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部队小品[长城军团]

半金八两 收藏 32 1118
导读:这部小品是俺在学校写的,现在正在排练……呵呵,先让大伙瞧瞧…… [size=14][center]第一阶段[/center][/size] (父亲)“咱儿子今年也十八岁了,说小也不小,说大在咱家称老大”(父亲自悲地说) (母亲)常言道,子不孝,父之过,儿子郎当还不都是你的错。 (父亲)这怎么都懒我这儿了,儿子不孝俺的错,儿子出息了功劳你却抢着要,这啥世道呀……(深深的吸了一口烟) (母亲)咱俩管不了他,你倒是想哥好办法(眼睛轻轻地扫父亲一眼) (父亲)听邻居说,过几天都征兵,要不送咱儿子也去

这部小品是俺在学校写的,现在正在排练……呵呵,先让大伙瞧瞧……


四封信



第一阶段

(父亲)“咱儿子今年也十八岁了,说小也不小,说大在咱家称老大”(父亲自悲地说)

(母亲)常言道,子不孝,父之过,儿子郎当还不都是你的错。

(父亲)这怎么都懒我这儿了,儿子不孝俺的错,儿子出息了功劳你却抢着要,这啥世道呀……(深深的吸了一口烟)

(母亲)咱俩管不了他,你倒是想哥好办法(眼睛轻轻地扫父亲一眼)

(父亲)听邻居说,过几天都征兵,要不送咱儿子也去当兵。

(母亲)儿子从小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如果以前管严了,今天也不至于落到这个地步。

(父亲)在身边气得饱,寿命也会短,就让他去试试吧。(父亲也无奈)

正在这时儿子突然踢着门

(儿子)“开门,开门,怎么都不在家,都去哪里了”儿子在门口(叼着一根没点着的烟),用脚踹着门喊道。

(母亲)来了,来了(缓缓地打开了门)说道;“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啊,有去哪儿了”。

(儿子)少啰哩啰嗦的,我的事你少管。(儿子对这母亲说)

父亲激动地把桌上的一本杂志给仍了过去

(父亲)吼道;“怎么跟你妈说话的,给我跪下”(凶狠的眼神)

(儿子)跪下,难道你没听说过男儿膝下有黄金吗?(虽然父亲严肃了,但儿子丝毫也没害怕)

(母亲)小声点,家丑不宜外扬。

(父亲)这时候你还护着他(父亲狠狠地瞪了母亲一眼)

(父亲)面对着儿子说:“你也十八岁了天天还这样,没有目标,到底还要堕落到是什么时候啊!”

(儿子)儿子面不改色的站在父亲的对面,时不时还看着天花板。回应到;“不称年轻能玩就玩喽,难道成你这把年纪还能玩吗?”

父亲举起手,用食指指向儿子脑袋。

(父亲)一边指着说;“你,你,你,我打死你……很想打过去,但被母亲拦住了……”

(母亲)一把抓住父亲的手,说;“停,停,停”。面对儿子又说;“儿子啊,以后别这样了,做点该做的事。”

(儿子)明天我兄弟生日,给我一些钱。

(母亲)咱家本来就不富裕,把咱家那袋鸡蛋送去吧!”

(儿子)什么年代了,还送蛋,钱拿来,我要去买礼物。

(母亲)哎,孩子他爸啊,你就给他一点,意思一下就好了.”

一边唠叨(一天到晚都要钱)父亲一边缓缓的从胸前的口袋里掏出一叠的钞票,父亲一张张的数过去,儿子眼睛睁得大大的盯着钱看。可惜父亲数到最后一张钱递给了儿子……

(儿子)儿子接过钱,揉成了一团,狠狠的砸在了地上,丢一句话;“五块,五块能买什么?”

(父亲)钱还不赚,天天出去吃喝玩乐,还钱像流水一样,你以为咱们家是开银行的啊。

(母亲)好了,好了别吵了,儿子啊,再过几天武装部招兵,到时你也去。

(儿子)不去,我不去当兵

(父亲)不去,你还能做什么?

(儿子)现在还小,过几年在说。

(父亲)过几年,过几年你是不是还想带你儿子一起去啊。

(母亲)称年轻,部队能学到东西,还可以学做人。

(儿子)又不止当兵这条路。

(父亲)总之你非去不可。

(儿子)说了不去就不去,说啥也没用。

(父亲)面对儿子说;“你也真没用。”(面朝观众说;“养儿子不如养女儿啊”)

(母亲)现在改正还来得及,一旦走上歪路,后悔也来不及啊。

(儿子)好了,好了,别说了

(父亲)如果有能耐去不对一样可以有出息,为什么一心老想着去社会上鬼混呢?

(儿子)你怎么知道我在社会鬼混啊。

(父亲)如果你不去当兵,你就给我滚出去(冲动的指向门那里)以后永远别叫我爸。

(儿子)不叫就不叫,到养老时,别愁没人给你送终

(母亲)儿子啊,睁口气,别让他们看不起,妈支持你。

(拍了拍儿子的肩膀,儿子躲开了,看起来就是不领情似的)

(父亲)没用的家伙,丢光了我的脸面

(儿子)我没用,哼,走着瞧(用手指指向父亲,拿下叼在嘴里的烟,从手中狠狠地甩下在了地上)

也许儿子还不曾明白,父亲对自己为什么那么残忍,那么凶狠。也许在抱怨上帝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位无知的父亲。儿子自从受了父亲指责,立志要去不对做一位有出息、有用的人,走向远方的风雨,踏上了参军之路……


第二阶段

父亲做回了椅子上,母亲在阳台洗着衣服。

(父亲)哎……(叹了一口气)

放下手中的衣服,走到桌子旁

(母亲)为什么叹气,儿子去部队转眼也去半年多了,也不知道儿子咋样了。

(父亲)这兔崽子,临去时还说一道部队就给家里写封信报平安。

(母亲)是啊,不知道咋回事。

(邮递员)咚,咚,咚有人在家吗?

(母亲)来了,来了是谁来了。

母亲过去打开门,一看原来是邮递员

(母亲)幼,是邮递员啊。

(邮递员)您好,是刘老汉家吗?我是来送信的。

(母亲)是啊,有劳你了。

(邮递员)应该的,是部队寄过来的。

(母亲)儿子来信了,当家的,儿子寄信回来了。

(父亲)说着说着就来信了(父亲从位子上走了过去)同志您好您好握来握手,辛苦了。

(母亲)要不先进来坐坐吧

(邮递员)不用不用,这儿的信还等着我送呢?

(父亲)那您慢走……

母亲冲向屋子里头,边走边说,

(母亲)快过来看看儿子写的信。

(父亲)恩,快点把它拆开。

(母亲)你先拿着,我去那副眼镜。

父亲小心翼翼的把信拆开,深怕把那珍贵的信封给撕坏了。父亲扫描了一眼,一张大大的信纸写着三个字。

(父亲)(火冒三丈的拍了一下桌子)。这是什么信啊。(把信仍在了地上。)

(母亲)怎么了,好好的一封信也仍在了地上。

母亲弯下腰,捡起信纸,看了一眼忍不住的笑了一下。

(母亲)写到:“妈,安,子”

远在他方的儿子寄回来的虽然只有三个字,但意义却是不同凡响……

(母亲)又说儿子啊,你过的好,妈也过得好。

父亲狠狠的瞪了母亲一眼,又坐回在桌子上一动也不动。

母亲拿起桌上的杯子,为当家的倒了一杯水。

(母亲)还在生气啊,儿子是我们的,儿子平安重要。

(父亲)去了大半年就寄回这么寄哥字儿,不气死,也笑死。

(母亲)你应该在怪儿子信中没提到你吧,如今儿子平安了,我们也应该高兴才对啊。

(父亲)就你会做事,什么事都护着他。

(母亲)我得帮儿子织几件毛衣,万一哪年冬天回来了挨冻。

(父亲)天气冷了,也帮俺织一件吧。

(母亲)去,去,去,我先帮儿子织。

(父亲)看来今年这个寒冬,俺飞冻着不可啊。

寒风刷刷地吹遍了广阔无边的大地,年复一年,儿子也不知道是平安还是……天下的父母都有着一颗思念儿子的心……

(父亲)毛衣也织好,好几件了,转眼又过了一个寒冬。

(母亲)是啊,日子过得真快啊,儿子也一年也写信回来了。

(父亲)写不写信,俺管不着,写回来的信也才那么几个字。

邮递员,这时走到了刘老汉家门口。咚,咚,咚。

(邮递员)有人在吗?我是来送信的。

(母亲)我在忙着你去开门(母亲正为着儿子织毛衣)

(父亲)来了,来了,是谁来了。(父亲打开了门,转身会屋子)

(邮递员)您儿子来信了。(邮递员刚想递过去,可是父亲脸色很难看)

父亲表亲很不愉快,看到儿子来信也不理不睬。

(父亲)走进屋子,对母亲说;“外面有封信,过去拿。”

母亲看此正传,立马放下手中的活儿,小跑了过去。

(母亲)哎,真是太感谢你,上次的信也是你送的吧,麻烦你了。

(邮递员)不谢不谢,应该的,我先走了。

(母亲)恩,那你慢走。

(母亲)母亲却高高兴兴地拿着信对父亲说;“儿子来信了,这鬼子终于来信了。”

(父亲)来信就来信,我管不着。

母亲缓缓的拆开信,扫描了一眼。

(母亲)“爸,妈,喂当家的,儿子在叫你啊”

(父亲)儿子在叫我,好像是你在叫我吧,我才不上蛋。

(母亲)是儿子,是儿子啊,你看看(母亲激动地递给父亲)

(父亲)慌张的接过来,看了看说;“怎么这儿也写我啊,也不知道是真心写我,还是看我可怜。”

(母亲)轻轻地按了一下父亲的头,又说;“儿子写你也嫌弃,不写你却生气,下次还是别叫他写你了。

(父亲)儿子我也有份,凭什么不让他写我啊。

(母亲)妈妈读信道;

爸妈;

儿子一切安好,请您放心。

您二老多保重!

参军两年的儿子

(父亲)儿子一下子变乖了,有点不习惯。

(母亲)儿子变乖了,我也放心了。

(父亲)笑了笑说;“信太短,如果在写长点该多好啊!

二老坐在大厅内谈心。

(父亲)看来儿子在部队学到了不少的东西。

(母亲)想起以前逼着他去当兵也不是一件坏事。

(父亲)如果他能想到将来我们也不会逼他去,主要是怕万一走上了歪路,俺们也就这么一个儿子。

(母亲)是啊,是啊,毛衣一件织好了,如果在吧这件毛衣织好了,说不定能收到儿子的第三封信呢?

(父亲)是啊,三件毛衣织好了也快三年了,而将也将回来了。

(母亲)好想儿子。

有度过了一个个日日夜夜,毛衣织好,早已期盼儿子的归来,却迟迟不见儿子的踪影。

(父亲)儿子寄信来了没,今年怎么一封信也没收到啊。

(母亲)没收到,奇怪,现在怎么比我还想儿子。

(父亲)哪里想,只是随口问问。

(母亲)今年啥时候回来,这件毛衣也织得差不多了。

(父亲)很快,很快,怎么现在信也没空写吗?

(母亲)或许咱儿子比较忙,没啥时间写。

(父亲)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母亲)说不定儿子当上了官,在过段日子才回来。

(父亲)如果是那样,我死也瞑目。

(母亲)呸,呸,呸别这死那死的……

(母亲)毛衣还少些,我得先出去在买些。

(父亲)恩,早点回来。

邮递员真巧在门口与母亲碰着……

(邮递员)“幼,(刚刚好母亲开门了)您要去哪儿啊,这儿有封您儿子的信。”

(母亲)怎么这么巧,我正要出去呢?儿子就来信了。

(邮递员)是啊,嘿嘿,我得先走了……

(母亲)(妈妈甜甜的笑道)恩,你慢走。

(母亲)当家的儿子来信了,儿子来信了……(焦急的说)

父亲心里叨叨的说;“怎么说曹操曹操就来了。”

(父亲)信,我得好好瞧瞧(父亲也比较紧张)

父亲接过信,缓缓的拆开信,读到;

爸妈;

儿子一切安好,请您别顾忧。

已经一年之久没给您写信了,如今迟迟抬不起手中的笔,写下这千金般重言语。

(母亲)难怪俺读得这么吃力。

(父亲)是俺读,你在听吧。

(母亲)都一样了,快读吧。

经上级领导批准,特许我留此部队。

(母亲)完了,完了,咱儿子被扣押了。

(父亲)或许咱儿子真的当上官了。

一有空,我特请假回来看望您二老。

(父亲)真孝顺。

(母亲)儿子,工作要紧。



第三阶段





寒冷的夜晚,思念孩子的父母坐在大厅的椅子上,父亲抽这烟,母亲还是依然为儿子织着毛衣。父亲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父亲)哎,真不知道儿子啥样了,算算也该回来了。(父亲数了数手指)

(母亲)是啊,是啊,想想儿子就乐。

(父亲)你说咱儿子去了这几年,长高了没?

门外的有人在敲门,咚,咚,咚。(儿子这时穿着军装,带着帽子,还背着一个军用包)

(儿子)心里想;“爸妈,转眼一别五年了,也不知道家里怎么样了,儿子好想回来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

(父亲)是不是邮递员又来送信了。

(母亲)可能儿子又来信了,我去开门。

母亲匆忙的打开了门,吗突然惊讶了一下外面的人。

(儿子)“妈”儿子在面外叫

(母亲)当家的,当家的,快过来看看.(母亲激动的说。而且边擦了擦眼睛深怕认错人了)

(父亲)怎么了,怎么了(慢慢的走过去,走到母亲的眼前,在向着门外一看,说;“恩,你,你是?”

(儿子)爸,您不认识我了吗?我是铁军啊!(紧紧的扑向父亲的身上)

父亲松开手,面朝着铁军(两手手摸着儿子的肩膀)。

(父亲)说道;“铁军,你真的是铁军,我的儿啊,来,快进屋子”

(母亲)同时也说;“是啊,他就是咱们的儿子铁军啊……”(母亲一边走一边帮忙拿下军用包,铁军不让这位苍老的母亲插手,妈,让孩儿自个来。)

父亲坐了椅子上,母亲正弯下腰准备儿子倒杯热开水,儿子又连忙过去抢过热水壶。

(儿子)对母亲说;“妈,这点事就让我来好了,您坐”。

(父亲)儿子长大了

(母亲)是啊!真孝顺(带着微笑)

儿子从桌上拿起了两个杯子,他为父母倒了两杯热水。

(儿子)爸妈,你们都老了,这些年来你们辛苦了,因为我幼年的无知,让你们受了许多气,现在孩儿长大了,就让我好好照顾您二老吧。儿子说完话也刚好倒满水,递到父母的手中。

(父亲)都过去了,也就别放在心上了。

(母亲)现在不是好好的。

(儿子)妈,您先等一会儿。

(父亲)儿子要做什么事啊。

(母亲)不知道啊(母亲轻轻的回头看了儿子一眼,想看看儿子在做什么事)

儿子突然在桌子的右后侧,抬来了一脸盆的水。右膝盖跪在地上,半蹲着在母亲的身前。

(儿子)妈,让我来给您洗一次脚吧!

(父亲)还是让你妈自己来吧,你也累了。

真巧外面又有人来敲门了……咚,咚,咚

儿子刚想为解开母亲鞋带,父亲起身准备过去开门,儿子轻轻放下母亲的脚。

(儿子)过去父亲那对这父亲说;“爸,您先坐,我去开门”。

(父亲)儿子变得真乖啊!

(邮递员)您好,刘老汉在家吗?

(儿子)您好,请您稍等一会儿。

(儿子)爸,有人找。

(父亲)怎么这时候还有人找,是谁呀!幼,是同志你啊,快进来坐坐,进来坐坐。

(邮递员)恩,好的,这也真巧也是今天的最后一封信了。(邮递员还要犹豫了一会儿)

一进门时四个人围在一团,把信给拆开。转向观众那,这时从台下冲上一位演五年前的儿子

(五年前的儿子)喊道;“祝大家”。

集体喊;“元旦快乐”


本文内容于 2008-11-23 14:55:16 被半金八两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