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精子昂首挺进重庆精子库ZT

zw0224 收藏 1 384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捐精,也许大家比较陌生,通常会想到献血,其实除了捐和献代表了无偿奉送,其过程和作用却大相径庭。我十多年前献过血,内心完全没有一点私念,纯粹做好事,但我捐精的动机完全是出于私心。说来话长,我六、七年前就有了捐精的念头,最先去重庆计划生育科学研究所附属医院精子库咨询好几次,但迟迟下不了决心,这样拖到去年初,眼看要过了捐献的极限年龄,过了这村就没店了,我终于横下心要去捐。可赶到江北观音桥这家精子库时却被告知因卫生不合格被国家查封了,于是又颇费周折打听到在袁家岗的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有重庆唯一的精子库。

诸位肯定急于想了解捐精的过程,但我想先谈一下我的动机。年轻时知道非洲乌干达有个残暴的皇帝叫阿明,他有五百多个亲生儿女,我想一个女人一生排出的卵子总共才四百多个,而正常男人一次泄精能成活的精子就有好几千,再百里挑一恐怕至少也有几十个可以孕育生命的,简而言之,只要有足够的卵子和子宫,一个男人一生便可复制几万、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男男女女,几十年下来足可建立一支军队或一个小国家,呵呵,这是一项多么伟大的事业啊!尽管这种幻想促使我在神秘的生育领域不间断地探索了几十年,并且这种幻想在理论上也可行的,但在现实中却不具备可操作性,即使我拥有足够大的权力和财力(其实除了精子我一无所有),但无限制地去占用别的男人的生育资源,等于种下了数不清的夺妻之恨,终有一天这些男人每人一口唾沫加一泡精就足以把我淹死!生育繁殖后代是动物的本能,这也是我捐精的真正动机:让自己的生命多方位、多角度、多线条、多层次地得到延续,象一棵大树,根繁枝茂,并且让种子随风播散到陌生遥远的地方。另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卑鄙念头:让我的精子进入一个个不知名的、未曾谋面的美丽女人的温热体内,象臆淫,有点刺激,嘿嘿。

下面谈一下过程。

首先要出具有关的身份证明,然后回答问卷,题目象拷问家族病史,又象智力测试,包罗万象,做完卷子要化四十分钟,再签协议,再全方位体检(验血、尿,量血压、测心肺功能、检查肝功能、染色体、艾滋病等项目),任何一项不合格,都将被淘汰,然后捐献者要在捐献室内,通过一系列的消毒措施后,通过自慰的方式,采集一定量的精液,以备初次检验,确定精液质量,如果此人精子穿过用以测试的金黄地鼠卵的比例小于30%,那么就不能做一个合格的捐精者;如果“奋勇向前”的精子达不到50%,也不行;如果把精子冷冻成“标本”后,“复苏者”不到一半,还是不行。这是一次对精子活力的大考验。事实上来精子库填表申请捐精者2/3都不能成为合格捐献者。国家规定每人一生只能捐一次,这个一次是指整个过程,而整个过程包括在6——8个月内,出精十二至十五次,完成后放在零下90度的液氮中冷冻半年,合格者再去复查一次身体,通过,则精子正式进入精子库零下180度的液氮中备用,而捐精者则可得到二千元的象征性补贴。总之过程太复杂,淘汰率太高,虽然中国人多,但不孕不育者也多,因为观念上原因,捐的人又特少,所以各大城市的精子库都经常告急。

捐献者在单间里面一般会呆上十多分钟,从捐精室里出来的时候,一般都面带羞涩,他们手中握着一个小瓶。基本上多是二十多岁的。我第一次去时,有三个小伙子在排队进屋,我当时感觉自己有七十岁了,自惭形秽,无地自容,轮上我进去,心里一点没冲动,本来我已二十年没干这活了,平时的欲望也不强,随着年龄增长功能也退化许多,当时急的浑身出汗,把所有女明星挨个想一遍也毫无作用,越急越不行,时间长了又怕外边的人说我有性功能障碍,这可是每个中年男人最忌讳的,十多分钟过去了,我迫使自己静下心来,幻想自个充满活力的精子在不久的将来,象个勇敢的斗士,冲冲冲啊!勇往直前一鼓作气冲进一个美丽女人的体内,同时幻想那个女人会有何种感觉,她一定也会幻想我的一切,嘿!这法子还真灵,没到十分钟我就成功了!但第二次这法子就不灵,毕竟是虚的,也许就象别个的网恋一样,可网恋总还有个人在与你心灵互动,我埋头苦干二十分钟还是没成,最后沮丧地出来到医生那儿说不干了,医生问明情况,非要留我,说:尽管我是重庆精子库成立迄今捐献者中年龄最大的,但我的问答卷也是得分最高的,并且通过几次交谈一致判定我的智商较高,不说育出龙子凤女,至少可培育一打社会精英,为国家作贡献。说完要我稍安勿躁,稍等片刻,随即唤来一位青年女护士,去帮助我完成。以后的每一次我都是在护士的帮助下完成的,当然护士的操作是机械性,不带一丝一毫色情成份,可手感不一样效果也不同自个,我记了一下前后有七个护士帮过我,大多二三十岁。

今天中午我终于收到了最后一次体检合格的通知单,这就意味着我的精子正式进入了重庆精子库,等待受捐者,我想象如果放大一亿倍它们就象一头头冬眠的公熊,可爱之极。今天一下午我都难捺我的兴奋之情,按常规我的这些精子可供给十至十五人,也就是说我在这世上又将多了十至十五个后代,依照法律,捐献者是不能得到受捐者的任何信息的,但受捐者可了解捐献者的大致情况,比如身高、年龄、学历等等,二十年后也许某种机缘巧合,我十多个儿女中的某几个得知了自己的出生之谜,一定会循着线索找上门认亲,而我的特征在重庆精子库中最明显:年龄最大者,问答卷得分最高者。我儿我女一定会找我的,一定能找到我的!我正乐着哩!


1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