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江湖 第三章 第九节 高手对决

鹰击长空su27 收藏 3 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38/


小郑剃刀正在和鹤剑飞在研制神机火炮,突然瞄准走过来对小郑剃刀说:“二掌柜的,店中来了几个客人,他们想吃鱼,而我们店里刚好没有鱼了,你给我一点银子去让买鱼。”小郑剃刀拿出银子递给瞄准道:“你让娇嫩的河马去镇上买几条鱼来吧。”瞄准接过银子刚要下去,却听到敏敏喊他:“小二,我在这客栈也有些时日了,你让河马弟弟带我去镇上如何?”

“好啊,姑娘如愿意去镇上,我当然可以让娇嫩的河马带你去!只不过这里距离镇上来回有十余里,不知姑娘会不会嫌路途遥远?”瞄准说道。

敏敏拍着手道:“十余里而已,这个无妨,我叫上珊珊同去。”说罢,她跑到楼上去叫珊珊。

那没有姓名原本要和珊珊同行的,可是刚好这昨天被珊珊发现没有姓名一直在找机会和小叶、花之俏和小雪她们说话,她心中十分不悦,为此事和没有姓名大吵一架,于是不愿搭理他,就和敏敏一起下楼来。

瞄准叫来娇嫩的河马,让河马带着两个女子一起同行前往镇上去买鱼。一路上,这两个在客栈呆了有一段时日的姑娘十分开心,一路上有说有笑的。就在此时,有十条大汉偷偷跟上了他们,一场危险正在向她们靠近。

那没有姓名和珊珊吵架之后,他心中闷闷不乐,独自一人坐在楼下喝酒。其实,他非常喜欢珊珊,然而,他也挺喜欢小叶,也喜欢花之俏和小雪,其实他自己都说不上来他到底喜欢哪个。

正当没有姓名闷闷不乐的喝酒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哈哈!没有姓名大公子,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喝酒?”他转头一看,只见小叶和那两个师妹站在他的背后。没有姓名苦笑了一声:“今天珊珊不理我,跑去镇上去了,我要同去,她不允,我只好在这里喝酒。”

“真没有想到,风流倜傥的没有姓名还是一个情种啊!”性格开朗的小叶大笑起来。而那小雪却拉着小叶:“师姐,我们走吧,不要和他闹了。”

小叶看了一眼小雪,说道:“我倒想陪他一起喝上几杯,要不,你们也一起来吧!”其实,虽然一开始小叶对没有姓名印象很不好,可是看他长得俊美,又见他对珊珊百依百顺,又有点嫉妒珊珊吧,所以才会在今天要和没有姓名一起喝酒。

除了小雪不愿喝酒,那个花之俏却一口答应下来,于是两个姑娘在没有姓名边上坐下。小叶大喊道:“小二,来上酒!把你们最好的酒上来!”

瞄准抱着一坛酒飞奔而来,小叶打开坛盖,嗅了一下,说道:“小二,你们的酒是不错,不过就那么一坛,我们三人哪里够喝?你快去多拿几坛上来。”

“好的!”瞄准连忙跑下去又抱了两坛酒过来,往地上一放道:“三位客官慢用!”

开朗的小叶打开酒坛,给没有姓名倒上酒道:“一个人喝的是闷酒,有我们两人陪你和就不闷了。”

没有姓名见小叶和花之俏陪他共饮,早就把和珊珊吵架而不快的事情忘到九霄云外,他端起酒碗道:“来,我先干为尽!”说罢他一饮而尽。那小叶和花之俏也一人端起一个酒碗一饮而尽。没有姓名连连鼓掌道:“两位姑娘好酒量啊!”

于是三人畅饮,不消片刻,三个酒坛已经全空。小叶又大喊道:“小二,上酒!”

瞄准飞奔而来:“三位客官,我这老酒虽然喝的时候没有什么感觉,可是后劲很大,三位已经差不多了,不要再喝了。”话声未落,却听到小叶大骂道:“姑奶奶还有喝不够的?那么一点酒怎么喝?少废话,快给我上酒!”瞄准无奈,只好返回又抱上三坛酒。

没有姓名又叫了一盘冷牛肉,一盘白斩鸡和一盘花生米,三人畅饮了一个天昏地暗。

正当三人喝得高兴的时候,突然门外传来一声大吼:“小二出来,黄花在这里面吗?”

瞄准还没有来得及跑出来,却见花之俏站起来。原来,花之俏听到有人居然如此无礼大呼她师父的名字,她心中十分生气,就站了起来。小叶也跟着站起来,两名女子打量一下门口那人,只见那人大约三十七八岁模样,身长七尺,面如重枣,丹凤眼,有如关羽再世一般。

那人见到两个女娃娃,心知肯定是黄花的徒弟,于是大喊道:“你们两个女娃娃让开,我是找你们师父比武的,和你们没有关系!”

小叶没有让开,她怒目圆睁,看着那人喝道:“要找我师父比武,得先过了我这关!”花之俏也挺身道:“对,还有我这关!”

此时,小雪闻声从楼上下来,见两个师姐和一条大汉僵持在那,她也冲过来,和两个师姐站在一起。小雪问道:“师姐,怎么一回事?”

“这厮口出狂言要找我们师父比武!我说要先过了我们这关再说!”小叶对小雪说道。

“又来了一个女娃娃啊!你们还是让开吧,这没你们事。免得人家说我前辈欺负晚辈。”那人说道。听那人居然自称前辈,小叶大怒道:“休得多言,你赶快出招吧!”

没有姓名见到她们三人向那大汉走去,他仔细看了看那大汉,一眼看出那人就是武功高强的样子,他心里担心那三名女子的安全,于是大喊起来:“姑娘,你们快回来,那人武功很高的!”

那人哈哈大笑:“你们三个女娃娃要我先出招?告诉你们,我让你们一起上,我先让你们三十招如何?”

听那人口出狂言,三个姑娘都气炸了肺,纷纷拔出宝剑向那大汉刺去。那人只是躲闪,也不还手。三名女子一连刺、劈、削、砍连续过了一百招,却根本无法伤及那人一根毫毛。

那人心中暗道:“这三个野丫头,这样逼我,如果我再忍让,只怕耗尽体力一会黄花来了我还怎么和她比武?”想到这里,他大喝一声:“小心了,看招!”

小雪一剑刺去,却被那人左手两个指头夹住剑尖,然后那人伸出右手中指在剑身上一弹,小雪只觉得一股深厚的内力直向她逼来,她手臂一麻,宝剑“当”一声就掉在地上。紧接着,那人又回身一脚就踢掉小叶手里的宝剑。

花之俏见师姐和师妹都顷刻间被那人打掉兵器,于是她使出一招同归于尽的招数,用尽全身力气一剑向那人刺去。那人刚刚从小雪和小叶那边抽手回来,很难躲闪,也很难再夹住她的宝剑,只能回击她。而她自己的却又有很大的一个破绽,一旦那人回击,她必受重伤无疑。

那人见躲不过这一剑,叹了口气运气一掌向花之俏打去。花之俏那一剑碰到凌厉的掌风,却怎么都刺不下去,而那掌风还在向她娇小的身躯袭来,眼看花之俏就要身受重伤,却猛然见到一条身影飞到她的面前,硬生生帮她接住那一掌。花之俏定神一看,那人正是没有姓名!只听到“啪”一声,没有姓名像断线的风筝一样飞了出去,重重摔在地上,没有姓名挣扎着站起来,却感到嗓子一甜,吐出一口鲜血。

花之俏见没有姓名为了救她身负重伤,心中一阵感动,马上丢下宝剑跑过去抱起没有姓名:“没有姓名大哥,你怎么样了啊?”

那人一拱手道:“几位晚辈,我出手重了点,实在不好意思!”说罢,他转身要走,却听到一声大吼:“一级佣兵!你一个前辈欺负我三个徒弟和一个晚辈,你的脸皮还真厚!”

原来,来的这个人就是一级佣兵。他转头一看,只见黄花师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面前。一级佣兵对黄花师太一拱手道:“黄花大姐,不是我欺负你徒弟们,是她们不依不饶,我若不出手,她们迟早要伤了我。”

黄花转头问看热闹的众人:“是这么一回事吗?”那些人哪里敢回答?却听到没有姓名说:“黄花前辈,这个我可以作证,是你徒弟先动手的。不过此人一来就出言不逊,你三位徒弟动手也情有可原。”

黄花点了点头道:“没有姓名,你还是个有情有义的汉子。”说罢,她转头对一级佣兵喝道:“废话少说,我们出去一决胜负吧!我们两大高手对决,为了避免伤害无辜,我们距离大家都远点打!”

“好!黄花大姐果然痛快!今天我一级佣兵就奉陪到底,不分出胜负绝不走人!”一级佣兵一拱手道。

于是,两人走出客栈门口,摆开架势准备比上一个高低。黄花说道:“我们两个武功不相上下,也不用客气了。”接着,她转头对三个徒弟说:“我们比武,你们不要上来,即使是为师的输了,你们也不能趁人之危伤害他!”

那三女听师父如此说,也就点头答应。

于是,黄花和一级佣兵开始对决。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