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务实的团长不务实[影子]

挺中匾歪 收藏 15 491
导读:务实的团长不务实 张团长是北方人,但是长着一副南方人的体貌特征,个头不高,皮肤白皙,戴着一副眼镜,怎么看他都是干政治工作的,不过张团长却实实在在的是从基层摸爬滚打出来的,从战士一直干到雷达团的副团长。这次某雷达团团长调任其他部门了,上级考虑到张团长娴熟的雷达知识技能的掌握,以及忠厚的人品,还加上本科学历,所以这次几乎没有什么竞争对手,张团长就如愿以偿地从其他单位到这里来“扶正”了。 张团长上任后,多次在大会小会上甚至在私人交谈间一再强调,工作要务实,不要玩虚的。还说,在这个崇拜偶像的时代和信息高度发达的

务实的团长不务实

张团长是北方人,但是长着一副南方人的体貌特征,个头不高,皮肤白皙,戴着一副眼镜,怎么看他都是干政治工作的,不过张团长却实实在在的是从基层摸爬滚打出来的,从战士一直干到雷达团的副团长。这次某雷达团团长调任其他部门了,上级考虑到张团长娴熟的雷达知识技能的掌握,以及忠厚的人品,还加上本科学历,所以这次几乎没有什么竞争对手,张团长就如愿以偿地从其他单位到这里来“扶正”了。

张团长上任后,多次在大会小会上甚至在私人交谈间一再强调,工作要务实,不要玩虚的。还说,在这个崇拜偶像的时代和信息高度发达的时代,自己同样也没有落伍,自己也有自己的偶像,那就是共和国的现任总理。这似乎没在说假,可不是嘛!张团长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很谦和的样子,从来也不发火,还经常在战士中间拉家常,你还别说,这种家常式的交往,使全团的战士都有一种喜欢找团长聊天的愿望,不管你在营区内什么地方碰到,只要说,团长,我有话说,保准张团长会与你促膝相谈。所以全团上上下下都很尊敬张团长,大家什么话都和他说。

不仅如此,张团长对待工作就像他自己说的一样,极为的务实。他在军人大会上也多次说,自己之所以崇拜总理,就是冲着他老人家一脸的谦和和一身的务实而来,这点似乎与自己有许多共同点。下面这个例子似乎能说明这点。

一个比较偏远的雷达连,多次打报告说,经费紧张,要求团里给予一定的伙食费补助。张团长有点纳闷,以前团里是有克扣各个基层单位经费的问题,下面的主导权很小,从某种意义上说挫伤了一些基层干部的工作积极性。致使许多训练项目几乎就成了摆设,只是在上级来检查的时候才临时下拨一定的经费购置一些材料,充充面子。这样长期的恶性循环,导致各个部门的训练质量严重下降,例如团直汽车分队,每年有将近10万元的训练维修经费,可是汽车分队长期以来在训练维修方面都是先请示,然后团里经过挤牙膏似的给汽车分队一定的经费,而这些仅仅能够维持正常的保养,而且,保养的标准和经费都是一次性定的,这就使汽车分队大部分车辆只能封存,想训练带一些司机出来,那是需要油料和保障经费的,可是这些,几乎就要不来,平时只能在任务来的时候,才能出出车,司机的力量一年不如一年。张团长来了以后,在经过调查了解后,顶住压力,硬是把各个部门的经费全部核发下去了。这当然也包括雷达连的经费。一时间全团上下的训练热情高涨,用不着团里发通知搞动员的。

而这次雷达连索要经费,张团长指示后勤处派人去了解一下,如果情况属实可以酌情额外补助,还没等后勤处的人出发呢,张团长又立即把他们给叫住了,说这次我带着军需股和财务股的同志去,我自己看看。另雷达连两位主官没想到的是,团长会亲自赶到这个偏僻的雷达站,一时间有些慌乱!张团长没有听取两位主官的汇报,而是直接带着军需和财务的同志直接去了炊事班,找到司务长,把一切账目开销全部拿了出来。司务长也是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把账本和会计凭证全部拿了出来。经过核对,张团长发现许多疑点,就问司务长:“问你一个很幼稚的问题,你们全连38个人,伙食标准是每人每天12元,这其中已经包括上面给的艰苦地区伙食补助了,按你们公示的伙食日消耗标准,一个月下来应该是有结余的,可是你们每个月都是超支的,还有你们的养猪种菜的收入,也没见有结余,账面显示是冲转伙食费了,可见你们的一天伙食标准基本可以达到‘山珍海味’的标准了,你给我说实话,到底是怎么回事?”司务长看着团长威严的眼神,这与以往儒雅的表情截然不同,使得司务长鼻尖开始冒汗。张团长看出了司务长的窘相,就立即换了一副面容,和善地说:“你不要紧张,该是什么就是什么,说出来,有我为你做主”!

在张团长的攻势下,司务长主动交代了连长与指导员合伙侵占士兵利益,把伙食费据为己有的事实,又经过与雷达连的两位主官攻心谈话,张团长基本掌握了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三年来,这两名主官共侵占战士伙食费达3万多元,这还不包括养猪的2万多元生产费用。张团长没有发火,而是现场临时调整了该连的干部配置,两名主官双双降级到更为偏远的雷达站去当排长,并责令将侵吞的伙食费如数退还。

回到团里后,张团长把情况告诉政委说,当时的情况只能让我当机立断,否则会引发不稳定。政委似乎没有什么想法,只是不亢不卑地说,一切你说了算,弄得张团长半天不知该怎么回答,心想自己是不是操之过急了,应该回来与政委通通气后,开党委会研究,可是我这只是临时决定的呀,这次回来不就是要重新开会处理此时的呀!再说了,当时雷达连的两位主官问题暴露后,情绪极不稳定,还发出不如死了算了的威胁,如果不立即调往其他单位,让他们冷静冷静的话,有可能会有意外!张团长想到这,也坦然了,就非常诚恳地向政委道歉,并一再表示,自己做出的决定是权益之计,不能代表团党委,现在情况稳定了,可以开会研究处理意见了。但是政委仍然笑呵呵地说,一切你说了算!政委的笑容似乎是一把放着寒光的冷剑,令张团长浑身不自在。

年底了,上面的各种检查接踵而来。团里也开始忙碌起来,可是张团长却在公开场合一再宣称,不准搞宣传,不准搞超规格的接待,我们平时怎么干工作,现在还是怎么干,平时干得不好,现在准备也没用,我们要实实在在地接受上级的检查。政委说,这不一定,有些表面工作必须要做,否则人家说你不重视,会抹杀我们的成绩的。张团长笑呵呵地回敬道,我们干工作不是为了应付检查的,当然面子工作这点我懂,但是以前我们没有决定权,只能以服从为主,现在我看是不是可以打破这些无谓的“潜规则”了!政委一听,也是笑呵呵地说,喔!你是说决定权在你那吧!一切你说了算,呵呵!

上级关于政治工作的检查组下来了,刚到大门口,就感到有点不对劲,别的单位关于“欢迎XX莅临检查指导”的横幅早都打出来了,而且单位领导亲自出来迎接,这个团是怎么了?没有宣传标语以及欢迎口号不说了,进大门还被执勤的警卫战士查验了证件!检查组中一位很年轻的少尉说,是不是他们不知道呀!而一位肩扛中校军衔的人说,得了吧!他们能不知道!我看这里面有什么文章,进去再说吧!

到了团部,张团长和政委走出团部大楼出来迎接,几句简短的话后,政委要求检查组的同志先到办公室喝喝茶!张团长反而说,我看茶先别喝了,你们既然来检查,就直接到各个单位实地检查吧,回头我派几名干部陪同。检查组的人一听,愣了一下,有点尴尬地应付到,那是!那是!

由于平时工作开展的很扎实,各个部门在检查中几乎没有什么问题,抽查与现场提问笔试是检查的几个单位中最好的,检查组也没什可说的,但是好像还没有要走的意思,政委马上安排后勤准备午饭,并嘱咐要准备几个信封。张团长也没提出反对意见,只是交代后勤的同志说,这是工作用餐,不准铺张浪费。

一阵寒暄之后,到了开饭时间,一进饭堂,政委以及检查组的同志不仅皱起了眉头,餐桌上只是简单地摆了几样菜,而且米饭、馒头等主食都摆好了。检查组人对这政委说,你们单位今年变化大呀!匆匆吃晚饭后,检查组的人准备要走了,政治处的干事把信封一个个塞进检查组人员的手里,这时,捏着信封,检查组的人紧缩的眉头才开始舒展开来。

政委长出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还好最后一招,否则,这次检查是彻底出洋相了。话音未落,负责塞信封的政治处干事马上说,这算什么招数呀!信封了装的是欢迎检查的感谢信!政委一听,脸色立马就绿了,大声说,这是谁安排的?干事显然被吓坏了,连忙说。是团长临时决定的!政委摇了摇头,远处冷漠地说,一切你说了算!

检查组一拨接一拨,其他单位都在疲于应付,唯独张团长这个团,一切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按部就班地开展着正常的工作。一次,军参谋长带着庞大的工作组来检查,张团长竟然在团部的操场上组织机关及直属部门的干部战士在进行体能锻炼,一脸汗渍的张团长显然没能博得参谋长的好评,劈头盖脸地训斥一顿后,竟然走了,这个篓子捅的不小,张团长也着实的反思了几天,但是经过自己前后仔细回想后,发现自己没有犯原则性的错误,也就坦然了。

年初,军里开始评功评奖,各个单位都有奖项,唯独张团长这个团,什么都没有,弄得张团长与政委脸上有点挂不住了,当军领导与各个单位的领导握手时,唯独与张团长和政委什么话也没讲,平淡地过去了。

回来的路上,张团长看着满脸不高兴的政委,说道,这些都是虚的,我们只要干好自己的工作就行了。政委似乎有点鄙夷地说,就你?什么是虚的,你明白吗?中国都虚了几千年了,你能改得过来?我看迟早不是你走就是我走。张团长仍然笑呵呵地说,我就不信,务实的工作态度就没有人欣赏,连总理都一再强调……话还没说完,政委就打断他的话说,你还没小学毕业吧!

张团长所在的团,一年来大讲务实之风,上上下下显得都很团结一致,扯皮以及侵占利益的几乎就没有了,团党委决定将自己的经验推广出去,但是送审稿一再被军机关给压着,或是直接打回来了,团长政委都有些纳闷,后来经过政委仔细推敲校验,才发现,送审稿的开头,只字未提军党委领导的帮助关怀,而是一再强调在团里干部战士的齐心协力下,这似乎是犯了大忌了,政委就把干事找过来,问是怎么回事,稿子是被谁修改的!干事说,是团长,说团长见不得这种稿子,说是太假,团里的工作就是大家齐心协力干出来的,军党委也只是发发文件指示一下,没有什么关心帮助的,所以每次的开头都被团长改了,还训我一通!政委一听,脑袋都大了,这叫什么事情呀!你以为你是谁呀!

这年的年中,上级党委来考核班子,带队的是政治部主任。政治部主任的谈话似乎意味深长。说,你们的工作很务实,但是在目前情况下,务实的过了头就显得有点个人主义了,离开了上级党委的指导帮助,你有多大成绩都不是真实的,你们呀!务实的不务实喽!当然党委对你们的工作成绩还是认可的,只是你们在现实中还缺乏大局意识和主动创新的意识,科学决策很重要,不能光凭主观臆断,所以你们要有一定的心理准备。张团长无论有多务实和不拘一格,此时也能听出弦外之音!政委呢!似乎也早做好了准备,反倒说,自己的工作标准不高,看问题的角度较低,所以上级党委的评断是正确的。

一个月后,张团长上调技术级副师,改任雷达技师,政委呢!流到了另外一个团任政委。政委临行前,张团长很动情地握着政委的手说,你说的对,其实我也知道这么个结果,也许我很另类,总在想,不务实的顽疾总要有人来打破,没成想,我的决定把你也给连累了,谢谢你一年多来对我的支持!政委说,算了!都过去了,其实刚开始,我还是很反感你的,多次想打小报告告你状,可是你的务实不仅是在工作上,关键是对待自己也是苛刻的可以,团里的经费除了正常的军事训练开支外,你没动过歪脑筋,换做别人早都把自己的腰包装满了,说以就冲这点,你的人格征服了我,所以团里大小事情,对错我都是说是我们共同决定的。哎!你看你都副师了,还不知足?张团长笑了一下说,务实出了个副师,值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