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牧民称捡获两只雪豹 专家质疑:翻版华南虎

黑色之鹰 收藏 1 88
导读:新疆牧民称捡获两只雪豹 专家质疑:翻版华南虎

11月12日,就在“华南虎照”案即将进入二审的时候,一则“新疆牧民捡拾两只雪豹”的新闻迅速占领各大网站的显著位置。仅几天时间,一幅“一手揽一只雪豹面对观众注目”的经典画面,让很多人认识了张培伟——一个来自新疆天山西部伊犁河谷伊宁县喀拉亚尕奇乡的牧民。


当事人称上山放牧捡拾雪豹


张培伟回忆,5月12日上午雨后,他在距家90多公里处的天山西部塔勒夏提峡谷放羊。考虑到雨后的山坡草丛里会有野贝母长出,张培伟一边放羊一边在草丛里寻找贝母。突然,他发现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在草丛里晃动,走近一看竟然是一对非常可爱的小山猫。出于对小动物的好奇,他将小山猫抱到约1公里外的住处。在山上住了几天后,张培伟将小山猫带回了家。


随着小家伙慢慢长大,张培伟和他的家人越来越觉得这两只小山猫非同寻常。首先,两只山猫的食量越来越大,两个月大时它们便偷偷地吃掉了一只鸡,给它俩喂些碎肉似乎根本填不饱它们的肚子。另外,由于两个小家伙一直在张培伟的屋里睡觉,它俩的“小便”气味越来越大,最后简直到了让人无法忍受的地步。直到两只山猫跳进羊圈将一只小羊捕食后,张培伟和他的家人才开始恐惧起来,它俩到底是什么动物?


为了弄清雪豹的身份,张培伟与北京、乌鲁木齐等地的一些动物研究部门联系,但始终没有得到答复。7月末,张培伟和朋友向伊犁哈萨克自治州林业局求证,经过伊犁州林业局野生动物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初步确认,张培伟养的这两只小动物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雪豹。9月初,经过自治区林业部门野生动物保护专家进一步确认,“山猫”的确是雪豹,已被列入国际濒危野生动物红皮书,在国际IUCN保护等级中被列为“濒危”(EN),和大熊猫一样珍贵。


张培伟说,让他不解的是,林业部门确认雪豹身份后却告诉他不能告诉任何人,等待有关部门处理。在遥遥无期的等待之中,他们想办法通过朋友找到当地一家报纸,于11月12日对雪豹曝了光。从11月12日开始,包括新华社、中央电视台等媒体在内的数十家媒体陆续来到张培伟家进行采访,有的媒体甚至将直播设备搬到了他家。张培伟说,他们万万没想到雪豹被媒体曝光后竟然会产生如此大的轰动效应。


专家质疑捡拾雪豹的说法


“放羊误捡山猫,长大惊变雪豹,这个故事非常具有新闻性,但与华南虎事件一样,这个故事经不起推敲,可能是一个骗局。”多年从事雪豹研究的中科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研究员、新疆动物学会副理事长马鸣认为,张培伟捡到雪豹时就可能知道那只雪豹绝非山猫,张培伟对媒体和公众可能撒了谎。


2004年9月,在国际雪豹基金会和新疆保育基金会的支持下,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开始进行新疆雪豹分布调查工作,迄今已有4年。马鸣作为研究员从2004年开始便随考察队深入天山托木尔峰地区和阿勒泰地区天山东部中部、和田地区昆仑山等地进行野外调查。因为一直没有间断过对雪豹的追踪与研究,马鸣掌握了很多雪豹在新疆的第一手资料,他是中国目前业界公认的雪豹问题研究权威。


17日仍在新疆昆仑山一带作野外雪豹生存调查的马鸣,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张培伟发现雪豹的新闻他已详知,针对此事他有不同看法。


马鸣认为,尽管山猫与雪豹同为猫科动物,但此猫非彼猫,即使是刚生下的幼崽,无论大小还是长相,两者都有本质区别。按照常理,雪豹的栖息环境主要在海拔高度为2000至6000米之间的高山裸岩、高山草甸、高山灌丛和山地针叶林缘,夏季栖息地的高度大多在海拔5000米左右。按照张培伟的说法,他捡到雪豹的时间为5月12日,即伊犁河谷的初夏,这时候雪豹的生活栖息地应当在海拔4000至5000米。从常理推断,牧民放羊不可能将羊赶至如此高海拔的地方放牧,更何况张培伟放牧的羊是绵羊而非善于攀爬的山羊。


针对有些媒体提出这几年全球气候变暖,雪线上升,可能让雪豹的生存环境有所改变,马鸣认为这更进一步证实了张培伟捡拾雪豹的不可能性,因为雪线上升意味着雪豹要去更高的地方建自己的巢穴,而不是到海拔更低的草原上安家落户,于情于理都不可能。


张培伟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他是在离自己搭建的简易帐篷不足1公里处放羊时在草丛中捡到两只雪豹的,从当时小雪豹可爱的样子判断应该是出生不久,也就是说它俩离开母亲怀抱没有多长时间。针对这一说法,马鸣认为,事实上,居住环境极度隐匿的雪豹通常将巢穴建在峭壁岩洞中。雪豹在草丛中筑巢,从目前科考研究中尚末发现。另外,如果的确像张培伟所说的那样,小雪豹发现地距离他住的地方不足1公里,且与放牧的地方近在咫尺,为何母豹放弃幼崽外出觅食舍近求远去打野味而让山坡上散牧1个多月的羊群安然无恙?


马鸣感慨,如此漏洞百出的弥天大谎竟然有那么多人相信!自己虽一直忙于科考工作无暇顾及这场闹剧,但作为一名从事野生动物研究和保护工作的学者,自己有义务表达观点和立场。


马鸣同时表达了这样一个观点,因为无论是参加野生动物专题科考还是进行野生动物学术讨论,他都必须面对一个现实:在盗猎分子频频得手的同时,国家级的野生动物越来越少。因此,自己最痛恨那些盗猎分子,更痛恨那些自己多次见过的披着保护野生动物外衣的盗猎者。为了让野生动物更好地生存,作为一个学者,他不怕被外界议论,他需要说出自己的心里话。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