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造三国 初出茅庐 转机

望蓝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1/[/size][/URL] 大厅外骤雨的狼骑卫已经取得了压倒性的优势,将宫廷禁卫杀了十之七八,现在已经暂时解除了木望南所面临的最直接的威胁。 但是众人都知道现在还不是松劲的时候,既然皇帝已经铁了心要立太子为帝,那么为了达到这一目的,肯定就会在太子登基之前,使用各种手段来对付二皇子。虽然他们暂时击败了张仪和寒霜,但是只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1/


大厅外骤雨的狼骑卫已经取得了压倒性的优势,将宫廷禁卫杀了十之七八,现在已经暂时解除了木望南所面临的最直接的威胁。

但是众人都知道现在还不是松劲的时候,既然皇帝已经铁了心要立太子为帝,那么为了达到这一目的,肯定就会在太子登基之前,使用各种手段来对付二皇子。虽然他们暂时击败了张仪和寒霜,但是只要皇帝心意不变的话,这太原城中三十万禁军,就是悬在他们头上的利剑。现在元帅府在太原城中的实力已经再也经受不住下一次军事打击了,要是仍然呆在这里的话,就如瓮中之鳖一样,毫无反击的能力,只能任人宰割,现在形势严重,已经没有时间再来多愁善感了,必须让二皇子早做决断啊!!

但是,众官看着木望南那种失神的表情,仍然感觉于心不忍,这个男人已经付出了太多,失去了太多,他们实在是不忍心,也没有勇气再去劝说他在这样的环境下,再去做什么违背他意志的事情。

木望南仍然对着寒霜和张仪的尸体发神,丝毫没有顾及到在场的其它人。吴起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迟疑了片刻,还是鼓起勇气,走了过去,对木望南说道:“目前形式紧迫,还望主公早做决断啊!!”

木望南面无表情,轻轻的哧笑道:“什么决断?”

吴起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再经历了这一连串的事情以后,一向雄心勃勃,心怀天下之志的木望南居然变成了这副摸样,他知道木望南受到的打击太大了,虽然心有不忍,但还是把话继续说了下去:“如今皇上已经明确的站到了太子一边,助其登基,整个形势对我们来说已经变的极为不利。若我们还是在这里拖延时日,不采取行动的话,那么真等到太子登基就一切都晚了!!”

木望南只是轻轻的笑了笑,没有回答,感觉整件事情都与他无关一样。

吴起轻叹了一口气,做为木望南的属下,他绝对不愿意看见自己的主公就这么消沉下去,沦落到最后任人宰割的地步,他向前一步,大声说道:“如今和太子兵戎相见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事情了。主公可立即派遣信使从元帅府的密道出城,与在城外忠于主公的大军取得联系,让这六十万大军,立刻兵发太原。现在张仪和寒霜已死,皇上又在昏迷之中,暂时无法发号施令,而且禁军向来又与太子不和,保持中立。因此这个时候,太原城中的禁军正是群龙无首,凭着主公在军队中的威望,只要登高一呼,就能赢得三军的响应。然后再向天下揭露太子为了争夺帝位,而对皇上下毒的事实,紧接着控制忠于主公的禁军,以勤王除恶的名义,占领皇宫,包围东宫,主公就可以接受百官的朝拜名正言顺的登上帝位。只要等到城外的大军一进城,那我们就拥有了压倒性的军事力量,一切反对势力都不会再有任何反击的机会,主公的江山定会稳如泰山,天下的局势也就将安定下来。现在万事具备,只欠主公的决心了。要是再这么迟疑不定,放过这个机会,只要等太子一党重新聚集起实力对我们发动进攻的话,那一切都完了!!还请主公早做决断啊!!!”

木望南听着吴起这条乘势夺位的大计,没有显现出丝毫的兴趣,只是冷冷的笑道:“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吴先生还是想劝本王为了自己的荣华去对本王的父亲和大哥下手吗?”

吴起拜道:“主公念及骨肉亲情,同胞之谊,不愿为此,属下从心里感到佩服。但是主公将别人视为亲人,但是别人却没有把主公放在心里。属下斗胆,敢问主公一句:皇上兵发元帅府的时候,可曾想到过主公和太子一样都是他的亲身骨肉;要是将来太子真的登基,继承大位的话,那太子会念及兄弟之情,给主公留条生路吗?”

木望南的脸色一变,似乎有些被他的话所打动,正在犹豫间,突然又缓下神来,像是在失望的打击中放弃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听天由命了,闷了半响,缓缓的说道:“吴先生说的确有道理,但是不管不管他们对本王做了一些什么事情,但他们始终都是本王的亲人,本王情愿一死以平天下,也绝对不会做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来!!!”

吴起听他这么说,知道他已经万念俱灰了,心中不免大痛,大声疾呼道:“主公仁义存德,更应该以北晋的霸业为重啊!!!”

木望南的眼睛里顿时涌出了委屈的泪水,大声怒吼道:“你给我闭嘴,他们不是你的亲人!!!”

所有在场的幕僚和侍卫听到这一句话,都忍不住心里的感动和失望,齐刷刷的面向木望南跪了下去……



整个大厅之上就只有赵木一个人面向木望南站立。

赵木本不是木望南的臣属,本没有资格站在这里,但是一来元帅府遭此大变,也就没有精力来顾及赵木;二来,木望南向来最敬重南唐田大将军的为人,所以爱屋及乌,自然也就对赵木有了一种亲近的感觉,从见到他的一眼起,就把他当做是一个相知多年的故人,而不是北晋未来的头号大敌。正因为这样,赵木才有机会跟在他们身后,参与了进来。

赵木的眼睛里此时已经饱含了泪水,他突然觉得木望南现在的遭遇就如同二十年前自己的爷爷一样,同样的委屈,同样的无奈,同样的傻!!!他突然心有不忍,不想看到木望南就这么死在北晋太子木定北的手里。

想到这里,赵木走到木望南的面前,低头拱手。

木望南看着赵木,神色缓和了一些,缓缓的问道:“怎么?小兄弟也想来劝本王起兵争位吗?”

听到这一句话,刚才还伏在地上的吴起惊的猛的一下抬起了头,刚才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他都忘记了赵木的存在。现在一看到赵木站在了木望南的面前,心里不知怎么的突然燃起一阵希望,他觉得赵木可能会有办法说服木望南回心转意,但是这阵希望实在是太过渺茫,他不知所措的看了看赵木,又对木望南伏下身,把一切的一切,都寄托在了赵木——这个北晋的敌人身上。


赵木看着木望南回答道:“殿下为了骨肉亲情愿意放弃一生荣华,乃至自己的性命也再所不惜的决断真的令赵木十分的佩服!!刚才吴大人说,北晋的皇上大限将近,因此太子登基之事已经近在眼前,所以起兵争位之举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耳!!!但是这一切,都是建立在皇上即将驾崩的基础上,才会出现刚才的这些假设。殿下才会面临起兵害亲,不起兵害己这样两难的抉择。那么赵木斗胆问一句,要是还能为皇上增添两年的寿命那又会如何呢?”

所有的人听到这样的话,都为之一震:从张仪和寒霜那里得知,皇上其实并不想对二皇子下手,只是因为他自己的时日无多,已经没有时间再来做详细充分的安排。为了保证北晋天下的稳定,才迫不得已使出雷霆手段,想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彻底的解决问题。但是,如果皇上真的还能有三年的寿命的话,那整个局势就会发生根本性的变化。这样一来,皇上肯定就不会如此急切的想要对二皇子下手,甚至还会因为愧疚而保护二皇子,那二皇子就没有了性命之忧。而且两年之内,皇上就能有充足的时间安排北晋的未来,而二皇子也就多了一个能够改变皇上心意,支持其取太子而代之的机会。一切的转机就都在皇上身上。其实,吴起起初就知道木望南是个重情义的人,绝对不会轻易对自己的亲人下手,在得到皇上病重的消息后,他也曾经考虑过,想要寻找让皇帝延年的方法。只要皇帝还活着,二皇子就不用起兵。但是正是因为实在是找不到可以救治皇帝的办法,才不得以劝说二皇子起兵。现在的问题是,皇上已经病入膏肓,连北晋医术最为高明的太医都已经回天乏力,那么赵木又凭什么这么说呢?

木望南一脸的茫然和不信任,放声大笑道:“没想到南唐大将军的后人,不仅精通谋略,还是一个神医生啊!!”

赵木一句废话也没有说,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这件宝贝正是慕容雪送给他的。他把盖子打开,伸到了木望南的面前。

木望南定眼一看,里面装的是一株满身漆黑的小人参,不由的问了一句:“这是什么?”

吴起听了这话,抬起头一看,立刻惊叫了起来:“黑玉玄参!!!”随即大叫起来:“主公,皇上有救了,皇上有救了!!!”

木望南一脸震惊的看着赵木,他还不明白赵木手中的这株人参究竟有什么神奇的功效,竟然能为父皇增添三年的寿命。吴起一脸的兴奋,激动的流下了眼泪,虽然他的心里此时仍然充满了无限的疑惑:为什么北晋倾国之力都没有找到的黑玉玄参,会在赵木的手里;为什么赵木这个北晋的敌人要这样帮助二皇子呢?但是,现在这一切的一切和二皇子的安危相比都已经不重要了!!!

木望南冷冷的问道:“你有什么条件吗?”

赵木回答说道:“赵木斗胆,想以这株玄参,为北晋和南唐争取到三年的和平!!请殿下答应在下,三年之内,北晋绝对不对南唐用兵!!!”

木望南看着赵木轻轻的笑了笑,恢复了王者的风范,缓缓的问道:“此事容易,但是你为什么要帮我?难道你不知道对于南唐来说,我是最可怕的敌人吗?”

赵木迟疑了一下,回答说:“赵木觉得殿下和我爷爷都是英雄,既然是英雄就应该倒在战场上!!!”

这一句话,说的木望南是哈哈大笑。元帅府的人们听到这样的笑声,都重新振奋了起来,他们知道以前那个意气风发的二皇子又回来了。

吴起连忙说道:“事不宜迟,请主公火速进宫将黑玉玄参献给皇上!!”

木望南点点头,正要起身离开。忽然看见身边所有的侍卫都在吴起的示意下,拔出了佩剑,把赵木围在了核心!!


木望南看着吴起的脸上已经起了浓浓的杀意,明白他的意思,但仍然问了一句:“吴先生这是何意?”

吴起拱手道:“此人年纪轻轻就对北晋造成如此威胁,将来必定是我北晋争夺天下的大患!”

此时,木望南又面临一个两难的选择,一方面他也知道赵木日后的发展肯定不可限量,要是现在一时妇人之仁,一时放过了他,那么日后肯定会给北晋留下一个难以对付的敌人;但是要是现在就这样将他杀了,似乎有背自己的原则。这到底该如何是好呢?

木望南看着赵木的表情十分的冷静,被众侍卫的刀剑围困在正中,居然没有丝毫胆怯的神色,似乎在这之前早就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一样,临危不乱,真有几分大将的风采,想来他早就知道自己会为了北晋的未来着想,而过河拆桥,但是就算这样,还是义无返顾的帮助自己,心中不免有些感动:赵木不过是北晋的一个敌人,居然能为自己着想,反观自己的亲人对自己做的那一切,和现在自己对赵木做的这些事情,木望南从心底,感到了一丝安慰,一丝惭愧!

想到这里,木望南笑着对吴起说道:“吴先生太过小心了!!想想要是本王连一个对手都没有,那不是太寂寞了吗?”

吴起答了声是,挥手让侍卫散开了。

木望南笑着赵木说道:“本王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不能与田大将军来一次公公正正的对决,希望小兄弟日后不要让本王失望啊!!”

赵木笑道:“如果有一天赵木有资格做殿下的对手的话,也将是赵木毕生的荣幸!!”

“好!!!”木望南意气风发的大叫道:“两年后,本王定要亲率大军征战天下,席卷四方,会会八方诸侯,那个时候,小兄弟可不要缺席啊!!!”

赵木拱手道:“若是两年后,赵木有幸领军与殿下对阵的话,定退兵三十里,严阵以待!!!”

木望南看着赵木英气勃发的样子,豪气满天的大笑起来,但在他的心里却多了一种感叹,自己这一辈子虽然没能和田横堂堂正正的一决胜负,但是没想到田横能有赵木一个这么子孙,自己这辈子已经彻彻底底的输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