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破产并幸福着

fengyimin 收藏 2 41
导读:美国:破产并幸福着

按照市场公允价格计算,美国资产总市值约50万亿美元,扣除73万亿美元的债务,美国资产是个庞大的负数。企业资不抵债就意味着破产,国家也如此,可见,美国已经破产。但事实是,已经破产的美国还将继续幸福生活。


因为“破产宣告”以及接下来的“破产清算”,除了“资不抵债”这个前提,还包括“不能与债权人达成和解以结束债务关系”,然后“由法院宣告破产,强制处理其全部财产”(据99版《辞海》)。在这里,“债权人”不得不“和解”,因为有能力“强制处理美国全部财产”的“法院”根本就不存在。如果一定要美国偿还全部债务,那就意味着债权国瓜分美国领土,这当然不切实际,美国军队的职责是到海外瓜分势力范围,还没降格到“保护领土完整”的地步,它能尊重你的主权和领土完整就是看得起你。


所以,继续借钱给美国人民过幸福生活并自欺欺人地设想有一天能连本带利收回来是大债权国不二的选择,所谓的“建立国际金融新秩序”,真实底线是希望以后的损失比现在就兑现小一些,并抱着假美国之手将损失转嫁给他人的一丝幻想,梦若在,心就在,不想如此,不得不如此。


两次世界大战美国本土都幸免于战火,加上独特的地理位置,使得基辛格有能力说服欧佩克将美元定为国际石油市场唯一的计价和结算货币,并顺理成章地强化了国际结算中的特殊地位。至此,美元的发行量只取决于“美国的国家利益”,彻底摆脱了“含金量”的束缚。


如果说从美元与黄金挂钩(相应地其他货币与美元关联)开始到美元作为国际结算货币是一种必然,那么,从国际结算货币到美元与黄金脱钩更是必然。各国都需要从别国购买产品和服务,但市场上没有那么多与黄金挂钩的美元,为了让国际贸易顺利进行,美国必然印刷超出黄金价值的钞票。别国取得美元需要用产品到美国交换,由于印刷纸币和生产商品的成本根本不在一个档次,美国出口纸币构成了第一次对他国的掠夺。他国1美元的商品与美国的纸币交换时,商品出口国看似获得了0.1美元的利润,实际上这仅仅是从产业工人牙缝中抠出来的,但这点微薄的利润的存在不但刺激了生产商的积极性,而且使产业工人有了得以维持生计的工作,商品供应国由此产生了长期供应的意愿。美国方面自然是兴高采烈,毕竟纸币印刷比商品生产省事多了。


1美元的商品换来了1.1美元纸币,美国商人用2美元的价格卖给了消费者,总共0.9美元的利润分成了3部分,其一是政府税收,其二是员工工资,剩下的进了经销商的口袋。由于加上去的0.9美元迟早要用于交换别国产品,所以这0.9美元当中的一部分构成了美国对世界的第二次掠夺,因为如果用相同的付出计算,利润本来没有这么高,但货币发行者的地位使它能够抬到这么高,国际贸易量的增加需要有更多的美元出现在流通领域。


这0.9美元不但剥削了全世界,也剥削了美国中下层百姓。从1971年到2007年,美国企业平均工资从每小时17.6美元降到了10美元;同期,美国企业高管与普通员工的工资差距,从40:1扩大到了357:1,当华尔街的普通员工领完最后一次工资时,他们的CEO带着几千万美元甚至上亿美元的离职金另谋高就了。当然,这只是美国中下层人被自己上面的人剥削了,被剥削者同时还是剥削别国的人,每小时10美元的工资比快速发展的中国高多了。


理论上说,美国只需要印刷纸币就可以过幸福生活,但对舒服日子的无止境追求必然会导致美元的过度印刷,其结果是美元不断贬值,终有一天,商品供应国会失去获取美元的兴趣,美国必须设法防止这种灾难。因此,主要粮食还得在美国境内生产,毕竟每个人的一日三餐消费量太大,用纸币购买主食肯定会导致美元过度印刷进而快速贬值。高科技产品有高附加值,特别是军工产品,所以这两大块美国也抓得紧,这是延缓美元贬值速度的重头戏。一个人同样的付出,在美国可以获得更多回报,这是货币发行地位决定的,所以美国可以满世界招募到高科技人才。除了主要粮食、高科技产品,其他一般性商品都可以从亚洲和欧洲购买,世界向美国出口纸币,美国向世界出口实物,这就是对美贸易的实质。


高科技产品利润虽高,毕竟还是实体企业,再高也还有个限度,美国不能满足于这种高利润行当,对外发行债券比高科技来钱更容易,这是美元对世界的第三次掠夺。美元本来就是欠条,债券则是欠条的欠条。


美国是民主国家,也是将人权挂在嘴上的国家,本国中下层民众被上面的大人物剥削后,一定会有一天买不起上面出售的高价产品,游戏就会停止。为了保证游戏得以继续,政府允许没有还款能力的民众借钱消费,让他们也能圆“美国梦”,这就是举世闻名的次级贷款,简称次贷,次贷打包成债券出售给下线,如此金融创新不但转移了风险,也促进了资金的流通,资金流通就是金融的生命,美国的金融业红红火火。由于资金链中的虚对虚太多,只要当中有一节链条断裂,金融危机就爆发了。当美国人民不能获得足够的纸币购买别国商品时,商品供应国不但0.1美元的利润没了,而且生产1美元商品的生产商也得倒闭,金融危机于是向全世界蔓延。


对美国来说,最理想的状态是,废除美元作为国际结算货币的代价高于由此遭受的掠夺。由于美元的结算地位延续了几十年,废除美元特殊地位的代价无疑是昂贵的,再说,拥有巨额美债的国家都是经济表现好的国家,它们害怕巨额外汇储备化为乌有,所以,经济差的经济好的都不希望或者害怕美国倒闭,起码在有能力让美国用领土归还欠账之前是这样。平均每个美国国民背负着7万美元的债务,美国永远也还不起这些债务。人均7万美元是什么概念?假设中国人均获得了7万美元的钞票,则中国家庭平均财富超过了百万元人民币。户均百万元已经不是富裕的概念,而是恐怖的概念,美国的债务是个恐怖的数字。为了不让借出去的1万9056亿美元中的大部分打水漂,中国必须继续购买美国国债,其恶心程度远远超过明知是苍蝇还要吞下去。所谓的利息,能充抵美元贬值的损失就算阿弥陀佛。


如果欧亚能够团结起来废除美元的特殊地位,那是能办到的,但国情不同,欧亚各国“同仇敌忾”是不可能的,国际金融秩序的修正程度与欧亚各国的团结程度成正比。中美关系还有一个构想:中美两国,两边一国。该假设超级雷人,不切实际,付之一笑即可,削弱而不是废除美元特殊地位才是正途。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