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回家”的战旗——记被志愿军全歼的美英部队

四野老兵 收藏 6 549

在《中国人民志愿军军歌》的激昂旋律里阅读下面的内容。



——被志愿军全歼的美英部队

抗美援朝战争中,毛泽东曾在发给彭德怀的电报中指出,在敌我技术装备悬殊,特别是我无空军掩护的情况下,“我军实行战略或战役大迂回,一次包围美军几个师,或一个整师,甚至一个整团都难达到歼灭任务”。

尽管如此,抗美援朝中仍有3支“联合国军”的王牌部队被志愿军全歼。他们是美军的“北极熊团”和英军的“格洛斯特营”、“皇家重型坦克营”。



“北极熊团”

这是一面饱经战火的美国军旗:旗上有一只白色的北极熊,用英文字母标着美军第7师步兵第31团。这面战旗,诞生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西伯利亚战场;第二次世界大战,这面战旗曾随31团转战于西南太平洋。

然而,这面记载着美军的荣誉与骄傲的战旗,却在朝鲜战场上无可奈何地败落在中国人民志愿军面前。如今这面战旗只能作为美军的耻辱,陈列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中。

“北极熊团”所在师——美7师是美军的“王牌”师,而“北极熊团”又是美7师的王牌团。该团组建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因1918年——1920年在苏联西伯利亚干涉作战有功,被授予“北极熊团“的称号。由于该团战功大都建树在国外,因此还有”国外军团“之称。

志愿军入朝参战取得第一次战役胜利后,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不甘失败,依仗其海空军和装备上的优势,组织力量继续北犯,并在“联合国军”总司令麦克阿瑟指挥下,发起所谓“在圣诞节前结束朝鲜战争的总攻势”,企图一举将我志愿军逐出朝鲜。战场东线之敌美军第10军团,于1950年11月中旬分三路开始北犯,企图迂回江界威胁我西线主力翼侧。其中路为美步兵第7师。该师装备精良,作战经验丰富,战斗力甚强。特别是所属第31团,历史悠久,堪称美军中王牌。当时,该团在编制装备上不仅现代化,而且齐装满员。全团由三个步兵营、一个坦克连编成,员额3191人;主要武器装备除步枪、卡宾枪、轻重机枪外,还有大量的60或90火箭筒、57反坦克炮、60迫击炮,特别是其坦克连在当时就装备了各种坦克22辆。如果加上配属该团作战的第32团步兵第1营、师炮兵第57营,总兵力达4100人,各种火炮46门,坦克37辆(含临时支援分队坦克数)。同时,该团在作战时,每天还可得到航空兵2到8架次的飞机火力支援。而当时志愿军1个团既无坦克又无飞机,仅有少量的小口径炮和60火箭筒。可以说,两军武器装备悬殊之大堪称天壤之别。

但就在1950年11月25日的第2次战役中,装备相差甚远的志愿军(志愿军27军:原华东9纵许世友指挥的部队)敲响了“北极熊团”的丧钟。

一、直捣敌团部,短兵相接

1950年11月27日午夜战斗发起后,27军第80师第239团4连指导员庄元东率一个排隐蔽进至新兴里东山,发现山腰几顶帐篷内大约有一个排的美军正在睡觉。庄指导员立即命令全排包围敌人。可是,有一战士没留神儿,一脚踩在一堆罐头盒子上滑倒了,这叮叮当当的响声惊醒了敌人。庄指导员见此,当即命令部队开火。顷刻,三十几个美国鬼子统统回了“老家”。4连的另两个排在连长李长言率领下,从翼侧迅猛向里穿插,当他们进至该山的另一侧时,只听前面房子里的敌人一个劲儿地“哇啦哇啦”朝他们叫喊。原来,该敌听到这边的枪声,以为是自家人发生了误会。可这叫声正好给李连长他们指示了目标。于是,他们轻重机枪一齐开火,把敌人撂倒了一片。明白过来的敌人立即开始组织反击。顿时,各种轻重武器响成一片。黑暗中,曳光闪烁,弹片横飞,子弹穿梭。我首批冲锋的指战员一个个倒下了,庄指导员和宋班长也相继牺牲了。伏在一块石头后面的李连长,也被猛烈的敌火打得抬不起头来。但他立刻意识到:“我们这种打法不行,必须得改变战术”。于是,他向班排长们打了几个手势。平时配合默契的部属们立即明白了他的意图:除在正面留少数人员继续牵制敌人外,主力应迅速包抄过去。夜幕下,我各战斗小组利用地形地物敏捷而隐蔽地向前跃进。不一会儿,有2个战斗小组进至敌人第一座独立家屋的射击死角内,他们迅即将一颗颗手榴弹从门窗向屋中投去,有的还趁机端枪向里猛扫。敌人被我军的这种贴身战术打懵了———有的举起了双手,有的抱头鼠窜,有的躺在地上装死……少数负隅顽抗的敌人,也被我指战员一一消灭。4连用这种打法,一连夺取了敌人的多座独立家屋。当收缴战利品时,李连长他们发现,各屋均有电话机、报话机,墙上还挂满了作战地图,地上还有未及燃尽的作战文书,敌一上校军官也横尸屋内(后知为该团团长麦克莱恩)。原来此处正是敌人的团指挥所。战场还未打扫完毕,李连长他们又发现了山下有敌一停炮场。于是,他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入敌停炮场,并捣毁其一个炮兵营指挥所。至此,该连共毙伤俘敌300余人,缴获火炮12门。战后,军授予该连“新兴里战斗模范连”称号。

二、以血肉之躯当炮架,志愿军总部追授孔庆三“一级英雄”

当“淮海战役一等功团”238团的先头8连前进至一小高地时,突遭敌火力压制。借着敌人照明弹的光亮,连长观察到敌火力主要来自山顶一处房屋,他随即派爆破组进行爆破,但两个爆破组都伤亡在敌猛烈密集的火力之下了。配合该连作战的师炮团92步兵炮连5班长孔庆三见此情景,主动请缨用火炮摧毁敌火力点,连长答应了。但孔班长仔细一看,敌前沿有座小山岗遮挡,无法直射。他果断决定,将炮推至距目标只有几十米远的小岗上射击。上去后,地面冰冻坚硬,敌火力扫射猛烈,无法构筑阵地。孔班长当即决定就地架炮射击。可架炮后,炮的右驻锄悬空着,无法射击,在时间紧迫又来不及变换阵地的情况下,孔庆三果断上前用肩膀顶住炮驻锄,命令二炮手开火。“太危险!”二炮手正在犹豫。孔班长大声吼道:“快!不然就来不及了!听我的命令,开炮!”只听“轰”的一声,敌火力点飞上了天。通向胜利的道路被打开了,可孔庆三却因炮后座力的撞击并被迸回的一块弹片击中而壮烈牺牲。战后,志愿军总部追授他为“一级英雄”。

三、两天两夜,惨烈拉锯战,“北极熊”露出狰狞面目

经一夜激战,我参战各团均已完成预定作战任务。指挥所随即下令部队:搜索残敌,打扫战场。可是,28日晨,正当我打扫战场之际,新兴里各角落和附近山沟突然冒出大量美军,并向我正在打扫战场的部队发起进攻。原来,昨夜“北极熊团”失去了空中和地面强大火力支援就真的熊了,你打他藏,加之其团部又被我“意外”歼灭,因而,该敌当夜没能组织有效反击。但美31团到底是一支老牌劲旅,应变能力很强。天一亮,他们便开始有组织的进行反扑了。

由于我对敌这一作战特点不甚了解,因而对“北极熊团”的突然反扑准备不足。我第80师各团仓促应战,部队伤亡较大,遂被迫撤出。但新兴里周围大部高地已为我牢牢控制。此时,“北极熊团”仍被我合围在新兴里不到两平方公里的狭小区域内,战场形成胶着状态。

在解放战争后期,整团、整师、整军地歼灭敌人且攻敌必克的27军,这次反被“北极熊”咬了一口,指战员们那能咽得下这口气?决心不惜一切代价全歼被围之敌。

28日夜,我80师向“北极熊团”发起第二次攻击。

29日白天,敌我又是一场反扑与反反扑的惨烈鏖战……

经两天两夜的拉锯战,“北极熊团”损失惨重。我第80师也在严寒、饥饿、疲劳和武器弹药严重匮乏的极端不利条件下,战斗伤亡及冻伤冻亡数不断增多。但指战员吃炒面、吞雪团,士气仍十分高涨,纷纷表示:我们一定要啃下这块硬骨头,宰了这只“北极熊”。

“营长,俺连的任务完成了!”“可俺连只剩下俺一个人了!”

面对美31团的拼死顽抗,27军首长决定调第81师主力协同第80师合歼新兴里地区之敌。

30日夜,天降大雪,气温继续下降,我冻伤减员继续增加。午夜,我以第80 师和第81师241团,向“北极熊团”发起第三次攻击。攻击中,我各突击部队冒着枪林弹雨,奋勇作战。至12月1日凌晨,先后突破敌人前沿阵地,与敌展开逐壕逐屋的反复激烈争夺。

240团3连在只剩两个排的情况下,仍然要求担当主攻敌三座独立家屋的任务。当他们攻下第一座房子后,由于后续部队未及跟上,加之地形平坦不便隐蔽等因素,受到三面敌火的夹击。但3连指战员发扬“以我为主”的精神,独立与敌展开激战,并炸毁敌坦克一辆。之后,他们又勇猛地向第二座房子冲去。连长、指导员倒下了,副指导员和20多个战士也倒下了……复仇的烈焰在指战员的胸中燃烧,冲上去!一定要冲上去!他们冲上去了,厮杀、肉搏,终于拿下了第二座房子和两个地堡。这时全连仅剩下了16个人,但他们在副排长马日真的率领下,继续冒着枪林弹雨向第三座房子冲去。当营长带领后续部队赶来时,拿下并坚守着第三座房子的战士王德激动地说:“营长,俺连的任务完成了!”接着他哭了: “可……俺连只剩下俺一个人了!”

是啊,世界上有哪一支军队的英雄气概能与我军相提并论?面对志愿军第27 军官兵“生命不息,冲锋不止”的无畏精神,美军陷入了深深的恐惧之中。他们不理解这种精神的原动力之所在,甚至可笑地将这种精神归结为“特殊的药物作用”。

四、叶永安用手榴弹炸毁四辆敌坦克,成为“反坦克英雄”

就在我军与“北极熊团”反复厮杀、拼死较量的同时,企图为新兴里解围之敌,在十几辆坦克和多架飞机配合下,沿村南公路向我242团阵地发动猛烈进攻。我242团官兵在冰天雪地中英勇作战,顽强坚守。但是,最令我指战员头痛的是敌人的坦克。因为当时我军只装备了少量的火箭筒,更没有打敌坦克的经验,所以敌坦克对我威胁最大。面对此情,战士们急中生智,发明一系列打敌坦克的“高招”:该团9连副班长叶永安受命带领一个小组前出打敌坦克,当敌四辆坦克进至距我阵地约40米时,叶永安率阚立田、熊自远,冒着密集的敌火快速匍匐前进,在距敌坦克约20米处时,叶永安一跃而起,扑向敌坦克前面一辆被打坏了的吉普车,并迅速浇油点燃了它。大火挡住了敌坦克的去路,叶永安趁机用一排手榴弹将第一辆坦克击毁。接着他们向第二辆坦克冲去。当敌坦克驾驶员伸出头来窥视时,阚立田一跃爬上坦克,对准顶盖口投进一颗手榴弹,“轰”的一声,第二辆坦克瘫痪了。就这样,他们机智勇敢地一连炸毁敌四辆坦克,为战斗的胜利作出了突出贡献。战后,军授予叶永安“反坦克英雄”称号,并给叶永安小组记集体特等功。

战斗一直持续了两天,企图为新兴里解围之敌,除在我242团阵地前沿丢下一片尸体和被击毁的坦克外,一无所获。

五、追歼中的故事:“团旗当了包袱皮”

12月1日天亮,“北极熊团”在我连日打击之下终于不支,遂在40余架飞机和 10余辆坦克掩护下,开始沿公路向南拼死突围。我241团在敌人突围正面顽强阻击,给其以大量杀伤,但未能堵住敌人。残敌突破我241团阵地后继续南逃。鉴此,军首长决定:我各攻击部队立即转入尾追和堵截战斗。

12月1日黄昏,“北极熊团”残部在我猛烈打击之下已溃不成军,乱作一团。其中一股残敌走投无路,在十几辆坦克掩护下企图越过冰封雪盖的长津湖逃走,结果塌落湖水中全部冻溺而死。天黑以后,另有约400余人的较大一股残敌,乘数十辆汽车、坦克继续向南逃窜,当逃至一洼地时,被我242团迎头截住,经数小时短兵激战,残敌悉数就歼。至此,“北极熊团”3191人及第32团一个营、师炮兵第57营全部被我歼灭了。美国作家罗伯特莱基在《冲突》一书中有这样一段文字记述着美军此战中的遭遇:“第31团和第32团组成的特遣队的上校指挥官失踪了,继任的中校指挥官被打死了,士兵们四处溃逃,丧命的很多……”

我第239团3营通信班长张积庆,在打扫战场时捡到一块一平方米左右的蓝布,其形状和装饰很像一面旗子,但就因其是蓝色,与我军常用红色布料做旗帜的习惯不一致,因而他对其并未留意,而是把它当作包袱皮用了。营长毕庶阳听说后,即去查看,方知是敌人的军旗。于是,毕营长把它作为最宝贵的战利品上缴了。现在这面旗子已被国家列为一级保护文物收藏于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内。

“北极熊团”被歼,再一次证明了武器是战争的重要因素,但不是决定因素。决定战争胜利的因素,是人而不是物。这个基本道理,不仅适用于过去,也同样适用于将来。

“北极熊团”整团覆灭、军旗被缴获、团长被击毙,这是美军历史上绝无仅有。这也是朝鲜战争中志愿军惟一一次成建制地消灭美军一个加强团。


“格洛斯特营”

翻开英军“王牌”部队的史册,一颗耀眼的战场“明星”就会夺目而出,它是英军的自豪,也是女皇的骄傲。这颗战场“明星”就是“格里斯特营”

“格洛斯特营”是英军第29旅的王牌部队,有150多年的历史,先后参加过两次世界大战。在1801年英国征服埃及的殖民战争中,它以突破敌方重围,转败为胜的辉煌战绩受到英皇的奖赏,全营官兵荣获英皇授予的有“皇家陆军”字样的帽徽一枚。因此,该营官兵偑带两枚帽徽,有“皇家陆军双徽营”之称。然而这支转战世界各国战场、有着百年辉煌的部队,最终消失在中国人民志愿军手中。

1951年4月24日,抗美援朝的第五次战役中,志愿军63军187师560团在雪马里使英军“格洛斯特营”成为瓮中之鳖。当时,“格洛斯特营”配属的炮兵第45团第8连、哈萨斯骑兵第7连,共有火炮42门,纵深还有两个105榴炮营支援其战斗。


24日拂晓,围歼雪马里守敌的战斗打响了。担任主攻任务的560团2营和3营9连冒着敌10架飞机和炮火的轰击,向314高地和以西无名高地发起突然攻击,并相继占领这两个敌阵地。与此同时,6连向雪马里西北无名高地攻击。3排各班在排长牺牲、副排长腿被炸断的情况下,互相配合,密切协同,首先插入敌纵深,打乱敌防御,配合连主力占领雪马里西北无名高地。560团1营从雪马里侧后向敌发起了攻击。


“格洛斯特营”遭志愿军前后两面夹击,终于支持不住,便在纵深炮火及335高地守军的掩护下,于24日晨趁大雾向南仓皇溃退。逃至雪马里南侧2954高地时,遭560团1营的痛击,60余人成了俘虏,余部退回雪马里。


英军29旅得知“格洛斯特营”被困,一面令其固守待援,令航空兵空投食品和作战器材,一面出动地面部队救援接应。


24日上午,英军一个营的兵力在10架飞机、20多辆坦克的掩护下,向雪马里开进,企图营救被困之敌,途中遭志愿军561团3营的阻击,坦克全部瘫痪在狭长险要的公路上。英军步兵失去坦克的掩护,溃散而逃。志愿军官兵果断出击,歼敌一部,缴获坦克18辆,汽车10多辆。下午,韩军一个营的兵力再次向雪马里增援。志愿军561团3营凭借有利地形,炸毁敌汽车,打击敌步兵,然后以反坦克小组从侧后攻击敌坦克。敌坦克见势不妙,倒车后撤,结果汽车与坦克、坦克与坦克互相挤压,乱成一团。


“格洛斯特营”危在旦夕。英29旅不顾增援部队的伤亡,以数十门大炮猛烈地向双方短兵相接的阵地轰击,同时命令其后续部队轮番冲击。


561团3营打退了敌人数次进攻。3营8连6班守卫的无名高地,是敌人每次进攻的必经之地。他们连续击退了敌人的7次冲锋,击毁敌汽车、坦克各一辆。最后,阵地上只剩下副班长杜根德一人,他用手榴弹、爆破筒等武器打退了敌人的5次进攻,毙伤敌30名,坚守阵地5个多小时。由于561团3营的顽强抵抗,敌接应救援部队离雪马里被困的“格洛斯特营”虽然只有2.5公里,却不能会合。“格洛斯特营”丝毫没有摆脱困境。


英军从雪马里以南土桥场方向接应连遭失败后,即改变方向,从西面朝鲜人民军战区向东横向攻击,企图从西面接应“格洛斯特营”。


25日拂晓,英军以8辆坦克夹护着6辆满载着步兵的汽车,由神岩里西北侧向雪马里增援。志愿军559团9连迎头痛击,将英军5辆坦克、6辆汽车击毁,全歼援敌百余人,保障了560团全歼雪马里之敌。在志愿军外围部队打援的同时,担任主攻雪马里任务的560团已攻占了雪马里四周的几个阵地,将守敌压缩包围于235高地。

战后,韩国出版的《朝鲜战争》一书中,详细描述了“格洛斯特营”覆亡的经过:“格洛斯特营遭到中共军第63军主力的集中攻击,展开苦战,午夜1时,敌边吹号边渡临津江攻打积城正面,其第一波次强袭积城南面的A连,连部被歼,连长安格少校被打死,连通信兵都空手参加搏斗,情况十分悲惨。接着,各连与敌展开白刃格斗,黎明,敌突破营的西侧,在后方雪马岭切断积城至广水院公路,营补给所被歼,同旅部的有线通信线路被切断,陷入前门拒虎,后门进狼的困境。炮营每门炮发射1000发以上炮弹,炮弹耗尽。下午,该营几乎弹尽粮绝。这时,美空军出动,轰炸包围该营之敌军,空投补给品,由于敌我混战,空军支援未能奏效。在这种情况下,该营坚守阵地直到当日深夜……‘格洛斯特营’仍陷于敌包围圈内,6时虽接到撤退命令,但已经失去突围的良机,当时连伤员在内已减员到300人,弹药严重不足,因此,敌接近我阵地5米以内时,才许可开火。10时30分后,全旅撤至‘德尔搭’线,旅部通知‘炮兵无法提供支援’。这时连长作出悲壮的决定,要求以连单位分散突围,伤员留在阵地上。营长卡恩中校、军牧雷?S?戴维斯,军医H?希基上尉和卫生兵若干名同伤员留在235高地,目送战友撤退。“

25日8时,560团向“格洛斯特营”主阵地发起攻击,一举攻占了主峰,全歼守敌。


这一战,志愿军歼灭29旅“格洛斯特营”和一个炮兵连、一个重坦克连,毙敌中校营长以下官兵129名,俘敌副营长以下459名,还缴获火炮20门、坦克18辆、汽车48辆和一批其它军用物资。在朝鲜战争中,中国人民志愿军共俘虏英军961人,而雪马里战斗占了近一半。

150余年历史的“皇家陆军双徽营”从此寿终正寝了。


“皇家重型坦克营“

英军“装甲劲旅”—皇家重型坦克营,是在第3次战役中志愿军解放汉城的战斗中被全歼的。

坦克是“联合国军”的撒手锏,美 军投入朝鲜战场的有13个坦克营和30个坦克连,共有坦克1464辆;李承晚军投入战场的有3个坦克营和1个坦克连;英军投入战场的有2个坦克团。在这些坦克部队中,英军皇家重型坦克营,不仅装备好,而且名气大,它装备着性能优越的“逊丘伦”重型坦克,在多次进攻战中大显锋芒,是“联合国军”公认的“装甲劲旅”。

英军皇家重型坦克营的战场对手是中国人民志愿军50军149师。这个军的前身是国民党东北第一兵团第60军。1948年10月17日,60军在军长曾泽生率领下于长春宣布起义,后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第50军。原60军暂编为第50军149师,首任师长陇耀,政委李桂林。

149师在人民军队中“脱胎换骨”成为一支新型的部队。在解放战争中的鄂西战役、成都战役中战功卓著。1950年10月25日,149师随50军入朝,先后参加了第1、2、3、4次战役。与英军皇家重型坦克营的战斗就发生在第3次战役中。

1951年初的第3次战役,志愿军势如破竹,英军皇家重型坦克营和“来复枪团”1营取道高阳向汉城逃窜。1月3日,50军149师击退美军25师一个营的抵抗后,美军命令英军第29旅的皇家重型坦克营掩护其南逃。志愿军却预先在高阳以南佛弥地截断了英军29旅皇家重型坦克营和“来复枪团”1营的退路。

志愿军149师迅速下达了“截住南逃英军,将其就地歼灭”的追击命令。 为了全歼皇家重型坦克营,149师决定利用英军坦克夜间行动困难的弱点,发挥我军夜战、近战的优势,以我之长,击敌之短。149师446团官兵冒着零下30多摄氏度的严寒,利用夜暗做掩护,埋伏在英军南逃的公路两侧。

被围英军虽已成为惊弓之鸟,但由于其坦克数量多,而且都是重型的,火力猛、机动力和防护力很强,再加上志愿军当时缺少反坦克火器,又缺乏打集群坦克的经验。因此,这场战斗实际上是在“啃”一块很难啃的骨头。该师首长指示 446团:“务必造成敌人的混乱,以便我乱中歼敌。”

446团首长迅速定下了决心。2营利用夜暗,埋伏在敌人南逃的公路两侧。布下“口袋”阵等敌人来钻。果然,当晚19时30分,敌人沿公路继续向南窜逃。当英军的31辆坦克以及指挥车、汽车、炮车等闯入伏击圈时,在近两平方公里的战线上,志愿军发起猛攻,大批的爆破手突然跃上公路,霎时间火光四起,一下子把逃跑的英军炸懵了头。2营集中火力,首先炸毁了最前面的一辆坦克,堵住了敌人的逃路;紧接着,又把敌人的指挥车炸起了火。这时,敌人乱作一团,有的跳车逃命,有的开着坦克东冲西撞。2营爆破队员以组为战、人自为战,运用炸药包、手雷、爆破筒,机智灵活地靠近英军坦克贴车近战,有的甚至翻上英军坦克,掀开盖子“瓮中投弹”。

机枪班长李光禄带着伤纵身跳上敌人正在喷火的坦克,爬上敞着顶盖的炮塔,把一捆炸药包和手榴弹扔进坦克里,随着爆炸声,喷火坦克成为一堆废铁。

副排长陈春才从侧面抓住一辆英军坦克履带上的铁栏杆,敏捷地跳上坦克的护板。从坦克顶盖缝隙身出的微光中看到了几个惊慌失措的英军,他果断地拉开顶盖,将两颗手榴弹塞了进去,坦克被炸得跳了起来,转眼间变成了英军坦克兵的活“棺材”。

战士彭德玉借着敌机照明弹的亮光,手握爆破筒向运动中的英军坦克冲去,不幸被敌人发现,坦克机枪击中了他。彭德玉拼死一搏,他用尽平生力气,追上了坦克,把爆破筒塞进了坦克履带,一团火焰在他眼前闪过后,英军坦克被炸毁了。

战士李为经发现一辆滚滚而来的坦克护板上有几个英军士兵,他奋力将手榴弹投了过去,护板上英军被报销后,他又飞身跃上坦克。这时,炮塔中伸出一支喷着火舌的卡宾枪,李为经用力拖住枪身,敌人突然松手,坦克又猛烈加油,差点把他甩下坦克。李为经边骂边把手雷塞进炮塔,英军坦克没跑出50米就被炸毁了。

经过3小时激烈战斗,志愿军149师446团以3个连的兵力全歼了英军皇家重型坦克营,该营的31辆坦克被我2营击毁27辆,俘获4辆。这场战斗也成为我军以劣势装备战胜优势装备敌人的一个经典战例。

此战,成为朝鲜战争中“联合国军”装甲部队的一次最惨重的损失,依靠坦克在战场上称霸的英军,被志愿军的土战法和手中的“原始武器”打得灵魂出壳。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