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效农评谢亚龙:其性格比较怪异 不懂装懂

啸傲雄鹰 收藏 0 2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荆楚网消息 (楚天都市报) 因为一则将要留任足协掌门的消息,让谢亚龙都快被如潮的口水淹没。


谢亚龙,究竟怎样伤了中国足球,究竟怎样伤了中国球迷?谢亚龙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近日,曾和谢亚龙接触多年的前联赛部主任、中超委员会秘书长郎效农向记者敞开心扉,谈了谈自己眼中的谢亚龙。


不懂装懂 终酿悲剧


郎效农评价谢亚龙说,他原来是搞田径的,对足球他是外行。“但他认为自己真的懂足球。他没踢过足球,恐怕连足球都没怎么看过。他以为是北体大的硕士研究生,以为自己什么都懂。大家觉得他不懂,但他认为自己很懂,这是他的悲剧。最麻烦的是在这里。”


郎效农举了个例子。米卢曾问记者:你会打棒球吗?记者说不会。米卢说:我也不会。不会就是不会。但谢亚龙不是这样,不懂,他说他懂,而且可悲的是他真的认为自己懂。


这与谢亚龙本人的性格有关。谢亚龙也不太会说话,有时记者问他问题,他反问:“你们想炒作我啊?”警惕性还很高的。“没法说,这人性格比较怪异。但这人并不坏,本性是好的,挺直的。没有坏心眼。”“怎么说呢?阎世铎、谢亚龙他们并非都是坏人,他们有自身的缺陷,但主要是体制的约束,使他无法再做什么了。但我不排除他们个人的局限。比如他明明不懂足球,但他偏偏认为自己真懂。这就是他自身局限,这是造成他悲剧的很重要成分,但许多外因,使他该发挥的没发挥出来,不该发挥出来的却发挥出来了。”


体制之痛 捆住手脚


体制问题,郎效农认为是阎世铎、谢亚龙们败走足协的主要原因。


在郎效农看来,阎世铎、谢亚龙,有他们个人的局限性,但不应承担主要责任。他们都不是等闲之辈,找他们到足协干,就是能干的人,普通点的来了更没用;在体制没有大的改变下,即使有所谓的明君清官,也只能起到有限作用。


郎效农曾劝过谢亚龙:你怎么能告诉教练,该这么练、那么练?


谢亚龙回答说:我是第一责任人呀,跟总局签了责任状的,打板子找我呀。


郎效农又劝:你是第一责任人,那你当教练吧,你能当教练,还用花多少万美元请外教吗?来了不就是听你的吗?


谢亚龙沉默了一会:你说得也对。


想法怪异 走进误区


谢亚龙是体育理论学的硕士,郎效农认为其思维方式很怪。“足球改革”、“深层次体制问题”,谢亚龙经常挂在嘴边。郎效农评价谢亚龙说话,经常像个社会学家,有时觉得他说话完全是胡说八道,和大家的看法差异很大,感觉他钻牛角尖。


郎效农觉得和谢亚龙相处几年,摸不透,对足球他进了一个误区。“究意是他进了误区,还是误区误导了他?我不知道。” (据《体育画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