援助机构向索马里运送救援食品的货船之前曾经多次被海盗劫持。一些为索马里商人运送货物的船也曾经被劫,所以海盗给绝大多数索马里人带来的都是灾难,索马里过渡政府和当地,各种反政府武装组织也都是明确表态,坚决反对海盗活动的。

主持人:


好,卓昀,你先别挂断电话,我们先问演播室的尹卓将军一个问题。说到这个海盗,实际上很早的时候海盗就在海上活动了。明朝的时候,郑和下西洋的时候,船队就曾经碰上过海盗,而且还把海盗头子抓回去了。那么这个海盗是怎么形成的?现在地球上哪些区域是海盗经常出没的地方?


尹卓:




目前咱们全球的海盗分布比较多发的海盗的地区,一个就是东非海岸,索马里一直到肯尼亚这个海岸,当然这个海岸线很长了,如果从索马里到厦门大概有一千多公里,这个海岸线,我们普通叫东非的海岸线,这个海岸线都是很不安全的。这次这个超级油轮就是在肯尼亚附近,离索马里海域已经很远了,这是一个地区。


第二个地区就是在这个几内亚湾,西非这个地方,西非因为很多国家处于战乱,像刚果(布),刚果(金)等等,过去的几内亚等等,这几个国家都处于战乱状态,战乱状态就带来无政府主义,带来强盗。凡是有战祸的地方就盗匪横行。


再一个就是在孟加拉湾,我们往东走就到孟加拉湾这个地方,孟加拉湾这个地方也有时候出现一些海盗的行为。又到斯里兰卡这个地方,他们有时候也采取一些,处于战乱的地方都有这个海盗行为。


再有就是进入马六甲海峡,在马六甲海峡这个附近,到我们南中国海的南部,这个地方也是海盗发生比较频繁的地区,他跟东非海岸都是差不多。


另外还有一点可以说是红海内部,从亚丁湾到红海亚格巴湾整个从这一个航路上头,也时不时发生海盗袭击事件,但这些都跟索拉里这个地区都有关系。所以,大概是这五个地区的分布,这边是西非,西南湾这个地方,那边就是亚格巴湾,亚格巴湾到下面,一直到亚丁湾这个地方。


第三个点就是索马里附近一直到西亚,再往南就是肯尼亚,那边就是孟加拉湾,再过去就是马六甲海峡,最东面就是马六甲海峡。


主持人: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是不是索马里海域这一块,亚丁湾这一块是比较猖獗的海盗活动?


尹卓:


现在,索马里海岸是最猖獗的一块,但是其他几个,像马六甲海峡,近几年在印尼、马来西亚、新加坡等这些国家的联合打击下,海盗行为稍微收敛了一些。另外国际刑警组织,世界各国都在联合打击,我们中国也参加了一些演习,一些活动,那个地方削弱了一点,而这边就起来了。


主持人:


对,我们接着问一下赵卓昀。卓昀,现在据你了解,在索马里一共有多少海盗?他们这些海盗都是一些什么人?


赵卓昀:


索马里海盗虽然说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左右就开始出现了,但是人数一直不是太多,大概是在一百多人左右,因此,他们的作案次数一开始也是比较少的。不过从去年开始,随着埃塞俄比亚出兵索马里以后,当地局势进一步走向混乱,这个国家的海盗活动也越来越猖獗。据说,目前索马里海盗的人数已经比过去增长了超过10倍,达到1100人到1200人左右,海盗中的许多人其实就是索马里沿海一些村镇,原来靠打渔为生的渔民,主要还有一些前武装组织的成员。


主持人:


索马里过渡政府目前对于海盗的活动有什么措施没有?


赵卓昀:


是这样。索马里过渡政府对于海盗问题可以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虽然说在口头上一直表示坚决反对,但由于这个国家十多年来一直战乱,反政府武装组织的力量近来更加是日益壮大,而且这个国家完全没有海军或者海上执法力量,所以过渡政府没有能力在陆地上或者海上来对付这些海盗,他所能做的就是呼吁国际社会,派兵清剿海盗。还有就是希望国际社会能够帮助过渡政府,建立起自己的海上和陆上安全力量来对付这些海盗。


主持人:


好。非常感谢卓昀给我们介绍相关的情况,有关索马里海盗的这些最新的情况我们先谈到这儿,我们回到演播室。


据说这些海盗,刚才我们赵卓昀记者介绍,虽然人数不是很多,但是好像从他们的装备来看是非常地先进。他们这些装备都是怎么来的?都配备了什么样的装备?


尹卓:


装备大部分都是他们采购的。据说还有一些是大概美国在干预支持埃塞俄比亚,干预当时索马里国内形势,当时双方打了一仗,埃塞俄比亚也进入到索马里,把当时的政府给推翻了,复制了一个跟比较亲美的所谓现行的一个政府。


当时,有些装备就从战乱中流失了,流失过来了,这些渔民就能够购得一些廉价的武器。同时,他们现在每次求得赎金以后,除了大家分掉买通官员以外,还有相当大的一部分,大概有五分之一的用来作为买装备的,买装备、买油料作为更新。因此,他们首先先进的是个通信设备。


大家都很奇怪,这次油轮是离肯尼亚海岸400多海里的地方被劫了,他以为离海岸很远,但它被发现了。说明很可能超级油轮肯定不是走苏伊士运河这种地方进来,它是绕好望角,可能在好望角附近或者在出发的时候,它就被人家关注了。而且这些海盗可能在其他地方有眼线给他报了这个。但是它能够一直跟踪这个船,跟踪船。另外这些海盗之间他们通信靠什么?靠海事卫星,卫星电话,他们之间的通信都是靠海事卫星,在远海的地方,他怎么能够命令船停船,跟岸上的联系都是靠海事卫星。武器也有一些武器,当然武器都是轻武器。


主持人:


肩扛的。


尹卓:


RPG这种,肩扛导弹,肩扛火箭发射筒,另外还有一些机枪,AK-47的步枪等等这些。武器倒都是轻武器,但是信息化程度应该说还是不错的,GPS定位系统这些都有。


主持人:


对。通讯设备也非常地先进,武器也是比较地精良。


那么,他们在劫持以后,一般都要谈赎金,这些赎金拿到以后,像索马里海盗,他们是怎么来分这个赃?


尹卓:


据说他们这个分赃是这样的,有20%的是归首领了,老大,就是这个团伙的头目,另外还有20%作为活动经费,刚才讲的购买武器、购买通信设备、油料等等这些,作为活动资金。还有30%团伙成员平分,根据你的贡献大小。另外还有30%买通当地的政府官员,等于打通官结。有些的比如说,有一些司法调查可以用钱摆平等等这些,就用于这个地方。


主持人:




对。实际上很多人也关心这个海盗到底是怎么下手的,比如说“天狼星”号这个油轮特别地巨大,那它怎么能够被小小的海盗劫持得就被拖走了呢?


尹卓:


这种大型的油轮一般它的航线是非常固定的,而且一般都是用自动驾驶仪驾驶的,就是我定一个航线以后,它这个船是高度现代化的,人非常少。一个巨型的油轮,30多万吨的油轮大概只有十几个人在那边,完全是固定航线。所以,你一旦探知它的航向,一般你就能劫获它。而海盗在劫获这些商船,一般他是用船的办法,他知道这个地方有商船将要经过,他用“母船”把一些小艇带到海上,然后通过“母船”把小艇放下去。小艇都是高速艇,有时候航速至少四五十节,有的甚至到六七十节。它后面挂机,我们一般小艇挂一个机,它是挂五个机,一下子跑上去,追上去以后,拿铁钩子,一下钩上船,就跟船并行航行了,然后用软梯爬上去。一般趁夜间或者黎明的时间,船员比较疏忽的时候,这次的超级油轮就是这样的,爬上去,爬上去以后他带的武装,迅速把你这个船驾驶室一控制,把船长一控制,然后用武力逼迫船员投降,这样把船给开过去了。


主持人:


对。面对海盗的猖獗活动,各国也是联手进行打击。英国、俄罗斯等国19号纷纷表示,国际社会需要联手行动,加大力度打击海盗,保证索马里附近海域过往船只的安全。接下来我们通过背景短片来了解一下这方面的情况。


新闻背景:多国联手 战舰云集亚丁湾


米利班德(英国外交大臣):


重要的是,全世界都需要认识到,(这些海盗)是对贸易和繁荣的威胁,英国将从下个月开始,领导一个欧盟外交防卫政策团,依靠欧盟的军事力量来解决亚丁湾区域海盗所带来的祸患。


解说:


同一天,俄罗斯驻北约代表德米特里•罗戈津也表示,索马里海盗组织严密,单凭一国之力难以全面打击,俄罗斯、北约、欧盟以及其他国际力量应协同行动,展开陆上行动,直捣索马里海盗窝点,将其一举歼灭。


就在多国呼吁联手行动打击海盗之际,印度海军的一艘护卫舰当地时间18日晚,在亚丁湾附近海域击沉了一艘索马里海盗的“母船”。


目前,北约派出的7艘护卫舰和驱逐舰和俄罗斯派遣的“无畏”号导弹护卫舰已经在亚丁湾执行护航任务。欧盟宣布从12月开始实施“阿塔兰塔”军事行动集中打击海盗;韩国政府也制定了派遣战舰的计划,如果获得国会批准,韩国战舰有望明年初开赴索马里附近海域,开始首次海外实战行动。加上已经驻守在这一海域的一支以美军战舰为首的多国舰队,云集亚丁湾的舰艇今后一段时期将达到十多艘。


主持人:


那么军队的介入能不能够最终解决这个海盗问题?


尹 卓:


军队介入如果就像现在这种治标的方法,可能不能最终完全彻底解决。


主持人:


这还是治标的问题。


尹卓:


还是治标的问题,对。因为军队介入,首先第一个他要有授权,今年6月2日,联合国通过了一个1816号决议,这个决议就是一个授权,但是授权仅限于索马里这个地区。可以进入索马里这个海,如果经索马里政府同意的话,首先就是要有法理依据。充分地法理依据,你跟今后未来历史上经得起检验,因此这个作为是符合国际法的。


第二条,要展开广泛的国际合作。因为在红海这个地方,大家利益都不是特别重,不是我有重大的几十亿美元、几百亿美元的重大利益牵涉在内,但是对我们的航行安全大家都受到威胁,它是普遍的一个威胁,不是对哪一个国家的。因此,要大家合作,用最小的代价能够遏制海盗的猖獗行动,这是一个。


第三个,就是要治本。治本就是对渔民要进行安抚,对渔民要进行法制教育。同时,要在那儿发展经济,保持社会稳定,能够逐步地发展经济,让他们有其他的谋生之路,不要仅看着抢劫海盗是最快、最便利的一个致富之路,如果没有法制下,还是无政府主义,那这个海盗你是永远禁绝不了的。


主持人:


就像您刚才介绍到的,实际上,很多海盗活动猖獗的地方都是这个地区的不稳定所造成的。


尹卓:


是的。


主持人:


要想从本上来治的话,地区要稳定。


尹卓:


经济要发展。


主持人:


经济要发展。


尹卓:


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