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卫员亲历斯大林最后日子 医生不敢靠近

鬼子六 收藏 0 567
导读:俄罗斯历史学家谢尔盖杰维亚托夫与人合著的新书--《斯大林的"布利日尼亚"别墅》适时出炉。该书通过很多首次解密的档案及斯大林卫队军官的证词,披露了斯大林临终前的内幕。 1.去世5天前还在喝酒 2月28日,俄罗斯媒体抢先披露了该书的部分内容。 书中介绍,1953年2月17日之后,斯大林几乎没有离开过莫斯科郊外的"布利日尼亚"别墅。在此期间,苏共中央委员会主席团的所有决定都不是在会议上做出的。1953年2月27日,斯大林洗了个蒸汽浴,晚上还去看了芭蕾舞演出。2月28日白天,斯大林独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俄罗斯历史学家谢尔盖杰维亚托夫与人合著的新书--《斯大林的"布利日尼亚"别墅》适时出炉。该书通过很多首次解密的档案及斯大林卫队军官的证词,披露了斯大林临终前的内幕。

1.去世5天前还在喝酒


2月28日,俄罗斯媒体抢先披露了该书的部分内容。


书中介绍,1953年2月17日之后,斯大林几乎没有离开过莫斯科郊外的"布利日尼亚"别墅。在此期间,苏共中央委员会主席团的所有决定都不是在会议上做出的。1953年2月27日,斯大林洗了个蒸汽浴,晚上还去看了芭蕾舞演出。2月28日白天,斯大林独自一人度过,尽管当天是女儿斯韦特兰娜阿莉卢耶娃的生日。他哪儿也不打算去,并提前预订了晚餐,因此晚上去克里姆林宫的决定让卫队感到突然。到那之后,他先和布尔加宁、贝利亚、马林科夫、赫鲁晓夫四位政治局成员一起看电影,之后邀请他们到莫斯科郊外的别墅去。据警卫人员证实:"客人们在2月28日晚11时到别墅,3月1日凌晨3~4时才离开。"

"布利日尼亚"别墅的警备队长助理洛兹加乔夫中校回忆:"客人们到来之后,我们准备了一些饭菜和饮品,包括马贾里葡萄汁,这实际上是一种葡萄酒,因为度数较低而被主人称为果汁。主人当时吩咐我说:‘给我们每人来两瓶果汁......'没过多久,他又吩咐:‘再来一些......'我们照办了。一切都很正常......


"凌晨4点多,我们给客人发动了汽车。当主人送客人出去时,贴身警卫伊万赫鲁斯塔廖夫也跟着去了,为的是在客人走后把大门关上。关了门,他遇见了主人,主人对他说:‘你们去睡吧,我这儿不需要什么了。我也要去睡了,我今天不需要你们了。'

"赫鲁斯塔廖夫回来后高兴地说:‘小伙子,还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命令呢',接着把主人的话转告了我们。通常,主人不会说‘你们去睡吧......',而只会问‘你想睡觉吗?',然后就双眼紧紧地盯着你看。"


2.没动静,手下不敢去看究竟


剩余的黑夜在平静中度过。3月1日是星期天,斯大林通常不需要手下人。根据记录,他的住房周围没有卫队军官值班,房间里也没有任何动静。这不难解释:斯大林的房门上都安装了遥感装置,打开或者关上时值班室监控台上的小灯就会亮起,卫队不用出值班室就能知道他是否在房间内活动。


洛兹加乔夫中校回忆说:


"上午10点钟,我们和平时一样都在食堂里,开始筹划一天的安排。当时,斯大林的房间里还没动静,我们想他还在睡觉。11点的钟声敲响时,还是不见动静,12点时也是如此。这就奇怪了:他通常在11点到12点左右起床,有时甚至10点就不再睡了。


"我们不安地等待着,可到了下午三四点钟仍然没动静。这该怎么办?进去看看?可他曾非常非常严厉地下过命令:如果没有动静就不准进他房间,否则将受到严厉处罚。我们只能坐在距离他房间只有25米的值班室里。下午6点了,我们还不知道该怎么办。突然,警卫从外面喊:‘我看见小餐厅的灯亮了'。我们想:谢天谢地,一切正常。大家活动起来,匆忙地准备着。"


斯大林还是谁也没叫,也没有索要克里姆林宫每天发来的邮件,这都很不正常。时间一分钟、一分钟地过去,转眼已经是晚上9点了,房间里仍然没有动静,到了晚上10点还是没动静......"


洛兹加乔夫回忆:"我于是对卫队副队长斯塔罗斯京说:‘你去,你是卫队首长,不应该害怕。'他却回答:‘我怕。'我说:‘你怕,难道我是英雄,应该去见他?'就在这时,中央委员会发来了一个邮包,而转交邮包的工作通常由我来做。于是我说:‘那我去吧,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们可不要忘了替我说话。'"


3.躺在地上,抬起手臂求助


洛兹加乔夫说:"通常,我们去见他时不会悄无声息,有时甚至刻意把关门的动静弄得很大、脚步声弄得很响,好让他知道我们要过去了。如果你悄悄接近他,他会做出过度反应。我出了值班室的门,脚步山响地在走廊走着。我们平常送文件的那个房间,刚好就在小餐厅边上。


"小餐厅的门敞开着,我向里望去,看见主人躺在沙发旁的地板上,右手抬起。我惊呆了,手脚不听使唤。而他虽然没有失去知觉,却已不能说话。他的听觉非常好,显然听到了我的脚步声,勉强抬起手臂叫我帮忙。


"我跑过去问:‘斯大林同志,您怎么了?'他试图用左手整理一下什么,而我又问:‘是不是要叫医生?'他的回答只是含混不清的‘嗞......嗞'声。地板上有一份《真理报》,还有一块摔坏的怀表。我拿起表,看到时针指着6点半。旁边桌上放着一瓶‘纳尔赞'矿泉水,看来他是来拿水的。我问了他大约两三分钟,突然听他打起呼噜来......听着这轻轻的呼噜声,感觉他只是睡着了。"


洛兹加乔夫通过内部电话叫来斯塔罗斯京,卫队军官图科夫和服务员布图索娃随后也到了。大家一起动手,把斯大林抬到长沙发上,本来试着让他躺得舒服些,但是没有成功。


洛兹加乔夫让斯塔罗斯京"去给所有人打电话",自己则留在斯大林身边,他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只是打着呼噜。斯塔罗斯京把电话打给了国家安全部长伊格纳季耶夫,后者吓坏了,让斯塔罗斯京把电话打给贝利亚和马林科夫。斯塔罗斯京打电话的时候,洛兹加乔夫和其他人决定把斯大林搬到大餐厅的大沙发上,因为那里通风好。


4.贝利亚不敢"叫醒"斯大林


虽然从克里姆林宫开车到"布利日尼亚"别墅一般只要半个小时,但是贝利亚和马林科夫却是两个小时后才到。卫队军官们回忆,马林科夫进门后脱了鞋,而贝利亚则一反常态,没脱外套,更别说脱鞋了。


贝利亚进了大厅,和马林科夫一起来到沙发前,斯大林闭着眼睛躺在上面。贝利亚对马林科夫说:"格奥尔基,你叫醒他,问他出了什么事。"后者回答:"不,你自己来吧,我不叫。"


于是,贝利亚粗暴地对警卫喊:"斯大林同志正在睡觉,你们难道没看见吗?没什么要紧的,你们别因为一点小事就惊慌失措。如果有什么事,你们就打电话,我们会带医生来。"这已经是第二天凌晨一二点钟的事了。有鉴于贝利亚当时的表现,不少人怀疑是贝利亚谋杀了斯大林。这点现在很难证实,但是贝利亚等其他领导人肯定是巴不得斯大林早点去见马克思的。


最后只留下了卫队人员。毫无疑问,贝利亚和马林科夫清楚斯大林的情况,但他们显然认为最好把责任转嫁到卫队身上。当时,"布利日尼亚"别墅里甚至没有值班医生,整整一个晚上,斯大林的身边只有值班军官,其中包括洛兹加乔夫,他后来证实,主人几次苏醒过来,并且试图起身。


3月2日早晨,中央委员会主席团的所有成员才出现在别墅里,和他们同时到来的当然还有医生。


值得一提的是,在生命中的最后几个月,斯大林实际上不让医生靠近自己,同时也拒绝服用从克里姆林宫药房开的药。因此,当卫队军官到莫斯科郊区药房买药时,药房的人根本想不到药是买给谁的。卫队的人不能自作主张从克里姆林宫医疗保健局给斯大林叫医生,这要由他亲自下令。在此之前,给斯大林看过病的绝大部分医生和专家不是被解职,就是遭逮捕。


3月2日,医生们进行会诊和病理分析后得出结论:斯大林后脑区域发生大面积血管栓塞,引发的并发症令病情更为复杂。医生们开始进行毫无意义的治疗。起初,他们想把斯大林放到床上,后来又决定让他留在大沙发上,认为任何打扰都可能影响他的健康。


接下来的两天里,斯大林曾有几次恢复知觉,然而病情在3月5日急剧恶化,当晚9点50分,他的心脏停止了跳动。


斯大林卫队军官库兹涅佐夫回忆:"3月5日晚上,卫队军官获准进入病房。斯大林躺在沙发上,已经去世了。米高扬说:‘和斯大林同志告别吧。'我们在斯大林遗体前默哀5分钟,然后离开房间。此后没多久,救护车过来运走了斯大林的遗体。"


3月6日凌晨4点,著名雕塑家马特维马尼泽尔做出了斯大林的石膏面模,据此制作而成的斯大林遗体头像1954年被安放在"布利日尼亚"别墅大厅内。

5.《真理报》才是"罪魁祸首"?


有关斯大林死因的猜测很多,"下毒谋杀"一说称元凶是贝利亚,因为他掌管着克格勃及其下属的特别实验室,完全有能力以这种方式暗杀可能已对他产生不满的最高领导人。此外,他还在斯大林死后,对一名政治局成员说是自己除掉了斯大林。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