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主题征文”[原创]雪殇。亦难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雪殇。亦难忘



有一份思绪在脑海里跌宕

有一份感觉在内心里煎熬

有一种情谊在言语中模糊

有一种心情在无言中释然


------题记


在一个恬静的处所之内,烟儿原本以为自己可以一如既往的过着自己的平淡生活,来遗忘所有的忧伤,所有的不快乐。还记得昔日里,她觉得自己在这个世界中这样过着生活,其实是一种享受,一种幸福。在自己的世界里,她每天都快乐的度过。因为她总是那么无忧无虑,总是洒脱的看着太多情形。


但是,或许生活总是不会一尘不变的,也或许总是被捉弄,再次的一个偶然打破了所有宁静,那副恬静的画卷,也就此收场,接踵而至的镜像也是自己没有预料的那副模样。所有的一切,一切的一切,再次的卷土重来,到底为何,或许真的没有人知道。


那个初冬,天气异常寒冷,烟儿坐在家中,呆呆的站在窗前,看屋外那漫天飞舞的雪花,而此时的烟儿感觉寒气袭来,不禁打了几个寒颤。墙壁上的日历已经翻过,仅剩最后的一页也要随之而过,看一天一天的悄然逝去,而迎接1月1日到来的时刻好像也变得那么漫长,那么久远。


烟儿在心里呐喊,在呼唤异域空间里的那个人儿,希望他可以应答,可以给自己一点守候的念想,希望他可以给自己一丝找寻的痕迹。烟儿无数次的都在质问自己:1月1日,说好了要一起的,为什么言而无信?为什么他总是说过了,就算了,什么也不留下呢?为什么还是放不下,为什么依旧这般伤?他到底在异域是否安好?那里,今年的冬季时候依旧会雪花飞舞,是否会寒冷?他是否知道知道单薄的衣服需要再多加一件外套在上面?


跟着烟儿的思绪,漫步走到了那年的冬季,此时的脑海里依旧翻腾出那昔日的画面,漫天飞舞的雪花,独自身影矗立在寒风之中,那一曲的凄凉如此断肠。


每次,他出门,烟儿总是忐忑不安,因为在外工作的他不知时候知道行走路上小心再三。每次出门,烟儿总是会再三叮嘱他让他记得平安归来。因为烟儿总是觉得他想一个马虎的人儿,如果不叮嘱,他就会三心二意不在乎自己吧,或许更多的是他自己的性格使然吧。他总是会认为烟儿是他最贴心的天使,在他的眼里,烟儿是他今生唯一的守候。烟儿也一直都认为他是她今生唯一的港湾。他们的日子在幸福里度过,一复一日。


无情的噩耗总是会在人不经意的时候骤然冲撞到幸福人儿的身边,而烟儿也没有逃过,她不是特例。幸福就在那一年的残冬被打破,被幻灭。烟儿的幸福就此画上了一个句号,而这个句号却是那么让自己永久无法忘记,永久无法遗失的时光。


由于他身份的特殊性,烟儿从来不抱怨什么。烟儿每次都在家里静静的等候,或许也是因为这个因素,他也从来不多说什么,因为他知道烟儿是他今生不悔的守护。


那个冬季,仿佛格外的凄冷,四处凝结的冰面更加让人寒意颤颤。他依旧按时出了门,而走的时候,他的眼神却多了一丝茫然,因为他不知道这次的远行,自己时候能够安然的归来,而他不想要烟儿担心,烟儿依旧像往日一样送他到了门口。但是今日的他轻轻的搂着烟儿,然后在烟儿耳边轻声的说着:“宝贝,记得好好照顾自己,等我回来。”烟儿傻傻的笑了下,不知道为何今日的他好像做什么告别似的。烟儿掂起脚尖,俯在他的耳边,轻声的说道:“傻瓜,记得自己好好照顾自己,记得1月1日我们的约定,那是你今生给我的承诺,记得哦?”


他的手轻轻的放开了,她也静静的送他出门,一切就这样,或许烟儿认为等待已久会很美,因为他曾经也等待烟儿三年,不是吗?


烟儿送走了他,就这样在那个冬季。他说他会回来,1月1日,元旦,虽然很寒冷的冬季,但是他一定可以回来给烟儿一个别样的温暖。就这样,烟儿傻傻的等待,傻傻的期盼,或许在此时看来,烟儿除了记得临走他给的承诺,和他们之间的约定之外,其他什么都已经变得不重要了吧。


日子一天天的临近,1月1日已经快悄然来临,那么此时在烟儿看来所有的氛围都显得格外的紧张。看电视各大媒体频频报道关于雪灾,关于各地的交通疏散情形,烟儿更多的是不安,因为他从离家之后好像音信全无,除了在圣诞前夕打了一个电话之外,没有了任何痕迹。那时候的他,语气急促,而且更多的叮嘱烟儿要好好照顾自己,好好的对自己。但是最后却没有说他会回来,会在1月1日出现,实现他们的约定。


烟儿不舍得挂了电话,因为她不想让他听到自己想他哭泣的声音,她不想让他知道自己在家里为他担心受怕的感觉。烟儿只是叮嘱:傻瓜,好好照顾自己,记得我等你回来。


就这样,其实烟儿也不知道这个就是他们最后一次的通话,烟儿也没有想到自己就此和他天各一方。


那年的冬雪下的太大,太无情,路面全部封冻,所有车辆无法前行,路面结冰,而那些强行行驶的车辆却无法阻挠,或许事情总是那么巧合,就在那个残冬,雪夺取了他的生命。他在所有人的眼里成了舍己为人的英雄,而在烟儿的眼里,却成了不遵守承诺的傻瓜。


当他的噩耗传递到烟儿耳中的时候,正是新一年的1月1日,迎接下一个新年来临的,竟然是和他天各一方,各自东西的音讯。烟儿顿时如晴天霹雳,她此时无力的摊坐在屋内,无力的看窗外依旧飘散的雪花,一片,一片,纷纷洒洒,飞舞的那么动人,飞舞的那么从容。可是为何等待的人儿不见归来?


此时烟儿飞奔的跑出门,跑出去,望着他离去的方向,拼命的哭喊着。此时雪花依旧在飞舞,残冬依旧,寒意袭来如此冷浸。无力的哭泣,无助的身影就在那个残冬影射除了所有的悲伤。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