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天狼 第二卷:南美洲 第十四章:君请入瓮(五)中

红色猎隼 收藏 7 9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349.html


不过周麒并不知道他的疑惑事实上也同样困扰着远在美利坚政治中心—华盛顿的合众国智囊们。在那位曾经以智慧挫败过强大的铁幕帝国的老人—保罗.尼兹逝去的地方,他的学生们正在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国际研究学院内探讨着南美洲目前纷乱的局势,以便为更好的维护美国的国家利益而献计献策。“北京当局在目前南美洲局势中举措不过是利令智昏的浑招而已。”保罗.尼兹身前的得意弟子—被公认为“颜色革命之父”、旨在推进“全世界民主进程”的非营利机构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研究所创立人—吉恩.夏普此刻正毫不留情的嘲弄着中国在幕后推进包括阿根廷、秘鲁、玻利维亚在内的所谓“布宜诺斯艾利斯轴心”上的短视和幼稚。

如今已年近80岁的吉恩.夏普,长期隐居在美国马萨诸塞州东波士顿的一幢公寓里。这个瘦弱的老头,看上去甚至有点腼腆。对外界来说,他的生活始终是个谜—他不仅从没有过妻子、儿女,而且几乎没有一个朋友。但谁也不会想到,就是这个老头平凡无奇的“孤寡老人”竟是颠覆过多个国家政权的“总导演”,是一些国家反政府组织的精神领袖。

1991年8月19日,当叶利钦在俄罗斯联邦议会大厦前登上一辆坦克向自己那些阻挡军队的支持者发表讲话的一幕,一直被西方媒体视为苏联瓦解的经典画面。但是,在这个有点闷热的夏日里,很多人都没有注意到,在叶利钦发表演讲的不远处,散落着一些小册子—《非暴力革命指导》;更没有多少人注意小册子上的作者署名—吉恩.夏普。不过那时,小试牛刀的吉恩.夏普还没有成为“颜色革命精神教父”。

其所创立的爱因斯坦研究所在建立的最初几年间,一直不为人知。大约到了1989年,才由于在苏联解体中“成绩突出”,在美国主流国际战略研究的学术圈内小有名气。而且,这个时候,夏普策划的一系列反共产主义运动也“初见成效”。在此情况下,夏普和他的研究所引起了美国中情局的注意。当时,中情局高层日益感到,用暴力方式颠覆别国政权的方法困难重重。而夏普的非暴力抵抗理论,让他们“看到了其中隐藏的希望”。于是,他们向夏普发出邀请,请其出任中情局的“顾问”,专门从事对一些国家进行秘密颠覆活动的策划。与此同时,爱因斯坦研究所也开始秘密为中情局训练“颜色革命”人才。,爱因斯坦研究所,还定期向美国国会和政府提交报告和计划,在获得许可后,由研究所下设的“人权基金会”、“民主价值基金会”及“宗教自由基金会”等具体实施。

随后在上个世纪末发生的所有世界瞩目的“颜色革命”中,几乎都可以看到吉恩.夏普的身影,从前苏联、东欧、拉美到中国。每天,吉恩.夏普都会在他的寓所里接到来自世界各地的电话。这些电话大多是来自发展中国家反政府组织的成员。他们希望获得夏普关于非暴力政权更迭方面的指导,以及资金上的支持。2002年,70多岁高龄的夏普受到“邀请”,来到荷兰的政治中心海牙。当时,他所在的爱因斯坦研究所的工作人员都劝他不要去了,但他说:“这是工作需要,我一定要去。”在海牙,来自很多国家的“非暴力精英”得到了夏普的亲自培训。同一年,在他的得意门生们的策划、活动下,塞尔维亚爆发“天鹅绒革命”,反对派成功的推翻了曾经顶住了北约的狂轰滥炸南联盟米洛舍维奇政权。

吉恩.夏普在塞尔维亚的“成功试验”,很快引发了连锁反应,当塞尔维亚反对派推翻米洛舍维奇后,马上帮助格鲁吉亚同行发动了“玫瑰革命”,推翻了谢瓦尔德纳泽政权;而格鲁吉亚反对派则“指导”乌克兰同行发动了“橙色革命”;吉尔吉斯斯坦的“郁金香革命”,也完全按照着吉恩.夏普设定的模式接连爆发的。“非暴力政权更迭”模式成功的披着意识形态的外衣,开始演变为美国在全球进行地缘政治控制强有力的武器。不过与自己的老师—保罗.尼兹立足于超级大国之间精妙的战略搏弈理论相比,吉恩.夏普显得太过迷信“非暴力政权更迭”模式了。虽然在东欧地区的前苏联势力范围内,“颜色革命”得以屡试不爽,大获成功。但是在东亚和东南亚地区针对中国及其主要盟友的行动却连遭重挫。

在吉恩.夏普看来中国政府不过是昔日醉心于扩张全世界势力范围的红色帝国—苏联的翻版而已。“拥有着庞大疆域和高度集权的帝国独裁者往往都怀有一统全球的野心。因此有阿根廷、秘鲁和玻利维亚三国对中国所表示的依赖和效忠无疑正迎合北京当局的那点可笑的虚荣心,以至于一向自大的中国人再一次忽略了他们在智利的商业利益。”诚如吉恩.夏普所言,如果对于诸如美国或西欧那些主流的民选政府而言,经济利益往往是他们考量外交政策的一大核心因素。即便政客集团有足够的理由,他们也仍然必须面对由大型企业集团和财阀所组织的庞大“院外游说”集团。毕竟在世界全球一体化的今天,即便战争在远离本土的海外展开,同样有损害那些在全球各地收获利润的资本家们的切身利益。

不难设想,如果美国在智利的伊基克ZOFRI贸易区拥有象中国那样多的商业投资的话,华盛顿肯定会首先出于考虑维护自身利益的考虑,千方百计的遏止阿根廷、秘鲁和玻利维亚对智利可能发动的进攻。而现在中国政府的决策事实上却是在推波助澜。这一点无疑印证了吉恩.夏普所谓“利令智昏”的评价。毕竟在这个美国主流“民权主义”者大多数集权主义的独裁政府都是一群随心所欲的“昏君”或“暴君”。不过虽然中国舍弃了在智利的经理利益,来换取对阿根廷、秘鲁和玻利维亚三国左翼军政府或政党可能的胜利,但是最终吉恩.夏普相信凭借自己所擅长的“非暴力政权更迭”战术以及美国鹰派背后的石油、军工利益集团庞大的财力支持。鼓动民众推翻那些中国人在南美所扶植的所谓“布宜诺斯艾利斯轴心”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就如吉恩.夏普本人的一部著作的标题所书—群众性行动—(是)一种超军事的武器系统。很多无法用武力打跨敌对西方的政权,都最终倒在了“不明真相”的群众手中。而在他的另一部著作—被追随者奉为“颜色革命圣经”—《从独裁到民主》。更总结了198种“非暴力抗争颠覆政权”的方法。比如,书中有一章详细论述如何在短期内搞好与军警的关系,从而让军警在司法和心理上都不便镇压抗议活动。“这本书是一本革命指南。使用它,在发动革命时就能避免受到残酷的镇压。”夏普曾得意地提到了在塞尔维亚的经验:“在塞尔维亚革命中,(反对派)就是根据书中介绍的方法,使用了儿童(充当运动的炮灰),才促使警方不敢动用暴力。后来,反对派领袖又(根据书中介绍的办法)与司法部门进行谈判,和对方沟通并建立关系,才最终达成了协议。”

“北京利令智昏了吗?我看真正老糊涂的是吉恩.夏普教授您本人吧!”但就在吉恩.夏普的言论得到了保罗.尼兹的众多嫡传弟子和美国国家战略研究领域的专家们的随声附和之时,在研讨大厅的一角却传来一个刺耳的声音。“卡农.伯纳德.伊丁斯先生,我并不介意你这个黄口孺子在这里表演你的轻佻和幼稚。”对于这个年轻声音的主人,吉恩.夏普并不陌生。他就是保罗.尼兹的“关门弟子”—年仅28岁的伊丁斯。

2004年10月19日,一个97年的老人—保罗.尼兹因肺炎医治无效而在乔治敦的家中与世长辞。高效运转的美国社会无暇却顾及一个老人的离去,但是很多美国政要还是出现在了这位堪称美国“政坛泰斗”的老人的葬礼之上,其中甚至包括美国总统—约翰.李。美国的政坛领袖们之所以尊敬他,是因为他在过去长达半个世纪里,一直身居政府要职。他曾经为8位美国总统效力,是冷战初期美国基本战略的总设计师、美、苏核武器协议的主要谈判者、全球冲突的重要调解员和美国国际公共事务的第一人。

早在二战期间,尼兹便是美国“经济战略决策委员会”的骨干力量之一。在战争快要结束的时候,他又被提升为美国“战略炸弹调查委员会”的副主席,该委员会主要是为了研究在二战中美国对德国和日本进行的空中作战的影响,其中包括对美国在1945年向日本长崎和广岛投的两枚原子弹展开一系列的研究。二战之后,美国的经济一度陷入低迷阶段,尼兹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和远见,撰写了《美国经济发展战略》的计划书。与此同时,他还参与了著名的“马歇尔计划”的制定和人类第一枚氢弹“麦克”的研制,为美国经济的复苏立下了“汗马功劳”。除此之外,他还帮助美国设计了《美韩停战协议》以及美国对伊朗政策的制定。在柏林和古巴导弹危机的问题上为美国总统肯尼迪提供了行之有效的建议,并且也是美国对越战争军事战略的主要策划者。1950年他被美国媒体评为美国“最有智慧的男人”。

在冷战期间,美国和前苏联的“争霸赛”中,尼兹曾多次作为特使进行磋商谈判,成功地制止了一次次可能带来世界毁灭的美苏正面军事摩擦。1970年到1980年10年内,他曾代表美国总统亲自前往前苏联首都莫斯科,达成了四项主要的“武器控制协议”。

在尼兹的漫长的政治生涯中,有两个为世人所称道的“小插曲”,这也可能是他人生之中最引以为豪的事情。一是带头制定了NSC-68文件:1949年8月,前苏联出人意料地成功爆炸了该国第一颗原子弹,杜鲁门总统慌忙命令国家安全委员会对美国的战略规划进行重大调整。1950年,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以保罗.尼兹为首的特别小组完成了一份代号为NSC-68的文件,这份文件是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对于美国在冷战中应该展开什么样的全球战略的一个宏伟蓝图,后被美国舆论称之为“一个迅速而又稳妥的政治、经济以及军事的联合体”。因出色的表现而被任命为美国国务院政策制定委员会负责人的尼兹,还专门写了一本书,分析美苏当前的局势。他对这个国际局势的分析博得了美国总统及其政府官员的一致认同。最终的事实也证明尼兹的分析和决策是完美无缺的,可以说如果没有他,或许现在世界超级大国的帽子很有可能就不属于美国了。

二、是尼兹在没有政府授权下,自作主张打破美苏之间的谈判僵局:1982年中旬,美苏在日内瓦举行的一次关于“欧洲中程导弹”问题的谈判陷入僵局。从美国的全局出发,尼兹在没有经过政府授权的情况下,首先向负责谈判的前苏联特使尤里.克维琴斯基妥协,促使双方达成协议。但他的这一举动被美国的保守派认为是美国对前苏联历史上的“第一次”妥协,保守派在美国国内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抗议行动,要求政府严惩他们眼中的“叛徒”,但最后证明,美国最终从中获益。虽然二战后,美国和苏联都很重视发展中程导弹,并于50年代末各自装备部队。但是1977年起苏联在本国与东欧部署SS-20(北约称“佩刀”,苏联称“先锋”或“少先队员”)不仅使苏联核导弹武器的设计和作战形态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更使西方和苏联的核武器对抗形势开始发生逆转,苏联再次掌握到了核优势。

SS-20型导弹全长 16.76 米,最大直径 1.98 米,携带 3 个分导式子弹头,每个重 285千克,采用惯性制导方式,运输发射车,可多次装填。该型导弹可以说是苏联地面机动型导弹相对成熟之作,即便是今天俄罗斯用于遏止西方的镇宅之宝— SS-25“白杨”和 SS-27“白杨 M”型远程弹道导弹从其性能特点上仍未走出SS-20型导弹的影子。在美、苏最终达成的《美苏消除两国中程和中短程导弹条约》之中,明确规定双方在条约生效后的3年内,须全部销毁所拥有的中程导弹及其发射装置和辅助设施,在条约生效18个月内全部销毁中短程导弹及其发射装置和辅助设施。条约生效后任何一方不得再生产和试验中程导弹和中短程导弹。条约还规定,为监督条约的实施,缔约每一方都拥有就地核查的权利。根据条约,美、苏双方将销毁2611枚已部署和未部署的中程导弹其中,前苏联应销毁的导弹数为1752枚(其中中导826枚,中短导926枚),美国应销毁的导弹数为859枚(其中中导689枚,中短导170枚)。仅从数量上来看美国方面便已经占到了便宜。而更为重要的是在苏联全面销毁性能优越的SS—20型导弹的同时,美国人从自己的武器库内划掉的不过是性能低劣的120枚“潘兴”I型弹道导弹,以及569枚完全可以由空射型和舰载性取代的BGM-109G“战斧”陆射巡航导弹。

当时在条约草签之时,很多美国政坛的名流却未能看透双方的得失。直到冷战结束之后,尼兹的“壮举”才成为各种新闻报道、军事论文、公开演讲的主题,甚至还被拍成了一部舞台剧,据报道,1988年这部舞台剧还获得了“美国电影评论戏剧奖”。

前任美国国务卿乔治.舒尔茨,在职期间在莫斯科武器问题谈判上曾得到过尼兹的很多建议。他曾经公开表示,尼兹是他所知道的美国历史上最为有责任心也是最为优秀的公务员。在舒尔茨1993年撰写的论文集《混乱与胜利》中写道:“尼兹是一位传奇人物,他带领美国顺利穿过美苏冷战的森林。”另外,前苏联的谈判专家们也给予了尼兹高度的评价,他们一致认为尼兹是世界上最为出色的谈判家。1988年,美国作家泰尔伯特亲自为尼兹写了一本名为《游戏的主宰者》的自传。尼兹为美国做出的贡献是用语言无法描述出来的。2003年美国海军的一艘驱逐舰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这是美国历史上第8艘以活着的人的名字命名的军舰。1985年,里根总统还颁发给尼兹“总统自由勋章”,这是美国政府授予官员的最高荣誉。

令人奇怪的是,这位能言善辩的国际事务专家却并不喜欢“抛头露面”而更愿意做“幕后主使”。他在美国国会从来没有“一官半职”,据说是因为尼兹有着爱得罪人的性格,所以他选择在华盛顿军事机构“五角大楼”里工作。很快,凭借着自己渊博的学识和雄厚的财政背景,尼兹成为主要国家战略的制定者。

不过,由于尼兹的直言不讳树立了很多的敌人,其中包括一些自由主义者和保守派人士。他在艾森豪威尔总统执政初期,因不满总统所奉行的一些政策而“告老还乡”,但是在肯尼迪上台后,又被请回并被任命为美国国防部国际安全事务办公室主任,这个机构就是通常所称的五角大楼国防部。还有,尼兹曾经在参与尼克松政府战略武器协议的制定时,对上一届福特总统政府所奉行的“削减战略武器协议”也是持强烈的反对态度,他言辞激烈地抨击了福特总统的武器谈判小组组长保罗.瓦恩科关于削减美国战略武器的提议,他认为这样的做法是非常的不理智、愚蠢而又武断,并认为这样的战略决策将不会给美国带来任何的好处和安全,他的这一举动引起了美国政界的强烈反响并且得罪了很多政治人士。但是,他并没有受到这些反对意见的干扰,继续坚持自己的意见并表现出高超的分析能力。他写给了里根总统一份说明方案,上面用列公式的方式表达了自己的观点,不仅条理清晰而且简明易懂。据悉,里根总统还将他所列出的公式全部引用在写给国务卿舒尔茨的长达16页的秘密文件中。

不过这位“政治奇才”在生活上却遭遇了重创。1987年,与他生活了55年的妻子菲里斯因肺气肿医治无效去世,尼兹老年丧偶孤独一人度过了17年。而在这17年中陪伴在他身边的惟有那位来自寒冷北国—俄罗斯的少年—伊丁斯。这位身世成秘的少年,在保罗.尼兹的悉心培育之下已经日益成熟。当保罗.尼兹另一个世界与自己的爱妻相见,留给后人的除了他那不畏高官厚势的坦率直言以及无人可以相媲美的才智之外,还有一个他精神和谋略谱系上的传人。不过在此后的几年里,人们还没有机会熟悉这位整天忙碌于保罗.尼兹国际研究学院日常管理的年轻人。直到今天他正面挑战“颜色革命之父”— 吉恩.夏普。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