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王牌部队“天下第一军”黑山被歼记

风云散尽 收藏 0 62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26日早晨,潘裕昆正在通过电话听取新一军各部指挥官关于昨晚撤退情况的报告,忽然听见胡家窝棚方向枪声大作,并夹杂着隆隆的炮声。他根据枪炮声的距离判断,觉得不像是黑山方面的守军发动反击,而像是胡家窝棚附近发生了战斗。


难道共军已深入辽西兵团腹地,对兵团指挥所所在地发动袭击?他急忙打电话给廖耀湘,想询问一下胡家窝棚方面的情况,但通讯已经中断。他又与李涛联系,电话也未要通。


紧接着,潘裕昆接到特务营营长报告,附近已发现共军活动,正向我军部所在地逼近。


潘裕昆感到情况十分严重,急令军直属部队立即进入阵地,做好应战准备,抵抗共军的攻击。


新一军军部设在位于胡家窝棚以东3华里左右的一个小村庄里,两地之间有一条小河相隔。解放军在对胡家窝棚北面阵地发动袭击的同时,以一部兵力沿小河对胡家窝棚进行迂回包围,并切断了新一军与兵团指挥所之间的交通及通讯联络。


潘裕昆向军直属部队下达完命令后不久,解放军便向新一军军部所在地发起攻击。村庄附近,枪声疾如骤雨,迫击炮弹不断飞进村庄,在军部附近爆炸,房顶上的尘土被震得刷刷直落,撒满潘裕昆等人一身。在村外阵地抵抗的军直属部队打来电话报告:共军从东北及西南两个方向同时进攻,来势极其凶猛,显然不是小部队袭击。


潘裕昆发现军部已处在共军钳形攻击之中,他与陈时杰紧急磋商,在此情况下,军直属部队应就地抵抗,还是掩护军部人员马上转移,陈时杰建议说:“军直属部队兵力有限,恐难以阻止共军的攻击。我认为应立即通知各部队掩护军部向前孙家窝棚第五十师师部靠拢。”


潘裕昆却说:“现在共军如此逼近,我们既不知前线情况,也不知共军究竟有多少部队,马上转移,很容易在运动中被共军包围或冲散,危险性很大;即使必须转移,也要组织有力部队逐次抵抗,掩护军部人员撤向后孙家窝棚。”


潘裕昆说完,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带领陈时杰与几个卫兵,赶到骑兵团团部视察战况。


骑兵团团部设在村头一所农家小院内,潘裕昆站在一堆土坯上,隔着院墙以望远镜向西面看去,见胡家窝棚及附近一带,烟尘腾空,战斗激烈。向新一军军部所在地攻击的共军正向两翼展开,对小村庄形成包围之势,其主力正向军属搜索营阵地发动猛攻。


潘裕昆急忙走下土坯堆,进入团部,打电话给特务营营长,询问他那方面的情况,特务营营长说:“共军正向我阵地猛攻,并对我施行迂回包围,据我估计,共军的兵力至少在两个营以上。”


潘裕昆估计从西南方向进攻的共军兵力约有一个团,可能还有后续部队,他就目前情况判断,对新一军军部所在地进行包围的共军至少有两个团。当然这只是估计,天知道以后还会有多少共军赶到?


新一军直属部队虽然有特务营、搜索营、工兵营、辎重营和通信兵营各一个,另外还有出兵辽西时配属的骑兵团。但这些部队中只有特务营、搜索营、骑兵团具有较强的战斗力。


此时,村庄周围的战斗已十分激烈,密集的枪声和手榴弹爆炸声连成一片,解放军从四面八方向新一军村庄外围阵地发动猛攻,并以迫击炮不断向村落中射击。一些村舍被炮弹击中起火,驻在村中的通信兵营等部队不断有人伤亡。


激战至上午10时左右,村周围阵地已多被解放军突破,两军犬牙交错,混战一处,已分不清明显的战线。


潘裕昆见新一军军部形势危殆,便下令突围。他命搜索营与辎重营为后卫,以特务营与骑兵团为先导,向包围村庄的解放军部队发起反击,企图撕开一道突破口,掩护军部人员撤向第五十师师部所在地前孙家窝棚。


解放军攻击部队集中轻重火力,对新一军突围部队进行交叉扫射,在密集的弹雨中,新一军突围部队成排地倒下,尸体堆叠之处,尘土尽成血泥。


于近距离冲杀和两军混战中,骑兵已无法发挥其战斗力,士兵与战马成为突出的射击目标,在解放军的机枪扫射下,士兵纷纷落马,战马多中弹倒下,将并未中弹的士兵压死压伤,伤亡十分惨重。

新一军突围部队多次进行逆袭,均被解放军打垮。


后来,骑兵团团长尚其悦,命骑兵下马徒步作战,在特务营的配合下,一手持冲锋枪,一手持战刀,拼死冲杀,经¬过半个多小时的抵近射击与血腥肉搏,终于杀开一条血路,掩护潘裕昆与军部人员突出解放军的包围,向第五十师师部转移。军部通讯设施及军火辎重,全部丢弃。


潘裕昆一行赶到第五十师师部,已是近午时分。中午12时副军长兼新三十师师长文小山打来电话向他报告:他们那里已遭到共军的两次袭击,不过经¬过反击,共军已经¬撤走,他们还在反击中俘获了共军第五纵队的30余名士兵。文小山接着说:“廖司令现在也在这里,他上午就叫我派人去找你,要你到我们师部来商量对策,可我派出的人到现在还没回来,不知你见着他们没有?”


“军部从早晨就被共军包围,我们到11点左右才冲出来,你派的人到哪里去找我?”潘裕昆说。


“好了,现在不用找了,你赶快到我们这里来吧。”文小山说。


潘裕昆当即带领参谋长陈时杰,在数十名骑兵的保护下,策马赶到新三十师师部。他见除了廖耀湘,兵团参谋长杨焜和新六军军长李涛也在那里。他当即向廖耀湘报告了新一军军部遭共军攻击与怎样脱险的经¬过。


廖耀湘一脸忧郁之色,听完他的报告,叹息道:“兵团指挥部和新六军军部也遭到共军攻击,人员已被冲散。只是到现在我还没和新三军联系上,不知道龙军长那方面情况如何。”


廖耀湘说完,李涛又向潘裕昆叙述了胡家窝棚遭共军攻击的情况。正说着,新三军参谋长李定陆用无线电话向廖耀湘报告:新三军军部被共军打散,龙军长不知去向。


潘裕昆听说兵团指挥所与新六军军部被共军打散,已大为震惊,在一旁听了李涛的报告,不禁叹道:“这么说,共军一上午就打散了我们的兵团指挥所和三个军部?”


廖耀湘仅以长叹作答。


潘裕昆见新三十师情况还算稳定,便命文小山调整部署,就地抵抗,并命新一军各部迅速向新三十师靠拢。


这时,新一军主力已被解放军分割在周围约四五公里的环形地区的一些村落中,枪炮声此起彼伏,一直未断。而前、后孙家窝棚一带地区,战斗尤为激烈。


下午3时以后,解放军攻击部队已逼近第五十师师部之侧背。接着,解放军从各个方面向新一军主力集中地带发起猛攻,其机动炮兵部队的炮火像箭雨般射向前、后孙家窝棚地区。新一军各部在解放军攻击部队的打击下,已苦于招架,又遭炮火轰击,伤亡更加惨重,士气十分低落。


4时左右,廖耀湘与新六军新二十二师取得了联络。不久,罗英便率警卫部队,乘车赶到新三十师师部,向廖耀湘报告了第四十九军与新二十二师等部的情况。


廖耀湘得知退往营口之路也被解放军堵死,感到辽西兵团的处境已十分危险,当即与李涛、潘裕昆等人研究兵团下一步应该如何行动。


李涛主张突围。但潘裕昆表示反对,他说:“在兵团四面被共军重兵包围的状况下,部队移动,容易被共军层层截断,进行围歼。我认为兵团各部应就地抵抗,共军在不能忍受我们的火力杀伤之后,会自行撤退。”


廖耀湘则认为,就地抵抗虽然比较容易实施,但却难以支持多久。其原¬因一是弹药缺乏,尤其是各种口径的炮弹几乎在攻击黑山时打光;二是十余万人麇集在数十个小村庄内,很快就会把当地粮食吃尽。虽然可望空投一部分弹药,但空军无法维持十余万人的粮食供给,非到万不得已,不能采取这一方案。他认为,大虎山以南方向纵有敌人,兵力也比较薄弱,突围有可能成功。


但突围撤向营口,毕竟没有多大的把握,于是廖耀湘没有否定潘裕昆的主张,也未说出突围的打算。他命潘裕昆指挥新一军、第七十一军,以及在胡家窝棚一带抵抗解放军攻击的新六军第一六九师与第二○七师第三旅残部,暂以现有态势就地抵抗,待命行动。然后,他便与李涛、杨焜、罗英等人带着兵团指挥所及新六军军部那些侥幸逃出来的参谋人员,乘车赶往新二十二师师部。

廖耀湘虽然未说出去新二十二师的目的,潘裕昆心里却明白,廖耀湘是想靠他的起家部队在第四十九军与新三军第十四师的共¬助下,突出包围,撤向营口。他认为,在现在这种形势下,突围几乎已不可能,盲目硬冲,只会使兵团的处境更加危险,但廖耀湘既然不说出他的目的,他也不便道破。


廖耀湘等人走后,潘裕昆立即按照自己就地抵抗的主张着手部署。他命新一军各部收缩战斗队形,并在所占据各村落间高地要点与交通要道抢筑起比较坚固的工事,以防解放军利用间隙薄弱部位突入新一军主力集中地区。


新一军在收缩队形,抢筑工事时,不断遭到解放军的攻击和炮轰。一些工事刚刚修好,便被炮火摧毁,工事内外的士兵也横尸于乱石堆中。


黄昏时分,解放军从正面对新三十师连续发起进攻,守卫正面阵地的为该师第八十八团。团长卢伯齐指挥所部顽强抵抗,并一度亲临前线,督饬部队发起反击,与攻至阵地附近的解放军展开白刃格斗。于激烈的肉搏战中,卢伯奇指挥部队奋力拼杀,被流弹击中负伤。


卢伯齐指挥第八十八团多次阻挡住解放军的攻击,阵地始终未被突破,保障了师部的安全,潘裕昆在战地上特别提出嘉奖,并为该团与卢伯齐记功。


但是新一军的末日即将来临,嘉奖也好,记功也罢,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天黑以后,解放军暂时停止了攻击,新三十师各部的阵地也趋于稳定,一些部队指挥官向潘裕昆报告,他们已收缩队形,巩固阵地,并在一些要点筑起了工事。


潘裕昆用报话机与第七十一军军长向凤武联络,询问他那方面的情况。向凤武说,第七十一军与第一六九师等部白天虽然受到解放军几次攻击,但伤亡不大,目前各部阵地都还算颇稳固。


潘裕昆心中稍安,认为凭着新一军的火力优势,在第七十一军等部的掩护下,可以就地抵抗,坚持一段时间,甚至有希望将共军击退。


经¬过上午激烈的突围之战与下午紧张的指挥部署,潘裕昆感到十分疲惫,他走进文小山派人为他打扫好的一间农舍里,想好好休息一下,以利于明日更好地指挥战斗。


但他躺下不多时,文小山便推门进来,说:“军座,廖司令要你与他通话。”


潘裕昆急忙穿好衣服,来到师部,拿起报话机,接听廖耀湘的无线电话。廖耀湘以明语说:“潘军长,现在兵团的行动计划已经¬改变,我命令你指挥新一军、第七十一军、第一六九师、第二○七师三旅以及兵团直属重炮部队,于明日拂晓沿大虎山至新民铁路以南地区,向沈阳撤退。在新民以南至老达房之间地区抢渡辽河;所有车辆与不能带走的重炮,一律可以毁弃;在撤退途中遇敌时,应断然攻击以突破包围;撤退时,你部新三十师应与其以南部队切取联络并与之靠拢,撤退秩序及掩护处置,由你自行决定。我现在在二十二师师部,如遇紧急情况,立刻与我联络。”


潘裕昆感到十分意外,他认为,这个命令不仅将断送新一军,而且会断送整个辽西兵团,他痛苦地说:“廖司令,现在兵团四面被围,各部之间大多失去联络,部队一旦移动,失去阵地依托,很难抵抗共军的攻击,这是很危险的行动,能否将部队À¬回沈阳,我实在没有把握。”


“这是卫总司令的命令,必须坚决执行。”廖耀湘严厉地说。


“情况既然如此,那我尽最大的努力吧。”潘裕昆答道,声音有点颤抖。


潘裕昆口头上虽然表示执行命令,但他仍认为此时向沈阳撤退,是走向毁灭的行动。他当即通知新一军与第七十一军等部副师长以上军官到新三十师师部紧急会商,要他们对廖耀湘的命令提出意见。


他打算如果各部坚持不愿撤退,并提出有力的意见,他将请示廖耀湘,要求更改这一命令。


但是与会人员议论各异,其中多数人表示应执行廖耀湘的命令,而不赞同就地抵抗。特别是第七十一军军长向凤武,更是坚决反对继续与解放军作战。他说:“我军连日来与共军进行激战,不分昼夜,致使官兵生活失常,患传染病者甚多,尤以急性痢疾为重。现在,兵团已经¬陷于孤立无援之绝境,既无给养补充,更无部队增援,继续抵抗下去,只会使我们的处境更加危险。我认为,退回沈阳,虽不能算是上策,但也不失为兵团的一条出路。既然廖司令已经¬下达命令,我们应立即执行,迅速向沈阳撤退。”

第二○七师第三旅旅长许万寿附和道:“我同意向军长的意见,我旅于21日起,连日攻坚,伤亡惨重,官兵皆疲惫不堪,如得不到休整补充,已无继续作战之能力,再打下去必将伤亡殆尽。因此,我认为应立即执行廖司令的命令。”


第一六九师师长张羽仙,也主张迅速退回沈阳。该师虽然只对黑山以东高家屯一线阵地攻击了一天时间,但由于李涛和张羽仙求胜心切,指挥所部倾其全力,连续猛攻,伤亡也极惨重,何况廖耀湘是新六军的老军长,张羽仙也不能不听他的命令。


新一军参谋长陈时杰和第五十师师长杨温则认为,各部队当前正与共军激烈对抗的情况下,骤然退兵,实不可能,应依托现占据之阵地,继续抵抗共军的攻击,才有一线生机。


文小山倾向向凤武一派的意见,他颇为婉转地说:“我认为,在当前情况下,保全有生力量至关重要。现在我军虽处于重围之中,但还有退却的余地。如共军继续收缩包围圈,而我又无力予以有力反击,到时恐连退却的余地也没有了。”


文小山的发言,使陈时杰、杨温也改变了主张。争论的结果,竟是一致认为应执行廖耀湘的命令,迅速向沈阳退却。


此时,潘裕昆也不好再坚持己见,遂决定新一军等部于本晚开始,沿大虎山至新民铁路以南地区向沈阳退却,并拟定了撤退的计划。


与会人员离开新三十师师部后,潘裕昆便开始以电话指挥新一军各部队进行撤退。按照撤退计划,各部应于晚11时开始先撤退阵地上所不必要的人员、马匹和粮弹,以及非防御上所必要的部队、马匹、火炮,以及重要器材等物。然后再撤退第一线部队。


正于此时,失踪了一整天的第三军军长龙天武来到新三十师师部。龙天武愁眉苦脸,军装不整,裤脚与皮鞋上满是尘土泥迹,模样十分狼狈。随之而来的还有东北“剿总”高参郭树人及二十几个溃兵。


25日晚上,潘裕昆还乘车到新三军军部与龙天武长谈至深夜,对兵团及所部的命运忧心忡忡,不料仅隔一日,龙军长竟变成了这副模样,令他十分惊讶。他不待龙天武坐下,便问道:“哎呀,天武兄,你怎么弄成这副样子?”


“唉,一言难尽,一言难尽。”龙天武一面摇头叹气,一面自己动手,端过桌上的茶±¬,仰脖牛饮,将±¬中水一气喝光。


潘裕昆待他喝完水坐下来,接着问:“这么晚了,你还往我这跑,难道你没接到廖司令的命令?”


“命令?什么命令?”龙天武满脸疑惑地问。


“廖司令已命兵团各部向沈阳撤退,你们新三军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裕昆兄,实话不瞒你,我们的军部被共军打散了,到现在我都没有掌握到我的一个师,也不知他们都在什么位置。”


潘裕昆又问龙天武怎样脱险,怎样跑新三十师师部,龙天武支吾其词,只说:“裕昆兄,我们一天没吃东西了,你赶快叫人给我们弄点吃的。”


潘裕昆因要忙着指挥部队撤退,也无心细问,便叫勤务兵为龙天武等人安排食宿。


原¬来,新三军军部于拂晓时分遭到东野第六纵队黄永胜部的突然袭击,守卫村庄外围阵地的军直属部队毫无防备,在解放军的猛烈攻击下,阵脚大乱,勉强抵挡一阵,便乱哄哄向后撤退。


龙天武睡得正香,忽听村西面枪声大作,喊杀声阵阵传来,知事不好,急忙穿上衣服,走出军部,想观察一下情况,哪知他刚出院门,就见溃兵已蜂拥退入村内,满街乱窜,枪声、喊杀声已逼近村头。他顿时吓慌,急忙带着几个随从,分别跳上一辆吉普车和早已装好行李的卡车,向村头逃走。他于慌乱中,连参谋长李定陆都没打招呼,更别说军部其他人员。因此李定陆在向廖耀湘报告新三军情况时,只得说他去向不明。


汽车开到村外一条小河旁,龙天武见桥已被拆毁,便命汽车兵开车从河中冲过去,不料两辆汽车一开下河堤,便都陷在淤泥中,动弹不得。龙天武也顾不得天寒水冷,薄冰割脚,急忙跳下车,蹚着没膝深的河水,向对岸跑去。

这时,天刚蒙蒙亮,龙天武的随从及汽车兵只听身后炮声如雷,枪声疾如骤雨,回头看去,只见村中火光熊熊,浓烟滚滚,知道解放军已攻入村内,军部已经¬完了,于是便趁龙天武不顾一切地往前跑时一齐逃散。


待龙天武过了河,回头找人时,见身后只剩下郭树人和一名贴身护兵。中将军长转眼间成了光杆司令。


龙天武等人不敢停留,继续逃走,只觉得透湿的裤管贴在腿上,冰冷刺骨,那情形、那滋味,和廖耀湘、李涛、周璞三人涉渠逃走时十分相似。


黄昏时分,龙天武等人逃到一个村庄北面,在那里收容到新三军的20几个溃兵。龙天武带着这帮人四处瞎撞了一阵,只见到处都有战斗,哪里不都安全。于是,龙天武只得带着他的“部队”来到新三十师“避难”¡¬¡¬


新一军各部按照潘裕昆的计划,撤退还算顺利。只是第一线与解放军对峙的部队在撤退时比较困难。潘裕昆又对各部如何撤退前线部队,作了一些具体指示。


午夜时分,前线部队开始撤退。掩护部队已提前进入掩护阵地,第一线部队对解放军阵地进行定时射击,每隔1小时放一阵空枪,然后各部队立即利用射击间歇,迅速撤退。官兵一律用袜筒套在鞋底上,沿着战壕边的松软积土行走,以免发出响声。所有电话线均改为由最后撤退部队撤收,并由一名营长在队尾监视。


潘裕昆还命驻在孙家窝棚一带的第五十师于当夜向解放军发动两次袭击,以分散其注意力,掩护前线部队安全撤退。


潘裕昆在撤退计划中还特别规定,军野战医院与最后一批撤退的部队同时撤退,以便在发生激烈战斗时,能及时救护负伤官兵。


新一军将所有难以带走的重炮全部遗弃于前、后孙家窝棚地区,剩余炮弹及军用物资皆埋藏于地下,一些用不着的骡马、车辆,也被丢弃。


27日拂晓,新一军各部分成数路,按照预定的路线向沈阳方向撤退。


当各部先头部队刚走出三四华里时,解放军便发出攻击信号,按照廖耀湘明语无线电话指示各部撤退的路线埋伏在各条通道旁的解放军部队一齐杀出,发起了总围攻。


新一军各部先头部队同时遭到解放军的突然袭击。这些正在行进中的部队来不及展开,便遭到炮击和机枪的扫射。一发炮弹打来,就有十多人伤亡;轻重机枪的猛烈扫射,使一排排新一军官兵像大风中的草人般东倒西歪。


待他们在惊恐与混乱中展开队形,仓促应战时,解放军已在密集的炮火掩护下,漫田野冲过来,“缴枪不杀”的呼喊声,令他们于胆战心惊的同时,发现了一线生机,那就是赶快缴械投降,可保一条活命。


新一军各部先头部队在解放军突然而猛烈的攻击下,很快便土崩瓦解,大部分被歼或被俘,残部均逃回前、后孙家窝棚一带。


新三十师的一个步兵营沿着一条小河逃走,官兵争先恐后,相互拥挤践踏,在解放军的机、步枪追射下,一团团仆倒在堤上,一排排滚落入河中,尸血将河水染成殷红。


由于新一军各部先头部队的迅速瓦解,使解放军得以在很短时间内猛插至前孙家窝棚的西北角,一举切断了第五十师师部与师直属部队的联系,并将师部附近的第一四八团包围起来,使第五十师处于十分危险的孤立状态。


激战至上午9时左右,解放军已将新一军的新三十师、第五十师,以及军直属部队,包围在大约五六平方公里的地区。解放军不但在逐渐缩小包围圈,而且突破新一军一些部队的阵地,向纵深处插入,将新一军各师、团、营之间分割成数块。


新一军主力部队在解放军的猛烈攻击之下,已经陷入混乱不堪、各自为战的状态,一些以营连为单位的部队,缩踞在一些村庄里,凭借房屋及围墙工事,进行最后的抵抗。


第五十师师长杨温,在师部与师直属部队及第一四八团被解放军攻击部队隔开后,急忙以报话机呼叫该师第一五○团,命团长谷剑霞率该团主力迅速赶到前孙家窝棚,保护师部安全。这样一来,第五十师主力便集中在前孙家窝棚及附近一带。

随后,杨温命第一四八团与师直属部队,分别向解放军发动反击,以突出包围,打通与师部及第一五○团的联系,企图集中兵力,冲出包围圈,向沈阳撤退。


但是,第一四八团团长指挥所部接连发起3次冲锋,均被解放军的猛烈火力所阻。师直属部队也无法冲过解放军的火力封锁。两部经¬过几次冲锋,死伤累累,不得不缩踞在村内,负隅顽抗。


解放军攻击部队为使这些被包围的部队免除无谓的伤亡,向第五十师发出停止抵抗的最后通牒。但杨温拒不接受,又命第一五○团向占领前孙家窝棚外围阵地的解放军发起反击,企图与直属部队会合一处。


但这次反击很快便被解放军打退。


随后,包围第五十师主力的解放军攻击部队,集中炮火向前孙家窝棚与师直属部队及第一四八团占领的村庄轰击。而师部所在地前孙家窝棚被作为主要轰击目标,落弹最多,房舍墙垣被炸毁,村中烈焰四起,烟尘迷目,官兵已无藏身之处。死于炮火者不计其数。


接着,解放军再次发起攻击,一举攻入三个村庄。经¬过半个小时的激战,新一军第五十师主力被歼,师长杨温被俘。


新三十师也被解放军分割包围在几个村庄中。师长文小山仅掌握着师直属部队与一个步兵团。潘裕昆见新一军被解放军冲得支离破碎,部队不断被歼灭,知己无法继续抵抗下去,便企图从南面突围。


他命文小山指挥新三十师从包围圈内向解放军发动逆袭,以报话机命令被解放军隔在包围圈之外的新一军各师、团残部,由外向内突击,并严令在包围圈外正准备撤逃的后卫部队骑兵团,自北面向解放军发起攻击,以牵制背面的解放军,使其在新三十师主力向南突围时,无法进行追击。


解放军攻击部队发现了潘裕昆的突围企图后,即集中步炮火力,遮断包围圈外所有的突击。同时构成密集的火力网,阻断新三十师突围部队的前进道路,使其在未接近包围圈之前,遭到重大杀伤。


新三十师突围部队官兵成堆地倒在冲锋途中,撤下来的人伤者极多。在发起两次反击之后,文小山已无法再组织有力部队出击。上至师长,下至士兵,充满了绝望的情绪,士气异常低落。


骑兵团在包围圈外的突击,也以惨败告终。


骑兵的攻击速度虽然快于步兵,但骑兵团始终未能突破解放军的火力封锁。在攻击过程中,一些骑兵连同战马一起,被炮弹炸得肢体破碎,血肉横飞;在轻重机枪的猛烈扫射下,一些中弹的战马或猛然跃起,将骑兵甩出数米之外,或猝然倒地,绊倒了随后疾驰跟进的马匹。


骑兵团团长尚其悦,见冲锋接连被解放军打退,骑兵团已伤亡过半,便不顾潘裕昆的命令,擅自率残部逃走。


但是,他没逃多远,便被解放军包围,骑兵团遂被全歼。


不久,解放军开始向新一军残部发起全线进攻,战况更趋激烈。


新一军残部占据村落、高地在一个个减少,山坡上下,村内村外,到处都是新一军官兵的尸体。数以百计的伤兵在断壁颓垣下,在田间道旁垂死挣扎,哀号惨叫。军野战医院此刻已无力将这么多的伤兵收容治疗。


潘裕昆见大势已去,“天下第一军”眼看就要全军覆没,心情十分沉重。但是,他为了活命,也顾不得担当什么“临阵脱逃”的罪名,只得狠下心,扔下新一军那些仍在作无望抵抗的残余官兵,与龙天武等人一道,由熟悉当地地形、道路的东北“剿总”少将高参郑敬庵为向导,于混乱中溜出战场,往彰武方向逃走。


潘、龙两军长身边除郑敬庵、郭树人两高参外,还有几个护兵,总共不过十来个人,目标很小,行动倒还方便。但潘、龙二人总觉得不安全,一路上,又收容了四五百名溃兵,掩护他们逃往沈阳。


哪知这一来反而弄糟。由于目标扩大,引起了解放军的注意,他们每经¬过一个村庄,驻扎在那里的解放军就对他们开枪阻击。后来他们一遇到村庄就胆战心惊,远远地从旁边绕过。为安全起见,潘、龙两军长不得不忍痛甩了那身将军服,换上士兵装,混在溃兵中间。

由于怕撞上解放军,他们不敢走大路,而是在田野里抱准方向往东逃。潘、龙两军长与二高参夹在溃兵中间,跑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也不敢下令停下来休息片刻。直到天黑以后,他们才走一程,歇一程,减缓了逃跑的速度。


潘、龙两军长带着一帮溃兵,从半À¬门村背面绕道而过,于28日清晨逃到新民火车站,从那里乘火车回到沈阳。


潘、龙两军长逃回沈阳的第一件事,便是设法吃上一顿饭,他们已经¬一天多没吃什么东西了。


两人刚填饱肚子,卫立煌便派人开车来接他们,要他们到“剿总”汇报辽西兵团战败的情况。


潘、龙两军长这时才发现自己穿着一身满是灰尘污垢的士兵服,以这身打扮去见卫总司令,实在太丢面子。两人顿时面红耳赤,不知如何是好,然而带有中将军衔的将军服一时间上哪里去找?两军长在来人的催促下,只得身着原¬装,前往“剿总”去见卫立煌。


卫立煌在他的住处接见了潘裕昆、龙天武和“剿总”高参郭树人。


潘、龙两军长生怕担临阵脱逃的罪名,两人一唱一和,绘声绘色地说共军兵力如何强大,攻势如何猛烈;无论是新一军、新三军还是整个辽西兵团,都是因为共军实在不可阻挡而战败。言下之意,他们已经¬竭尽全力,指挥战斗到最后一刻,才被迫逃回沈阳的。


卫立煌一面听他们的汇报,一面不时扫一眼他们身上那肮脏不堪的士兵服。他那惊异而又有些厌恶的目光使潘裕昆觉得难堪。龙天武也已察觉,但他比潘裕昆机灵,待报告完辽西的战况,他嘿嘿一笑,解释说:“一路上到处都是共军,危险得很,我们那身军服太显眼,就化了装。”


潘裕昆受到龙天武的启发,补充说:“是危险得很,我们要是不化装,恐怕半路上就成了共军的俘虏了。”


使两人感到意外的是,卫立煌不但对他们未责一言,反而安慰了他们一番,然后命潘裕昆、龙天武分别在皇姑屯和沈阳铁西区收容辽西兵团溃兵,迅速加以整编,准备固守沈阳。


郭树人明知潘、龙二人是放弃指挥,临阵脱逃,但不好当面揭穿,只准备待以后有机会再向卫立煌报告实情。哪知他以后再也没有报告的机会。


潘裕昆逃离战场的当天下午,新一军的两个师及军直属部队被解放军全部歼灭。继第五十师师长杨温之后,新一军副军长、新三十师师长文小山也被解放军俘获。


在辽南走廊一带担任巡逻任务的新一军暂编第五十三师,于10月27日奉命调往沈阳。10月30日,该师长许赓扬主动与解放军取得联系,率部起义。


至此,国民党军五大主力之一,曾经¬号称“天下第一军”的新编第一军全军覆灭。


辽西兵团5个军、12个师(旅)共11万余人,至28日被解放军全歼。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