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1917 第二卷 草创根基 三十二、竞争对手

ymsw1234 收藏 10 25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8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83/[/size][/URL] [内容简介] 林白吓了一跳,举枪后身怒视,可是随后突然他眼前一亮,扭头从灌木丛里直接蹦了出来,头也不回地拼命朝江美子跑走的方向追去。 江美子并没有走多远,很快察觉到林白又跟踪而来,于是被迫停了下来,此时江美子心里有些恼怒同时也有了一些杀意:前面已经几次警告过这家伙了,怎么还玩命的追来了,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3.html


林白吓了一跳,举枪后身怒视,可是随后突然他眼前一亮,扭头从灌木丛里直接蹦了出来,头也不回地拼命朝江美子跑走的方向追去。

江美子并没有走多远,很快察觉到林白又跟踪而来,于是被迫停了下来,此时江美子心里有些恼怒同时也有了一些杀意:前面已经几次警告过这家伙了,怎么还玩命的追来了,不想活了?

江美子闪身躲在一处山洼地里举枪瞄向林白,林白却躲都不躲,站在山路上也直挺挺地举枪瞄向了江美子。很快两人就瞄准了对方。

砰!砰!江美子和林白先后开枪,江美子抢先一步开枪,林白被近距离射出的子弹重重地击倒在地,而林白开枪却由于身体失去重心打偏了,子弹正打在了江美子手里的阻击枪上,江美子被高速子弹的力量振得两个胳膊发麻,手不由一抖,阻击枪应声掉在地上。

江美子俯身去捡要去捡枪,突然感觉到不妙,在她右眼角余光下,只见十米之外有一个高大的身影急速袭来。江美子猝不及防,被迫和那个突然出现的高个徒手拼斗在一起。那个高个显然身手不凡,交手十几个回合,江美子就渐渐落了下风,那个高个子寻了一个破绽,灌足了力气狠狠在江美子后背拍了一拳,江美子预感不妙,借着后背的这股劲奋力向前窜去,不顾嘴角鲜血直溢,头也不回地往子岭的另一头跑去。

那个高个子看到眼前这个杀手居然长发四处飘散,不由一愣:怎么是个女人?犹豫了一下后,高个子俯身捡起江美子遗失在地的阻击步枪,返身走到林白面前检查了一下他的伤势,想了想,随后抄起林白的身体和两把步枪,急速向黄龙镇方向跑去。

方觉在镇北口看到杨宝夹着林白跑了过来心里一沉,问清楚昏迷不醒的林白的伤势以后,不由后悔地连连拍打自己脑袋,方觉头顶本已包扎好的伤口又渗出血来,吓得旁边的李天宝紧紧抓住方觉的手,任凭方觉叫骂就是不撒手。

林白的伤势很严重,子弹打进了内脏。方觉把镇上的医生都找来了,可是这些医生看过之后却个个束手无策,任凭方觉如何威逼利诱,就是没人敢开药救人。

上午10点寄宿学堂典礼正式开始,族长方禹平率领各部老师代表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现场气氛热烈。而台上坐着的方觉作为东道主却因为时刻惦记着奄奄一息的林白不免有些魂不守舍。靠近方觉坐着的大庾县新任县长方天注意到方觉的异样,感到非常奇怪:这个小表弟历来表现的沉稳机智,今天大喜的日子怎么愁眉苦脸的?

方天忍不住把方觉身边伺候的李天宝悄悄叫到一边询问了一下,李天宝起初不肯说,后来经不住县长老爷的官威,终于吐露了实情,县长方天一听马上哈哈大笑,对李天宝正色道:“原来是这么回事,这有何难。你去告诉你家少爷,我有办法救那个林白。”

李天宝很高兴,急忙走到方觉身边悄悄告诉了方觉。方觉大喜,起身跑到方天跟前抓住他的手急切地问:“表哥,你能救林白?”

方天微笑着点点头:“小表弟,你派人套辆马车把林白放上去,典礼一完我就立刻带他到县城里去,我知道有一个地方能治好他,你放心好了。”

方觉想了想,果断地说:“表哥,事情紧急,这典礼你也别参加了,现在就带林白走,救人要紧!”

方觉也顾不上开庆祝典礼,跟族长方禹天和荆凤打了个招呼,就领着方天急匆匆地赶到了方家总铺接出林白,让张彪安排了一辆马车,安全起见,方觉更特意选派了一个分队的团丁护送表哥方天和重伤的林白赶往大庾县城。

临走之前,方觉对带头的分队长只淡淡地说了一句:“家规你知道。一路上照顾好你们中队长,要出了什么差错,你们就不要回来了。”,也许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那个分队长不禁打了个寒颤,慌忙带队出发了。

送走方天和林白,方觉派人喊来五金柜的大掌柜询问起附近有没有跟铁打交道的手艺人,大掌柜为难的汇报说方圆十几里也只有一两个打金银首饰的手艺人,跟铁打交道的要到大庾县城里去找,县城有三座小铁匠铺。方觉又细细地问了问大掌柜,大掌柜介绍到县城的铁匠铺也只是简单地打打农具什么的简单铁器,方觉不禁感到很失望。于是又派人把前来参加典礼的县保安团团长李大富喊了来,继续问了问他那里有没有修理军械的人。可是据李大富为难地说他们那如果枪炮坏了也没法修,只有弄到省城南昌的修械所才可以修理。但是因为路程太远,修理费用又太高,县保安团的枪炮如果坏了就扔到仓库里不管了!

方觉把李大富和五金柜的大掌柜送走以后,独自一人在堆放着缴获日军特别小队的各式新式武器库里东摸摸西碰碰,心里很不是滋味:就自己目前掌握的技术能力,甭说仿制这些先进武器,就是做一把步枪刺刀都办不到啊!

失望归失望,幸好山口一男投降,这些新式武器还能派上用场,这个时候方觉有点琢磨不定了:要不要现在就建一个兵工厂呢?

几天以后,看守地牢的分队长赵胜全哭丧着脸来汇报:被活捉的四十四个日本兵集体自杀了!事情经过是这样的,那些日本俘虏全是晚上乘守卫们不注意撞墙自杀的,四十四个人相继撞墙,居然一声都没吭过!守夜的守卫天亮了才发觉不对劲,对着地牢墙根叠满头破血流的尸体极度震惊。分队长赵胜全经过上次审讯日本俘虏早就知道少爷非常重视这些日本鬼子,在给方觉汇报情况的时候冷汗直冒,还不停地偷偷打量着方觉的脸色,生怕方觉怪罪下来。

让赵胜全纳闷的是,方觉在听汇报的时候居然没有任何不高兴的表情!此刻方赵胜全并不知道,方觉对这些俘虏的死已经不在意,方觉觉得这四十四个日本兵死就死了吧,没什么大不了的,因为据山口一男交待,这四十四个日本兵没一个人会说中国话的,方觉只对会说中国话的日本俘虏感兴趣,而这些不会说中国话的俘虏在方觉眼里已经没有任何的价值,除了一个用处以外。

在寄宿学堂开学的第七天,六十具尸体齐刷刷被吊在镇东面的广场示众,而与此同时,《赣南日报》刊发了大庾县民团司令部击毙悍匪六十余人成功维护了本县治安剿匪成绩斐然并受赣南镇守府通令嘉奖的文告,在赣南日报的嘉奖公告下方,应方觉的要求,日报上还顺便刊登了大庾县民团司令部高薪招纳军官的广告。

九江日本大使馆灰色的办公楼内,松井石根脸色铁青地坐在办公室里一言不发,桌上赫然摆放着《赣南时报》!松井石根看着日报上的大标题,心里狂躁不已。因为就在刚才,他接到军部老同学副参谋长木多政材大佐打来的电话,在电话中老同学不在客气,以军部长官的身份严厉地训斥了他一通,并一再要求他必须夺回或销毁那批新式武器样品决不能落入中国人手里,否则军法从事!

副官小野一郎小心翼翼地端上一杯茶放到松井石根面前,松井石根脸色也终于平静下来,小野一郎看在眼里,心里暗赞:松井长官果然涵养很高,临危不慌!

松井石根喝了一口茶水,站起身紧盯着天皇的画像思考良久,突然转身命令道:“小野君,立刻把黑龙会的浅井雄人组长找来,我有事情要交给他来办!

寄宿学堂开学的第十天,大庾县城胡家铺的人在县北面的下垄镇大肆招收短工,据胡家铺的一个伙计向镇上的人透露说,胡家铺要在下垄镇的下垄村开始挖矿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