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后传:两晋五胡演义 上部第二卷:八王之乱(上) 第12集、避灾乱李特入蜀 夺玺绶赵王篡位2

垂钓桃花岛 收藏 0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79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796/[/size][/URL] 当时,耿滕住在成都少城,赵廞住在成都太城。耿滕想去太城接任,又怕赵廞阻拒,正在犹豫,却见赵廞遣使到,请耿滕入太城上任。耿滕大喜,即欲入城,功曹陈恂谏道:“现在州、郡结怨,入城必有大祸,不如留在少城以观其变,传令各县、乡、村严备巴氐,等陈总领兵到后,再入太城不迟。不然,便当退保犍为,西渡江源,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6.html


李特闻声,驰马舞刀,直奔耿滕。耿滕拔剑不及,早被李特斩成两段。陈恂大怒,挺枪来刺李特,被李特闪身躲过,转身一刀,又斩陈恂。郡兵大骇,都弃械而降。赵廞因此取了少城。忽有探马来报,说西夷校尉陈总正率兵马望成都而来。赵廞大惊,急向李特问计。

李特道:“区区陈总,何足为虑?我三弟李庠,四弟李流,皆有贲育之勇,可即使李庠为前锋,李流为侧翼,我自为后队迎战,必挫陈总,使君只管在城中静候,必有佳音!”

赵廞大喜,即令李特、李庠、李流分率流民,三路而去。

却说陈总奉命进兵成都,沿路拖拖拉拉,到了江阳,主簿赵模劝道:“现在州、郡已经结怨,赵廞若生异志,必生大变,将军应迅速赶到成都,掌握蜀地兵权,助顺讨逆,谁敢乱动?”

陈总道:“赵廞明知我率兵将到,岂敢有异?若生异志,岂非自取灭亡?”不以赵模之言为意,沿道停留。到了南安鱼涪津,探马来报,说赵廞已杀耿滕为变,兵马异动。

赵模遂又劝道:“将军速宜散发财物,调集将士去战,如克赵廞州军,则益州可得;即便不克,也可顺流而退,对我们必无害处。”

陈总道:“赵廞痛恨的是耿滕,所以才杀了他;与我却并无嫌怨,何需如此?”

赵模道:“赵廞擅杀朝廷大员,反形已露,必会杀将军以立军威。将军虽欲不战,岂得免乎!”正说间,李庠已率众杀到。

陈总这才着忙,慌忙列阵。阵列未稳,李庠早挺一杆铁矛,飞马过阵。陈总举刀迎战。斗三十合,不分胜负。赵模见状,躲在阵后暗施冷箭,正中李庠坐骑,那马一声咆哮,四蹄一软,就将李庠掀落在地。陈总大喜,骤马向前,正待要砍,忽听一声炮响,李流从侧翼杀到,直冲陈总。陈总只得放下李庠,回马来战李流。正战间,李特催动后军又到。李庠也已换了战马,一齐杀上。

陈总军阵大乱,四散逃溃。赵模跟定陈总,突围而出。背后李庠紧追不舍。赵模急与陈总换了头盔,又取了陈总红袍披上,分路而逃。李庠只望那穿着红袍的人追赶。赵模见走不脱,回马格战。李庠见不是陈总,喝道:“陈总何在?”

赵模笑道:“早已走远,追不上了。”

李庠大怒,一矛搠透赵模前胸,窜死马下。料陈总必走不远,传令搜山,就于草丛中搜出陈总,押回成都,即被赵廞喝令杀死。

赵廞于是自称为大都督、大将军、益州牧,建号太平,署置僚属,改换守令,割据巴蜀,独立一方。

即有消息报入洛阳,司马伦、孙秀大怒,便要调兵遣将,讨伐赵廞。

粱州刺史罗尚正好入朝,得知司马伦、孙秀将要发兵讨伐赵廞,即进言道:“赵廞素非雄才,蜀人不附,加之不善用人,猜忌心重,无须发兵去讨,败亡可计日而待。”孙秀因此便不发兵。

果如罗尚所料,赵廞开始时怕朝廷发兵来讨,倚重李氏兄弟,拜李特、李庠、李流皆为督将,招募六郡流民为壮勇,断绝北道。过了许久,赵廞不见朝廷有发兵动静,就遣细作去洛阳探察动静。细作回报,说京城并无兵马调动,又说司马伦、孙秀既掌朝政,正谋篡夺帝位呢。赵廞因此知朝廷必然无暇西顾,见李氏兄弟各拥重兵,又生忌惮。长史杜淑、张粲又谄僭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公今使李氏兄弟皆握强兵在外,此倒戈授人也,宜早图之。”赵廞深以为然。

正巧此时,李庠因见北境无事,趁间便回成都,向赵廞进言道:“今中国大乱,无复纲纪,晋室当不可复兴。明公道格天地,德被区宇,汤、武之事,实在于今。宜应天时,顺人心,拯百姓于涂炭,使物情知有所归,则天下可定,非但巴蜀而已。”

好家伙,马屁拍在了马蹄上!赵廞正愁找不到杀李氏的把柄,见李庠这样说来,借机大怒,叱道:“我因朝纲不振,暂求自立,若待朝政清明,仍要归依朝廷,谋逆之事,岂是你能说的?”当即喝令,斩了李庠,并杀其子侄十余人。——赵廞本想杀鸡儆猴,以此震慑李特的,却不料,这一杆正好捅到了马蜂窝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