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有绪!假如我不交呼吸税……

南洋水师 收藏 5 150
导读:蒋有绪院士呼吁征收“呼吸税”,每人每月20元保生态!对此,我既不敢笑,也不敢怒,更不敢充耳不闻。   为什么不敢笑?中国从秦朝起就有“呼吸税”了,那时叫“人头税”。其实都一样,都是按人头收取的课税,何况呼吸的鼻子就长在人的头上,而且每个人只有一个鼻子啊!众所公认,人头税是最不合理的税种,尤其是对广大的平民更为不公和残忍,所以它在国内外早就寿终正寝了。然而,在科学技术人类文明高度发达的今天,人头税却死灰复燃了,够可笑的吧。但我对“最牛的可笑”不敢笑,因为,人头税借尸还魂必有来头,并非所有看似荒唐的事都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蒋有绪院士呼吁征收“呼吸税”,每人每月20元保生态!对此,我既不敢笑,也不敢怒,更不敢充耳不闻。

为什么不敢笑?中国从秦朝起就有“呼吸税”了,那时叫“人头税”。其实都一样,都是按人头收取的课税,何况呼吸的鼻子就长在人的头上,而且每个人只有一个鼻子啊!众所公认,人头税是最不合理的税种,尤其是对广大的平民更为不公和残忍,所以它在国内外早就寿终正寝了。然而,在科学技术人类文明高度发达的今天,人头税却死灰复燃了,够可笑的吧。但我对“最牛的可笑”不敢笑,因为,人头税借尸还魂必有来头,并非所有看似荒唐的事都是空穴来风,更何况人头税所借“之尸”是翰林“之士”啊。

为什么不敢怒?此呼吸税是保生态的,关乎人类及动植物界生死存亡的大计,世界瞩目,人皆视之生命。盛怒之下贬损此税种,我想,借你个豹子胆,你也既不敢怒更不敢言。否则,群起而攻之,有口皆诛之,还不如忍气吞声苟且偷生以求安之。“好死不如赖活着”,让人碎尸万段遗臭万年岂不悲哉,还是“和为贵忍为高”吧。

为什么更不敢充耳不闻?对了,你千万别拿呼吸税不当回事,你得谋划一下施行后如何面对缴税的问题。

首先,如果我交不起国内的呼吸税,我就出国,到不收缴呼吸税的地域生活。但这不可能,哪有那么多的钱出国啊?

有了,我弄一根管子,一头插在鼻子里,另一头探出国境。虽然很不方便,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不过,这么一来,国境线上一定会人满为患了,交通、住宿、餐饮,都会出现了拥堵……看来此路行不通。那么,实在没办法了,只有以身试法抗税了。嗯,我找到了抗税的理由——

我向税务官发难,诘问道:鸡鸭鹅犬也呼吸呀,为什么不让它们纳税?骡马牛驴的肺活量比人大多了,您为什么不让它们纳税啊?汽车火车轮船飞机,难道不应该纳税吗……

在呼吸税还没有实施之前,我不能充耳不闻,想了以上很多很多,也想到了当今呼吸税的始作俑者蒋有绪院士。于是我就纳闷了,“院士?怨士?”难道院士就是制造“怨声载道之士”吗?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