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枪王天下 第一卷 第一章 翩翩少年郎

西北洗胡沙 收藏 24 8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83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830/[/size][/URL] 春雪初晴,牛首山上一片绮丽风光。崎岖的山道上远远地走来一位少年郎。少年姓凌名松宇,生得面如冠玉,目如朗星,端的是玉树临风,赛若潘安。凌松宇是“神枪”栾志雄的关门弟子,此刻正是奉师父之命去辰州为朝廷效力,辰州与冀州接壤,是北边阻隔匈奴三州之一,而且辰州朝廷禁卫部队天武军东镇都督王通中将是“神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30/


春雪初晴,牛首山上一片绮丽风光。崎岖的山道上远远地走来一位少年郎。少年姓凌名松宇,生得面如冠玉,目如朗星,端的是玉树临风,赛若潘安。凌松宇是“神枪”栾志雄的关门弟子,此刻正是奉师父之命去辰州为朝廷效力,辰州与冀州接壤,是北边阻隔匈奴三州之一,而且辰州朝廷禁卫部队天武军东镇都督王通中将是“神枪”栾志雄的挚交,所以栾志雄就让凌松宇投王通门下,好建立一番功业。


凌松宇在山道上健步如飞,肩上扛的长枪正是师父栾志雄的成名兵器。凌松宇首次出山,作为师父的栾志雄就特地把自己的成名兵器传给徒弟凌松宇,此枪全身上下镔铁打造,重三十六斤,枪名“霸王枪”,使将起来,枪势霸道,故曰为“霸王枪”。凌松宇正走间,忽然听的前面树林里有喧嚣呐喊声,不由的加快前进的步伐。


当今天下是旱灾流年,铁血大陆十三州,州州有灾,区别只是灾害情况严不严重而已,再加上官府是横征暴敛,很多地方的老百姓是流离失所,期间不少人被逼上梁山,落草为寇。牛首山方圆数百里,地处冀州、宛州、青州 三州的交界处,号称“三不管”地带,所以有好几股土匪势力在牛首山安营扎寨,因为本来是贫苦人出身,所以干的行当大都是劫富济贫性质,再不济也是劫富不济贫,可是最近新从宛州方向来了一股流匪,不管你是富还是贫,只要有油水捞,他们是大小通吃,匪首唤作飞天猩猩,二当家唤作飞天猴子,两人具是武艺娴熟,手下喽喽近千人,因为在宛州被官军围剿,打不过官军就流窜到牛首山这个官府的“三不管”地带。这次他们盯上了扬威镖局的镖车,想一口吞掉,飞天猴子领了三百多小喽啰把扬威镖局的镖车给围了,飞天猩猩自是带了一百多小喽啰在后面掠阵。


扬威镖局来头很大,是铁血大陆老字号的镖局,外号“冀州第一镖局”并非浪得虚名,镖局里是人才辈出,而且几任总镖头都是乐善好施,扬威镖局在冀州一带可谓黑白通吃,只要亮出扬威镖局行头,在江湖上行走混饭吃的都会卖几分面子的。所以冀州刺史蒋富贵给哥哥蒋荣华送的六十寿筵的贺礼就由扬威镖局护送,为了安全起见,还从自己的亲兵侍卫里挑出二十名好手,由侍卫营的老都头辛远少校指挥,这些侍卫都供扬威镖局调遣以加强护卫。由于这趟镖端的是贵重,扬威镖局这次护镖的带头大哥是“离别客”史焕先,史焕先是扬威镖局的少当家,武艺高超,因为善使一对离别钩,所以江湖人称“离别客”。另外还挑选了三十名镖师,这些镖师个个都是扬威镖局里经验老到、身手不凡的。史焕先、辛远从启程到牛首山飞天猩猩营寨前虽然风尘仆仆,但是一路上相安无事,牛首山上其他几股土匪看到扬威镖局的旗号也没有为难史焕先、辛远一行人马,皆放行通过。可是到了飞天猩猩这里则行不通了,一来飞天猩猩是外地流窜到牛首山的,不识的扬威镖局,自然也谈不上卖几分江湖面子给史焕先,再者飞天猩猩是心狠手辣,大小通吃,好不容易有油水来到自己控制的范围里岂容错过,再加上他看到扬威镖局护镖的人手就五十人,所以就想连人带车一口吞掉。


却说史焕先见有数百贼人将己方包围,他到底是见过世面的人,就叫手下稍安勿躁,见机行事。史焕先见几十个贼人簇拥这一个流里流气骑马的的家伙,而且那人东指西指地吆喝着,心里明白了那厮定是这伙土匪的首领,于是他就向那人拱手道:“小弟护的是扬威镖局镖,望这位兄台高抬贵手,日后定当重谢!”


飞天猴子正在山坡乱草之中吆喝着众喽啰,听得史焕先的话后,手提一把鬼头大刀,大咧咧地拨马朝史焕先这边走来,边走边说:“扬威镖局没听说过,管你什么狗啊猫的镖局,在你大爷面前都把威风收起来,你大爷好多天没有捞到油水了,今天你们最好乖乖地把镖车留下,否则,嘿嘿,后果很严重!”末了飞天猴子还加了一句:“小子,你护的镖行不行,够不够你大爷打牙祭啊。”


史焕先待要答话,老都头辛远早气歪了,他是官军出身,哪里容得飞天猴子的言语,大喝一声:“大胆狂徒,休得放肆,吃你爷爷一刀。”拨转马头,亮出佩刀,直奔飞天猴子而来。辛远本来就和飞天猴子相距不远,转眼就到飞天猴子面前,辛远借着马飞奔过来的冲劲,使了一招“力劈华山”,飞天猴子也不是吃素的,抬起鬼头大刀硬生生地接住辛远下劈的佩刀,只听“铛”的一声,刀与刀之间蹦出火花,辛远只觉虎口撕裂,佩刀几欲脱手而出,辛远心想今天这帮土匪不同寻常,得全力以赴才是。


再看飞天猴子这边也不好受,本来辛远这招“力劈华山”可以用灵活的身法躲过,因为飞天猴子走的是轻巧路线。这次他有些小瞧扬威镖局的人,认为一干镖师都是混饭吃的,不见的有多厉害,见辛远拍马舞到过来,就有些托大,不和辛远比拼华丽的招式,而是纯力量的比拼,可是在刀锋与刀锋相碰的瞬间他知道他错了,对手实力不弱,饶是飞天猴子忙改变招式,借力打力,一个鹞子翻身从马上跃到地上卸去不少力道,但是剩余的力道依然让飞天猴子难受无比,全身关节仿佛被针刺了一样,差点不能站立。



这时双方人马看见带头的在厮杀,也都鼓噪着挥刀舞枪地捉对拼杀,史焕先本想不动一刀一枪路过牛首山,看对方心存歹意,加上双方人马已经混战在一块,和言细语相劝已经不是办法,就也将后背上的一对离别钩取出,拍马向最近的一个土匪小头目冲去。且说那小头目间史焕先右手离别钩往自己面们劈来,仗着有几分蛮力,就直接用手中大刀格挡,但是他忘记了史焕先是一对离别钩,当住了史焕先的右手离别钩,却挡不住史焕先左手的离别钩,被史焕先一钩结果了性命。史焕先借这马力又继续往前冲,手中一对离别钩上下飞舞,周遭的土匪凡是在离别钩攻击范围之内的都是非死即伤。


辛远这边却是居于下风,飞天猴子跳马后,在地上可谓身轻如燕,左躲右闪,辛远是拿飞天猴子一点办法都没有,再加上山坡乱草之中不宜拨转马头,索性也从马上跳下,和飞天猴子进行步战。本来辛远在马上占了居高临下的优势,还堪堪地与飞天猴子打个平手,可是变成步战后,辛远就居于下风了。辛远刀法不华丽,但都是实打实的招法,刀刀力大势沉,飞天猴子再也不敢托大硬借辛远的招式了,凭借着自己精湛的轻功,数十招之内避开了辛远狂暴式的攻击,在防守之余还在辛远身上留了几个刀口,好在辛远是皮厚肉燥,几个不深的刀伤倒也无大碍,此时最能限制辛远刀法发挥的是他的体力,和飞天猴子对拆数十招之后,辛远明显感到力量不如先前了,一个疏忽后背上又多添一个伤口。


史焕先见辛远处于下风,忙策马过来助辛远一臂之力,史焕先是从飞天猴子后面赶上来的,觑的近前,双钩齐下,力图结果了飞天猴子。飞天猴子听的背后马蹄声,偷眼后瞧,却见的史焕先舞着双钩拍马而来,而前面的辛远大刀也迎面而来,飞天猴子也顾不得“大爷”的身份,一个驴打滚从侧边躲开了史焕先和辛远的前后夹击。本来飞天猴子对阵辛远是稍占上风,等到史焕先加入战局场面形成一边倒的局面,如不是他轻功了得,不知道要被砍翻几回了,飞天猴子此时别说无还手之力了,连招架都不敢了。



而在后面掠阵的飞天猩猩远远见自己兄弟和镖局的人动起手来,看对方人马身手不弱,怕飞天猴子吃亏,就领着小喽啰过来助阵。凌松宇这当儿也赶到了战阵,当他看到扬威镖局的旗号就明白过来了,有人在劫镖,虽然平常自己不出来,但是也从师父那里听过扬威镖局的名号,扬威镖局的老总镖头史浩天当年还和师父有过交情,所以他决定帮扬威镖局一把。凌松宇一声长啸,长枪在手,片刻工夫挑翻了好几个土匪。


飞天猩猩本来想去帮飞天猴子的,见又来了一位高手,就径奔凌松宇而来,飞天猩猩和飞天猴子同出一门,使的都是鬼头大刀,不过飞天猩猩所用的鬼头大刀比飞天猴子的大刀分量足,飞天猩猩走的路线和辛远同路,都是力量型的。飞天猩猩欺负凌松宇步战,马到凌松宇跟前就至上而下劈出一刀,比辛远使的力劈华山霸道多了。然而凌松宇却是不慌不忙把枪一横,直接架住飞天猩猩的大刀,瞬间又用了个“引”字诀,枪身略微下沉,握住枪前身的左手猛地将长枪平地舞个圆圈,本来飞天猩猩见凌松宇硬生生接自己的大刀就很吃惊,自负天下鲜有人能直接接住自己劈出的力大势沉的鬼头大刀,可眼前这个小鬼竟然轻描淡写地架住自己的大刀,正惊异间,凌松宇的长枪已舞个圆圈向自己的脑门砸来,说时迟那时快,好歹是练家子的飞天猩猩忙把头一低,躲过了长枪,饶是如此他头上扎的头巾还是被枪风扫落,把飞天猩猩下吓得惊出一身冷汗。俗话说“行家出手,便知功夫有无”,飞天猩猩和凌松宇过了一招,便知不是凌松宇的对手,忙撇刀策马落荒而逃,边逃边向飞天猴子大呼:“猴子,快逃,点子扎手!”。



这边的飞天猴子早已是捉襟见肘,但是因为有师哥飞天猩猩在后面掠阵,他才勉强和史焕先、辛远继续死拼,以拖住史,辛二人,等飞天猩猩来助阵,飞天猩猩武艺要强于飞天猴子,自信他们哥俩联手可以对付的了史,辛二人,可现在连大哥都栽了,也不勉强自己了,所以他听得大哥叫唤自己逃跑时,一个驴打滚避开史,辛二人的攻击,然后一溜烟地逃离战阵,二人手下的小喽啰见头领跑了,也都呈鸟兽状一哄而散。



这时辛远率手下的护卫正欲追击,被史焕先大声喝止:“辛前辈,穷寇莫追,护镖要紧!”辛远这才将手下人马向镖车靠拢。这时史焕先上下打量了凌松宇,见凌松宇生的器宇轩昂,又是这般好身手,不禁暗暗称奇,便向凌松宇拱手道:“不才扬威镖局史焕先,敢问这位小兄弟贵姓?”凌松宇收枪答礼,和史焕先寒暄起来。


凌松宇抱拳道:“在下凌松宇,听得家师说过扬威镖局,所以今天出手相助。”


史焕先笑问道:“多谢兄弟助我一臂之力,不知你师父是谁,愿闻其详?”


凌松宇回道:““神枪”栾志雄正是家师。”


史焕先叹道:“果然是名师出高徒啊,兄弟的本领或许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哈哈!”


两人一问一答,谈的甚为投机,凌松宇今年十七岁,史焕先大他五岁,于是相互以哥第相称。此时辛远已经清点战场回来向史焕先汇报,己方折损4名镖师,另外10多人负伤,除了三个伤重的以外,其他人并无大碍,镖车里的东西分文不丢。史焕先就叫一个得力的镖师带6个镖师把四个阵亡镖师的尸体并三个重伤的镖师原路护送回镖局,剩下的人继续按原计划赶路。


史焕先正待与凌松宇话别继续赶路,却被凌松宇制止了,他劝史焕先道:“这帮土匪逃跑方向正是我来的地方,里此地约5里地有一处形似隘口的地方,地势险峻,易守难攻,本来这帮土匪就占了人数上的优势,倘若这些土匪再据险而守,真的不容易对付,现在最好的办法是改道前行,不知大哥意下如何?”


史焕先沉吟半刻道:“当下只能这样了,等护镖回来叫官兵来围剿了这帮悍匪。”


于是史焕先率镖队改道前行,凌松宇自是继续一路向北。


却说飞天猩猩,飞天猴子狼狈逃出后,在凌松宇所说的隘口前方停下狂奔的脚步,收容溃散的小喽啰,清点人数后发现折损五、六十人,把飞天猩猩气的脚直跺地,这时他身边的狗头军师向他献计,在隘口设伏,打扬威镖局个措手不及,以报仇雪恨,飞天猩猩就听从了狗头军师的话在隘口设伏,结果等了整整一天也没等到扬威镖局人马的影子,白忙活了一天,把飞天猩猩气的够呛。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