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38/


那个小笨匪,是江湖上传闻的武功高强,聪明过人的绝色女子。大凡来悦来客栈的都是冲着小笨匪的名声而来的,不过不是每个入住悦来客栈的人都有机会一睹她的芳容,这个小笨匪有时候一个月都不会露面,店里的一切都是瞄准在打理。

说起来,也是没有姓名他们运气好的缘故吧,今天那个小笨匪将出来和客人见面。只听得瞄准说道:“各位客官,请先品尝我们的小郑大厨的烤全羊,一会,我们的老板娘将亲自下厨给大家拿出她的拿手好菜,大家先慢用!”

小郑剃刀对各位客人一拱手,他走进厨房。老板娘要来亲自下厨,他得去把料子准备好。

鹤剑飞夹起一块羊肉咬了一口,只觉得那羊肉香脆可口,更为惊奇的是那刀工!那小郑剃刀居然能在短时间内把羊肉削得如蝉翼一般透明!而且又能准确的落入大家盘中,没有一手绝世刀工,是不可能做到这点的。那敏敏却不敢吃,她对鹤剑飞喃喃说道:“剑飞哥哥,那羊真的好可怜啊,我看到它的眼睛一直看着我。”鹤剑飞不停劝她,她还是不敢下箸。

正在说话间,却听到没有姓名说道:“小笨匪来了!”珊珊抬头看了看,却什么都没有看到。只听没有姓名说:“我听到了她的声音!”

只见一条红影如红色闪电一般窜入大堂之中,大家还没有明白过来怎么一回事,楼梯上已经站了一名女子。那名女子缓缓转过头来,鹤剑飞看了一眼那女子,只见她大约二十六七岁模样,身着红色罗裙,一头乌黑的云鬓之下一张瓜子型粉嫩的脸,一双如水的眼睛环视一下四周,顷刻间,大堂中那些男人的目光马上就被这名女子吸引过去。不用说,来的这名女子正是小笨匪。

刚刚还有不少人看着敏敏和珊珊她们的,这下,那些男人的目光却被小笨匪吸引过去。敏敏也不自觉的看了小笨匪一眼,只见这个女人严格说并不比自己漂亮,可是她的身上却有一种说不出的魅力和光彩!那是一种成熟女人的美丽和光彩,那光彩完全就掩盖了还是乳臭未干的敏敏,相比之下,她只觉得自己在这个女人面前简直就是一个小孩子。再看一下鹤剑飞,只见他的眼睛也看那小笨匪去了,她心里冒起一股无名之火。

只见小笨匪对着大堂中所有的客人宛然一笑,那可是倾国倾城的一笑,几乎所有的男人魂都被小笨匪勾了去,即使是没有姓名,此时也觉得自己身边的珊珊一点都比不过那个小笨匪,他也觉得这个女人异常美丽动人,身上散发一种诱人的魅力。

全场的男人,只有两个人虽然很短暂的被小笨匪吸引那么一瞬间,很快心又回到另外一个女人身上。那两个人就是鹤剑飞和龙之戒,他们的心很快又回到敏敏身上。鹤剑飞盯着敏敏的侧影,忘掉了周围的一切。此时,敏敏的眼光刚好从小笨匪那边回来,转头看了一眼鹤剑飞,当下四目相对,敏敏很不好意思的红着脸低下了头。鹤剑飞心里想:还是敏敏妹妹漂亮,她清纯如水,多好的一个女孩子啊。

谁知,小笨匪却向着鹤剑飞这边盈盈走来。原来,她环视了一下四周,早就注意到这张桌子上的这三个俊美男子,而且那三个俊美男子身边还有三个美貌少女。她看了看那三个少女,对另外两个她根本就不放在心上,而有一个粉衣少女,她的身上却有一种特殊的气质。其实,女人看女人是看得很准的,她看出那少女身上那种高贵的气质。虽然目前她凭借着成熟女人的魅力压倒了那个少女,可是毕竟人家还是小女孩,还有长大的一天,一旦那个少女长大,一定会超过自己!她再一看那个鹤剑飞,只见他只瞥了自己一眼,就转头看那个小美女,这更是令小笨匪不能忍受。想到这里,小笨匪不由得迈开脚步向鹤剑飞那边走去。

看到小笨匪走下楼梯,大堂中那些男人都发出猪一样的吼声:“老板娘,来我这里啊!”

“美人儿,来这里坐坐吧!”

谁知,小笨匪对那些臭男人连看都不看,径直就往鹤剑飞那走去。她笑盈盈的走到鹤剑飞面前,用力一扭屁股,挤了一下敏敏,也不客气的在长凳上坐下来。那些男人见这个大美女坐到鹤剑飞身边,嫉妒得眼中都快喷出火来。那小笨匪端起酒杯对鹤剑飞道:“这位小兄弟,我敬你一杯酒!”

敏敏被小笨匪挤了一下,又见小笨匪居然毫不客气就在自己和鹤剑飞的中间坐下,还端起酒杯,她气的站起来大喝:“你这是干什么?这个是我的座位,我没有叫你来你就这样坐下了?”

“哎呦,你这个小丫头,人不大脾气倒很大!这是你的座位?告诉你,这里是我的店,这里所有的座位都是我的座位!姑奶奶我爱坐哪就坐哪,你根本就管不着!”小笨匪转头看着敏敏,还是那样笑盈盈的说。

敏敏气得脸色红一阵青一阵,她大声说:“你!你这个人怎么那么不讲理?”

见大小两个美人吵架,众客人跟着起哄:“哈哈哈,大美人和小美人吵架了啊!好看,精彩!”

“千年难遇啊!大家不要错过这个机会。”

见那些人起哄,小笨匪越发来劲,她一扭屁股,再撞了一下敏敏,笑着说:“小丫头,怎么样?如果是在外面碰到,我还会讲理。可是这里是我的店,我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敏敏还想说什么,鹤剑飞连忙站起来拉了一下敏敏:“敏敏,这里是人家的地盘,你不要和人家闹了好吗?”听鹤剑飞这样说,敏敏大怒,她指着鹤剑飞的鼻子说:“你!你!没想到你今天居然帮别人讲话!你以后不要再理我了!今天我被人欺负,你都不帮我!还说你可以为我做任何事!”说完她哭着跑了出去,消失在夜幕中。

鹤剑飞连忙追出去,一边追赶着一边大喊:“敏敏,你要去哪里?”

毕竟敏敏是二八少女,体力不如鹤剑飞,跑不了多远,就被鹤剑飞追上。鹤剑飞拉住她的胳膊道:“敏敏,你跟我回去吧。”

“啪”一记耳光狠狠扇在鹤剑飞脸上,只见敏敏怒目圆睁,一把甩开鹤剑飞的手:“你不要碰我!要碰回客栈碰你的那个老板娘去!”

鹤剑飞捂着被打的脸,不知所措。却又见敏敏拔出剑来,指着鹤剑飞的胸膛大喝道:“你不要再上来,再上来一步我就杀了你!”说完,她转身又往树林中跑去。鹤剑飞不顾一切,在后面追赶过去。只见那敏敏回身一剑刺去,那一剑刺入鹤剑飞的右边胸膛,顿时殷红的鲜血马上流出来,他挣扎了两下,无力的倒了下去。

见到鹤剑飞倒在地上,敏敏丢掉宝剑,冲上去抱着鹤剑飞哭着说:“你这个傻瓜,你为什么不躲啊!”

鹤剑飞睁开眼睛,轻声说道:“敏敏,如果你杀了我能让你高兴一点,我宁可让你杀了我。”

“真是一个傻瓜,你还疼吗?”敏敏温柔的说道。此时,鹤剑飞虽然伤口疼痛难忍,可是心里却感到很甜,他笑着对敏敏说:“敏敏,你真温柔。”

“哼!不理你了!”敏敏一把推开鹤剑飞。那一推,血又“噗噗”冒出来,鹤剑飞大叫一声晕了过去。敏敏脸色大变,她哭着抱着鹤剑飞:“剑飞哥,你别死啊!你不要吓我啊!”

“敏敏,怎么了啊?”敏敏听到一个声音,她抬头一看,只见龙之戒站在自己面前。看到龙之戒,敏敏就像看到救星一样:“龙大哥,剑飞哥受伤了,你快救救他啊!”

其实,刚刚鹤剑飞追出去的时候,这个龙之戒也偷偷跟着他心爱的这个女人追了出去。不过,他一直不敢靠近。后来看到敏敏一剑刺伤鹤剑飞,他才冲上来救人。虽然他心里很恨鹤剑飞能得到敏敏的温柔,可是他却不愿意违背敏敏的意愿,而且他也不愿意看着自己的朋友就这样死去。于是,龙之戒背起鹤剑飞就往悦来客栈赶去。

进了客栈,小笨匪见此变故,她也惊呆住了。敏敏看到小笨匪,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冷冷的看了小笨匪一眼。那些客人都围上来要看个究竟,小笨匪一声大吼:“都给我闪开,老娘要救人,你们看什么看!”

见小笨匪要上来,敏敏死死拽住鹤剑飞的胳膊,不让小笨匪把鹤剑飞带走。瞄准走上来说:“姑娘,我们老板娘刚刚也是和你闹着玩的,姑娘不要生气了。我们老板娘有上好的药材,可以治好他的,你就相信我一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