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雇保姆

z张涛t 收藏 3 79
导读:通过老妈病中,为老妈雇保姆的善意谎言,表达了晚辈的孝心

雇保姆

老妈八十有二,耳不聋,眼不花,身子骨很硬朗,家里三餐还是她操办,倒是省了我一头大心事。然而,老妈必竟是熟透的瓜,经不起磕磕碰碰了。这不!择完菜一起身,没起好,坐在地上,腚八股竟然折了。这下麻烦可就来了……

老妈可是我们家的顶梁柱,爸走得早,是她一手把我们兄妹三人拉扯成人不说,还把她的四个孙子外甥领进了幼儿园。我是老妈的贴身小棉袄,婚后老妈一直跟我过,丈夫在部队工作,一年回来不几次,老妈就成了我的主心骨。回到家就是热汤热水的,家里拾掇得窗明几净,一尘不染,一进门就融入了家里温馨的氛围。老妈相当勤劳,该洗的洗,该凉的凉,家务一点不用我动手。二哥开玩笑说,老妈成了我的准保姆,而且是免费的。每逢周末,老妈就早早做好一桌子菜,风雨无阻,大哥、二哥两家就赶过来,一家人热热闹闹,享受着天伦之乐,邻居们都羡慕死了。可是老妈一出事,这和谐稳固的程序就全乱了。

动完手术,我们轮流看护,老妈在医院躺了二十天,就急着回了家。伤筋动骨一百天,我们都有工作,白天把老妈一人扔家里,谁能放心?原先她在家里,收拾收拾家务、看看电视、上街买买菜,找她那些老姐妹聊聊天,生活得很充实。现在躺着不能动弹,大小便不能自理,没人照顾不行。于是,我们便合计给她雇个保姆。老妈当场就火了,雇保姆干啥?你们该干啥干啥去,那厕所一天得上十趟八回?一早一晚家里有人的时候我上还不行?

老妈万事不求人,当初爸爸病故时,我们都没成人,里里外外,她自己撑着这个家,蹬着三轮车买煤,爬上楼顶打烟道,这些男人干的营生,她都自己干了。现在不能动了,还是这样要强,我们做儿女的真拿她没办法。

按照老妈的意图这样试了几天,倒也没出什么意外,可是做儿女的总是放心不下,上班的时候总是挂念着家里的老妈。有一天,下了第二节课,我便匆匆赶回家,在楼下遇到了赶回来的大哥,儿女的心情都是一样的,这样下去,儿女们的工作也受影响啊!总得想个完全之策啊?

晚上躺在老妈身边,我便又和她谈起雇保姆的事。老妈说,你大哥跑运输,刚换了新车,还借了朋友的钱;你二哥买房子,银行的贷款还没换清,我每月600多元的退休金,这一腚就把多年积蓄就蹲没了,雇得那门子保姆?我自己不是能行吗?再说了,找一个陌生人来家,我又不能动,要是个坏人,把家里的东西都卷走了,你找谁去?

老妈说的似乎也有道理,但关键是她多年养成的固执性格决定的,不愿麻烦任何人。不过,倒是二哥有办法,三说六买,居然把顽固老妈的工作做通了。那天周末,二哥带回一份政府的文件,读给老妈听,大体意思是,像老妈这样的,建国前在资本家纺织厂里的女工,现在生活不能自理,政府负责给雇保姆照料生活起居。可倔强的老妈还是不答应,说现在不能为国家出力了,更不能麻烦政府。二哥说,老妈,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您当年若是个地下工作者,现在就是离休的待遇,住高干病房,全程护理,全是政府负担。现在政府有这样的好政策,您不享受,也就是不听政府的话!您不是从小就教导我们要听政府的话嘛!再说了,您这样下去,我们时时刻刻挂牵着您,小妹讲错课,那可是误人子弟啊!大哥开车走了神,那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啊!

……也真是这么个理啊!老妈不做声了,算是默认了。雇来了保姆,皆大欢喜也,我们做儿女的了却一桩心病,可以安心地在岗位上全神贯注地工作。老妈更是开心,逢人就说,政府真好!还给雇保姆……

本来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可是又生出叉来。那天,我下了课,级部主任告诉我,马上去校长室趟,说有急事。我水没顾上喝一口就去了。进门校长就拉长了脸,十分严肃地说,这是信访局的领导,你们谈吧!我回避。领导说,没事,只是落实一个情况。但校长还是悻悻地出去了。我莫名其妙地愣在那里……

原来,我们这座江北最大的纺织城,有退休纺织女工三万多,像我老妈这种情况的也有数百人。老妈的事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就在城里传遍了。于是,人们纷纷去政府上访,要求政府一视同仁,也给自己的老人雇个保姆。领导顺藤摸瓜,找到了“罪魁祸首”,考虑到老妈身体不好,不便打扰,就来问我,那份政府文件的来龙去脉。我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立即拨通了二哥的手机。二哥告诉我,那是他为了说服老妈,从电脑上拼凑、编造的一份政府文件……

这个大误会解除了,可我还得赶紧找校长消除误会啊!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