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丢东西,偷东西[血狼原创]

yaoshudong 收藏 123 242
导读:丢东西,偷东西 今天又是星期五了,到了周末,下午闲暇无事,就想到了写点东西。 人从小到大、从生到死都会有丢东西或偷东西的过程吧,现在先说一说丢东西,但是长这么大丢的东西也很多了,但大多数记不清了,或都不是什么重要的物件,丢就丢了吧,过后也不想它了,时间长了就彻底忘了。而那些总忘不了东西,有时总会出现在脑海中。 有印象的是丢的东西,是一把小时候玩的弹弓,就是用一条铁丝做成一个手掌大的弹弓架,用两条皮条,和一个猪皮或是牛皮的弹弓兜,就做成了一把弹弓,基本用它是来打鸟玩的,有时也打一些小动物,比如老鼠呀、蜂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丢东西,偷东西

今天又是星期五了,到了周末,下午闲暇无事,就想到了写点东西。

人从小到大、从生到死都会有丢东西或偷东西的过程吧,现在先说一说丢东西,但是长这么大丢的东西也很多了,但大多数记不清了,或都不是什么重要的物件,丢就丢了吧,过后也不想它了,时间长了就彻底忘了。而那些总忘不了的东西,总会出现在脑海中。

有印象丢的东西,是一把小时候玩的弹弓,就是用一条铁丝做成一个手掌大的弹弓架,用两条皮条,和一个猪皮或是牛皮的弹弓兜,就做成了一把弹弓,基本用它是来打鸟玩的,有时也打一些小动物,比如老鼠呀、蜂子呀、蛇呀、马蛇子呀都打过。但打鸟还是主要的,每年死在我手下的小鸟也有几十个,是不是说远了,还是说丢弹弓架的过程吧,应该是七几年,那时我们学校还实行半工半读,就是上半天课,再劳动半天,差不多天天这样,一般都是上午上课,下午去劳动,有时是在学校自己的地里干活,有时也去帮生产队干一些力所能及的农活,除草、间苗、施肥都干过。那天下午我们是在离学校不远的自己地里劳动,活也不多,也不累,一会就干完了,我们也就放学了,各回各家了,走在半路,因为我们打鸟用小石子时多,就在一个小山坡上捡石子,装在衣服兜里,准备打鸟时随时掏出来用,这样就不用到时随打随找石子了,有时找不到石子还得用土圪垃代替,那天我捡了好多石子,很重的,到家附近的梨树园子,发现有小鸟想打时,找不着弹弓了,兜里,书包里都翻了几便,也没找着,第二天还去捡石子的地方找了找,也没发现,这样,这把弹弓就丢了,因为那时农村业余娱乐很少,小孩子也没什么玩的,打鸟是我们很重要的娱乐活动呢,没了弹弓就打不成了鸟,我闷闷不乐了好几天,好象为了再有一把弹弓,我的一个本家哥哥还想用打的一个鸟找我们的一个小学老师去换皮子(就是自行车、或者大马车的内胎)。但因为只能换一条皮子而没有成交。后来又怎么有了弹弓,我就记不清了。但我为什么不玩或者很少玩弹弓是因为有一年冬天,我打鸟弹回来的石子,把我本家大哥的大女儿头打出血,惹了祸后,我把弹弓皮子铰断,弹弓架埋进沙里后,就基本不玩弹弓了,那时也大一点了,好象是上初二了。

再一次丢东西,是我都高中毕业了,因为没考上大学,后来我们乡里招民办教师考试,我去参加了,不错还考了个第二名,就去当民办教师去了,时间都到了八几年了,民办教师当时工资也不算高,一个月也就六十多块钱吧,每月还不全发,先发十九元叁角肆分,也不知是根据什么算出来的,余下的以后慢慢给,我当民师的工资几年后才发完,记得好象是我读完工校,都到另一家工厂上班了,还去学校领过最后一次工资,还给我以前的同事们买了点东西,有一盒烟和一点吃的吧。一个月的工资发给我的,我是都花了的,是一分也剩不下的,我觉得当时不全给也对,要不我也攒不下钱,那时还没有大礼拜,一周只能休息一天,但每个休息日我差不多都会去城里玩的,大多数是逛商店、在外面书滩看书、或是骑车在城里瞎逛,中午有个风味楼我每次去都是到那里吃一种蒸饺,味道很好,百吃不厌,吃完饭,再看一会什么书,就该往回走了,几乎周周如此。后来有一次,我从城里回来,钱包找不到了,里面有二十多块钱,还有几张我的照片吧。那时丢了二十多块钱,是我一个月的工资呀,我心疼了好长时间,下周还去那家饭店问了问,也没找着,我觉得应该是我付钱买饺子时,把钱包落在了窗台上,很可能是让人捡了去,让小偷偷去的情况不大可能。

我不当民师去工厂工作后,也丢过一回东西,而且丢的东西还很重要,我工校毕业后去一家生产矿山、小泥厂用的设备的企业,在那里工作了一段时间,还当过几年财务主管,有一年出差去山西临汾,去那里的几个水泥厂去催要欠款,住在有个叫什么第二招待所的地方,这还有我们厂子的一个销售员在等我,我们一起去了几个地方要钱,但是也没什么效果,一分钱也没要来,我还带着一本盖好章的普通发票,放在一个当区人大代表时发的粽红色的包里,我出来进去时总是包不离手,很怕发票丢了,但怕什么就来什么,有一天早晨我一觉醒来,却发现我的包不见了,在我原来放包的地方,有一个黑色的小包,里面不知为什么还放着两片白色的药片,我到今天也不知为什么这个小偷往包里放药片有什么意思,也许是因为这个贼太紧张的缘故吧,放包的意思是不是让我在梦中以为自己的包还在。现在想来可能是这个原因,我觉得贼绝对不会怕我包丢了,没有包用而送我一个包吧。包丢了后,我找了服务员,服务员帮我去找了昨晚上睡我屋里的一个南方人,并让那人打开了他包看了一下,什么也没发现,我想真要是他偷的,他也不会放在包里让我们翻到的,那天我晕了一天,心情很糟糕,既没心思看电视,也没心思出去玩了,我们厂子的那个销售员还去了其它的地方,我一个人晚上也没睡好觉,第二天,那个销售员回来了,她又同我去查了查也没找到,我也没心情在山西呆了,就直接回来了,回来之后找厂长做了汇报,还好,厂长也没说什么,就叫我去税务办理发票丢失的手续去了,税务也没难为我们厂子,就是罚款一千元人民币,把那个发票在报纸上发通告宣布作废了。好在丢的不是增值税发票,要是麻烦就大了。我们厂长也没罚我款,也没怎么批评我,这事就这么过去了,但我们厂长认为,这本发票应是与我在一起的销售员偷走的,她用这本发票去欠款的厂家要钱了,当时我还不以为然,但现在想起来,她的疑点很大,因为我丢发票时她不在这家招待所,这是不是故意的呢,另外还有一个疑点,就是过一段时间,他又跟我说,是那几个南方人拿的,说让我出点钱再把它买回来,我当时没理她,现在想起来,那本发票也许真是在她手里,没什么用,想再卖点钱,以后我遇见她,我一定问一问她,那本发票是不是她拿走的。

说了这几次丢东西,再说一下小时偷东西,小时邻居家的枣呀,梨呀,那是有机会就偷的,有时路过梨树或枣树,见着没人就用石头往下打梨,打枣吃,这也不是偷了,只不过小时淘气而已了,有时见着人家有好玩东西,也偷偷摸摸拿过,但这都是小时干的事了,还不怎么懂事,还在生产队时,我们出去玩经常去苹果园子,梨树园子去偷吃的,我们队里的几棵甜梨树上的梨,是不等它熟了时,就让我们偷吃没了,小时偷东西记得很清楚的一次是去我们叫老虎沟的一个队里去偷草苜蓿,那天是因为我们去山里打柴禾时,由于贪玩儿,什么也没打着,看看天黑了,再打也来不及了,就想去偷点现成的,当时我们大队里有好几个小队都种草苜蓿,也不知做什么用,小时挺绿的,长大了就变成黄色的了,烧火很好烧,所以我们就想去偷点带回家。正赶上那天他们队里有好多人在那儿干活,也忘了做什么活了,我们几个小孩颤颤惊惊地走到放草苜蓿的地方,还没拿起来东西,也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喊的是什么也没听清,我们就吓得狼狈而逃了,我们顺着一条小山沟从上向下跑,也不管什么石坎不石坎的了,见着就跳下去了,我倒楣的是刚跑出去不远,左腿就重重的撞在了一块大石头上,一下就把我撞倒了,我当时心里感觉就是想躺在那里好好的睡一觉,休息休息,也不知为什么,但最后还是爬起来又接着跑了,还跳好几个石坎子,小时候也没觉得怎么样,但现在好象有感觉了,就是我下楼时,有时会听见腿咔嚓咔嚓的响声,去年有几次还在椅子上站不起来了。也许以后我的腿还真会出问题了。

来北京有一段时间我上下班都坐939路公交车,是从北京南站发车到奶子房终点吧,有一年春天,我坐车到北师大那里,上来几个人,有个男的站在车门处,他面前有一个女孩子好象是上班一族吧,这个男的手里拎着一个提包,不知为什么,他总想把包提上来,还总是提不上来,就好象下面有什么人拽着似的,他费了半天劲终于把包拎了上来,他面前的女士好象还笑着说了他一句,是怪他为什么非得要把包拿上来的意思吧,这个男的也没说什么,到了下站就下车了,这个人下车不久,车上的女士也不知因为什么想看包,一看她的包已被人拉开了,里面的钱包也不见了,当时急得她大喊一声包丢了,接着眼圈就红了要哭,最后也没哭出来,然后她就用手机也不知是给什么人打电话,但是也于事无补了,司机和列车员也没说什么,她还同我一起下的车,都是在叶青大厦,后来我还见过她一次,但不知具体在那个公司上班,哎,可恨的小偷呀。


本文内容于 2008-11-24 7:48:06 被yaoshudong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