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喝一下 为李鸿章喊一声冤

云中客来 收藏 36 1207
导读:云飞扬同志的为李鸿章喊一声冤,使我有些感触,原是评论,但我想,不妨发下主贴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晚清最大的问题当然不是李中堂造成的,恰恰是国为他,为中国挽回了不少的损失。中国当时也并不弱,虽然成天打败仗,但并不能改变中国当时仍然是一个超级大国的地位,当时任何一个国家单独与中国作战,都是不可想象的。但是,这种强大是表面上的,日本正是看穿了这个事实,才敢于单独对中国开刀。事实上,中日开战前,世界各国普遍不认为日本能有好结果,如果预料到中国必将战败,西方列强也不允许日本当时对中国开战,必会制止这场战争。正是因为中日战争中国战败,才使日本有了抬头的机会,使之与西方列强平起平坐,使西方列强又多了一个对手。但是,使西方十分不解的是,从战前双方的力量对比看,中日根本不是一个力量级的,中国是世界拳王的手下败将,就算败了,也是重量级的老将,而日本至多是轻量级的入门选手,但事实就是事实,中国确实是败了,这让当时的西方社会也措手不及。于是,西方各国开始中日这间的谈判,在西方的干涉下,中国只割让了台湾,而保住了山东和辽东,使损失减到了最少。当然,西方决不是为了保护中国,他们要保护的是他们自己在中国的利益罢了。在马关条约以后,西方立即就暴露了真实嘴脸,德国进入山东,俄国进入辽东,名义是保护,实则侵略。

中国为什么那么强大,却败给了小日本?本人认为,就是国为在当时,国家利益与民族(人民)利益不统一,国家利益与统治者的利益不统一,统治者与人民的利益不统一,这三个不统一造成了中国外强中干!满州贵族的利益,在当时是第一位的,为了维护他们的地位和统治,他们不惜出卖国家利益。当年康熙在打败了俄国人的基础上,割让了大片领土,就是因为,国家领土不是他们最关心的,他们的主要目标是南方的三番问题!晚清更是如此,国家内忧外患,满州旗兵的作战能力严重蜕化,可以说,不仅是蜕化,而是早应被挡进历史垃圾堆了。满族旗兵只能用弓刀马,是不允许使用火器的,而当时机枪大炮已成为战争的主角,那样的军队当时已完全没有任何价值。统治者认识到了,只能启用汉人的军队做为主力,但是,汉人的军队如果强大起来,是比外国列强还要可怕的。李是汉官,虽然手握重权,但却是如屣薄冰,即要建设一支强大军队,又要让统治者放心,如果统治者起了疑,那么面临厄运的就不仅是他个人,整个军事现代化进程也要受到严重挫折,为此,李只能左右周旋。在这种情况下,军队不外强中干才怪!

打伏时也一样,统治者本身不行,打不了仗,还要用军队去作战,但却对军队极端不信任。当时世界上的军事建设已与以前大不一样,军队成为国家的财产,而不再是统治者个人的工具,早已解决了将帅与政府的关系,而中国仍停留在中世纪的封建社会时期,军队就是主子的工具,要让这个工具为自己的利益服务,而不是为国家利益服务。这个平衡点不好找。于是,军队里派系林立,互相制约,虽严重地影响了军队的建设,但这却正是统治者需要的。其实,中日战争中,海上的战斗大家都比较了,就是早午海战。这次战斗并没有胜利者,基本是平手。但陆上战斗就大不一样了。大帅叶志超本是李中堂的嫡系,以治军严格,作战勇敢著称,因此李才特别重视他。但是,战斗一打响,事情就不象李预计的那样了。按李中堂的计划,中国对日战争是必胜的,根本没有悬念,但是要解决一系列的问题才可以。首先要解决的就是命令的畅通,其实是各部队的配合,至于其他的,则是纯军事问题,不在话下。而这两个重要问题恰恰没有得到有效的解决。

中日战争的起因是朝鲜问题。日本要在中国得到利益,必要先得到朝鲜,中国当时是朝鲜是宗主国,要得到朝鲜,就必要迈过中国这道坎。按日本当时的计划,并没有想打败中国,只是要做到驱逐驻朝的中国军队,给中国一定的威胁,表明日本对朝鲜有进行保护的能力,继而通过外交途径解决朝鲜的归属问题。如果超出这个范围,西方列强也不会答应。但是,中国驻朝军队的表现实在差强人意。不能说军队没有战斗力,中方的装备以德国武器为主,拥有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步枪/机枪和火炮,我们的枪,打的是无烟火药的子弹,射程在一千五百米以上,而日本枪的射程只有200米,子弹跟现在的一样,但发射药还是黑火药,跟我们根本没法相比。但是,我们虽有先进武器,却都锁在安东的仓库里,并不给前线士兵配发,前线战士使用的仍是汉阳造,还不如日本武器。战斗开始于中方一支巡逻队与日军的接触。中国一支由三十多人组成的巡逻队在执行巡逻任务时,发现了一股日军,正准备越过双方的警戒线进入中国辖区,而此时,中国已对日本宣战。那次战争是中国首先对日本宣战的。于是这支巡逻队就象对面日军进行了喊话,要求他们立即退回去,否则后果由日本负责。但中国已对日宣战,标志双方已进入战争状态,于是日方首先开枪。日本说是中国首先开枪。但不管是谁,既已进入战争状态,开枪都是合法的。于是双方打了起来。日本的援军很快赶到,几百名日军对我三十多人,中方立即向后汇报,但得到的答复是,谁让你们开枪的,你们要负责!并且没有援军。可以说,中方,尤其是前指,根本没有进行战斗的准备,心理准备和特质准备都没有,不知他们去干什么了?而且所有为这次战争准备的武器弹药,均在后方的安东库里,并没有运往前线。于是中方对这三十几人的要求是,赶快回来,不要打。但这支巡逻队已被日军包围,无法后撤。日军劝降,但这些中国战士无一人投降,最后全部战死!可歌可泣。日军随后全面进攻,守平壤的左宝贵带兵在城外阻击日军,手下一共200多人。左将军很勇敢,但不具备现代战争意识。他身穿皇帝赐的黄马挂,站在阵地中央,挥刀指挥。这在冷兵器时代是必须的,而现代战争则是大忌。当时的战争早已没有了大刀长矛,基本就是机枪大炮。于是日军集中全部火力打左宝贵,左将军(相当于现在的营长)立在阵地中央岿然不动,许多战士冲到他身边为他做挡箭牌,于是二百多战士中,上百人根本未发一弹就倒在了左的面前。但左的命大,挨了几炮,仍不倒下,后来有连排长把他按倒,才使日军的炮火暂时失去目标,战士们才能专心战斗。经过一天的战斗,日军伤亡200多人,并没有突破我军阵地,而清军也所剩无几。左宝贵派人到城里要求援军,但人都是一去不返。入夜前,日军又发动进攻,这次清军已弹尽粮绝,能打的没几个了,于是左宝贵再次穿好黄马挂,提刀冲出了阵地,与全体将士血染沙场。日军占领清军阵地后,面前就是平壤城,但正要进军时,天下起了大雨,道路泥泞,日军的炮车无法移动。说过了,日本的炮根本不行,又重,射程又短,于是只好休兵,待雨后再说。日军的这一夜不好过,他们人数并不多,去了伤亡的,也只有几百人了,此时他们最担心城里清军夜晚突袭。经过了要命的一夜后,天亮了,雨停了。怎么办,是进军还是后退待援?这对这支日军来说是个问题。他们也已接近弹尽粮绝,打了一天仗,晚上还没敢休息,想到城中的清军兵精粮足,随时可能冲出城来把他们象蚂蚁一样踩死,这对以勇敢著称的日军来说也是很怕的,左宝贵血染沙场的形象成为他们心中无法抹去的阴影。后来有一名日本军官说,先不急着走,我带人去看看,城外到底什么动静。于是他带几名日军偷偷来到平壤城外。令他不敢相信的是,平壤城头挂着白旗。他认为一定有诈,向后方汇报后,决定先带几个人过去。这几个人都是敢死队,是不准备活着回来的。结果他们到了城门口,城开着,一些朝鲜人过来欢迎他们。进城后,城中已无一名清军和中国人,于是这支几百人的日军就晃晃悠悠地进城了,占领了这个原定要死几千人,出动上万军队才可能攻占的朝鲜首都。

此一战后,叶志超开始了全面退却。他命令,凡是敢言战者,杀无赦。叶帅的治军之严格是有名的,当然谁也不敢试一下。于是,一路狂奔。李中堂在中央对前线的情况也是清楚的,他通过电报数次向叶下达命令,要求他的指定的位置集结军队,但叶回电说做不到,因为日军进展很快。但李说,我知道前面的情况,也知道日军在哪,也知道我们的部署,按我说的做,不然军法从事。但叶置李的命令于不顾,一路跑回安东。李见大势已去,遂再次电告叶帅,守住安东,立即组织防线,收拢部队,将全部装备立即部署到前线,并伺机组织反攻。在安东,集结了近十万大军。在朝鲜的日军,不过一万,因此反攻将对日军造成沉重打击,就当时而言,虽不能全歼日军,也要使日军退回到出发地,再组织好以后,一举将日军赶下大海。但叶到了安东以后,只是会见了一些当地的要员,带好地方上送的礼品,直接放弃部队回北京了,根本没有进行组织,而是将兵权交给了当地。当地的军队只是维持治安之用,即无野战经验,也没有权力开军火库,于是待日军打到鸭绿江边时,这些军队全都作鸟兽散了,日军不发一枪,占领安东,打开了被清军视为太上皇的军火库,据说看到那些武器弹药,好多日军都哭了,如果真的发到清军手里,哪还有这些日兵的命在啊!日军将这些东西带回日本,对日军进行了武装,这些东西够全部日军用上十年的!

叶逃回北京以后,李中堂立即下令将其逮捕,要处理他。而此时,日军已占了安东,并登陆烟台,李经营了多年的海军就要完蛋,他也无心管叶的事了。后来战败,李本想处理叶,但说情的太多,那可不是说情,叶本身可能就是带着某些人的旨意去的,没办法,只给叶进行了革职处理。之后,叶带着从朝鲜和东北带回来的巨额财富回家养老去了,而中国,从此陷入了巨大的危机。李中堂还要收拾残局,割让了台湾,在德国和俄国为主,英法帮腔的情况下,同日本进行了周旋。日本的首相伊滕博文是李的老朋友,李中堂是伊滕的中国文化老师,伊说,可惜老师生不逢时啊!

中国战败以后,李承担了全部责任,被免去了职务,后来调任两广总督。

中日战争中国的惨败,激起了中国人民极大的愤慨,同时也引起了人们的深思。一些人认识到,中国弱,并非弱在人上,也不在军队上,而是体制上。一个没有文化的古代人,就算把最先进的东西给他,也不会用,不会知道现代化的好处。于是,有些人开始主张变法。太后最初是赞成变法的,很多东西很对她的心思,比如开办女子学校,她就很感兴趣。于是她现成光绪去办,并把二品以下官员的任免权也给了光绪。光绪是个铁杆愤青,对日作战就是他坚持的,结果战败。他决心要进行改革,为改革不惜代价。如果按他的思路去做,他是宁可皇帝不做也要国家富强的。但他的孩子气引起了贵族们的普遍不满。改革与变法的第一步,是要改革政府体制,为此,大批街门被裁撤,一些官员下了岗。同时,光绪对荣录等人早就不满,于是利用这个机会对他进行打击。虽然他没有权力动二品以上官员,但这些大员的街门被撤了,手下官员被调走了,等于是架空了他们,于是一些人,以荣录为首,对改革开始了反击。最终,老佛爷也对光绪的孩子气很不满,于是收拾了变法派,发生了六君子事件,谭司同等人罹难。但是国家还得发展,不然早晚被人分了,改革还得改,这点太后是清楚的,但绝不能再用光绪及他手下那帮人去做。但光绪在新兴知识分子和广愤青的心中还是有地位的,于是她囚禁了光绪。她的这一行为,受到了西方国家的强烈谴责,因为西方国家是希望看到一个现代化的中国,而不是一个封闭的中世纪古国,这样才能在中国做生意,而光绪是他们的希望。因此,他们普遍宣称太后这一做法是严重违法的,如果光绪遇到不测,西方国家将认为是太后的政变,将派兵进行干预。对此,太后气炸了连肝肺,挫碎了口中牙,大骂洋人,对之恨之如骨。

在此期间,中国又发生了一些事情,最让人头疼的,是发生在各地的教案。所谓的教案,就是教会和教民与当地人发生的冲突。于是许多中国人,尤其是北方的中国人,终于被激怒,开始了排洋与反教会的斗争,最出名的就是义和团运动。新中国是把这当作革命行动进行宣传的,而事实上,那是一次反人类,反进步,反文明的闹刷。义和团的前身是红灯会,也称红灯照,是朱红灯等人建立的反动会道门,以敲诈其味无穷,包娼包赌和拐卖人口为经济来源,无恶不做,同时也无人不怕。后来朱被朝廷抓获,处以死刑,他的手下则作鸟兽散。有些人逃到了京津地区,有些人逃到山东。他们以教习武艺为名继续在民间活动。他们的活动宗旨是很封建的,说好听点是很传统的,以道教理论为主。他们不太敢再做原来的黑道买卖,而是以先谋到生活为主。恰大量教案严重地刺激了善良的中国人,于是他们打出了反洋人的口号,开始继续网络民众,这一招很有市场。由于甲午战败,中国农民陷入了更大的灾难,于是把愁恨对准了洋人和与洋人有关的一切事物。清政府用了几十年,花费了数十亿两白狠,营造了从北京到大沽以及东北的电报电话线和铁路,被老百姓一夜之间拆掉,原因是这些东西破坏了风水,才使家国陷入危机。不仅洋人被他们杀死,与之有关的人也被杀死,连戴过眼镜用过手表的也一律杀死。在山东,巡抚毓敏将这些民众收编在一起,并给了番号,将义和拳改名为义和团,政府对其进行资助,并打出了毓字大旗。在北京,义和团将外国的驻华使馆包围起来,要杀掉里面的洋人。西什库大教堂等地也被围,里面数百外国人,包括妇女儿童,随时有被杀掉的危险。因为义和团打出失清灭洋的口号,因此,很对太后的胃口,太后也正对洋人恨得牙根痒痒。于是义和团围攻使馆的行为不仅没有得到制止,反而受到了进行的资助,甚至出动了炮兵对义和团进行了支援。当时,义和团很吃香,北京城里满是红头巾的义和团,家家都要供上他们的祖先,大户人家,甚至一品大员都以把义和团请来做法事为荣,因为要与上面的思想保持一致,以表忠心。而那些被围困的洋人当然不可能坐以待毙,以英法俄日德比意美八国为首的国家组成了联军,准备到北京解救这些被围的同胞。对这八个国家来说,是各怀着心腹事的。日本和俄国,是要借此机会继续向中国要土地,英法等国想要更大的特权,而美国算是很开通的,在答复中方的询问时,美国总统指出,美国出兵别无他意,只要保证在华被围美国人的安全,只要这些人安全有了保障,美国将立即撒军。实际上美国来人也没什么用,一共一百多人,只是造个声势罢了。后来结果大家都知道,八国联军打进了北京,太后带着光绪逃到了山西,再走就到了青海了。老佛爷吸取了教训,下令斩杀义和团。可惜,义和团的绝大多数人,不过是种地的农民,他们本不问政治,他们多数只是凑热闹。一些铁杆的义务团,也无非是很这玩意挺受待见的,走哪都白吃白喝,朝廷还发赏钱,才跟着走的,杀洋人,不过跟现在的网络暴民一样,其实怎么回事并不知情,只是跟着瞎起哄罢了。但他们此时却面临着两把屠刀,洋人抓义务团,然后摆个法庭,也搞点控辩,然后枪决。而朝廷则没有那功夫,只要抓到头上包红头巾的,直接砍了。北京街头刚清理完的战场,转眼间又满地的尸体。死人一车车往外拉,堆积如山。西方国家提出了价码,除列行的赔款外,还要求光绪立即主政。其实赔多少钱都无所谓,光绪主政才是老佛爷最大的心病。后来太后提出光绪主政的前提是保证太后的地位和决定权,而西方不答应,因为你现在被打成这熊样了还谈什么谈啊。最后,太后和西方列强都同时想起了一个人,那个人就是李鸿章。

李中堂再次风光起来,从广州北上去了北京。此时李中堂已八十多岁,走路都掉渣了。在北京,他受到了热烈的欢迎,而欢迎他的,当然不是老佛爷,也不万岁爷,而八国占领军的首脑。表面上的风光过后,是各国无耻的要求,他们威逼利诱,力争从中国得到更多的赔偿与利益。而此时的李,已经站不起来了。他只能躺在床上办公。到北京三个月后,他终于离开了他为之操劳一生的大清国,撒手西去,为后人留下几世纪也谈不完的话题。

所以说,你家里要是脏得进不去人,首先应该检讨的,应该是房间的主人,而不是打扫卫生的服务员。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