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那些堕落的日子 第一部分 蜕变 楼下的风骚女人(1)

您拨的号码是空号 收藏 4 97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4.html


第二天一早,谭子庚跑到杂志社打了卡,一个人去了天豪。到天豪的时候,郑晓明还没有来,谭子庚只得在他的办公室里等。等了一个上午也没见郑晓明过来,于是便给王杰打了个电话。王杰告诉他别等了,这个郑晓明估计正陪昨天那两老总呢,让他先回去再说。


谭子庚心里有些郁闷,于是跟王杰说自己下午还有点事情,先不回杂志社了。王杰同意了,并告诉他这个月的工资已经打到他卡上了。谭子庚胡乱应了一句就挂了电话。


路上看到一家星巴客,谭子庚走进去找了个靠窗的位置,要了一杯咖啡。谭子庚无聊的翻着自己的手机,想找一个能聊聊天的人,可是翻来翻去就找不到一个广州的。谭子庚感觉到有些悲哀,一个偌大的城市,竟然找不到一个生活中的朋友。坐了没一会,谭子庚便起身准备回家。路过一家银行的时候,谭子庚查看了一下卡里的钱,一看差点令他当场呆住。他有些奇怪,不是说好自己的工资是4000块的么,怎么突然变成了6000块呢。他本想打电话给王杰是不是搞错了。转念一下,还是等明天上班的时候再问吧。


谭子庚取了二千块,在一个特卖的服装店买了两件T恤,又去商场买了些日用品,然后拎着东西回了自己的破窝。在楼下的入口,谭子庚碰见了住自己楼下的那个风骚的小女人。小女人一看到他便笑着跟他打招呼,问他怎么没去上班。谭子庚心情不是很好,顺口就说了一句,失业了,没事干。小女人张了张嘴,又把话收了回去。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进了楼,都没有说话,到四楼的时候,小女人一边开门一边回头说了一句:“晚上别去外面吃了,来我这里吃吧。”


“你老公呢?他不在家?”谭子庚问。


“他呀,现在调深圳去了,一个星期才能回来一次,有时候半月才回来。”小女人叹了口气。


“哦,那得麻烦你了,我到时候过来。”谭子庚说完准备上楼。


“等下,你待会过来的时候记得去楼下买瓶啤酒,我们做啤酒鸭吃。”小女人赶紧说了一句。


“行。”谭子庚看着小女人摇摆着她的翘臀进了门,用力的看了几眼,心想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可惜了。


对不起,忘了交代,谭子庚住在一个叫客村的城中村里,五楼,一房一厅,每月租金600块,除了一张床一个箱子一个破电视外再无其他东西。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这样搬家方便,尽管他没搬过家,更重要的是,在城中村这个鱼龙混杂的地方,这样比较不容易吸引小偷们的注意。


谭子庚记得刚搬来这里的时候,楼下的这个小女人就给偷了。那天清早,谭子庚还在和马克思会晤呢,突然就被一声凄厉的惊叫吓醒,紧接着就是女人的哭声。谭子庚不明所以,还以为楼下那对夫妻性生活不协调吵架了呢。一想到性,谭子庚的下面马上就昂首起立了,脑海里不由得浮现了楼下小女人的身影。小女人虽然脸蛋长的一般般,可是身材还不错,特别是她走路的样子,风骚的紧,用谭子庚自己的话来说她就是那种典型的能诱惑男人最原始冲动的动物,所以,每次谭子庚见到她都要盯着她风骚的背影意淫一番。


那天,谭子庚按耐不住好奇,他悄悄的趴在窗前,努力的把身子往外探,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趴了好一会,谭子庚才从小女人的哭诉中知道了个大概。原来是小女人刚买的新包包昨天夜里给偷了,据说花了一千多块呢。奶奶的,买这么贵的包住这么破的房子,真是活该!谭子庚有些幸灾乐祸。不过从此谭子庚心里也多了个心眼,能不买的东西尽量不买,钱包手机睡觉前都放在枕头底下,免得让小偷惦记着。


那事情过了好几天之后,一天晚上,谭子庚下班回家,在楼下的小卖部,谭子庚见到了楼下的小女人,她随便的穿了件睡衣在买水,但好像心情好像不太好,说话都有气无力的。估计是因为他老公没有及时弥补小偷的过失吧,谭子庚心想。


费力地打开楼下公共的那道厚重的铁门,谭子庚正准备进去,听到身后正买水的小女人“哎”了一声,谭子庚回头一看,小女人刚买的几瓶水不知道怎么回事滚了一地。看着她手忙脚乱的样子,谭子庚转身迎上去帮她一起捡。小女人连声说“谢谢”!这是小女人第一次跟他说话,谭子庚心里美滋滋的,乘机把小女人手里的水全拿了过来,一边说:“这种粗活重活还是让男人来干吧。”其实那哪能算粗活重活呢?不过就是几瓶水而已。话说出口连谭子庚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不过小女人听在心里倒是很受用,幽幽地说了一句:“你人真好!”


小女人的话让谭子庚顿时如沐春风,浑身汗毛都舒服地竖起来了,看来适当帮助女人也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特别是小女人这样的尤物。上楼的时候,谭子庚特意走在小女人的身后,还正儿八经地找了一个借口说晚上楼道的灯太暗了,万一摔倒了自己在后面还可以做个垫背的。小女人笑得花枝乱颤,刚才的幽怨一扫而空。其实,他心里巴不得小女人滑倒和自己来个亲密接触。当然,这也只能是谭子庚的一种愿望罢了,小女人没给他这样的机会。不过经过这个晚上,两个人开始熟悉起来,偶尔在路上遇到了小女人都会含笑和他打招呼,在他老公不在的时候,还会跑到楼上来找谭子庚聊天。但饶是如此,小女人从来没有说过让谭子庚去楼下坐坐。有一次谭子庚半开玩笑问她为什么不让自己去她家看看,感受一下她们小两口的温馨,小女人脸一红,过了好半天才说她老公不喜欢她和别的男人来往,特别是长得帅的,说完还满有深意的望了谭子庚一眼。谭子庚想想也是,男人嘛,有时候也和女人一样小气,生怕自己的女人给人拐走了,特别是当自己的女人长得还不错的时候。


所以,这次小女人主动邀请自己去她家吃饭,谭子庚觉得很意外,也很兴奋,他甚至还为此狠狠地遐想了一番,深夜孤男寡女独处一室,说不定还会发生点什么故事呢。

1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