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枪王天下 第一卷 第三章 塞北初试手

西北洗胡沙 收藏 14 3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83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830/[/size][/URL] 三月末的塞北依然是春寒料峭,虽然比不得江南的三月,杂花生树,群莺乱飞,但是黄昏后的塞北,夕阳西沉,所谓:“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显出的是一种悲壮美,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凌松宇是三月二十四到达辰州治所固始城的,朝廷禁卫部队天武军东镇都督王通大营就在固始城,王通见自己的挚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30/


三月末的塞北依然是春寒料峭,虽然比不得江南的三月,杂花生树,群莺乱飞,但是黄昏后的塞北,夕阳西沉,所谓:“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显出的是一种悲壮美,倒是别有一番风味!

凌松宇是三月二十四到达辰州治所固始城的,朝廷禁卫部队天武军东镇都督王通大营就在固始城,王通见自己的挚交“神枪”栾志雄的徒弟前来效力自是十分欢喜,又兼凌松宇武艺超群,就先让凌松宇做自己的亲兵护卫,军衔少尉。

王恪是王通的儿子,当真是虎父无犬子,弱冠之年的王恪已是弓马娴熟,而且熟读兵书,凡是认识他的人莫不说他是将门虎子,王恪十六岁参军,由于有老爹罩着,更加上自己的天赋,四年后已经升任虎贲旅左营副都监,军衔少校。王恪和凌松宇年纪相仿,所以经常聚在一起切磋武艺,探讨兵法,没多久结拜为异性兄弟,王恪大凌松宇三岁为大哥。他和凌松宇拜把子烧黄纸后就死缠烂打地把凌松宇从父亲那里要过来,在他营里做了哨官。

却说这天天空甚是晴朗,凌松宇大早起来正准备操练人马,王恪已经飞马过来叫他一起出城打猎,顺便让他了解一下固始城周边形势。凌松宇盛情难却,再加上自己来固始城一个月来还没有出过城,所以就把操练任务交给副哨官,自己随王恪出城而去。

王恪带来三个军官,其中一个是叫李勤的都头是本地人士,熟悉这一带的地理环境,凌松宇只带了一个队长,此人姓徐名叙明,冀州人氏,和凌松宇同岁,去年晋王为架空大将军的权力,将天武军四镇人马移驻西北边境,天武军东镇王通部经过冀州的时候徐叙明参军的,因为他读过几年私塾,为人也机灵,凌松宇也十分喜欢这个部下。出得固始城后,一行六人宛若脱笼之鸟在茫茫大草原上向北策马狂奔,或仰首射雕,或俯身擒兔,一路上个个兴致高昂。

到了中午时分,大家就在一块背阴的草坡上下马,取了几只打猎获取的飞禽和野兔就火上烘烤,一时香味四溢,在军营里吃的都是味道亘古不变的军粮,哪里比得上这等美味,引的众人直流口水,野味烤熟没多久就被这帮虎狼之士风卷残云般地收拾殆尽。众人填饱肚子后自是美美地躺在如茵的草地上,以消除半天来纵马引弓后的疲惫。

然而刚刚躺下的凌松宇听到北面有渐行渐近的马蹄声,于是他翻身走上坡顶向远方眺望,果然看到远处有一骑正往自己站的地方奔来,离那骑手约摸一箭之地有二十于骑在后面穷追不舍。

凌松宇忙朝躺在草地上的王恪叫道:“王大哥,快快起来,有情况!”

王恪闻声后也走上坡顶,顺着凌松宇手指的方向看去,此时已经看出那骑手是禁卫军打扮,其后紧追不舍的众人则不是中原人的打扮。

“是匈奴人,兄弟们,快抄家伙迎敌!”王恪大喊道,说完就准备翻身上马向前冲。

“慢!”凌松宇制止了王恪,“匈奴人不知道我们在这里,平常听得匈奴人善射,如果贸然冲上去难免会被他们射到,现在咱们处于这个高坡的背面,他们的视线被坡给遮住了,不能看到咱们,等他们一行人马近前了,咱们来个冲锋,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众人都同意了他的看法,于是大家都上马将各自的武器掣出,在马上静静等待机会。


当禁卫军打扮的骑手从坡旁经过后,看到坡侧有自己人,一个倒栽葱从马上掉下,不知死活。凌松宇思忖匈奴人已经相距不远,遂以目示意王恪,然后策马上坡,扬枪拍马向不过半箭之地的匈奴骑兵小队冲去,王恪等人也紧随其后。匈奴骑兵见突然有人出现,来不及搭弓射箭,也拍刀舞马迎上来。

片刻过后,凌松宇已与匈奴骑兵冲在最前面的骑手相遇。匈奴人犯边烧杀无度,他早已耳闻,所以他抖擞精神,誓杀匈奴人以慰死去的亡魂。“杀!”凌松宇的一声怒吼,双臂运劲,千斤之力已凝聚在铁枪之上,一招猛虎出更,霸王枪直奔那名匈奴骑兵而来。那骑兵见铁枪来的势急,忙侧身挥刀格挡,以将凌松宇的霸王枪荡开,然而他岂是“神枪”徒弟的对手,端的是枪比刀快,匈奴骑手刚刚做出格挡动作,刀还没有碰到枪身,已听得“噗”的一声,霸王枪已把那骑手穿个透心凉。凌松宇也不拔枪,借着马力,将握住枪身的双臂奋力前伸,将那匈奴骑手推离马背,与其身后的另外一名匈奴骑兵重重相撞,而霸王枪突出来的部分也穿进这名骑兵体内。

一枪两命,双方人马皆是大惊,王恪更是惊讶,心想这小子平常和我对练的时候倒是留了一手,原以为我和他武艺不分伯仲,现在看来差距不是一个档次。想归想,打还是要打的,看得冲在前面的骑兵有一个百夫长,想来便是这伙匈奴人的头目,王恪也将手中长枪一摆,径奔百夫长而去。那百夫长倒也有些身手,堪堪地躲过王恪直刺过来的第一枪后,将手中弯刀照王恪面们砍来,王恪急收手中枪,双手往上一抬,架住了弯刀,那百夫长也有些蛮力,王恪顿感虎口发麻,坐下马也感到吃力,嘶鸣一身,扬起前蹄,几欲站立起来,王恪双腿紧夹马腹,铁枪在头前盘了个旋,已将那百夫长扫落马下,王恪待马落前蹄,回身一枪结果了那百夫长。

却说这边凌松宇一枪两命后,把手中枪猛舞成圈,将两具匈奴人尸体甩出,就近的一位匈奴骑手若不是骑术精良,早已被甩出的尸体砸飞。凌松宇继续向马队里冲去,手中铁枪舞得快若出洞蛟,猛如下山虎,抢跳一条线,棍扫一大片。人少则挑,人多则扫,凌松宇冲出匈奴人骑兵队后,已有七八名匈奴骑手毙命于他的长枪之下。

匈奴骑兵小队总共有二十五人,本想将凌松宇一行吞掉,但是却事与愿违,双方才一个对冲,己方已损失二十一人,剩下的四人忙四散而开向北逃去。只能怪这支匈奴骑兵小队运气不佳,遇到凌松宇、王恪他们,留下对打是死,逃还是死,没逃多远就被凌松宇、王恪等人当箭靶子射死。至此匈奴骑兵小队二十五人全部毙命。

解决掉匈奴骑兵后,众人拨马回到高坡先前禁卫军打扮的骑手堕马的地方,此时那骑手已死,背后中了三箭,当是流血过多而死。凌松宇在这名骑手身上找到一份急报,上面写道:雁门关被围,匈奴人有万余众,盼援!落款是振威旅都尉祁广轩。

“王大哥,雁门关是哪里?”凌松宇来塞北还不是太了解情况,故向王恪问道。

“雁门关是咱们辰州防御最前哨,雁门关的位置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王恪答道,接着他又催促众人道:“咱们快快回营报告,好商讨解决方案。”于是大家就策马回固始城。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