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黄而遇浓烈而终 终结日 终结日,荒诞在行动。

玄烨号航母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size][/URL] 终结日,荒诞在行动。 从来就不曾停息,也从来就没有过犹豫,似乎对于绝大多数人们来说,诱惑的本身就是在这个石阶上存在的理由,于是大家各自在各自的环境之中,尽自己所能的体会着各种各样的诱惑,光怪陆离的看着别人的经历,也品味着自己的快乐。 其实,换一个角度来说,每个人的自由是应该得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




终结日,荒诞在行动。


从来就不曾停息,也从来就没有过犹豫,似乎对于绝大多数人们来说,诱惑的本身就是在这个石阶上存在的理由,于是大家各自在各自的环境之中,尽自己所能的体会着各种各样的诱惑,光怪陆离的看着别人的经历,也品味着自己的快乐。

其实,换一个角度来说,每个人的自由是应该得到保障的,不同的人选择不同的释放方式,或者什么样的生活方式,是每一个人自己的事,既然我们不能去干涉,那更何况在有的人眼里那些更加荒诞的鬼了。

但是,有些事就是这样不凑巧,人管不到的事,鬼却要以复仇的方式去抱负。

。。。。。。


秦芳是一个很单纯的女孩的时候,她曾经设想过自己的爱情憧憬,但是她那个时候绝对没有想到她现在会是以这样的一个方式来实现着自己的憧憬。秦芳是好人,的确不是坏人,至少在她还是人的时候,她不是坏人。可是现在。。。。。。

她不愿意去回忆那个第一次拿走她处女之身的男人,那时候秦芳在新加坡,懵懂之间的少女是非常憧憬和向往男女之间的情爱的,甚至以为搂搂抱抱就会不慎怀孕的年纪。秦芳第一次和一个男人并排躺在床上,而那个男人甚至可以做她的爸爸了。秦芳喜欢她的老师,因为他迷人的胡子,就这么简单。

之后的几个月,秦芳的例假没有按时的来,她并不知道害怕,因为她没有那些概念,但是最终,残酷的现实却给了秦芳生理上和心理上双重的打击。她做了人工引产,父母让她转学了,老师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似的,就此不和秦芳联系了。自此,秦芳学会了仇恨,也渐渐的开始学着了解自己的身体,慢慢的,秦芳知道了自己的身体是诱人的。

。。。。。。

当秦芳刚刚到可以离开家独立生活的年纪的时候,她就迫不及待的离开了新加坡,辗转于各地的学业,同时也逐渐摆脱了过去的阴影。直到秦芳又一次遇到了一个令自己可以彻底忘记过去的男人。

然而,似乎命运是始终在捉弄着秦芳。

。。。。。。


让我们暂时回到现实的世界里吧,但是并不是去找舒梁他们,那里太过于悲切,其实并不是在故意拖延着浓烈而终的时间,只不过这个现实的世界有太多的现实过于荒诞,不得不说而已。

故事虽然冗长,但是有很多人很多事还来不及交代,他们偏偏又和这而终的浓烈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舒梁的死,其实在他身边很多人看来似乎是死有余辜,尤其是殷月的爸爸,他一直不是特别同意殷月和舒梁交朋友,更不同意殷月搬到舒梁那里去住,但是孩子大了,殷月的爸爸又不能一天到晚的跟着,所以后来也就这样了。但是,殷月后来的死,她爸爸一直是认为和舒梁是有关系的,所以,他一直还记恨着舒梁。

舒梁经营着噬魂岛,起初也是很投入的,他一直可以从噬魂岛中寻找到现实世界中自己无法实现的一种感觉,众人之上的感觉。舒梁是噬魂岛的岛主,每天要在噬魂岛上处理大量的公务,这使得舒梁有一种说不出的满足感和责任感,他越是想把噬魂岛做好,就越是会忽略殷月的感受。直到有一天,殷月也登录了噬魂岛。

两个人的这个故事也就是从殷月登录噬魂岛开始的,并且一步一步的逼近着两个人。

奈何桥对岸的开通,让舒梁第一次把虚拟社会的感觉也带到了现实的世界,随着几次北京地区的鬼友聚会,舒梁很喜欢吃饭的时候坐在主座的感觉,因为他是岛主。网友们通过聚会见了面,也就增加了现实生活中交流的机会,慢慢的,噬魂岛的存在也就不仅仅限于虚拟的网络之中了。

按照童明刚才的话里说道的,噬魂岛上已经存在了大量的来自于枉死地狱的鬼魂了,鬼魂们在现实的世界中也就开始了它们的肆意抱负。

有一个听古老的故事,就能说明鬼魂的抱负有时候是变态的。

“我不是闯王的人啊,可是她们硬说我是啊。她们是抓不到闯王,拿百姓凑数啊。我无论怎么哀求,都没有用啊,他们要的就是人头,而不是闯王的人啊。”那个声音似乎是哭了,哭的很伤心,很冤屈。”

“我说我有年迈的老母,我说我有不足周岁的孩儿,可是没有用啊,他们只是要我的人头,反贼的人头啊。”一种冤屈特有的味道在屋子里弥漫着。

“穿着血红色衣服的刽子手将我按倒,刀已经举起来了。我无奈了,但是我却发现我可以怒骂,我可以诅咒。”那个声音似乎显出了狰狞的一面,屋子里开始震颤。

“你们这些乌龟王八蛋,随意杀害百姓,怎奈我如何辩解,我的人头你们是要定了。那好,你们听好了,我不会让你们活着砍掉我的头,你们一个也跑不了,冤杀百姓,好,我做了厉鬼也饶不了你们,我见人就杀,只要让我看到的人,我一个不剩,都得死~~~~~!”那个声音彻底的邪恶了,回音中满是这许多年来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说罢,我咬断了自己的舌头。他们的大刀也落了下来,我的头掉了。在我的人头滚落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他们的脖子上都被划开了,全都死了,而且,他们也没有舌头了。

就是这样一个故事,好端端的一个人,瞬间就变成了索命无偿、杀人如麻的厉鬼。就是因为这样的一个冤屈。有时候,鬼魂们就是这样,不论你在生前是什么样的老好人,在你死之后,你就有可能变成厉鬼。噬魂岛上的鬼魂想必有很多就是这样的吧。

。。。。。。


老陈家的楼下。

迪厅里。

这里面很奇怪,听不到《万物生》的歌声了。人们在不同的位置扭动着腰肢,男男女女们相互之间温存着,也有的是暴露着自己的欲望,这就是夜店,刘庆并不是很奇怪,他知道这里的还久就是这样的。

刘庆跟着前面的那个女人,总女人的身后看上去,她更加有成熟的韵味儿了,刘庆也不禁展开了片刻的性幻想,终究是男人嘛。而那个女人也不时的回头看刘庆一眼,更像是在挑逗着刘庆那时而平静时而波澜起伏的心。

刘庆有些迷惑了,并不是因为这里的环境喧闹空气混浊,而是因为他眼前的这个女人。

秦芳!没错,这个女人就是秦芳。也只有秦芳能有这样的迷惑力。

刘庆几乎就是被秦芳的眼神牵进了一个包间。毫无知觉的走进了这个秦芳编织的梦幻世界,也是恐怖的轮回世界。

“这是哪?”这句话应该是刘庆问才对的,可是却是从秦芳口中说出的。

“这是包间吗?”刘庆懵懂的回答着。

“不对!这是你和我初恋的地方!”秦芳用她那诱人的声音撩拨着刘庆的心。

“我和你?初恋?”刘庆尽量让自己克制着。

“是啊,你忘记了吗?”秦芳的手搭在了刘庆的肩膀上,另一只手将刘庆的手臂拉了过来,拉到自己的身后,让刘庆揽住了自己的腰,然后上半身顺势向刘庆靠拢着。秦芳的胸部微微的碰触着刘庆起伏不定的胸膛时,她已经能够感觉到刘庆心跳的加速了。

“我,我,我不记得了!”刘庆支支唔唔的了。

“你真是坏人啊!什么都可以忘记啊!”秦芳的声音不是那种纯粹的嗲声嗲气,对于男人的杀伤力极其强大。

刘庆几乎要放弃心理防线的抵抗了,他被迷惑了,两只手都向秦芳的身体搂去了,而秦芳也合时宜的抱住了刘庆,并且有意识的把刘庆往沙发那里带着。

一步一步的,走向了沙发。

刘庆低下了头,看到了秦芳的脖子,她穿的是一件低领的羊绒衫,秦芳似乎是故意的,衣领里面的乳房,裸露无余,她没有穿内衣。刘庆觉得胸口火热,口干舌燥,他的眼睛管不住自己的眼神,秦芳的身体诱惑着自己的抵抗力。

终于,秦芳倒在了沙发上,把刘庆也顺势拽倒在了她身体上。

在倒下的一瞬间,包间的门突然被推开了。

老殷!

“你干什么呢!”老殷大喊了一声!

一下子,刘庆从荒诞中惊醒,他忽然想起来了,这个女人说舒梁让他来这里找他。

刘庆回头尴尬着看着老殷,也想起了那天晚上在玄灵村,也是老殷打开了网吧的门,自己和刘庆才得以脱身。

当刘庆再次看着秦芳的时候,那张迷人性感诱人的脸,已经变得是无瞳无唇的恐怖模样了。

“你是无瞳怪人!!!”刘庆大喊出来!

“你是我一定要带走的!”秦芳的声音没有变化,但是已经不像刚才那样妩媚了,充满了邪恶和恐怖。

“快走!”老殷在门口喊道!

刘庆转身就往外跑,秦芳并没有去追,而是发出了那种熟悉的刺耳的,鸣叫声,不绝于耳。

刘庆和老殷刚刚跑出包间,迎面就和过来的人撞了一个满怀!

都摔倒了,爬起来一看,是舒梁!

“刘庆!”舒梁喊道!

“爸爸!”殷月也看到了她爸爸!

。。。。。。






待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