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国民党女兵回忆一江山岛战斗

qqf403 收藏 2 805

我的一位来自台湾的朋友有一位风风火火,待人真诚和善的老妈妈。一次偶然提起,朋友告诉我,老妈妈当年竟然是一江山岛战斗中的国民党女战士。从那之后,我曾经试着想勾起老人的回忆,谁知老人一张口就是“在一江山岛的那时候我们苦啊,每天一睁眼看着天就想人为什么要过得这么苦呢?”这我就不好再开口了,老妈妈经历了70多年的风雨坎坷,好容易到老的儿女有成,子孙满堂,何苦让她再回忆起当年的不堪呢?


好在老妈妈有一部自传在,我趁着过节向朋友借了来。老妈妈笔名叫罗拉。得,我在这里就称她老人家为罗妈妈吧。粗翻了一下此书,内容多是自己传奇的一生的真实记录。书归正传,罗妈妈从大陈岛前往一江山的时候是54年末,已经身怀有孕,因为丈夫是中校队长,所以得以一同前往。


当时的一江山岛环境十分艰苦,岛上只有几间茅草房,一个妈祖庙,再就是土碉堡。罗妈妈因为被照顾住在一间草房中。那时守军已经好几个月没发响了,形容憔悴,衣服破旧,食物更是紧缺。鱼是随便打,但没有设备(罗妈妈又一次用一包烟换了个手榴弹炸鱼吃,被罗中校骂了个半死),而且人能不吃菜和盐吗。在王生明去台湾受奖的时候罗中校甚至拿出自己的家底来给大家贴补,要说老蒋真对不起这些孤悬海外的兄弟们,光拿“太原五百完人”来要求大家,却连饭都吃不饱,衣服破烂的更像一群乞丐一般。罗妈妈由于有身孕,也没什么任务,整天闲得难受,竟然作了不少好事。一个兵的妻子生产,由于营养严重缺乏,月子里形容篙枯,孩子只能和米糊糊充饥,连奶瓶子嘴都烂掉了,差点呛着孩子。罗妈妈派勤务兵在大陈岛买了几条烟,告诉当兵的们上山去砍柴,100斤换5根。由于物质的严重匮乏,能吸烟已经是最高享受了,结果大家踊跃打柴。要说那时的人厚道,打不够的还对她说“太太,你给我4根半吧”。罗妈妈也爽快,不在乎那些零头。结果一小火轮的柴火换来了些黄金,奶粉,新奶瓶,大米等日用品。黄金和婴儿用品给了那个当兵的,解了燃眉之急。一次罗中校5天不归,原来是去台湾把自己的一些积蓄存在银行里,将来万一自己有事,孤儿寡母的也好过个日子。看来是已经作了最坏的打算,而且还在王生明的带领下和所有的游击队员们写了血书。


55年元旦,双方都没有炮击,不约而同地享受着大战前的最后的和平。整个一江上岛上成了欢庆的海洋。酒桌上,罗妈妈问一个手下的兄弟“既然知道胜利如登天,为什么还要奋斗呢?”“我们是看不到了,但是下一代看得到,即使拼到最后一口气,也要为他们铺上自由之路。”自由,这就是那些士兵的底线,也是大厦将倾的蒋家王朝最后的一根顶梁柱。


一江山岛战役的开战时间对国军来说没有什么悬念,元旦后密集的轰炸炮击预示着共军对此地的势在必得(有时双方每天对射3000多发炮弹),所以国军准备好了等人家打过来就行了。


元月11日,王生明从台湾第五届英雄大会上归来,当时在英雄大会上留下“岛在人在,岛亡人亡”的口号,并且迅速地恢复了极其低落的士气。王生明16岁参加北伐,后随蒋介石逐鹿中原,39年随第八师增援上海,到友军上来时手下的连队只剩9人。抗战8年转战各地,8.15时在广州受降。在欢迎会上罗妈妈当时问他为什么不趁在台湾开英雄大会多休息几日,王生明说“现在虽然艰苦,比那喝马尿,卷枯树叶作烟卷抽的豫西大战改善很多。”真是一代职业军人的楷模。然而女人就是女人,尤其是一个正在孕育宝宝的母亲。终于罗妈妈沉不住气了,她找到罗中校的铁哥们秦中校,让他帮忙让王司令把罗中校调到大陈去。


当晚罗中校回来后就领受了命令,把一江山岛所有女眷和女兵撤退大陈,让将士们安心打仗。第二天天一亮一船的老老少少乘风破浪像大陈驶去,半路上发现共军战机遮天蔽日如蝗虫而来。与其说是巧合,不如说是他们幸运地在最后一刻逃离了火海。


再说罗中校看到这个景象马上就想掉头返回去帮兄弟们,但是被劝住了。想想一船的家眷赶着打仗送回去,那不是让岛上的兄弟们分心么?于是这一船的人就成了最后一船离开一江山岛的人了。当时有72架次飞机在轰炸大陈,当他们的机帆船到达大陈时,最后一波攻击刚刚开始,船员们在港口到处逃窜的火船阵中寻找空隙,左弯右拐,就在接近码头之际,一架着了火的战机突然冲向码头,机腹划过石板路,机翼像刀子一样朝这艘船切来,差一点就切到了,而后战机腾空而起在海面翻滚爆炸。罗妈妈抱着肚子像球一般被气浪抛在地上。罗中校抱起她,发现满手是血,原来一块金属划过她的肩膀而后深深地插入甲板,差一点就身首异处了。罗中校一落地就被叫到司令部,整天不见踪影。大家只好在岸上眺望一江山方向。只见那里布满了流星,托拽着亮丽的长尾巴堕入海中。罗妈妈当晚站在大陈岛山顶望着一江山的方向痛哭,哭岛上将士年轻的生命,哭他们的血泪忠魂,哭王将军的赤胆忠心,哭这一代青年持续不断的悲哀。


要说国军中的勇士也真不在少数,一江山岛不但最高长官王生明拉手榴弹自尽,连岛上的电台人员也如此。陆军载波勤务大队的台长朱振和司令部的最后通话是这样的“敌军已经接近了,我手里正拿着最后一颗手榴弹,马上就要放了!你们听着!轰……”这些年轻的生命本该尽情享受赶跑日本鬼子后的幸福家园,本该和自己心爱的人坐在海边的岩石上··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