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又将为日本和德国曾在数十年前实行的潜艇战术而烦恼了。然而,此次的威胁将来自“台湾有事”时的中国海军。二战时,日本海军潜艇的主要任务是开展“消耗作战”,即在舰队决战前削减敌方主力舰的战斗力,为我方舰队全面作战创造有利条件。因此,攻击的主要目标是敌人战舰和航母。然而,当太平洋岛屿的守备部队陷入孤立时,潜艇就需要负责物资与兵力的秘密运输,而不能专心致志地开展“消耗作战”。


如今,中国军队投入巨额资金研发用来控制特定海域的“拒止”战术武器,主要是潜艇。特别是降低了螺旋桨声音的30艘新型隐形潜艇不易被侦测到,使反潜能力下降的美军难以对付。


美国海军将于2010年前把60%的攻击型核潜艇部署在太平洋,以对付中国海军潜艇。今后10年里,虽然美军在战斗力上占优势,但数量上却处于劣势。


中国潜艇的反舰导弹和鱼雷的性能也在增加威胁。实际上,从俄罗斯购买的12艘“基洛”级常规动力潜艇多数装备了俄制反舰巡航导弹,美军无法进行防御。


在中国还不能控制特定海域的今天,实行“拒止”战术可以在牵制敌人上发挥作用。出于政治考虑及在军事上处于劣势的情况,中国海军无法对美军肮母机动舰队实施攻击,但有可能让潜艇潜伏在机动舰队前进的航路上并布下水雷。美军航母机动舰队在进入这一海域时就会犹豫不决。航母是造价昂贵的武器,建造和采购舰载机需要上万亿日元。航母上还有长期培养的5000多名水兵。光是对航母造成严重的破坏,就会对美军战略产生巨大影响,更不用说将航母击沉了。美军的原则是,只要不能消除潜艇的威胁,航母就不能前进。


这有可能导致在“台湾有事”时美军航母来不及增援,或美军在战略上犯严重错误。


如果美军航母机动舰队的增援延后,那么中国海军也许会采取另一招,即德国海军过去实行的“破坏贸易”战略。


如果台湾被中国占领,中国军队的潜艇和导弹基地部署在台湾东岸,那么有日本原油与天然气通道的巴士海峡的“通行权”将落人中国之手。那时日本将不得不在外交和经济上处于中国巨大影响下,或者选择迂回的航路,以免经济遭到毁灭性打击。


虽说时代和形势发生了变化,但依然可以采取日本海军二战时的“消耗作战”和德国海军的“破坏贸易”战略。


作为对付中国“拒止”战术的一张王牌,美军对曾与前苏联海军潜艇对峙的日本海上自卫队的反潜能力予以很高期望。但是,日本宪法禁止自卫队行使集体自卫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