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品战¬系列—中国古代之秦赵长平之战

一粒尘土 收藏 12 1414
导读: 有人类以来就有了战争。战争从其性质上来讲是残酷的、血腥的。但战争同样也有其另外的一面,那就是其艺术的一面。随着人类社会不断地进步发展,人类思想同样也在不停地进步发展。军事指挥思想的产生也是人类思想进步一种表现,战争也已经从先前的无规则集体或单一的打斗演变为各兵种间的合作,后勤运输保障体系建立、战术、战场、时间、地点等等一系列的综合之争。《孙子兵法》云:“兵者国之大事,生死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此言的关键是一个“察”字。何为“察”?“察”指的就是思想,在发动战争之前一定要有思想,要制定思想。这就

有人类以来就有了战争。战争从其性质上来讲是残酷的、血腥的。但战争同样也有其另外的一面,那就是其艺术的一面。随着人类社会不断地进步发展,人类思想同样也在不停地进步发展。军事指挥思想的产生也是人类思想进步一种表现,战争也已经从先前的无规则集体或单一的打斗演变为各兵种间的合作,后勤运输保障体系建立、战术、战场、时间、地点等等一系列的综合之争。《孙子兵法》云:“兵者国之大事,生死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此言的关键是一个“察”字。何为“察”?“察”指的就是思想,在发动战争之前一定要有思想,要制定思想。这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战略规划。当战争爆发后更是要“察”!这个“察”是具体的察,那就是运用什么样的战术?怎样保障后勤体系?什么时间、地点?使用什么样的兵种?用多少兵力?在什么的气候季节?在什么方向?对那一部分的敌人发动什么样的进攻等。这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战役规划。那又如何来“察”战略与具体战役呢?这里就表现出战略规划艺术和战役指挥艺术。

“因为珍爱和平,所以我们回首战争。”今天我所写的“品战系列”将列举古今中外一些经典战例,与广大军迷朋友共同探讨。从而达到在一定程度上认识战争的性质,也就是其残酷血腥,同时又不乏艺术的一面。

说秦赵长平之战不能不谈赵武灵王的胡服骑射。赵武灵王,约生于赵肃侯十年(前340年),卒于赵惠文王四年(前295年),名雍,三国分晋后赵国的第六代国君(前325年至前299年在位,执政27年)。赵武灵王在位期间,各诸侯国均在发愤图强,以图立于不败之地。进而吞并诸国,称霸华夏。当时,赵都邯郸,疆土主要有当今河北省南部、山西省中部和陕西省东北隅。其周围被齐、中山、燕、林胡、楼烦、东胡、秦、韩、魏等国包围着。时人称赵为“四战之国”,其形势之险恶可以想见。赵武灵王即位前,赵的国势很弱,往往无力抗击二、三等小国中山国的侵扰。赵武灵王即位后,在实行“胡服骑射”前的18年中,赵屡败于秦、魏,除损兵折将,国力大衰外,还不得不忍辱割地。林胡、楼烦也乘此机会,连年向赵发动军事掠夺,赵国几乎没有还击之力。在这样严峻的形势面前,赵武灵王决心发愤图强,以振兴日渐衰弱的赵国。实施改革也就是“胡服骑射”胡服骑射不单是一个军事改革措施,同时也是一个国家移风易俗的改革,是一次对传统观念的更新。通过胡服骑射的改革,赵国的军事力量迅速得到加强,多年来被动挨打的局面为之一变:赵向东北攻灭了“心腹之患”中山国,向西北打败了林胡、楼烦。赵国一跃而成为北方的军事强国,其军事力量并影响到赵武灵王死后的若干年,以致在大国“纵约”瓦解,各国献地事秦之时,赵尚能屡败秦军,威慑匈奴。胡服骑射对赵国军事改革最大的成绩莫过于为赵国建立起一支强大的骑兵队伍。但任何历史人物都有自身的局限性,赵武灵王也不例外。他侧重于军事上的改革,却淡化了政治和经济方面的改革;在处理王位问题上,感情用事,优柔寡断,酿成了内讧,削弱了国力。这就为赵国后来的长平之败埋下祸患。

公元前262年,秦昭王派大将白起攻打韩国,占领了野王城,切断了韩国上党郡和国都的联系。韩国想献出上党郡向秦求和,但是上党郡守冯亭不愿降秦,请赵国发兵取上党郡。 昭王四十七年(公元前260年),秦派左庶长王龅攻韩,夺取上党。上党的百姓纷纷逃往赵国,赵驻兵于长平(今山西省高平市长平村),以便镇抚上党之民。四月,王龅攻赵。赵派廉颇为将抵抗。赵军士卒犯秦斥兵,秦斥兵斩赵裨将茄。六月,败赵军,取二鄣四尉。七月,赵军筑垒壁而守。秦军又攻赵军垒壁,取二尉,败其阵,夺西垒壁。

双方僵持多日,赵军损失巨大。廉颇认识到敌强己弱、初战失利的形势,决定采取坚守营垒以待秦兵进攻的战略。秦军多次挑战,赵国却不出兵。赵王为此屡次责备廉颇。秦国相成侯范雎派人携千金向赵国权臣行贿,用离间计,散布流言说:“秦国所痛恨、畏惧的,是马服君赵奢之子赵括;廉颇容易对付,他快要投降了。”赵王既怨怒廉颇连吃败仗,士卒伤亡惨重,又赚廉颇坚壁固守不肯出战,因而听信流言,便派赵括替代廉颇为将,命他率兵击秦。

赵括上任之后,一反廉颇的部署,不仅临战更改部队的制度,而且大批撤换将领,使赵军战力下降。秦见赵中了计,暗中命白起为将军,王龅为副将。赵括虽自大骄狂,但他畏惧白起为将。所以秦王下令“有敢泄武安君将者斩。”

白起在面对鲁莽轻敌,高傲自恃的对手,决定采取后退诱敌,分割围歼的战法。他命前沿部队担任诱敌任务,在赵军进攻时,佯败后撤,将主力配置在纵深构筑袋形阵地,另以精兵5000人,楔入敌先头部队与主力之间,伺机割裂赵军。8月,赵括在不明虚实的情况下,贸然采取进攻行动。秦军假意败走,暗中张开两翼设奇兵胁制赵军。赵军乘胜追至秦军壁垒,秦早有准备,壁垒坚固不得入。同时白起又命令迂回到赵军两翼的秦国骑兵迅速出击,将赵军截为三段。赵军首尾分离,粮道被断。秦军又派轻骑兵不断骚扰赵军。赵军的战势危急,只得筑垒壁坚守,以待救兵。秦王听说赵国的粮道被切断,亲临督战,征发十五岁以上男丁从军,赏赐民爵一级,以阻绝赵国的援军和粮草,倾全国之力与赵作战。

到了九月,赵兵已断粮四十六天,饥饿不堪,甚至自相杀食。赵括走投无路,重新集结部队,分兵四队轮番突围,终不能出,赵括亲率精兵出战,被秦军射杀。 主将阵亡赵军大败。四十万士兵投降白起。白起使诈,把赵军四十万降卒全部坑杀,只留下二百四十人回赵国报信。

我们如何来品味此战呢?《孙子兵法》云:“故经之以五事,校之以计,而索其情:一曰道,二曰天,三曰地,四曰将,五曰法。道者,令民于上同意,可与之死,可与之生,而不危也;天者,阴阳、寒暑、时制也;地者,远近、险易、广狭、死生也;将者,智、信、仁、勇、严也;法者,曲制、官道、主用也。凡此五者,将莫不闻,知之者胜,不知之者不胜。故校之以计,而索其情,曰:主孰有道?将孰有能?天地孰得?法令孰行?兵众孰强?

士卒孰练?赏罚孰明?吾以此知胜负矣。将听吾计,用之必胜,留之;将不听吾计,用之必败,去之。计利以听,乃为之势,以佐其外。势者,因利而制权也。兵者,诡道也。故能

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利而诱之,乱而取之,实而备之,强而避之,怒而挠之,卑而骄之,佚而劳之,亲而离之,攻其无备,出其不意。此兵家之胜,不可先传也。夫未战而庙算胜者,得算多也;未战而庙算不胜者,得算少也。多算胜少算,

而况于无算乎!吾以此观之,胜负见矣。”

“故经之以五事,校之以计,而索其情:一曰道”“道”指的是同仇敌忾,上下齐心。而赵国呢?临战不备战,战败不援战,军民背心、将帅异心,可谓是“无道”。秦军却是军民同心,将帅一心。“秦王听说赵国的粮道被切断,亲临督战,征发十五岁以上男丁从军,赏赐民爵一级,以阻绝赵国的援军和粮草,倾全国之力与赵作战。”可谓是秦军“占道”。

“故经之以五事,校之以计,而索其情:二曰天” “天者,阴阳、寒暑、时制也”长平之战开战时,天时为夏秋之际。丹河水为天然之屏障不用,主动向强敌发动进攻。真可谓是赵军占天时,却不用天时。秦军却佯败,诱敌深入倚丹河西筑垒伏兵。可谓是无天时却用天时。

“故经之以五事,校之以计,而索其情:三曰地”“地者,远近、险易、广狭、死生也”长平从地理位置来看绝对属于适合进行防御作战的。因此当廉颇在长平筑垒坚守之时,我们不难看出廉颇这一赵国名将之风范。然而赵王中离间之计,认为廉颇是怯战。临时换将,失了地理同时也失了人和。知地而不用地。而秦军在赵军换将之后主动出击之时,迅速更换主将,变更战术。佯败诱敌充分利用长平复杂的地形,走生地设死地。虽无地,却使地。

“故经之以五事,校之以计,而索其情:四曰将”为将者智、信、仁、勇、严也。赵恬其人,言过其实其母尚且不认可之,更何况战争乎?纸上谈兵者少智,盲目自负者无信,置国家之重与不顾者缺仁,意气用事者蛮勇,士卒不服者何失严。赵国是有生将而弃用,启用死将,怎能不败。而秦国之将白起,其被后人称之为“战神”。其智不出孙子之右,其信不逊齐国之膑,其勇不次楚国之胥,其严不差赵国之牧。秦国之胜更胜于,秦昭王认将、识将、用将。

“故经之以五事,校之以计,而索其情:五曰法”“法者,曲制、官道、主用也。”赵王昏庸,赵恬无能,赵军何谈有“法”?而昭王英烈,白起善兵何能无法?

“凡此五者,将莫不闻,知之者胜,不知之者不胜。”

长平之战是我国军事史上最早的也是规模最大的分割包围战。白起的军事指挥艺术在此战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当其听说赵军换将后采取主动出击战术时,立刻改变作战模式。主动示弱充分利用地形,诱敌深入。以正面之军于赵军周旋,同时出奇兵两支迂回至赵军侧翼。断赵军粮道及后路。有以一支骑兵,由泫氏强渡丹河,沿小东沧河直至秦关与秦军东路迂回的那支奇兵会合。把赵军一分为二首尾难以相顾。充分展现出白起“以正合,以奇胜”高超的指挥艺术。

古代作战主要以人力相搏,武器装备的优势并不十分明显和重要。战争胜负往往更多决定于将帅战术运用的成败。此战秦军对赵军打出了一组漂亮的组合拳。当廉颇为将时,两军相持,秦军使用离间之计,让其换将。换将之后赵军全线出击。秦军迅速调整战术,由进攻转换为防守,主动示弱佯败达到诱敌深入的战术目的。当赵军全线展开时,秦军利用其兵力分散的缺点,在赵军两翼出奇兵断赵军粮道与后路。并以一支骑兵迂回机动至赵军侧后穿插进攻把赵军南北两线分割而开。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当秦军完成对赵军的包围之后,并没有贸然发起全线进攻,而是采取南打北围的作战模式。因为当时赵军北线兵多将广但粮道被断,南线是粮多兵寡,多为辎重部队。秦军在消灭南线赵军辎重部队后,为防止赵军北线部队困兽犹斗,因此对包围的赵军采取了以围守代主攻的作战形式,逼迫赵军主动突围力求在运动中全歼赵军。如果要用几个军事用语来形容此战那就是:诈 诱 制 奇 狠。

诈为离间。

诱为佯败。

制为正合。

奇为出奇。

狠为坑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