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做鸡头,不为牛后”的梁兴初中将 zt

湯大爷 收藏 4 1985
导读: “宁做鸡头,不为牛后”的四十七军首任军长梁兴初 叶青松   提起梁兴初,人们准会说,他是“万岁军”军长。在抗美援朝中,他率志愿军三十八军在第二次战役中打了翻身仗,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赞誉三十八军为“万岁军”,称梁兴初是“万岁军”军长,确实不为过。然而,许多人并不知道,梁兴初原来还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十七军的首任军长!因此,本文不再讲述那些人人都知道的往事,而是把镜头聚焦到梁兴初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上。      一颗子弹升一级      梁兴初是江西吉



“宁做鸡头,不为牛后”的四十七军首任军长梁兴初



叶青松



提起梁兴初,人们准会说,他是“万岁军”军长。在抗美援朝中,他率志愿军三十八军在第二次战役中打了翻身仗,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赞誉三十八军为“万岁军”,称梁兴初是“万岁军”军长,确实不为过。然而,许多人并不知道,梁兴初原来还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十七军的首任军长!因此,本文不再讲述那些人人都知道的往事,而是把镜头聚焦到梁兴初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上。


一颗子弹升一级


梁兴初是江西吉安人,1930年4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被编在红二十军第二七四团当战士。从红军战士到红军团长,梁兴初共负了9次伤,升了9次职,正好是一颗子弹升一级。

在梁兴初的档案中,有一个“战斗历程”栏目。在这一栏目内这样写道:“1930年参加红军,任通讯(信)班长;1931年5月在二次反‘围剿’战斗中负伤,伤愈后任三十六团三连排长;1932年秋,任副连长,在黄陂战斗中,两次负伤不下火线,梁指挥的三连被授予战斗模范连,其本人获模范连长称号,得红星奖章一枚;1933年1月,任三十二团营长,在五都河伏击战斗中身先士卒,口部负伤仍坚持指挥,击退敌人7次进攻,受到师部嘉奖;1933年6月,在广昌战斗中再次负伤,伤愈后任第二师五团三营营长;1933年底,在保卫兴国战斗中,又一次负伤;1934年长征后,梁兴初先后任第一军团侦察连连长、第一军团二师二团团长,参与了直罗镇、曲子镇、山城堡等一系列重要战斗……”

9次负伤,9个故事。1930年10月,由于作战勇敢顽强、不怕死,参军才5个月的梁兴初,就被提拔到红四军十二师三十六团团部通信班当班长。就在梁兴初当上班长的这个月,蒋介石纠集国民党军十万余人,对红军根据地发动了第一次“围剿”。在反“围剿”战斗中,梁兴初冲锋在前,英勇作战,带领全班战士出色地完成了通信任务。第一次反“围剿”后,经党小组组长朱子清介绍,组织上批准梁兴初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入党后的梁兴初,战斗热情更足了。在第二次反“围剿”中,梁兴初参加了活捉张辉瓒的战斗,并在送信途中光荣负伤。伤愈后,组织分配他到三十六团三连当排长。

1932年秋,梁兴初被调到红四军十一师三十一团三连任副连长。到任后,连队参加了黄陂战斗。梁兴初在一线指挥,带头英勇杀敌,两次负伤,仍坚持指挥战斗,取得了突出成绩,荣获“模范连长”的荣誉称号,并获得了红星奖章。当年能够荣获红星奖章的人很少。尽管梁兴初后来获得许多奖章,但对这枚奖章却时常不忘,感叹来之不易。

1933年1月,梁兴初被任命为红四军十一师三十二团三营营长。4个月后,红四军十一师改编为红一军团二师五团,梁兴初被任命为九连连长。不久,五团在于都县于都河附近打伏击,梁兴初带领九连冲在全团的最前头,从中午打到黄昏,打退了敌人7次疯狂进攻。战斗中,梁兴初负了伤,一颗子弹从左腮穿透了头部,血流满面,说话都困难,但他仍顽强地坚持指挥,直到打退了敌人为止。战斗结束后,梁兴初昏倒在阵地上。这一昏迷,“整整昏迷了三天三夜,棺材都放在身旁,他硬是奇迹般地活了过来,从此有了梁兴初是‘铁打的’威名”。6个月后,梁兴初伤好从后方医院归队,调任二师四团一营营长,不料在广昌战斗中再次负伤。伤愈后调二师五团三营任营长。1933年底,在保卫兴国战斗中,梁兴初再一次负伤住院。后来,梁兴初参加了长征。抗战时期曾任滨海第一军分区司令员、山东军区一师师长。


两位救命恩人


在梁兴初的一生中,他永远不会忘记两位救命恩人。

第一位是曾国华。

长征快要走出草地时,因为已有两天没吃东西了,梁兴初实在走不动了,他饿得几近虚脱,瘫软在一个坡坎上喘息。这时,曾国华给指挥部送食物路过这里,问:“梁大牙,你怎么啦?”

“梁大牙”这个绰号,是因梁兴初门牙大而多得名,常人都是两颗门牙,而他却有四颗门牙。“梁大牙”的绰号流传很广,历史也很长。长征开始有人叫起,直到抗美援朝结束,梁兴初在大连疗养时做了门牙矫正手术,并担任了海南军区司令员后,直呼“梁大牙”者才渐渐稀少下来。

梁兴初有气无力地说:“我饿得实在走不动了。”曾国华本来已超过梁兴初往前赶路了,但听了梁兴初的话,又折转回来,递给梁兴初10个大饼。梁兴初感激地说:“唉呀!你算救了我了,要不然我是走不出草地了。”梁兴初永远没有忘记这件事。解放后,他不止一次说过:“曾国华是我长征中的救命恩人。”

第二位是江拥辉。

经过二万五千里长征的梁兴初,在抗日战争初期,跟随八路军一一五师进入山东。1939年5月9日,日伪军8000余人把一一五师师部和中共鲁西特委机关3000多人包围在陆房一带。苏鲁豫支队第四大队在大队长梁兴初的指挥下,和兄弟部队一道,奋起反击,连续打退日军9次疯狂进攻,掩护师部和鲁西特委机关撤退。最后,陆房突围成功,并击毙日军大佐联队长以下1300余人。战斗结束后,师政委罗荣桓表扬了全体指战员英勇顽强的战斗精神。

陆房突围4个月后,即1939年9月,罗荣桓政委接到报告:一一五师苏鲁豫支队第四大队大队长梁兴初在“肃托”运动中被关起来准备处决。罗荣桓连夜带上第六八六团二营赶到湖西地区的江谷亭处理此事。

第六八六团二营营长是江拥辉。罗荣桓和江拥辉到了湖西后,首先听取了苏鲁豫支队政治部主任王凤鸣的汇报。王凤鸣十分肯定地说,梁兴初是日本特务。在抓梁兴初之前,仅有2000余人的部队,在“肃托”扩大化过程中已抓了六七百人了。尽管“肃托”是从地方蔓延到部队中来的,但湖西“肃托”事件还是震惊了整个根据地,因为湖西地委宣传部长、统战部长等200余人已惨遭杀害,现在就要处决大队长梁兴初了。

江拥辉协助罗荣桓了解情况,纠正了冤假错案,放出了梁兴初。当时,江拥辉提供给罗荣桓两句话:梁兴初同志长征时期打仗身上留下了9个洞;梁兴初同志在陆房突围时指挥部队打死了日军1000多人。

在了解梁兴初是不是日本特务的过程中,梁兴初始终被绑在一个土地庙里的大柱子上等待处决。罗荣桓根据江拥辉调查的情况释放梁兴初时,对众人说:“梁兴初为了革命,身上打了9个洞,怎么会是日本特务呢?梁兴初没有问题,要继续准备带兵打仗!”短短几句话,感动得梁兴初眼泪夺眶而出。

梁兴初获救后,得知江拥辉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便把江拥辉从第六八六团要到了自己的部队中,一直跟随自己。梁兴初当团长时,他让江拥辉当副团长。梁兴初当师长时,让江拥辉当副师长。后来,梁兴初当上了三十八军军长,他就让江拥辉当三十八军副军长。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梁兴初基本上是呆在指挥所指挥作战,江拥辉到前沿一线抓落实,最后打出了一个“万岁军”的美誉。再后来,梁兴初升了,江拥辉当上了三十八军军长。

可以说,自湖西“肃托”事件后,梁兴初和江拥辉就一直战斗在一起了。


“宁做鸡头,不为牛后。”


梁兴初之所以能当上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十七军首任军长,与他自己那句掷地有声的“宁做鸡头,不为牛后”的话不无关系。

1947年8月,中央军委为配合全国战略大反攻,决定成立东北民主联军第十纵队。原先的干部方案是,梁兴初任第十纵队副司令员。8月18日上午,林彪和罗荣桓通知梁兴初来谈话。

谈话地点是在哈尔滨的东联总部林彪办公室。梁兴初推门进去后,看到罗荣桓坐在写字台后,林彪在地毯上踱步。

梁兴初行了个军礼,说:“林司令员、罗政委,我来啦!”

罗荣桓欠身点了一下头,指着一把椅子说:“坐吧!”等梁兴初坐好后,罗荣桓接着说:“今天叫你来,是谈一件事。”罗荣桓切入主题:“独一师、独二师都是三五九旅的老底子部队,红军时是湘赣红军独立师,这样一支老部队,不能老做独立师,我们想叫你去当副司令员,组建第十纵队。你要把这支部队带成一支能打硬仗、恶仗的一流部队。”




谈话时,周恩来说:“自古以来,‘天下未乱蜀先乱,天下已治蜀未治’。现在四川很乱,成都军区也很乱,机关都瘫痪了。毛主席点将点到了你,叫你到成都军区当司令员。你到那儿一定要把工作抓好,要先把局势稳定下来,保证部队的指挥顺畅。军队绝对不能乱。”

接着,周恩来又问:“你认识张国华吗?”

梁兴初回答:“在江西的时候,我们是一个连队的,他是司号员,我是通信员,不仅熟悉,还是老朋友。”

周恩来说:“好啊,你到四川,给你派个政委,就让张国华去吧!”

就这样,梁兴初在“文革”期间到成都军区任司令员后,大刀阔斧地整治部队,迅速处理对立派的武斗。梁兴初到成都军区机关时,军区机关已处在瘫痪之中,大批造反派头头住在军区机关大院内,军区警卫营与他们来往密切,已失去了警卫作用。为了切断警卫营与造反派的联系,梁兴初在远离成都的偏远山区选了一个独立营与军区机关警卫营对调。这个独立营是阿坝军分区的独立营,训练素质不错,再加上从其他部队调来一批优秀干部加强领导,这样一来,军区机关就有了安全感。

稳定了军区机关后,梁兴初和张国华商量,决定从处理重庆武斗入手,制止武斗在四川进一步扩大。梁兴初到重庆后,看到毛泽东曾经住过的潘家坪招待所已被造反派当成了武斗场所,皮沙发被刀割成一条一条的,地毯盖在武斗工具上,墙上涂满了标语,造反派开口便是低级淫秽的语言。他顿时大怒,马上抓来两派头头,严厉斥责他们的所作所为。

造反派称,重庆没有武斗。

梁兴初问:“你们把长江的两艘轮船都打沉了,怎么还说没有武斗?”四川武斗,规模之大,性质之恶劣,为全国之冠。重庆的武斗,又居全川之最。

造反派还想狡辩,梁兴初厉声说:“我也是造反的。我是跟着毛主席造了反动派二十多年的反,造得有理,造出了新中国。你们也自称造反派,你们也说‘造反有理’,你们造出了什么?毛主席说,‘文化大革命要文斗,不要武斗’,可是你们不听毛主席的教导,抢来军工厂新造的武器打自己人,搞武斗。你们理在哪里?新式武器是给解放军保卫祖国用的。现在还没有装备解放军,你们搞武斗的武器比解放军的装备还好,这还了得!”

无奈的造反派被迫缴了武器,但却把梁兴初的讲话添油加醋整理成“材料”上报中央文革。毛泽东看到后说:“还是打大胜仗的人敢讲话。”本来,这是一句肯定的话,而江青却在一次会议上说:“梁兴初胆子真大,敢讲造反派造毛主席的反!”

1970年夏,中共中央在庐山召开九届二中全会。会议讨论时,按地区划分小组,西南组的召集人是吴法宪。讨论前,吴法宪叫梁兴初、谢家祥到他的住处坐坐。晚上,梁兴初和谢家祥去了吴法宪处。吴法宪说:“你们都是老同志,一定要发言表明态度,要毛主席当国家主席。”因此,第二天,梁兴初在西南小组会上说:“国家要有个主席,还是请毛主席当国家主席。”

这时的梁兴初,尚不知毛泽东曾讲过一个故事:三国时期,有人上“劝进表”,要曹操当皇帝,曹操说这是把我放到火炉上烤。他也不知,毛泽东曾说过不当国家主席的话。

庐山会议后期,揭发了陈伯达的反党罪行,国家主席自然没有设。

时间很快转到来年。1971年9月14日,梁兴初在五湖村接到张国华的电话:“在庐山会议上第一个讲话的人,带着老婆逃跑了。军区接到通知要加强战备。”

梁兴初在五湖村已住半个多月了,他正在筹划进入西藏的事情。因为毛泽东曾问过梁兴初:“你这个成都军区司令,有没有考察过西藏啊?”

梁兴初接到张国华的电话后,很是纳闷。庐山会议上第一个讲话的是陈伯达,而陈伯达已被关起来了,是跑不掉的。又猜想是主持会议的康生,可康生跑了也用不着搞战备啊。于是,梁兴初想找人打听个明白。他先给黄永胜打电话,问:“听说庐山第一个讲话的人带着老婆跑了?”黄永胜说:“是,第一个讲话的那个人跑了。”说完,黄永胜就放下了电话。还是没有弄明白谁跑了。梁兴初又打电话问铁道兵政委宋维栻。宋回答说:“我刚吃了安眠药,吃得有点多了,头痛得很。”说罢就放下了电话。

多方询问,却始终没弄明白到底谁带着老婆跑了。10天后,梁兴初才从中央文件上得知,林彪于1971年9月13日凌晨乘“三叉戟”飞机出逃,坠落在蒙古的温都尔汗毙命。

梁兴初的战斗经历是与四野紧密联系的,而四野又是长期由林彪和罗荣桓指挥的。林彪出事后,梁兴初被列为重点调查对象之一。1971年10月27日,中央召集张国华、梁兴初、李大章到北京开会,汇报四川的工作。梁兴初如实地向中央报告了自己在庐山会议西南组的发言,并且报告了“文化大革命”期间两次到林彪住处的详细情况:“第一次是和张国华一起去的。林彪说,四川我们不放心,你们两人去了,就放心了。然后留我们喝了茶。第二次是请我们去看电影。这次人很多,林彪只和我握了握手,什么也没说就开始放电影了。林彪搞政变的事,我什么也不知道,他跑了以后10天才从中央文件上知道了详细情况。”

11月13日,叶(剑英)办通知,14日晚毛主席接见张国华、梁兴初、李大章等。接见时,叶剑英说:“你们的报告,中央看过了,都同意,回去要把问题查清楚。”又接着讲:“有人说梁兴初到成都是去夺权的,这不对。梁兴初到成都,是我向毛主席建议的,是毛主席点的将。”

毛泽东说,我也没想到会出现“林彪事件”。党章上写了的“接班人”,中央要负责,大家都举了手,不要把举手的人都当成林彪的人。鲁迅说曹聚仁,“喝了他家的茶,就是他家的人”。说到这里,毛泽东指着梁兴初说:“你喝了林彪的茶,不是林彪的人嘛。”

11月15日,梁兴初一行从北京回到成都。次日,梁兴初到金牛坝开会。会议由常委扩大会发展成党委扩大会,解决所谓的“梁兴初问题”。

11月20日,梁兴初被隔离审查。

1972年2月26日,梁兴初心脏病发作,经中央批准到北京301医院治疗。9月份出院后,梁兴初被下放山西太原,到工厂“劳动改造”。从此,梁兴初度过了8年的下放审查生活。

1979年9月14日,黄克诚在纪检会议上指出,对待老同志,应有个基本看法。说梁兴初反对毛主席,上了林彪的“贼船”,你们成都审查了10年,竟拿不出一件站得住脚的事实。这是对老同志的不负责任。梁兴初,一个打铁的,从小参加红军,受过9次伤,打了那么多的胜仗,他能反对毛主席吗?

黄克诚讲话之后,组织上决定梁兴初解除“劳动改造”,从义井化工厂搬到太原城。山西省军区在干休所安排了一处师职干部的住房给梁兴初。

1980年11月,北京军区通知梁兴初搬到北京军区赵家楼招待所住。

1981年10月23日,成都军区党委向中共中央、中央军委上报了《关于梁兴初同志问题的审查结论和处理意见》。意见的主要内容为:梁兴初未与林彪反革命集团阴谋活动有牵连,但有政治错误。本人认识错误态度较好。鉴于梁兴初在战争中有卓越贡献,考虑到当时历史条件,决定免除党内外一切处分,给予大军区正职待遇。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同意了这个意见。

1985年10月5日,梁兴初在北京301医院因病抢救无效与世长辞。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