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造三国 初出茅庐 君命

望蓝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1/[/size][/URL] 众人看着疾风的尸体,心中充满了感叹!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侍卫跑过来,对木望南说道:“殿下,元帅府外面突然来了许多宫廷禁卫,已经把这里包围了!!” 吴起急忙问道:“有没有看清楚,领军的人是谁?” 侍卫拱手回答道:“是张太师和寒老将军!!” 赵木一听连张仪和寒霜都来了,心里猛的一震!再看看木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1/


众人看着疾风的尸体,心中充满了感叹!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侍卫跑过来,对木望南说道:“殿下,元帅府外面突然来了许多宫廷禁卫,已经把这里包围了!!”

吴起急忙问道:“有没有看清楚,领军的人是谁?”

侍卫拱手回答道:“是张太师和寒老将军!!”

赵木一听连张仪和寒霜都来了,心里猛的一震!再看看木望南的表情,居然没有丝毫吃惊的神色。

木望南轻轻的笑了笑,缓缓的说了一句:“该来的终于来了!!”

众人听见木望南的语气中竟然有一种就要解脱的意味,都不由的在心里捏了一把汗。

吴起看见这种情景,心里也是一阵担忧,看来这一次事情已经严重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再这样无所作为的话,二皇子的大业就真的完了。他暗中对一直跟在自己身边的一个侍卫使了一下眼色,侍卫迟疑了一下,然后心领神会的悄悄的退了下去,离开了内厅。吴起看着他远去的背影,脸上露出一副决然的表情。

一个谋臣向木望南问道:“主公,朝廷派张仪,寒霜前来,福祸难料,现在该如何是好啊?!!”

木望南轻轻的笑了笑,说道:“既然朝廷旨意要前来宣读,本王岂能失却礼数,诸位大人跟随本王多年,如今可否再随本王出去迎接一下贵客,见见朝廷的场面啊!?”

所有的人拱手回答道:“愿随主公前往,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等到张仪和寒霜来到大元帅府大厅前,看到木望南及众位幕僚都已经站在大门口等他们了。侍卫环立在木望南的周围,几乎各个的身上都带着伤,但是从他们坚毅的脸上还可以看出那种为了保护木望南而表现出来的视死如归的气概。

张仪和寒霜看着木望南安然无样的站在自己的面前,脸上突然有些飘忽不定的神情,像是愧疚,像是庆幸!

木望南看着他们两个,脸色依然很镇定,缓缓的问道:“两位大人今天到本王的元帅府来,可否是要对本王宣布皇上的旨意啊?!!”

寒霜面有愧色,张仪拱手道:“殿下英明,皇上派老臣前来看看殿下是否安好?”

听到这里,吴起和元帅府众人的脸上都露出了鄙夷的神色,到了这个地步谁都知道张仪和寒霜到这里是干什么的。而木望南却全然没有这种神色,只是轻轻的笑了笑,脸上全是关切的神色,缓缓的问道:“父皇的身体还好吗?”

所有的人听到这一句话都为之一愣,就连元帅府那些刚才还义愤填膺的幕僚和众侍卫们心中对朝廷,对皇帝的那种怒火,都突然平息了下来。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张仪的身上。

张仪皱了一下眉头,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说道:“皇上的身体还是没有什么起色,太医们都已经回天乏力了!!!”

木望南哽咽了一下,面色凝重,心中像是突然涌起了千言万语,缓缓的说道:“是吗?”

张仪低下头,默语不答。

木望南叹了一口气,缓缓的问道:“父皇对本王还有什么旨意吗?”

张仪和寒霜对望了一眼,然后无奈的说道:“皇上请殿下在大元帅府内暂歇,等太子即位以后,再辅佐太子,率领北晋以争天下!!!”

吴起听了这句话,愤燃怒道:“难道皇上不知道太子是个什么样的人吗?太师这么说,就是想让我元帅府上下,坐以待毙了!!!”

此话一出,元帅府的侍卫们都把武器拿在了手里,做出了保护木望南,与朝廷的禁军拼死一博的架势。反观寒霜所率领的宫廷禁卫却没有拔出武器,甚至面对元帅府侍卫的刀剑,都没有要与之搏斗的意思。

张仪和寒霜都没有说话,只是在原地低头拱手。

木望南转过头,对吴起说道:“先生不可,张太师和寒老将军不过奉朝廷的命令的行事,不可为难他们。本王也决计不会做有违父皇意思的事情!”

吴起还是心有不甘,那种委屈和焦急都写在了脸上,但是看到木望南那坚定的眼神,吴起也只能忍住心里的愤恨和无奈,退到了一旁。


张仪看着木望南道:“皇上说,只要殿下答应在在这里暂歇,那么就让老臣和寒老将军保证不会有任何人能够伤害殿下,只要太子一登基,殿下依然是北晋的兵马大元帅!从此和太子君臣一心,共同捍卫北晋的江山!!!”

一听到皇帝已经安排好了,要太子为君,二皇子为臣,元帅府所有的人都在一刹那再次爆发出心中的强烈的不满和不甘愿!!

吴起冷冷的笑道:“听张太师这么一说,似乎只要二皇子不离开这大元帅府的话,皇上就能保证二皇子的安全,但是太师可否知道,就在刚才,就在这大元帅府之内,二皇子就差点死在了乱军之中!”

张仪叹了一口气,望着木望南说道:“吴大人所说不假。但是请殿下相信,这绝对不是皇上的本意。皇上只是吩咐禁军要请二皇子留在府中,坐等太子登基;但是绝对没有要伤害二皇子的意思。一听到二皇子被部分禁军围困,疾风将军就立刻带着狼骑卫前来救援了!”

木望南轻轻的笑了笑,问道:“这么说来,疾风真的是受了父皇的旨意,才反叛本王的吗?”

寒霜对着木望南拱手道:“疾风这样做其实也是为了殿下着想。疾风要不是这样做的话,很有可能就是另外一支禁军部队接受同样的任务,那样的话,殿下可能现在就不能这样安然无疡了。”

吴起一听这话,心里顿时明白了大半。疾风肯定已经提前知道了皇帝这一次是要铁了心的帮助太子登基,要是他不答应亲自来把二皇子困在元帅府的话,皇帝也会派其他的人来。从禁军开始听从太子的调遣,违背皇帝的命令,进攻元帅府,想将二皇子至于死地的情况来看。禁军都已经得到了太子即将登基的消息,所有的人都自然会对新主子效忠,乘机对二皇子赶尽杀绝,向太子邀功。而这个时候皇帝又昏迷不醒,就算有人做出了违背皇帝旨意的事情,也不会有任何实际的责罚,要是有人真能在这个时候杀了二皇子,那么将来只会被新君当做是功臣,而免其罪责的。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在这样的情势下,疾风只有选择与皇帝合作,才有机会参与进来,用自己手上的部队,阻止其他部队向二皇子下手啊!

木望南轻轻的点点头,说道:“疾风是为了保护本王才这么做的吗?”



木望南看着张仪,轻轻的问道:“除了这些以外,皇上还有别的旨意吗?”

张仪看了一下寒霜,然后顿了顿,深吸了一口气,对木望南说道:“皇上在陷入昏迷之前,曾经将老和寒老将军叫到床前,要我们转告殿下:太子暗中对皇上下毒,企图取其代之的事情,皇上已经知道了,但是皇上并不怪太子,因为太子是皇上的亲骨肉;皇上也希望二皇子不要怪太子,因为太子是二皇子的大哥啊!!!”

木望南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满眼的泪光,轻轻了说了一句:“原来父皇已经知道了!!”

张仪也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皇上知道太子收买了内侍在食物中下毒,但是却没有责怪太子半句,而是当着太子的面,将有毒的汤药喝了下去,对太子说道:“这些年朕为了天下而冷落了你,胗不是一个好父亲,是朕对不起你啊!!”

听到这样的话,所有的人都默然了,木望南的眼睛里更是充满了泪水。

张仪极力压抑住自己心中的情感,说道:“皇上病入膏肓之时,对老臣说:太子也是一个明君,只是这些年他的自尊心全部掩盖在了皇上和二皇子的光芒之下,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皇上前段时间之所以会对一些支持太子的朝臣大开杀戒,无非是想给太子提前除去一些奸佞之臣,为太子日后治理国家打下基础。但是没想到,这样的做法,却引起了太子的恐慌,为了保住太子之位,才逼不得以在自己的羽翼被皇上削减完之前,对皇上下手。但是,皇上还想给太子一个机会,希望能够弥补对太子的亏欠,也希望太子从今以后能够重新振作起来,尽情的施展自己的才华,带领北晋走向强大!!”

木望南轻轻的点点头,一句话也没有说。

吴起心里却是翻江倒海一般,皇帝能够容忍太子为了夺位而对自己下毒,却要牺牲完全无辜的二皇子,皇帝事事为太子着想,难道二皇子就不是北晋的血脉了吗?想到这里,吴起的心里越来越不能平静下来,他心里已经做出了决断,无论皇帝怎样看!但是北晋的江山只能由二皇子来掌握,绝不能交到太子那样的人手里。想到这里,他暗地里对自己身边的一个侍卫使了使手势。那个侍卫看见这个手势,愣了一下,然后表情变的决然,随即避开了众人的目光,悄悄的退了出去。

吴起用眼睛的余光看着那个侍卫离开的背影,嘴角露出一丝自信的冷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