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蕊蕊11岁参军拒当玻璃美人 团级军衔仅次大郅

oygy369 收藏 3 741
导读:1992年,年仅11岁的赵蕊蕊就成为了一名女兵。在部队已经服役了16年,赵蕊蕊目前是营级干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赵蕊蕊11岁参军拒当玻璃美人 团级军衔仅次大郅

1992年,年仅11岁的赵蕊蕊就成为了一名女兵。在部队已经服役了16年,赵蕊蕊目前是营级干部。


在中国体坛有不少作出过卓越贡献的军人运动员,他们凭借在运动场上的优异表现赢得了尊重和认可。被称为中国女排新一代“当家花旦”赵蕊蕊就是其中的一位。


“我是军人所以我要更坚强”


现年27岁的赵蕊蕊人长得漂亮,球打得也好,她攻守兼备,拦网技术也十分了得。身高达1米97的她不单是国内有史以来的第一高度,也是亚洲的第一高度。从17岁第一次入选国家队至今,赵蕊蕊已经在国家队贡献了10多个年头。 作为一个女兵,赵蕊蕊在部队已经服役了16年,目前是营级干部。1992年,年仅11岁的赵蕊蕊成为了一名女兵 ,“我是1992年的时候入伍的,肯定刚开始是不太适应,因为一下子从学生转变成为一名解放军,这中间需要一个很长的适应过程,但正是在部队这个大熔炉里面我受到了很好的教育。”据赵蕊蕊回忆,刚到部队的时候,她遇到了很多困难。“因为那时候还比较小,对生活上的一些琐事,包括如何与队友相处,对我来说都是大难题,但是大家都把我当成小妹妹,还有教练对我无微不至的关怀,让我很快地融入到集体中来。” 国家女排主力和军人的双重身份让赵蕊蕊对自己的要求格外高,最为重要的是,她要把军队的优良传统通过自己的平时表现来感染和带动其他人。10多年排球生涯中,赵蕊蕊遇到的最大难题就是饱受伤病的困扰。但每一次面对伤病煎熬时,赵蕊蕊都表现得异常坚强和乐观,“因为我是军人,就注定我要比普通人更坚强。而且在我看来,每一次经历一些事情,不光是伤病,还有很多事情,对我来说都是一种磨砺。”相比起国家队的其他姐妹来,作为军人的她,即使退役后,可以选择的去向要少很多。至于她是回南京发展,还是留在北京,目前还是未知。不过赵蕊蕊忙着“充电”用知识来武装自己。平时的她很爱学习,尽管很少有机会去学校上课,但她总是见缝插针地自学。跟她北师大的同学相比,虽然在学业成绩上有差距,但由于特殊的经历,她要比其他同学成熟得多。值得一提的是,明年她就将从北京师范大学的体育经济专业毕业了。


另据获悉,在中国体坛,还有很多运动员,他们除了拥有体育工作者的身份,还兼备了军人的特殊身份,他们凭借自己的努力获得了认可和奖赏。其中陈招娣和叶乔波都已经是少将军衔,郑海霞、李富胜、穆铁柱、李对红等人也具备大校军衔;现役运动员中,王治郅、林丹的军衔就已经是副团级了,肖钦具备正营军衔,而陈燮霞也是正连级,廖辉是副连级头衔,等等。(军衔排名:军、师、旅、团、营、连、排。)


“我不是玻璃,我不是易碎品”


中国女排征战过雅典和北京两届奥运会的老将中,冯坤和杨昊目前都在意大利联赛打球,她们能继续留在赛场也是奇迹。陈忠和说,冯坤,杨昊,赵蕊蕊这几个人,伤病的严重让医生非常惊讶,“国内最好的大夫告诉过我,她们这样的伤病根本不能再打球了,但她们坚持了下来。”从17岁第一次入选国家队,短短的几年间赵蕊蕊历经了郎平、胡进和陈忠和三名教练。


。作为一名副攻手,赵蕊蕊将拦网视作自己赖以成功的绝技,以灵活和速度作为进攻的利器,是女排发展到今天的另一种代表人物——副攻时代。别看她平日里常常笑得灿若桃花,可到了网前,这张脸却最让对手胆寒,多少重炮手曾在她的十指关前被封杀。正因为赵蕊蕊的存在,中国女排才会高快结合。可以说,赵蕊蕊是中国女排与欧洲列强抗衡的本钱。


但是由于身体不够强壮,让赵蕊蕊经常扛不住高强度的力量训练,“玻璃美人”的绰号也由此而生。这些年来,伤病如同随时准备引爆的定时炸弹,在折磨着赵蕊蕊,还有八一队和国家队领导的神经。


赵蕊蕊曾经表示,她一直感觉老天挺公平的。“你看我爱打排球,老天给了我1.97米的身高,还让我足够协调、足够灵活,它给我了九成,怎么也要留一成来考验我吧。现在看来,那一成就是伤病。所以如果我真的热爱排球,我就必须要战胜伤病。”不过,就是这一成的考验,让她这些年吃尽了苦头。


伤病曾让她错过了悉尼奥运会落选赛,那一次,赵蕊蕊深刻的体会到了伤心的感觉。04年,赵蕊蕊在雅典奥运会上给人留下了悲情3分钟后黯然赴美接受手术,之后是漫长的恢复期。陈忠和透露,赵蕊蕊的伤病,当时的医生是有一定责任。由于赵蕊蕊无法长途转移,只能在漳州当地手术。她1.97米的大个子,固定用的钢钉短了,“那次手术也不成功,一直影响了她好几年。”而如今,27岁的赵蕊蕊在奥运会后又倒下。08/09赛季全国女排联赛刚刚进入第二轮,两场比赛均只上场发了球就被换下的赵蕊蕊再次被诊断为右膝旧伤复发,只能在红山口的基地边休整边治疗。


虽然赵蕊蕊一再表示,“我不喜欢‘玻璃美人’这个称号,我不是玻璃,我不是易碎品。”但是她如今再次印证了玻璃美人的遭遇。对于比赛、未来,她已不敢奢求太多。赵蕊蕊表示,如果身体条件允许,加上队伍还需要自己,她依然愿意为国家队再打四年。不过,现在摆在她面前的首先是养好伤,替八一队“还债”,“八一队培养了她十几年,咱们有义务打联赛,特别是明年的全运会,蕊蕊肯定要打的。”她的父亲赵怀富这样说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