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粟裕的“钝刀子剁肉”与林彪的“快刀切西瓜”

大将赵破奴 收藏 1 236
导读: 有人把林彪在锦州的外围作战等准备时间也算到锦州攻坚战所用的时间中去,发现与粟裕打济南,打上海,打黄伯陶兵团打了十几天相比时间差不多,甚至可能还长一些,这样一算好象与粟裕水平差不多。打个比方,粟裕攻打城市用了8天,而林彪准备用7天,只用1天攻克,总时间似乎一样。可是真正在战争中,两者有天壤区别。在战争中,象粟裕那样不进行必要的战场准备上来就打,当打到3-4天成胶着状态的时候,敌人的援军就会上来拼死相救,攻方就可能面临两面作战或三面作战的险境,不利于对敌人各个击破,不仅要付出大的伤亡,整个战役甚至可能以失利

有人把林彪在锦州的外围作战等准备时间也算到锦州攻坚战所用的时间中去,发现与粟裕打济南,打上海,打黄伯陶兵团打了十几天相比时间差不多,甚至可能还长一些,这样一算好象与粟裕水平差不多。打个比方,粟裕攻打城市用了8天,而林彪准备用7天,只用1天攻克,总时间似乎一样。可是真正在战争中,两者有天壤区别。在战争中,象粟裕那样不进行必要的战场准备上来就打,当打到3-4天成胶着状态的时候,敌人的援军就会上来拼死相救,攻方就可能面临两面作战或三面作战的险境,不利于对敌人各个击破,不仅要付出大的伤亡,整个战役甚至可能以失利告终。而林彪虽然战场准备时间长,但在准备时间内敌人的援军根本不敢上前(上前林彪就先打援军)。就象辽沈战役中的廖兵团迟迟不上来,因为怕林彪围城打援先消灭它,廖耀湘必须等到林彪与锦州的范汉杰集团和侯镜如的东进兵团打的精疲力尽时才敢猛扑过去!只要林彪不发起锦州总攻(4-5主力纵队的联合作战),廖兵团就不会上前援救锦州。攻坚前的外围作战只是纵队以下的师团级的小规模作战,是吸引不了廖兵团的,林彪可以不慌不忙的进行外围的准备性作战。待一切准备好后发动总攻,就可以确保迅速攻克(锦州是31小时攻克,天津是29小时),此时敌人的援军根本来不及征援,这就不会给敌人获胜的机会,这就是“慢”的艺术。


林彪在“四平攻坚”失利后总结了不少经验教训,其中一条就是“攻坚要充分准备,不要打急了”。林彪解释道:

“第一不要怕敌人工事加强了;敌人工事要作好已经做好了,钢骨水泥工程不是一天两天能作好的,土木工事也是这样,要做已经就做好了,顶多是把卧射改为跪射,跪射改为立射,在深了掉下去了,还做什么?攻坚不怕他们工事,攻四平时我们说:“不要打急了,好好准备一番,敌人的工事已经作了三年了;

第二不要怕敌人增援;“敌人增援也不怕,正好,先打增援之敌,再打防守之敌,还不好吗?何况现在敌人就不敢出来增援”。


第三不要怕敌人跑了,“敌人跑出来离开阵地,更好打,从追击中歼灭他。因此没有什么可怕的,还是要准备好了再打。必须把敌情敌型侦察完了,攻击点选择好了,各部队已开到攻击准备位置,火器已进入了阵地,一点两面的布置也摆好了,然后开始打”。


林彪一次失败就提出了一个“慢”的战术,“攻坚要充分准备,不要打急了”。而粟裕在南麻,在临句,在土山集打了多次败仗后也不知道自己失误在何处,直到战争的最后阶段(打黄佰涛兵团,打上海)仍然在重复犯着战争开始时的低级错误,这不得不让人感叹“人的脑袋长的就是不一样”。所以,粟裕指挥的战役看上去很“险”,一些军事菜鸟觉得“刺激”,有“水平”,但他们不知道这个“险”是粟裕战役指挥艺术不精造成的。以华东解放军的实力,围住任何敌人不打,敌人的援军都不敢贸然上前就援,完全有时间进行充分准备,有必要紧张吗?敌人援军如果敢上,就打援军么,不比攻坚更划算?有什么好紧张的?至于象粟裕那样紧张的晕过去,还经常搞的501紧张的不想让儿子当军人吗?


当然,林彪强调“一慢”的同时还强调了“四快”。锦州的迅速攻克和迅雷不及掩耳的辽西围歼廖兵团就充分体现了“四快”的作战威力,有人形容这些战例就象“大刀切西瓜”---凌厉痛快。可是,锦州的迅速攻克和随后对廖兵团的快速包围都依赖于锦州攻坚前的“慢”。可以想象一下,如果攻锦州不经过充分的外围准备,而是象粟裕指挥的三野部队那样,部队开到战场就全力投入攻城,对敌情敌型不甚了了,攻击点选择马虎,一些部队还没开到攻击准备位置,一些火器还没有进入了阵地,一点两面的布置也没摆好(他们不懂),战斗就不可能只打了一天,而是打个10天半个月,不说战局可能逆转,不说部队要付出很大的伤亡和过大的物资消耗,即使是部队的疲劳也足以使“辽西围歼廖兵团”的战役行动流产。俗话说”磨刀不误砍材功”,“欲速则不达”,这种“快”“慢”结合,利用战场节奏的变化指挥战争的艺术是林彪败仗打的比粟裕少,付出代价比粟裕少的重要原因,也是林彪在战役指挥方面比粟裕等人技高一筹的地方。粟裕在打黄佰涛,打上海的时候也是想快的,但由于不知道“慢”,结果“欲速而不达”,不仅快不起来,反而使部队吃了亏。有人说三野的部队打仗好比“钝刀切脖颈----费劲艰苦(是靠战士勇敢、献身精神),这“钝刀子”的形成恐怕不仅与部队的武器装备和战术素养有关,与粟裕没有进行战场准备的意识,不懂“磨刀”,不知道“慢”的诀窍有关,是粟裕的战役指挥不精的表现。“四快一慢”是林彪独创的战争指挥艺术,《孙子兵法》、《三十六计》上是没有的,一般兵书所说的“五行术”中也没有,所以那些只会拿着军事学院的教材给部下讲战术的人是不懂的,那些在战争大学光付学费,不善懂脑子思考的人也学不到,所以粟裕不懂“四快一慢”也算不上什么大缺点,最多只能说他算不上一个“天才的军事家”。人在智力上的差距是客观存在的,“天才论”其实才是“唯物主义”的。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