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正龙案二审律师顾玉树:周认罪让我措手不及

rpdlb 收藏 1 56
导读:作为一个律师,顾玉树很想弄清事情的真相到底是怎样的。由于自己也是出身农家,案件的主角是一个贫困的山区农民。正是基于这样“单纯”的目的,顾玉树决定参与此案。尽管从申请成为周正龙的律师,到多方取证、奔波,自己费劲了周折,但是他并不后悔接手了这个案件 11月17日,陕西省安康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旬阳县法院大审判庭对“华南虎照”造假者周正龙案进行二审公开开庭审理。12个小时的庭审结束后,猎户周正龙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2年6个月,缓期3年执行。“假虎照”案走完了法律程序。 “周正龙非常聪明,能够快速权衡利弊,察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作为一个律师,顾玉树很想弄清事情的真相到底是怎样的。由于自己也是出身农家,案件的主角是一个贫困的山区农民。正是基于这样“单纯”的目的,顾玉树决定参与此案。尽管从申请成为周正龙的律师,到多方取证、奔波,自己费劲了周折,但是他并不后悔接手了这个案件


11月17日,陕西省安康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旬阳县法院大审判庭对“华南虎照”造假者周正龙案进行二审公开开庭审理。12个小时的庭审结束后,猎户周正龙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2年6个月,缓期3年执行。“假虎照”案走完了法律程序。


“周正龙非常聪明,能够快速权衡利弊,察言观色的能力很强。他脾气倔强、执着,在家里说一不二。另外他说话干脆,不留情面,即使面对记者、检察官和法官,对于一些不符合他想法的话,他也会立即打断。”20日,周正龙辩护律师顾玉树回京后接受本报专访时说。


二审中,周正龙当庭承认了所有罪行,这让准备作无罪辩护的顾玉树有些措手不及。“这是周基于现实主义的考虑。他想通过这种方式最早获得自由,实现利益最大化。”对于周正龙庭上的反戈,顾玉树事后对记者说:“虽在意料之外,但在情理之中。”作为周的律师,他对结果表示满意。


周正龙跟我说拍的是真老虎


早在一审之前,顾玉树就通过媒体认识了周正龙的家属,并取得了他们的信任。


“那个时候,我就有意为周正龙作无罪辩护,并得到了家属的授权书。”但司法机关认为只得到家属的授权是不够的,必须要得到周本人的授权。遗憾的是,经过几番努力,顾玉树还是没能见到看守所的周正龙。


一审结束之后,仅有的十天上诉期正好赶上“十一”长假。长假一结束,顾玉树就赶紧带着周正龙的家属,在看守所和法院之间来回奔波。


虽然会见周正龙的请求没能得到允许,但看守所答应将顾玉树代书的上诉书转交给周正龙。在上诉期的最后一天,周正龙终于看到并认可了顾玉树代书的上诉书,并在上诉书上签了字。


几天以后,顾玉树见到了周正龙。“第一次见面时间有限,没谈多少。”


第二次见面,有前后连续三天的时间。“第一天见我,周正龙对拍的是真虎还是假虎还有顾虑,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只说‘我在公安机关说的是拍的虎画’”。


“第二天,周正龙跟我说拍的是真老虎。就像他被捕之前对记者说的那样。”但是在翻阅了卷宗,对周正龙各个阶段的证言、证据详细审查之后,顾玉树觉得,从已有的证据看,无法判定事实的真相。


为了接近真相,顾玉树曾经亲自去镇坪县调查了解情况。“官方一律是回避的。”顾玉树说。但也不是毫无收获,一个村民承认,他曾经为周正龙找过一幅虎画。


还有一个有意思的细节是:在周正龙最风光的时候,当地经济贸易局局长谢坤元,也就是周正龙的一个堂弟曾经作为“合作拍摄者”出现。但是律师去调查的时候得知,因为埋怨老周害他丢了官,谢坤元已经一年都不去老周家了。


所有人都认为我为他辩护有目的


“司法机关认为我费时费力,大老远跑来又不收钱,是不是来捣乱的?新闻界的人问我是不是为了出名才来的?网民分两派:打虎派和挺虎派,他们都有怀疑我是不是对方派来的?甚至有人怀疑我是不是周正龙的幕后黑手派来的,是不是陕西省林业厅派来的。”顾玉树对记者坦言,在这样一个被社会各界关注许久的案件中,自己面临很大的压力。


作为一个律师,顾玉树很想弄清事情的真相到底是怎样的。由于自己也是出身农家,案件的主角是一个贫困的山区农民。正是基于这样“单纯”的目的,顾玉树决定参与此案。尽管从申请成为周正龙的律师,到多方取证、奔波,自己费劲了周折,但是他并不后悔接手了这个案件。


“值!”顾玉树说。


“这是一个众人瞩目的案件,也是中国法治进程中的一个特殊案件,是创造历史的一个案件,作为一个律师,能通过自己的努力,在这样的案件中发挥作用,时间和金钱都无所谓。”


顾玉树认为,尽管主角是周正龙,但是这是一个多方力量参与其中的案件。“我感觉到了群众的力量!真有高人!他们从各个角度给了我很多非常高明的建议!”顾玉树曾经在博客中号召网民们“献计献策”。


“不管如何。尽管累,尽管面对很多压力,但是我觉得与周正龙打交道是一件很有趣的事。自始至终,这都是个很有意思的事。”


对虎照评论不会平息


二审中,顾玉树试图将案件的重心拉回到探究事情的真相上,但似乎没能如愿。关于二审,顾玉树有两个遗憾:对照片进行司法鉴定的申请没有通过;中科院的傅德志等人没能被允许出庭作证。“尽管他们不是事件的直接参与者,但是我希望他们从科学角度的分析,能对探究事情的真相有所帮助。”


“法官、检察官甚至周正龙,包括另外一名本地律师,都没有把二审的关注点放在事件真相上。另外一名辩护律师,也把辩护的重点,放在周正龙作假是不是为了获得奖金上。”


但是,对目前所谓的“幕后黑手说和存在造假集团的说法”,顾律师说:“这只是一种猜测。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这种说法。”


在他看来,下面的说法更说得过去:最近几年,镇坪县为了发展当地经济,一直在千方百计地做华南虎的文章,在这个基本环境下,周正龙适时地提交了虎照,客观上迎合了当地政府的需求。


顾玉树认为,,还会有人不断探究事情的真相,对虎照的评论不会因为这样的一个判决而平息。


人们对这件事情的关注超出了虎照本身。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