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能:来自法国的罂粟花

我无奈了 收藏 0 219
导读: 罂粟花很美丽,很娇艳,在某些时候还可以入药,对人的身体产生积极而正面的影响。但如果我们不能透过罂粟花娇艳的外表看到它阴险的内心,一味被它表面的温良纯正所蛊惑,那么等待我们的惟一结局就是“形销骨损,精神萎靡而死”。 中国自从遭受了鸦片战争的惨痛洗礼,对于生长在自然界作为物质层面而存在的罂粟花的危险性有了足够认识,但对于来自西方发达国家作为经济和文化层面而存在的罂粟花却缺乏必要警惕,其中最直接的例子莫过于近期闹得沸沸扬扬的达能并购中国企业系列案。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达能:来自法国的罂粟花


罂粟花,花开于夏季,有大红,桃红,纯紫,纯白等色,灿然艳丽,果实为蒴果,内有种子如粟粒,果实末熟时,采取乳状白液可制鸦片,含吗啡及其他生物碱,吸多成瘾,就可以使人形销骨损,精神萎靡致死,但少量入药,却有镇痛,镇咳和止泻的效用。

罂粟花很美丽,很娇艳,在某些时候还可以入药,对人的身体产生积极而正面的影响。但如果我们不能透过罂粟花娇艳的外表看到它阴险的内心,一味被它表面的温良纯正所蛊惑,那么等待我们的惟一结局就是“形销骨损,精神萎靡而死”。

中国自从遭受了鸦片战争的惨痛洗礼,对于生长在自然界作为物质层面而存在的罂粟花的危险性有了足够认识,但对于来自西方发达国家作为经济和文化层面而存在的罂粟花却缺乏必要警惕,其中最直接的例子莫过于近期闹得沸沸扬扬的达能并购中国企业系列案。

达能作为来自法国的世界知名企业,在最开始进入中国时,保持着自己友好、善良而温顺的外表,凭借着自身在资金、技术、管理和品牌上的所有优势成了所有急需做大做强的中国食品饮料企业眼中的救星。为了能够从达能那里获得资金、技术、管理和品牌方面的支持,中国食品行业各个细分领域的龙头企业都纷纷选择了与达能建立合资企业的发展战略。

在达能进入中国的最初几年,由于对中国市场环境的不熟悉,达能还能做到安分守己,还知道如何尊重自己在中国的合作伙伴,还知道尊重和倾听中国的消费者的心声,还知道遵守中国的商业准则。那些选择了和达能合资的中国企业也的确由于初始的资本注入也得以迅速实现了市场扩张,在很短的时间内取得了较大的市场规模和市场分额的增长。但一旦达能在中国根基稳固后,其吞并中国食品饮料企业垄断中国食品饮料行业的野心立刻彰显无遗。

和罂粟花一样,在中国企业的眼里达能有着同样美艳的外表,在最开始的时候达能给中国企业展示的也是“治病救人”的友善,但隐藏在这个友善背后却同样是麻痹、控制、侵吞和毁灭的野心。

在刚进入中国的时候,达能对自己所相中的中国企业总是挥舞着橄榄枝,张着嘘寒问暖的面孔,对方要是不答应就软磨硬泡,引诱其上钩,目的只有一个就是麻痹你的神经,让你在迷迷糊糊中陷入它蓄谋已久的圈套。

凭借着这套诡计,达能已经占有深圳益力100%、乐百氏92%、梅林正广和50%、汇源24%、光明乳业20.01%的股权,并且在与娃哈哈和蒙牛的合资项目中分别占有51%和49%的股权。而这些公司大多是中国食品饮料行业中的龙头企业。现在,达能公司又强行以40亿元人民币的低价并购杭州娃哈哈集团有限公司总资产达56亿元、2006年利润达10.4亿元的其他非合资公司51%的股权。如果达能恶意并购娃哈哈的阴谋能够得逞,那么达能离全面控制中国食品饮料行业野心目标的实现也不远了。

但达能毒辣还远不止此,对中国企业来说最可怕的事情还是一旦达能觉得自己对这个企业的控制和影响力达到一定程度之后,就会立刻寻找一切理由达到收购和兼并的目的。一旦兼并收购的目的达到,达能马上要做的另一件事情就是把企业所有优质资产进行境外转移,而对被收购兼并企业的员工、经销商和品牌完全置之不顾,任由他们走向破产或者消亡的深渊。其中达能搞垮乐百氏和达能设计卖掉汇源就是最好的例证。

达能在2000年收购了乐百氏92%的股权,一年以后何伯权为首的乐百氏五元老被踢出局。从此乐百氏产品在市场上格外“低调”,铺货率大幅下滑在大区和分公司的中高层管理者中,老乐百氏人的比例已经从过去的70%锐减到20%。而在工厂方面,裁员的幅度高达40%。大裁员的直接原因是乐百氏产品在市场上的持续低迷,2005年,乐百氏亏损1.57亿元,2006年又亏损1.5亿元。亏损和裁员只是表象。更加令人担心的是,作为一个独立的民族品牌,乐百氏逐步丧失影响力和知名度。乐百氏的牛奶、酸奶,早被达能有意地淡化,在达能大家庭中,酸奶的重点布局在“光明”和“蒙牛”这样的企业身上。此外,乐百氏茶饮料在市场上几乎已经销声匿迹,而桶装水业务也不断萎缩,接近盈亏点。那幅一群欢笑的孩子竞相追逐,齐声喊出“今天,你喝了没有?”的乐百氏早年电视广告画面,已成为了遥远的记忆。曾经家喻户晓的“乐百氏”品牌,正在从人们视线中逐渐淡出,一个民族企业就此倒下了。

而乐百氏的倒下只是达能搞垮中国民族企业的开始。今年9月,达能又把“毁灭性并购”的魔爪伸向了中国果汁行业的龙头汇源。早在2000年左右,达能就开始瞄上了汇源果汁。在经过了长达五、六年的死缠烂打后,达能终于以1.41亿 美金的架构获得汇源果汁24%的股权。但成为汇源第二大股东后,达能并没有在品牌、渠道和资金上给汇源提供太多的支持。对于达能来说,汇源是一只待宰的羔羊,达能对汇源的惟一期望就是通过股权交易获得足够的资本回报。为了实 现掠夺资本的目的,达能通过法国高盛积极斡旋,达能、华平基金和朱新礼签了一份股权转让备忘录,按照备忘录,三方将一起捆绑转让股份。按照备忘录规定,在对方报价之后,三方一致行动,当有一方反悔,反悔方必须承担相应损失。就是这条惩罚性条款,这笔巨额的赔偿金,迫使朱新礼不得不接受汇源全部股权按12.2港元/股的价格转让给可口可乐。而这笔交易完成后,达能收益可达5.51亿美元,两年时间,达能在汇源的投资增值2.9倍。

从达能进入中国后的种种做法来看,达能对中国经济而言就是一朵地道的罂粟花。达能在中国的投资不是出于一个长期经营的战略,而是带有明显掠夺性痕迹。和当年列强想借鸦片敲开中国的大门瓜分中国一样,达能进入中国目的是想搞垮中国经济,好让法国企业趁机多占中国的市场,赚取更多钞票。现在,达能已经把触角伸到了中国食品行业的龙头企业,并且已经采取了一些毁灭性措施,如果这个时候中国政府、企业和消费者不能意识到达能的狼子野心,一旦达能毁灭中国食品饮料行业的野心能够得逞,那将对中国食品安全产生致命威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