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造三国 初出茅庐 故人

望蓝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1/[/size][/URL] 吴起领着赵木站在木望南的门外,对着大门拱手叫了声:“主公!” 只听见屋里传出个中年男子的声音道:“是吴先生吗?” 赵木一听这个富有磁性的声音立刻就被他吸引过去了,原来一直都是站在远处看着木望南,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还能亲耳听见他的声音,这一刻,赵木也有些激动了。凭心而论,在赵木的心里其实对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1/


吴起领着赵木站在木望南的门外,对着大门拱手叫了声:“主公!”

只听见屋里传出个中年男子的声音道:“是吴先生吗?”

赵木一听这个富有磁性的声音立刻就被他吸引过去了,原来一直都是站在远处看着木望南,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还能亲耳听见他的声音,这一刻,赵木也有些激动了。凭心而论,在赵木的心里其实对木望南还是相当的崇敬的,不知道怎么的,在看见木望南现在的遭遇以后,赵木似乎从他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爷爷的影子。心里也就自然的多了一种说不出的亲近的感觉。但是他也明白,现在木望南再怎么好,也是自己的敌人,为了南唐的江山,为了爷爷的遗志,就绝对不能对任何敌人手下留情。听着木望南的声音明显的带着疲惫,赵木的心理咯噔了一下,再风光无限的英雄,也会有无奈的时候啊!

吴起恭敬的回答道:“正是属下!”

木望南说道:“难道先生到现在还不明白本王的心意,仍然还不放弃吗?”

吴起回答道:“属下不敢,属下这次来,不是为了劝说大王起兵之事,而是特来向主公引见一个人!”

虽然搁着一道大门,但是赵木还是明显的听见里面的人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说道:“吴先生为本王着想,本王是知道的。但是现在局势如此,实在是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本王已经背上了叛逆的罪名,再也没有脸面对北晋的天下了。如今太子即将即位,本王自知罪孽深重,又怎么能在这个时候,将旁人牵扯进来呢?若真是青年才俊的话,还望吴先生为其谋个好个出处,以后好辅佐太子,为我北晋效力啊!”

听到这里,赵木的心里不禁产生了一些感动。本来他还以为木望南是个权谋之人,自己想当皇帝但是又不愿意背上谋逆的罪名,所以才故意躲在了暗处,指使吴起在前台有所动作。这样一来,一旦夺得了天下,那他完全可以借此将自己的罪名推脱的一干二净,将篡位的罪名全部都加在吴起的身上,向天下人说明父兄被害,完全是自己手下人擅自主张,与自己不仅全无关系,而且自己当时还极力反对。等到木已成舟之时,自己即位,实在是为了北晋的江山着想,是逼不得已的行为。这套权谋之术,虽然欲盖弥彰,但是仍然被历史上无数的篡位之君引为脱罪的经典。只不过有些时候具体的方法不同,但是实质却是一样的。

但是听了木望南的这番话以后,赵木突然间对木望南有了新的认识。他明明已经掌握了太原城的绝大部分军事力量,正是人心所归,只要他登高一呼,皇位简直就是探囊取物,而且他深受军队的拥护和百姓的爱戴,就算真的篡位夺权,也不会动摇北晋人民对他的支持。对木望南来说,整个事情已经是万事具备,就只欠他自己这道东风了。可是就是一个掌握了全面优势的男人,却真正的顾及亲情,真正的为这个国家着想,至高无上的权利对这些人来说,是多么大的诱惑,但是木望南却在亲情与国家面前,把它连同自己的生命抛在了脑后。赵木觉得门对面的那个男子,与那些为了权利而不惜牺牲一切的枭雄来比,才是个真英雄,真汉子。

吴起听了这话,心里知道木望南还是固执的坚持自己的想法,如果他真的不见自己的话,那他甚至连说服他的机会也没有。现在时间紧迫,实在没有多余的时间让吴起另想他法,他已经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赵木的身上,可是,如果木望南真的坚持不见的,那么一切的努力都已经白费了。

看到这种情况,吴起也没了办法,心里顿觉有些绝望了,难道自己为主公做的一切,为北晋的未来所做的一切都是错误的吗?难道主公的志向和自己的梦想都将在今天结束了吗?想到这些,吴起也只能低下脑袋,不甘心的叹了一口气。

正在吴起由失望变成绝望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一个声音,说道:“启禀二皇子,有故人在此求见!”

吴起猛的一回头,看见说话的人正是赵木,不由的一脸的诧异。

不一会儿,听见木望南在屋里问道:“本王纵横天下数十年,专好结交天下有名之士,故人虽多,却不记得这当中和一个年轻人有什么结交啊!!”

赵木回答道:“草民虽然没有与二皇子打过交道,但是草民的先祖却和二皇子相知甚浓啊!!”

木望南有些不相信的问道:“哦?那不知道阁下的先祖是哪一位英雄啊!”

赵木轻轻的笑了笑,缓缓的说道:“草民的先祖正是二十年前的南唐大将军——田横!!!”

此话一出,不仅仅屋里的人暂时沉默了片刻,连吴起的脸上都写了震惊。他先前去找赵木的时候,只是以为他是一个极富智谋的人,将来对北晋绝对是一个极大的威胁。但是万万没有想到,赵木居然是南唐大将军田横的孙子。想来二皇子身平最敬重田横的为人,这一下绝对不会闭门不见了。想到这里,吴起在极度震惊之余,仍然向赵木投去了感激的目光。


果不其然,房门突然间打开了,一个面色劳累,却依然精神抖擞的中年男子,把门打开,站在了门前。

吴起一看居然是二皇子亲自来开门,心里顿生希望,急忙拱手做礼,口中叫道:“主公!属下在此等候多时了!”

木望南看了吴起一眼,说道:“吴先生辛苦了!“又看了看站在吴起旁边的赵木,问道:”阁下就是田大将军的后人吗?”

赵木拱手答道:“草民赵木,正是田横的子孙!”

木望南听了赵木这个名字有点犯迷糊,觉得很熟悉,但是一时又记不起是在什么地听说过这个名字。而且田横的后人,为什么又姓赵呢?想到这里,他有些疑惑的看着吴起。

吴起明白过来他的意思,连忙答道:“这位赵兄弟正是前些日子让刘邦出手相救南唐危机,破坏我们南征大计之人!!”

木望南听了这话,愣了一下,又仔细看了看赵木,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如此看来,小兄弟一定是田大将军的后人没错了,这个世界上除了田大将军的后人以外,再也不可能有人能破坏我们的计策了!!!”

赵木看着木望南知道自己就是那个破坏他计划的人却全无生气的意思,在心里对他容人的度量暗暗称奇,于是轻轻的笑了笑,说道:“二皇子过奖了!”

木望南对吴起说道:“先生辛苦了,请早点下去休息吧,我今天要单独和小兄弟聚一聚!”说完又拉着赵木的手说:“本王和大将军虽然在战场上做了一辈子的对手,但是本王一直相当敬重大将军的为人,将其视做知己,如今故人相见,自然要好生的聚一聚了!小兄弟快随我进来!”

自从吴起擅自主张,发动兵变以来,眼睁睁的看着木望南日渐憔悴,直到今天才看到木望南的脸上有了些须笑容,恢复了往日那种神采,不觉的暗自庆幸起来,心想:说不定这个赵木真的能让主公回心转意也说不定啊!想到这里,他感激的冲赵木一笑,退开了。


木望南拉着赵木走进屋里,在一张圆桌前紧挨着坐下。木望南提起茶壶,亲自为赵木倒茶,脸上全是亲近的神色,使的赵木反倒有些受宠若惊,坐立不安了。

木望南一脸的笑容,对赵木说道:“本王一生戎马生涯,纵横天下,所遇强敌无数,但是却留下了一个遗憾,一直都听说田大将军的威名,却从来没能与田大将军正面交过手啊!想二十年前,本王好不容易带兵攻入了南唐,但是大将军却被奸臣所陷,被削去了军权。使得本王几乎打遍了南唐的江山,都没能机会能与大将军直接一战!后来,本王逼不得以,想出了包围杭州围而不打的计策,想要逼南唐政府重新起用大将军,好与本望一战。但是可惜的是,田大将军虽然如本王预料的那样,重新执掌南唐的军权,但是本王却因为北晋军队在东齐战场进攻受挫,被调回了东边的战场。没想到的是,本王刚一离开,田大将军就带领着南唐刚刚组建的义军,在杭州城下九战九捷!杀的我向来不知道失败为何物的北晋大军,顷刻间土崩瓦解。大将军用兵如神,真是令本王佩服啊!!”

说到这里,木望南的脸色平静了下来,面带感激的缓缓说道:“大将军不但用兵如神,更难得的是在俘虏了我8000北晋伤兵之后,顶住了南唐政府施加的强大压力,没有杀害他们,反而为其治疗,并将其全数送回北晋,大将军大仁如此,实在是令本王感佩啊!!”

赵木听了他这番话,心里也起了波澜。想当年,爷爷攻破了北晋的十万强兵,解了杭州的危局,但是却不愿意服从南唐政府要其坑杀俘虏的报复心理。按照司马奇当年给自己解释的是:爷爷知道北晋拥兵百万,一旦坑杀了这些俘虏,不但伤不了北晋分毫,而且这种残忍的做法还会激起北晋对南唐的仇恨和求战意识;正因为如此,爷爷才会想到放这些俘虏安全的回去,显示南唐的恩义,动摇他们对南唐的战心。但是那些只会躲在杭州城里,等待爷爷救援的南唐君臣却认为爷爷此举是在讨好北晋,于是大肆诬陷,陷爷爷于不利。想到这些,赵木的心里不禁又对爷爷的遭遇,感到一丝委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