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造三国 初出茅庐 反击

望蓝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1/[/size][/URL] 众人都没有注意到吴起刚才那个小小的动作,所有的目光都还集中在木望南和张仪的身上。 张仪对木望南说道:“皇上知道太子有治国之才,二皇子领军有方,如果今后能够君臣一心的话,北晋的霸业就指日可待了。皇上一片良苦用心还望二皇子多多体谅。皇上已经下了旨意,二皇子愿意辅佐太子,治理国家的话,那二皇子在北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1/


众人都没有注意到吴起刚才那个小小的动作,所有的目光都还集中在木望南和张仪的身上。

张仪对木望南说道:“皇上知道太子有治国之才,二皇子领军有方,如果今后能够君臣一心的话,北晋的霸业就指日可待了。皇上一片良苦用心还望二皇子多多体谅。皇上已经下了旨意,二皇子愿意辅佐太子,治理国家的话,那二皇子在北晋仍然是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兵马大元帅!老臣和寒老将军也将同二皇子一起为北晋的未来一起努力!!”

元帅府的众人听了这些话,明知道皇帝也不愿意为了太子而伤害二皇子,有心安抚,但是仍然觉得心中的气咽不下去,但是就目前的形式来看,又不得不暂时忍耐,只要二皇子还握有兵权,那么他们就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想到这里,众位幕僚的心里又开始盘算起,今后的计划了,所有的人都想着一件事情:今天无论如何都要先过了张仪这一关才行!想到这里,众人的表情上多了几分隐忍,少了几分怒气。

木望南叹了一口气:“生在帝王家本非我愿,父皇病入膏肓,身为人子不能在床前尽效,反而还要和自己的骨肉亲人,勾心斗角,拼个你死我活,你们说本王还是一个人吗?”

此话一出,所有的人都惭愧的低下了头。张仪听出他的语气中有种万念俱灰的感觉,心中着实的不忍,连忙劝解道:“只要二皇子重新振作起来,尽心辅佐太子,兄弟齐心,一起为北晋的江山开创一个崭新的未来,那对皇上来说,将是最大的安慰啊!!”

木望南看着张仪抛过来的橄榄枝,轻轻的笑了笑,缓缓的问道:“这些还重要吗?”


吴起看见刚才被自己叫出去的那个侍卫已经站在大厅的外面向自己暗示,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心中不由的一阵畅快,胜利的天平似乎又重新回到他们的手里,一看到张仪还在不断的逼迫二皇子向太子效忠,心中顿时升起万丈怒火,向前一步,对张仪拱手道:“太师难道不知道太子是什么样的人吗?把北晋的江山交给这种为了权利可以谋害自己亲身父亲的人,真的可以吗?而且既然皇上已经明确的说了,只要二皇子不与太子争皇位的话,就没有人能够伤害二皇子。但是刚才那些围攻元帅府的禁军有是怎么回事?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上,就算二皇子愿意辅佐太子,又有谁能够保证,太子登基以后不会对二皇子下手呢?”


张仪说道:“吴大人的话虽然有些道理,但是请二皇子放心,皇上已经做好了一切安排,只要二皇子放弃与太子争夺帝位,就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二皇子,这一点,老臣和寒老将军愿意用自己的生命做保证!!!”

木望南还没有说话,吴起就抢先一步说道:“要是我们信不过太师呢?”说完,护在了木望南的身前,元帅府的其它侍卫也纷纷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张仪猛的一抬头,看着木望南及身边众人那张冷漠的表情,无奈的说道:“那老臣只能得罪二皇子了!”

话音刚落,寒霜就高举起自己的右手,站在大厅外的宫廷禁卫一看到这个手势,就立刻摆出了架势,做好了进攻的准备,只等寒霜的手一放下,就立刻冲进内厅将木望南等人全数擒杀。

看到眼前的这一切,木望南轻轻的笑了笑,事情终于走到了今天的这种地步,逼的自己的父亲为了兄长派人前来除掉自己,人生真是充满了感叹啊!!!想到这里,木望南的心里早已经心灰意冷,反而将一切的荣辱恩怨都释然了。

张仪看着木望南,拱手道:“一山不能容二虎,皇上早就知道二皇子雄才大略,必定不肯久居人下,为了北晋江山的团结与安宁,皇上早有意旨,在必要的时候,让老臣对二皇子采取非常手段,永绝后患。老臣再问二皇子一句,当真不愿意尽心辅佐太子吗?”

木望南一脸消沉的表情,再也说不出任何的话来。

寒霜看着木望南不肯答应,心里已经起了杀意,高举的右手开始轻轻的晃动,还想再给木望南一个机会,他知道只要自己的手一放下去,事情就再无转机了。

木望南一生戎马生涯,早就看惯了沙场上的腥风血雨,但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为了父亲,为了这个国家,打拼了一辈子,到了最后最想杀掉自己的却是自己一直守卫的亲人,这当真是天大的讽刺啊!想到这里,木望南冷冷的笑了笑,对张仪说道:“本王一生磊落,决不做任何有违信义的事情。太师不必多言,动手吧!!!”


张仪一听这话,难过而无奈的闭上了眼睛,寒霜一脸的不忍,那只高举的右手缓缓的做出了一个下劈的手势,那是攻击的信号,那是屠杀的号角……



周围的一切仿佛在一瞬间冻结了起来,变的鸦雀无声,然后在下一刹那突然爆发,但是听到的不是大厅里的撕杀,而是大厅外的惨叫。

张仪猛的一睁开眼睛看见吴起和众侍卫挡在了木望南的面前,正在得意洋洋的看着自己,不由的一回头,看见大厅的门已经被一个铁栅栏给完全的封死,透过栅栏的缝隙可以看见,几乎是在一瞬间,整个元帅府中出现了无数的陷阱和机关,将他们带来的宫廷禁卫分割包围在了各个角落。骤雨带着狼骑卫,占领了所有有利的地形,对困在陷阱里的宫廷禁卫肆意的屠杀,打的他们完全没有还手之力,整个元帅府都充满了宫廷禁军的哀号和惨叫,如同一个人间地狱一般,让人感到恐惧。

张仪惊恐的看着吴起,脸上顿时充满了诧异的表情。

吴起轻轻的笑了笑,一脸的得意。原来早在吴起刚进入元帅府的时候,就预料到了二皇子和太子之间的争斗,很有可能会到兵戎相见的这一天。鉴于太子一党由众多的老臣组成,把持了朝政,在太原城内占据了上风。而忠于木望南的大军却被阻隔在太原城郊500里的范围之外,一旦有事无法对其进行有效的支援。因此,为了预防太子一党在太原城内对二皇子下手,所以吴起就建议对整个元帅府进行改建,不仅仅留下了很多陷阱,而且还为其留出了一条秘密通路,直接与城郊相连。为的就是到了这种被人围攻的时候,能够使木望南安全的撤离元帅府。

整个改建工作是极端保密的,而一向深受木望南信任的狼骑四名将又一直远在各自的军营驻守,若不是为了参加这一次的举武大会,受君令而回的话,根本就没有机会到元帅府来,正是因为这样,他们也就不可能知道元帅府被秘密改建过的事情。

本来要是没有到了千钧一发的时候,吴起没想用这些设施的,但是目前形势如此,只能做最后一博了。让他没想到的是,效果其好,这些宫廷禁卫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突然遭遇陷阱和骤雨军的打击,损失惨重,毫无还手之力。这一下,整个形势彻底的扭转了过来。宫廷禁卫在大厅外面被杀的人仰马翻,大厅内也是同样的景象。起初,张仪和寒霜进来的时候,本没想过要动武,而且他们已经占据了上风,因此为了不刺激木望南等人,尽量将其劝服,因此两个人一个侍卫也没带就独自到了大厅。现在大厅的门被一道铁栅栏封死了,张仪和寒霜两人就只能独自面对元帅府的众侍卫,已经处于绝对的劣势。

张仪是文官,突然遭到这样的变故,自然有些束手无策,但是寒霜却是武将,虽然自己已经被元帅府数十个侍卫团团围住,但是仍然拔出了自己的剑,丝毫没有要投降的意思。

吴起看着两个人已经深陷重围,于是说道:“如今胜负已定,下官劝两位还是收手投降吧!!”

张仪正色道:“忠君意,尽人事!老臣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既然吴大人棋高一着,将我等围困在此,那我等自当认输。但是老臣却决计不能投降以污损皇上的威名!!”

寒霜也说道:“不错,我等并不想与二皇子为敌,但是君意如此,为臣者只能尽忠而已。想我北晋立国以来,从来都是在马上打天下,从来都只有战死的将军,而没有投降的懦夫!现在困于此地,若不以血雪耻,岂不破坏了我北晋大军数十年的威名!!愿二皇子武运长远,率领我北晋大军雄霸天下,末将谢罪了!!!”说完,拿起自己的佩剑,面向木望南横刀自刎!

所有的人都为之一震,大家的心理都觉得有些惋惜:想想寒霜一代名将,为了北晋的江山付出了一生的心血,一直都被北晋的将士所崇拜和敬仰,最终却成为了皇室争斗的牺牲品,实在是有点可惜啊!!

张仪看了一眼寒霜的遗体,轻轻的笑了笑:“老将军果然是决然之人!”

木望南看着寒霜宁死不屈的表情,心中涌起无数的感叹,缓缓的走到他的遗体旁边,轻轻的说道:“本王是老将军看着长大的,老将军教本王练剑学武,上阵杀敌,对本王如师如父!现在就这么离本王而去了吗?”众人听他的声音中充满了悲痛,都被感染而低下了头。

张仪抬起头,看着木望南,说道:“老臣无能,无颜再面对天下,愿二皇子以天下大业为重!!”说着就用头向旁边的大柱冲了过去,众侍卫阻拦不及,只听见碰的一声,一阵血花在张仪的头上绽放,染红了双膑的白发。

木望南看到这种情景,突然感觉到四肢无力,一下子坐到了地上,看着张仪的遗体呐呐的说道:“太师为北晋操劳一生,却因为本王的原因,最终却只能落的如此下场了吗?天道不公,本王就算争得这个天下又有什么意思啊!!!”说完大吼一声,然后面色无神,整个人瘫坐在了地上,迷茫的眼神呆呆的凝视着远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