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翔 《第四卷 临安》 十二大金太子4

mulinsen444 收藏 1 3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7/[/size][/URL] 今天见到完颜长之为了保护完颜端仙,不惜得罪太子的行为深深打动了完颜雍的内心:我当年布是没有这般勇气的。因此完颜雍到也有心成全两人,道:“完颜长之,太子的过矢朕定会处罚于他,你且不要记怨在心上。” 完颜长之道:“臣不敢。” 完颜雍又道:“今日就由朕作主,将完颜瑞仙许于你为婚,你可愿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67/


今天见到完颜长之为了保护完颜端仙,不惜得罪太子的行为深深打动了完颜雍的内心:我当年布是没有这般勇气的。因此完颜雍到也有心成全两人,道:“完颜长之,太子的过矢朕定会处罚于他,你且不要记怨在心上。”


完颜长之道:“臣不敢。”


完颜雍又道:“今日就由朕作主,将完颜瑞仙许于你为婚,你可愿意?”


完颜长之先是一怔,随即大喜,道:“一忉皆由皇上做主。”


完颜雍微徵一笑,又道:“完颜瑞仙,朕将你许于完颜长之为妻,你可愿意。”


完颜瑞仫满脸红霞道:“臣女一切愿依从皇上之命。”


完颜雍哈哈大笑道:“好,朕现在加封完颜瑞仙为端明郡主,马上就择吉日和完颜长之完婚。张太师,就由你来为他们主婚,你可愿意?”


张浩对完颜雍的决定十分赞同,也笑道:“皇上圣胭,老臣愿领此任。”


完颜长之忙又跪下向完颜雍叩头谢恩。心中顿肘充满了对皇帝的感激之情,对太子的不满与怨愤也早已烟飞灰灭了。同时也下定决心,一定要尽自己所能,竭力辅佐皇上成就万世基业,不负皇上对自己的知遇之恩。“


完颜福寿和完颜瑞仙也同样对完颜雍的决战感激不尽。完颜福寿在府中听到女儿和太子发生冲突,也吓得不轻。本是一门心思上殿请罪的,没想到事情竟会得到这么圆满的解决。他对完颜长之本有好感,早有将女儿许嫁给他的心意,现在由皇帝做主,女儿将以郡主的身份出嫁,可以算是十分荣耀的事情了。


而且完颜长之和完颜瑞仙是奉旨成婚的,这样既使是太子也不敢来找麻烦了。虽然和太子有过节,但完颜福寿明白,现在这个时候皇上的态度才是最重要的,何况完颜雍正当壮年,短时间内是绝不会有事的,就是在当二十年皇帝也不足为怪。至于二十年以后,事情的变数就太大了,完颜允恭还是不是太子,能不能顺利继位还是两说。



完颜允恭回到东宫之后,心里也忐忑不安,现在他也有几分后怕。也不知道父皇会怎么处置自巳,急忙派了心腹的内侍去打听消息。整个人坐卧不宁,只是在宫里来回踱步。


几个亲随乃在左右侍候。完颜白撒在一边默默无语,只是低头想心事。张文寿和移剌蒲阿两人互相看了一眼,来到完颜允恭的身边,张文寿道:“殿大,请稍安勿燥,居我看来是不会有事的。自古疏不间亲,皇上与殿下仍是父子,岂有不向着儿子反而向着外人的道理。我看皇上一定不会责怪太子的,殿下就只管放心好了。”


完颜允恭停了下来,像是得到一点安慰,道:“你说的是真的吗?父皇真的不会责怪我?”


移剌蒲阿忙道:“当然是真的,这大金国是皇上的,将来不也是太子的吗?要一个大臣的女儿算得上什么?皇上一定会重重责备张太师和完颜长之,说不定还会将他们处死,然后把那个女人赐给太子作嫔妃呢,殿下你就等着收美人吧。”


完颜允恭听了,脸色也大为缓和下来。道:“如果是这样,那可就太好了。”


完颜白撤一直都一言不发,听着他们对话,嘴角泛起一丝不屑的冷笑。张文寿和移刺蒲阿返两个家伙除了会拍马屁之外简直扰不学无术。在大街上如果不是这两太人煽风点火,事情也不至于闹到现在这一步。居然还想在太子面前争宠,简直就是自不量力。完颜允恭也是个糊浔虫,除了吃喝玩乐什么都不懂。不过这样一个太子到也好控制。


只是现在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来,完颜允恭一定会在皇帝心目中地位大矢,说不定皇帝还会废掉太子,另立别人。那样自已的一番心血可就白废了。怎么样才能让完颜允恭过这一关呢?


不过完颜白撒是知道,皇上立完颜允恭为太子,很大程度上是感念昭德皇后的情义,这也是现在完颜允恭唯一可以借用的一点。如果帮完颜允恭度过了这个难关,那么以后完颜允恭将会全意依赖自已了。不过现在怎么样才能让太子听自巳的安排呢?


这时被完颜允恭派玄打探消息的内侍急急忙忙跑了进来:“殿下,殿大,皇上马上就要来东宫了。”


完颜允恭一怔,道:“怎么?父皇是怎么处罚张浩和完颜长之的。”


内侍道:“皇上下旨,封完颜瑞仙为端明郡主,赐亍完颜长之完婚,并指令由张太师主婚。现在皇上马上要来东宫了,据说。。。据说。。。。。。是要责问太子。”


“什么。”完颜允恭的腿一软,一下子坐到地上,脸邑苍白,他当然明白父皇把完颜瑞仙赐亍完颜长之完婚意味这什么。现在还要来责问自巳,哪么自己这太子的位置还。。。。。。


张文寿和移刺蒲阿又走过来,刚热在劝几句,忽然完颜允恭“腾”地从地上又跳起来,一把抓住了张文寿的脖领子,大喝道:“都是你们说的,父皇不会责怪我,还会把完完颜瑞仙赐给我。现在怎么成了这个样子,你说呀,你说呀,怎么成了这个样子?”他一面说着,一面拼命摇晃,勒得张文寿直翻白眼,哪里还说得出话来。


移剌蒲阿忙在一边道:“殿下息怒,殿下息怒。”


完颜允恭手一松,张文寿“咕通”一声倒在地上,摸着喉咙拼命咳嗽。完颜允恭又转向较刺蒲阿,道:“你又有什么话说,还不都是你们才弄成现在这个样子的。”说着朝着移刺蒲阿的下体,狠狠地踹了一脚。


“喔。。。。。。”移刺蒲阿惨叫事一声,捂着小腹倒在地上,身体向虾米一样卷缩成一团。完颜允恭还不解气,赶上去又给每人狠狠踢了几脚。他虽然不学无术,但在完颜雍的督促下练过几年骑射,又经常打猎,到也有几分力气,只踢得两人惨叫不止,不住哀炒“太子饶命,太子饶命。”


这时完颜白撒也赶了过来,道:“太子且息雷霆之怒,我有办法。”


“哦。”完颜允恭像是抓任一根救命稻草一样,一把拉住完颜白撒,道:“白撒,你有什么好办法,快说,快说。”


完颜白撒道:“太子尽管放心,按我说的去做,一定不会有事的。”



“皇上驾到。”


随着一个宦官扯着鸭公嗓子高喊一声,完颜雍面沉似水走进东宫。


完颜允恭一身白衣,免冠散发跪在完颜雍面见,“几臣参见父皇。”


完颜雍见他这一身装束,也不由一怔,皱眉道:“允恭,你装这一身是什么意思?”


完颜允恭道:“父皇不在中都之时,儿臣有负父皇教诲,纵情玩乐,现在悔之晚矣。今天儿臣在街上和完颜长之发主冲突,回到东宫之后,本想立刻去见父皇请罪,不想父皇亲自来到东宫,不及更衣,还请父皇恕罪。”


完颜雍的脸色有些缓和,道:“你岂只是和完颜长之发生冲突,简直就是仗着太子的势力,以势欺人,还有抢占完颜瑞仙,成何提统。你身为太子,就是未来大金的皇帝,怎么也做出这种事情来,以后教朕念么放心把这万里江山传于你呢?”


完颜允恭心里想:我是将来大金的皇帝,大金国的一切都是我的。只要是我喜欢的东西,女人都应该是属于我的。完颜瑞仙边是大金国的臣民,我要她,又有什么不对。不过他牢牢记着完颜白撒的话:一定要在父皇面见装出全心全意认错的样子来,这样才能打消父皇的怒气。只是却把头低得更下,不敢让完颜雍看见自已脸上的表情,道:“都是儿臣酒后一时冲动,现在也是悔之不及。”


完颜雍接着道:“完颜福寿对朕忠心不二,朕能登上皇位,多亏了有他拥立。完颜长之精通兵法,为我大金出主入死。还有张浩,仆散忠义,纥石列志宁等人都是我大金的干国栋梁。古之成大事者,莫不是以人为本,一国之君更该善待贤能之臣,岂能以一己私欲,而伤能臣之心。你看朕将完颜瑞仙许配完颜长之,足以令他感激涕零,他日一但有事,他定可为朕效以死力。”


完颜允恭心里想:完颜福寿,完颜长之,张浩,仆散忠义,纥石列志宁不都是我的臣子吗?我要他们生,他们便生,我要他们死,他们就得死,那里还用得着什么善待。不过嘴室却说通:“儿臣犯大大错,有负父皇平曰的教诲,不配再为大金储君,请父皇废了儿臣,另选贤能之人吧。儿臣以后只愿为昭德皇后守灵,了度余生。”这也是完颜白撒敦他的,以退为进,主动要求辞去太子之佐,并提到昭德皇后,来感化完颜雍。


果然一提到昭德皇后,完颜雍的沁顿时软了下来。本来他听到完颜允恭的行为之后,心中也大为不变,也产生过另立太子的念头。但现在见完颜允恭诚心认错,又想到了昭德皇后的情义,一腔的怒火也消矢殆尽了:这是昭德皇后留给朕的喉一血脉,也是朕平日忙着处陧国政,而疏乎了对他的教诲,说起来朕也有过啊。现在他既然以诚心认错,朕又怎么忍心再废去他的太子之位呢?


想到这里,完颜雍道:“允恭,人非圣者,孰能无过。但有过改之,也就是了。你既然以经认识自已错了,这一次朕就不再责罚于你了,给你一次改过的机会。如果下次再犯,朕可绝不会饶你。”


完颜允恭心中大喜,却怕完颜雍看见自巳脸上的喜色,不敢抬头,道:“儿臣多谢父皇开恩,儿臣一定牢记父皇的教诲,绝不再犯。”心里却想着:白撤果然有两下子,我按他的话去做果然骗过了父皇,可以张文寿和移刺蒲阿这两个家伙有用得多,看来以后有事多问问他,听听他的主意应该不错。


完颜雍点点头,对完颜允恭的态度十分满意,道:“以后你就给你朕好好待在东宫,勤练弓马,好好弓马。无事不要随便出去。朕要随时检查你的学业,如果再发现价私离东宫,绝不轻饶过你。”


完颜允恭,道:“儿臣明白。”


完颜雍又道:“朕以将完颜瑞仙许配完颜长之完婚,由张太师主婚。他们成婚之日,你亲自去祝贺,当面向完颜长之陪罪,你可愿意?”


完颜允恭的头低得更下,道:“儿臣谨尊父皇之命。”双手却握得紧紧的。又想起完颜白撒的叮嘱:无论皇上说什么,要殿下做什么,殿下都一定要答应。只有这样才能保全殿下的太子之位。殿下一定要忍耐,只要忍到殿下继位的那一天,一切都是殿下的了。


完颜雍却没有注意到完颜允恭的细微变化,他十分满意今天的结果,道:“等到完颜长之大婚的时候,你和他消除了误会,待朕百年之后,他一定会像对朕一样尽心竭力的辅佐你的。有他这样的大将相佐,你的江山一定会稳如泰山,朕也放心了。”


完颜允恭恭恭敬敬道:“儿臣当谨尊父皇之命。”心中却恨恨的想:完颜长之,你等着把,等我当了皇帝有你好看的。


《宋翔》第四卷《临安》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