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年末超级猛文:中国“王道”与美国“霸道”生死较量

fengyimin 收藏 0 42
导读:08年末超级猛文:中国“王道”与美国“霸道”生死较量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今天,2008-11-22,胡锦涛还在秘鲁参加APEC会议。本周沪深两市基本上走出了一波独立于世界的行情,我们都很期待。无论这种行情属于技术反弹,还是源自经济层面的信心,都是一种强烈的信号——中国经济可能会领风气之先。

大洋彼岸,花旗银行告急、通用告急、福特告急,黄金急升……种种迹象表明新一波行情正在酝酿。

欧洲各方经济先后陷入衰退,新一轮救市计划正在讨价还价。

俄罗斯经济继续恶化,“卢布危机”可能一触即发。

日本经济连续两季度下滑,被证明8年之后重陷衰退。

……


危机还在继续,危机将走向何方?我们不妨从各方最根本的利益出发,去寻找答案。


中国最大的利益在哪里?

不要说是打倒美帝,

更别说世界霸主,

作如此想,不是在谋国,而是邻家小年轻在赌气!

当然,说收复台湾,那就太小家子气了。

中国最大的利益在于,保持经济稳定、健康、快速地向前发展。一切问题,都在“发展”中解决。


假如,没有华尔街引发的这场危机,中国还在调控经济过热、严防流动性过剩、争取实现软着陆;

假如没有这场危机,中国还在按部就班地发展航空航天,还在努力实现诸军种的更新换代;

假如没有这场危机,中国还在全心实现产业由东向西转移、整体产业升级换代,还在谋划“三农战略”;

假如没有这场危机,中国还在小心翼翼地与俄罗斯相互倚重,以“上合”、“10+1或3”为平台整合周边,以“战略对话”与美国打太极,

假如没有这场危机,中国还在与俄欧配合,共同利用美国深陷伊拉克和阿富汗两个战场国势日沉,运用“朝核”、“伊核”逼迫美国做出越来越多的利益让度;

假如没有这场危机,一切都还在继续,中国利用现有规则的崛起还在继续,此消彼长的国际阴阳也还在推演……


江泽民在十六大报告中指出——“综观全局,二十一世纪头二十年,对我国来说,是一个必须紧紧抓住并且可以大有作为的重要战略机遇期”。

胡锦涛2007年10月24日在十七大报告中指出——

“…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是党和国家到二0二0年的奋斗目标,是全国各族人民的根本利益所在…”

“…今后要继续努力奋斗,确保到二0二0年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


坦率地说,危机前的中国,总体上处于有利的位置,所以称之为“战略机遇期”,更预期“战略机遇期”还有20至30年时间。


所有这一切,因为“危机”的发生而改变。


危机以来,中方的动作不外“建立隔离墙”、“办好自己的事”、“有信心、有能力保持经济健康、稳定、快速地增长”。在此基础上,发出改革国际金融体系、改革国际金融组织、加强监管、改革国际货币体系的声音。但是,中方并不谋求“革命性”的变化,也不作“革命性”的动作,显得较为“温和”。其根本原因就在于,中方希望继续维护国际环境总体平和,继续维护“战略机遇期”,努力给自己进行战略调整赢得时间。


至此,我们可以看出,出于国家长期利益,中方须要“保持经济健康、稳定、快速地增长”,同时为世界经济逐步向好提供动力。中方对于维护国际金融市场总体稳定、维护世界经济持续向前发展的表态是“发自内心”的,是真诚的。中方是维护和推进世界走出危机的推动力量之一。


同样,以这样的镜头,推回去看美国、俄罗斯、欧洲、日本,我们就能看出他们对于目前危机的态度。


首先,美国最大的利益是什么?


假如“危机”没有发生,美国还在中东应付伊拉克战争、应对巴以胶着、应对伊核危机,忍受中俄欧的折磨;

假如“危机”没有发生,美国还在东亚忍受朝鲜的折磨,为朝鲜做出的任何一点“进步”不断买单,忍受面对中俄的折磨;

假如“危机”没有发生,阿富汗继续耗着美国,欧盟诸军继续出工不出力,美国继续泥足中亚;

假如“危机”没有发生,美国的次贷还在发行、金融泡沫还在吹大、石油及大宗商品价格还在上涨、美国产业结构还在恶化;

面对这样的局面,如果没有制胜绝招,美国还将在各方的“帮助”下,继续忍受煎熬。


与其继续被温水“熏煮”,让各方渐渐坐大,不如放手一搏,乱中取胜。


美国,笔者始终认为危机即使不是以目前的形式发生,也会以其他形式发生。美国对何时引发“危机”是有所顾忌,这个顾忌就在中国金融还没有完全开放、人民币汇率还没有完全市场化。由此,我们不难理解“金融开放”和“汇率市场化”何以成为数次“中美战略对话”中永恒不变的主题,美国人何以如此关心中国建立“现代金融制度”、实现人民币自由兑换了。遗憾的是,美国最终没有等到完全打开中国的那扇“金融”大门,危机就发生了。


试想一下,如果中国金融如欧洲一般与美国“接轨”了,人民币如卢布、韩元一般自由兑换了,中国经济还会是现在这样吗?

试想一下,如果此刻的中国经济如俄罗斯、如欧洲、甚至如韩国,你能想象美国和美元的情况吗?

差不多,情景会如描述的样子——世界萧条、美元狂升、美联储印钞全球大收购、一举重返极盛。


“危机”,与其说是美国产业矛盾长期积累的必然,不如说是美国在国家战略抉择之下的主动选择。


笔者再次强调,美国并不一定要达到“直接印钞票、全球剪羊毛”的最高境界。

通过恶化“危机”,如果能把离心离德、甚至向美国抢班夺权的欧洲盟友打回原形,政治上重新向美国看齐,经济上与美国抱团,共同向发展中国家输出危机,则可大大缓解美国在全球被动的政治境遇;

通过恶化“危机”,如果能把日趋势大的中俄印等新兴国家的经济打回原型,一则大大削弱这些国家的经济实力,甚至引发诸国国内政治、经济动荡,打乱其国家发展的步骤,为美国调整赢得时间;二则上述诸国也将逐步失去对仇美势力如伊郎、朝鲜、委内瑞拉等的吸引力、号召力和支持力,从而加固美国在全球的政治经济霸主地位;

如果欧洲及中俄印的发展因“危机”全面受阻,不得不在全球博弈中向美国做出妥协,日本、韩国、新加坡、沙特、捷克、波兰等诸国的立场可想而知,它们会更加忠实地作美国人的奴仆。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美国是当前“危机”中唯一可能的最大赢家,它有条件、更有动机引发这样一场危机,更须要进一步激化危机、恶化危机。

其实,这再一次暗合了笔者最早提出“七伤拳”牌局——美国制造或引发危机,首先伤己,进而利用现行国际金融的畸形机制向全球输出危机,以求伤人,最终战而胜之。“美国能多大程度承受住国内经济的破坏,能多大程度承受住相关民意的反弹压力,各种经济政治势力能否全力以付并保持团结,直接决定了美国能多大程度发挥“七伤拳”的威力”。

所以,主观上美国决没有简单结束危机的需要,客观上也没有结束危机的能力,它须要一个漫长而逐步的过程,实现“七伤拳”的最终战略目标。



从这个角度审视危机,不难看出,美国救市是假,激化危机是真。当然,美国永远不会放弃在各种峰会中领袖“群雄”的机会,也不会放弃领导全球共同救市的各种口号,更不可能不对挽救金融危机或经济危机做做样子。但所有这一切,并不代表它的目标是救市。

看看吧——

通用、福特,似乎已经命悬一线;

花旗考虑整体出售;

巴菲特旗下拥有AAA最高信用等级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信用违约互换(CDS)也上扬了近两倍,风险程度竟远高于信用等级较低的公司。

危机进一步恶化,势所必然!


当然,美国人最终还是要救市的,不过他的救市之路是“一将功成万骨枯”。


对于中国而言,独立于危机、走出危机、为全球经济走向复苏提供支撑,既是保护自己的需要,更是走向“王道”、实现民族复兴的必然选择。

对于美国而言,制造危机、激化危机、把各大经济体拉入严重衰退的深渊,则是挽狂澜于即倒,走向“霸道”的必由之路。



看一看欧洲的情况。

欧洲,作为老牌帝国集,在美国崛起的数十年间,逐步形成了围绕美国建立经济格局的惯性。一方面,欧洲配合美国制订全球金融、贸易和经济规则,从盘剥发展中国家中获取利益;另一方,欧洲经济由此形成了对美国政策及美国经济的依赖,在经济结构、贸易结构及金融规则等多方面与美国配套。这种配套导致两个致命的后果,一是欧洲经济缺乏独立性,也缺乏活力;二是受制于美国经济,承受美国经济的剥削。正因如此,危机引发以来,欧洲受伤最重,甚至表现出较美国更“危机”的迹象。

从历史沿革来看,欧洲曾经是世界的中心,也曾盛极一时,而且这种极盛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大多数国家造成过极大的伤害。

两次世界大战后,世界中心转到美国。失去中心地位之后,欧洲不是奋起有所作为,不是从内部寻求崛起的力量,也不是内生出创新、创造的力量,而是转而依附美国,通过盘剥发展中国家沿续自己的落日辉煌。

危机以来,欧洲人希图奋起作为。这种作为的基本思路就是拉美国下马,改变自己与美国相处的不利地位,进而改变的全球金融、贸易规则。注意欧洲人要改变的规则,是使其利于欧洲,而不是利于全球。即,欧洲要改变自己相对于美国的不利地位,却要保持相对于欧美以外其他各国的有利地位,继续从全球“吸血”。最美好的状态,莫过于建立“欧美共治”,欧元可以如美元一般全球发行、全球流通。从而占据世界金融的高端,把美国人几十年来在全球施展的技法搬到欧洲剧场再演一次。

眼看着,世界中心即将再次发生转移,欧洲人没有觉醒,依然不是内向地寻求崛起的力量源泉,希图通过外向的掠夺获得机会。失败的命运似乎是注定的,11月15日华盛顿峰会的折戟铩羽,不知道能不能点醒可怜的欧洲人。

欧洲人一方面希望减少“危机”对欧洲的伤害,保持经济增长,客观上为世界经济作出贡献,为自己向美国人抢班夺权增加筹码。另一方面,他们也有推进危机深化的理由——如果各国货币贬值,特别是美元急跌,世界各国会选择什么货币保货、增值、进行全球贸易呢?当然是欧元。基于这样的思考,欧洲人最漂亮的逻辑莫过于,欧洲经济积极向好,欧元坚挺,而美国经济不断恶化,美元下挫,进而实现世界权利的大转移。沿着这个思路,我们就不难理解,默克尔何以一再强调“如果美国政府出台的汽车业救助措施违反世界贸易组织规定,欧盟将考虑诉诸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

我们可以认定,努力挽救欧洲经济、促进欧洲经济早日复苏是欧洲的最大利益。所以,欧洲人不是解决危机的决定性力量,更不是维护和推进世界走出危机的推动力量,他们的有关表态极其虚伪。但,却是一支可以借助的力量。


再看一看俄罗斯的情况。

俄罗斯,创造的辉煌无过于苏联时代。纵观发展的历史,同样表现出海盗般的外向性,即寻求自己的崛起,更多是侵害他人的利益,这一点与欧洲人并无二至。但有一点区别,俄罗斯人较欧洲人少一些奴性,多一份骨气。这也是俄罗斯人值得称道的一点。

如笔者在《俄罗斯的尴尬》中描述的那样,由于自身存在太多缺撼,面对突如其来的“危机”,俄罗斯进退失据,有些狼狈。危机发生之初,普京把俄罗斯称为“稳定之岛”,要求逐步建立起围绕卢布的结算体系;随着危机的深入,俄罗斯大批特批美国主导的全球金融体系,要求改革、重建;进而,随着油价下跌、外资撤出、股市下跌,“卢布危机”似有一触即发之势。11月15日峰会上,几乎听不到俄罗斯的声音。如果不能及里回到中俄互动的框架下来,还要在中国以外寻求支持,恐怕俄罗斯的十年复兴之路就要白走了。

俄罗斯最大的利益莫过于油价重回高位,更进一步说,是抢到石油的定价权。而这一步,对现在的俄罗斯而言,显得那样的遥不可及。很显然,俄罗斯希望世界经济复苏的愿望是真诚的,复兴世界经济的表态也是发自“内心的”。但由于自身的缺撼,要想有所作为,也是难乎其难。不过,俄罗斯也是一支是可以借助的力量。


还有一些力量,如日本、印度,都值得争取,共同为挽救世界经济而努力。

摆脱美元的魔咒,推进世界文明进步,须要全球努力,共同应对。

就近期而言,美国很可能传出新的危机行情,并进一步向欧洲、全球漫延,中国经济必然遭受更大的冲击,各方须要做好充分的准备。

纽约商品交易所12月份交货的黄金期货价格11月21日每盎司大涨43.10美元,收于791.80美元,涨幅为5.8%。这已经是黄金价格连续多天上行,其间更有各国央行增持黄金的消息,黄金价格似要启动,值得关注。坦率的说,金价急升、美元急跌并不是好事,这可能会坐大欧元。如何控制美元贬值的步伐,值得各方认真思考,小心应对。

沪深两市交易活跃,成交量维持高位,显示“十大措施、四万亿投入”的经济剌激计划持续发酵,相当一部份人增强了对中国经济的信心,这是好事。但同时要看到,下周或近期美欧可能爆出重大利空,或者花旗、或者通用、亦或其他。股指还会下行,反复震荡在所难免。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