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家新将 第四章第一回(电气新时代的开始) 第四章第六回(杨八姐)

傲星辉 收藏 1 4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78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780/[/size][/URL] 第六回 我带着这帮杨家小将们,缅怀了一下昨天的风风雨雨。又欢畅想了一下美好的明天之后。才带着他们来到了铸造工坊里。这时这里已经又划出去了不少算是成手的工匠,同时也添时了不少的新的小工匠来。 因为我现在用的就是流水作业的方法。所以工匠们的计术水平提高的很快。这相比他们原来复杂的木匠活计可轻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780/


第六回

我带着这帮杨家小将们,缅怀了一下昨天的风风雨雨。又欢畅想了一下美好的明天之后。才带着他们来到了铸造工坊里。这时这里已经又划出去了不少算是成手的工匠,同时也添时了不少的新的小工匠来。

因为我现在用的就是流水作业的方法。所以工匠们的计术水平提高的很快。这相比他们原来复杂的木匠活计可轻松多了。而且速度也是不以前可比的。以前用老方法做一辆小马车,最少也得四五个好手干个七八天。

可是现在冲压床把车身一下就做出来了,而别的也都是铸造件,和铆接的方法。所以十几个工匠一天就可以做出三四辆马车来。

只不过现在他们还没有开工,而是按照计划生产着马车的各个零部件,为以后的正式销售而做准备。省得要车的人多了,供不上货。

不过现在他们更主要的任务是带徒弟。因为现有的这点人手是远远不够的。最主要的还是他们的身份决定了,他们以后只要肯好好干活。就一辈子衣食无忧了。

所以就是带出在多徒弟来,也不用担心抢了他们的饭碗。因此现在这些工匠的身边,不管哪位师傅都是围了七八个徒弟在干活。

而杨家的这帮小将们一开始看到这个情景。还有点很不理解的样子。但是听宗保给他们简单说了一下之后就都明白了。都为我的做法而感到高明。

其实这些都只是我所知道的一些成熟的经验而以。所以就叫他们敬仰我去吧。嘿嘿、、、

等这帮小将们参观完工坊,天也见黑了。明天我还得去我的新宅子工地上忙忙。可没时间陪他们了。于是我就提前回了宅子。准备先写出一点训练大概要点来。

而教他们的师傅,我就准备先用比他们早学习几天的宗保来教他们。虽然宗保也不是很懂,可是就叫他们互相学习去吧。而我会在每天根据我能抽出时间,来给他们上一到两堂课来。

等我回到宅子里的时候,并没有回客厅而是直接去了书房。等我到了书房看到秀红在这里收拾着。于是就告诉她一会收拾完,就告诉小桃一声我回来了。

但是我因为有点事情要做所以不用等我。而且我有可能不回卧房睡了。

并且因为晚上小桃她们还要在陪杨府来的三位夫人,和杨八姐她们吃饭。所以我就不能和她们一起吃了。而正好我现在也有事情要做。所以就在准备自己在书房对付一口了。

就在我刚刚写了几页东西之时,就听到门外有人在说话。是问我在哪里。听语声不太熟悉,就在我想会是谁的时候,杨八姐和侍女一起走了进来。

侍女是给我送饭来了。可这杨八姐来干什么来了???拿着笔看着杨八姐,别说这杨门女将就是漂亮。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利索劲。

“姑、、、”没想到我还没说完就被杨八姐给拦住了话头。杨八姐不耐烦地看了看我:“别和那帮小家伙一样在那,咕咕、、、咕咕,地叫个不停。知道的是在叫我呢。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学鸽子叫唤呢。”

杨八姐的话把我听的是张口结舌,没想到啊,杨府上还有这么一位历害的主。“可是我总不能哎哎的,称呼你吧???”

杨八姐听我说完拿眼角瞧了瞧我写的东西:“没外人的时候,你就和九妹她们一样叫我八姐或琪姐就行了。有外人在的时候在按辈分叫好了。”

听她说完我连忙答应了她。要是不答应了她,指不定还说出什么话来呢。不过我可想不出来她现在来干什么:“姑、、、哦!!不对是八姐、、八姐、、、怎么听起来像八戒啊???”

杨八姐听我这么说。就有点莫明其妙地看着我:“什么八戒啊???是谁啊?是人名吗?”

看着杨八姐的样子,我差点笑出来,好不容易扳住了:“八戒就是海外一个故事里的人物。长的一只猪头、、”还没等我说完,那边杨八姐的眼睛就立了起来。

“什么!!!竟把我和一只长了猪头的怪物相比。小子你是不是找收拾啊??要是这样我会很客气的答应你的请求的。”

赶紧朝杨八姐摆了摆:“八姐、我只是说你的名字不太好听而以。我还是叫你琪姐好了。”

八姐听我这么说才放松了下来:“瞧你一回来就跑书房来了,是不是有什么要紧事啊?要是有要紧事。你就先忙你的,我就不打搅你了。先回去等你不忙时在说。但要是不要紧,就听我说完你在忙。”

听八姐说完我就放下了手中的笔:“也没什么的,就是一些以后怎么教宗显他们的计划而以。晚写一会没事的。琪姐你有什么事尽管说,我在这听着呢。”

八姐听我这么说就来了兴趣:“其实我来也没什么事。就是想问问老夫人把我们都派给你了。宗显他们还好说。可以有的是事情做。我们这姐几个你准备怎么安排啊。不会只是叫我们来你这吃了睡睡了吃的吧??”

假装吃惊地上下打量了一下八姐:“不是吧!!琪姐、你怎么会有这么远大的理想,真是叫小弟佩服不已。”

八姐听我说完,伸手就操起桌上的砚台来。要给我来一下。吓得我赶紧连连摆手:“可别扔啊!!琪姐、我怕了你了,我这不是在和你开玩笑呢吗。你还当真了不成。”说完我转过书桌,从八姐手中接下砚台。

小心翼翼地放在了桌上。左右端详了一下:“这可是老物件。弄坏了就可惜了。下回你扔椅子什么的,我绝不拦你。”八姐听我说完马上又想伸手拿砚台。

赶紧拿起来抱在怀里:“琪姐、你怎么这么不经逗啊。”

八姐听我说完冲我扬了扬拳头:“知道就好,下次小心点!!不然我会满足你的小小愿望,向你扔椅子的。”

笑着点了点头,把砚台放在了书桌上:“琪姐、来到了我这个为唯利是图的地主府上,你还想闲着,恐怕是不可能的了。一但忙起来你可就一点呆着功夫都没有了。我这里可有许多事情要做呢。”

“我也不怕你和我端架子,我现在就缺少琪姐这样的人才呢。不瞒你说就在我今天去府上之前,还在为没有信得过的人帮我而闹心来着。”

“有能力的人倒是不少,可是主要是信不信得过的问题。所以你们来了可以说是解决了我的一大难题。可能会人不适应我这里回杨府去。但还是大大减轻了我对人材的需求。”

“必竟你们识过文会断字。学起东西来也快一点。不会出现像我和工匠们交流费劲的那样情况出现。”刚说到这里秀红就端着个托盘进来了。

示意秀红把茶壶什么的放在小几上。我自顾自地在椅子上坐了下来。而琪姐在另一边坐了下来。等秀红把茶水给我们倒好了。秀红就退在一边并没有出去。而是留下来。

本来我是没有自己的侍女或侍从的。所以秀红或秀春就轮流着在来客人的时候过来服侍我一下。琪姐看了看秀红。又瞧了我一眼:“你还挺会享福,刚回来就找了两个双生姐妹来服侍你。这在别人那可不多见啊。”

听琪姐这么说瞟了她一眼。这家伙!!差点没叫我把刚喝下的茶水喷她一脸。要不是我还扳得住。我真想见识一下琪姐被我的口水喷头的样子。

用手拍了拍前胸:“琪姐、你知道不,我刚刚的那口茶水差点就喷出来了,万一要是落到你的脸上了。也不知道会是个什么样子???”

琪姐听我说完马上就用衣袖把脸挡上了一大半。从另一小半看着我:“你敢、、、你要是真喷出来,我、、、”

大笑着摆了摆手:“谁叫你瞎说来着。我实话告诉你吧。这秀红和秀春姐妹俩,是我夫人小桃的侍女。而我一天到晚都是东一趟西一趟地在外边转。都是带的护卫们的。所以就没有侍从或侍女什么的。”

说完端起了茶杯又喝了一口,顺当了一下嗓子:“不过等我的新宅子建完了,我可能才会找两个来服侍我的。”

琪姐听我说完就看了看这间书房:“这房子看起来也挺不错了啊,怎么你还要建新宅子??是不是太浪费了点??”

听她这么可叫我长见识了,以前都听说节俭是中华的传统美德。现在我可是亲身体会了。不管怎么说这琪姐也是大户人家的子女了。

就是在老令公还没有投靠大宋朝的时候,这杨家也是一个大户人家了,在原先的主子那也是混的不错地。而我竟然也能从这样一个人家的子女嘴里听到这些话。

这要是放在现代可是很不容易的事情。而在这个信息封闭的时代,她会有这么一句话也真是不容易啊。我会这么想,主要是因为这时的官家的女儿,哪一个不是娇生惯养的,手不提篮肩不担担的。很少有知道节俭的。

“琪姐、这其实是我在不久以前刚买下的房子。在住进来之前就简单的修葺了一下。本来在我住进来的时候这套宅子就有点小。你是不知道我这里的下人们,现在可是好几十号人挤在一起住的。”

琪姐听我这么说,才明白了一点:“虽然是下人。可是好几十人一起挤着住,好像确实小了点。不过你就不会少用一些下人吗。那样不就不挤了吗。”

“不是吧!琪姐、你难道忘了我刚刚说过的话了吗。我现在正缺少人手的时候,怎么会不用他们了。等我的一些工坊建起来以后,他们可都是我的忠实可靠的班底。”

“最要紧的一点还是,他们都是我在杨家山庄带出来的人。都是和我爷爷南征北战走过来的忠实家仆。怎么可能到了我这,就叫我给放走了。”

“就是退一万步说我也不会那么做的。”

琪姐听我说完吐了吐舌头:“我哪知道这里边还有这么多事情啊。你就当我没说过好了。”听琪姐马上就承认了错误,我也就没有在这件事上多说下去。

“我建新宅子这是一个原因。最主要的还是我现在人手越来越多了。地方是越来越不够住了。而且我以前在海外的环境住习惯了,所以现在想照原来的样子建个新庄子。”

“不管怎么说我现在也是皇亲国戚了。在住在这么个小破院子里,就有点给皇家丢脸了。而且我自己在这里住着也不舒服。所以就建新宅子了。现在都已经开始建了。有一些大体上的东西已经都建的差不多了。在过个把月就可以住进去了。”

琪姐听我这么说也就没有在多说什么:“那你到底给我们安排了点什么事啊?”

听她这么一说我就有了一个新的想法,冲着她示意了一下。起身一起来到了长案边上准备好了纸笔:“我准备画一张简单的全景图来。当然我现在画出来的只是一小部分。你也瞧瞧。”

说完就在纸上画了起来。我先是以这个旧宅子为起点。不过不是中心位置。先是画了个小宅子的简图。又估算着距离在向上一点,在纸中心向上一点的位置开始画了一所大庄子。而在庄子东南边画上了工坊。

这些工坊是沿着永春河边走的。在画了一片工坊之后,在工坊东边画上了一条大河的样子。而在画河的几道弯弯时,我是参照了我书房里一幅现成的地图画的。

画完之后在河中写上了永春河三个字。而这时琪姐也是看出了一点门道来。神情专注了起来。不过没有插嘴看着我接着画下去。

在我新庄子的西北边是一座座窑洞的简略图。写上了玻璃工坊和像胶工坊几个字。写完了就在永春河对岸写上了棉花地,又在这新庄子和旧宅子的外圈画上了一大圈城墙的样子。等画完这些感觉好像少了点什么似的,不过又就在嘴边可是说不出来的感觉!!

等一转身看到站在一边的秀红,我想起来了,我忘记了把佃户和工匠们所住的地方给画上去了。于是又在我已经画完的圈子下边又接着画上了一个大圈子。

这个圈子的大小和我的庄子地圈子大小差不多。画完就在里边画上了一排排的带小房子的院套样子。等画到这里我的草图可以说是才完成了,

把笔放在一边,活动了一下手指也没有说什么。可是琪姐倒是很有兴趣地看了半天。才指着老宅子的位置:“我看出来了,这里就是我们现在住的地方吧。而这向上一点的大庄子就是你的新庄子。可这下边后来补画上去的圈子里是什么??怎么看不出是什么来??”

“那里是我给佃户和工匠们留出来的地方。我准备在那里给他们盖上房子。等我最后安排好以后。我的工匠和佃户们都有暖和的房子住。到了冬天都会有保暖的衣服穿。这些还只是我所要做的一小部分。”

琪姐听我说到这里,就有点不相信地看着我:“那可是在大宋朝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啊。要是你所说的你真的做到了,那这些佃户和工匠们还不得死心踏地地给你干活了。那样一来也不用费劲管了。”

“从你这当佃户太走运了。这些不用说在大宋朝,就是换任何一个地方也是不太可能看到的事情。”

听琪姐这么说我才有点成就感:“那当然了,我想只要我实心实意地对他们好,他们也会真心实意地给我干活。不过他们就是在用心,也不是琪姐你们可比的。”

说完又指了指旧宅子:“我准备新庄子建好了,等我搬出去之后,在以这旧宅子为中心的一片地方上推倒所有的东西。在新建出一片宅子来。”

“这些宅子会比佃户们住的地方整体占地要小一点,不过每一套院子都会比佃户们的院子大。而且房子也好上许多。”说到这里停了一下:“琪姐、你猜猜这里是做什么的?”

琪姐听我说完很瞧不起的样子看了看我:“你是不是把我当成三岁的小孩子了。这还用问!!!一定是给宗显他们住的地方了。你想的还真是挺远的,连他们成家以后住的地方你都给安排好了。”

自豪地点了点旧宅子:“那当然了,虽然我们以前没有在一起,可是血浓于水的道理是更古不会改变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