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江湖 第二章 第十四节 妙计退兵

鹰击长空su27 收藏 3 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38/


听说十一唯人要攻城,拜狱连忙劝阻道:“三哥息怒!不要贸然攻城,否则刚好正中了宋人奸计!”

可是因为那个十四哥的告密,本来十一唯人就对拜狱恼怒异常,又加上一夜没有睡好还白白折损了二十余万支箭,那十一唯人心中气煞,哪里肯听拜狱劝阻?他下令攻城。

而城上的宋兵,昨晚只有少数几人扎草人“借箭”,大多数都是美美睡了一夜,此时精力旺盛的士卒正等着那些一夜没睡的金兵前来送死。

一千多投石车向城上投出冰雹一般的石块,一千多床弩射出铁箭,随后,大群大群金兵向襄阳城冲杀而去。城上箭如雨下,那些刚刚“借来”的箭又“还给”了金兵,成群成群金兵中箭倒地。等到云梯架起,冲车冲门之时,城上砸下滚木礌石,无数火箭射出。伤亡大量金兵之后,终于有人爬上城头,可是那武功高强的封楼帮弟子早已在城头等候,不多时,爬上城头的一千多金兵被封楼帮弟子如斩瓜切菜一般全部砍翻。

白白折了四千多久经沙场的精兵,十一唯人心中很是不悦,他还想下令再次攻城,此时十四哥在他耳边轻声道:“三太子殿下息怒,再等三日,我们火药就要送到,到时候,一定轰平他襄阳城!”听了十四哥的话,十一唯人觉得言之有理,于是他下令鸣金收兵。

天色渐渐暗下来,这又是一个月黑风高夜。都督叫来弟弟玄烨公子,在他耳边如此如此吩咐一番。

待到两更之时,突然城头锣鼓大作,城头又是吊下一批黑影。有士卒向十一唯人汇报:“三太子,宋兵又来偷袭了!”

睡得正香的十一唯人被吵醒,他大怒道:“又是宋人草人借箭之计!我们不必理会,继续睡觉!”说完,他倒头便又昏昏睡去。

可是这次吊下城的不是草人,而是三千武功高强的封楼帮弟子!而带队的是斜佬、玄烨公子、甜月亮、没有姓名和龙之戒五名高手。在城门之下,昭勇将军、都督和骨哲骑在马上,后面大队宋兵等着城门一开就出城冲向敌营。

鹤剑飞坐在城头看着城下这一切,敏敏问道:“剑飞哥,你这计能行吗?”

“敏敏,你看,现在敌人一点反应都没有,昨天晚上我们折腾了他们一夜,我们今天继续折腾,他们肯定以为我们是疲兵之计,不会再有什么反应!”鹤剑飞解释说,“因为我知道,敌人将领是个蠢材!”

听了鹤剑飞的话,敏敏惊奇的睁大美丽的大眼睛问道:“你怎么知道敌方将领是个蠢材?”

“哈哈哈!”鹤剑飞笑道,“从昨天我们成功借箭一事即可看出!如果他不是蠢材的话,不会这样着急射箭,而是会后退两里,以观其变;即使是再差一点的将领,也知道应该在兵营之中设伏一举全歼我军,而不会这样胡乱射箭。兵家有道,虚虚实实,不可一虚到底,也不可一实到底,只有这样才能克敌制胜。不过也是天助我也,连续两日都是月黑风高之夜。”

正在说话间,斜佬、玄烨公子、甜月亮、没有姓名和龙之戒五名高手已经带着三千封楼帮弟子摸进金兵大营之中。夜间放哨巡逻的金兵被连续砍翻,随后封楼帮弟子在兵营之中放火,并大声呐喊。听到呐喊声,都督一声令下,城门大开,都督、昭勇将军和骨哲带着精锐骑兵冲向金兵大营,后面大队步兵跟着冲杀出去。

遭到突然袭击的金兵大营顿时大乱,那些连盔甲都没有穿上,兵器都来不及拿上的金兵刚刚起身,就已经见到大队骑兵冲支自己面前。昭勇将军手里一柄青龙大刀上下挥舞,无数金兵顿时成了无头之鬼。而那边,封楼帮弟子早已打开金兵的马廊,受惊的战马大乱,冲入兵营之中。乱成一团的金兵自相践踏,又被乱马群一阵糟蹋,死伤无数。

三太子十一唯人从睡梦中惊醒,见到自己手下士卒已经如潮水般败退,他连忙骑上一匹战马,带着败兵仓促逃窜。后面大队宋兵趁势掩杀,一直追到金国边境才罢休。惊魂未定的十一唯人和拜狱清点了一下败兵,发现十万大军死的死,散的散,回来的只剩下三万余人,损失了大半。而那些投石车、床弩和大批粮草全部落入宋兵之手,百里营寨全部被付之一炬。

十一唯人和拜狱带着败兵,狼狈不堪退回金国境内,几日后,爱拉拉带着圣旨回来,三太子被暂时撤除兵权,兵权交归拜狱所管,那是后话。

宋兵得胜回归,都督和昭勇将军召开庆功宴。都督上前拉住鹤剑飞的手道:“各位弟兄,今日襄阳城能得以免于此难,多亏了鹤剑飞先生妙计!如果没有鹤先生妙计,只怕明日,我襄阳城就要被金狗付之一炬!”

敏敏看了鹤剑飞一眼,她投去一个敬佩的眼神。骨哲把这一幕都看在眼里,他心中很不是滋味。骨哲对鹤剑飞可是又敬佩又痛恨,敬佩的是鹤剑飞确实在自己之上,没有他,只怕明日他和敏敏都要死于金兵之手;可是他又痛恨鹤剑飞也爱上他最心爱的敏敏妹妹。

还有一个人,心里也是一番说不出的滋味,那个人就是龙之戒。他心里深爱着敏敏,可是他又不能说出来,他自己知道,他和敏敏今生今世是不可能的!可是要让他忘掉这个女人,却是万万都无法做到的!他心里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对他说:你不要忘记自己的使命!你不能爱上这个女人!然而,他心里还有另外一个声音在对他说:也许这就是缘分,错过这个机会,只怕你们今生今世都不能再见面了,人来到这个世上,如果有一次真爱也不枉为人。到底该怎么办呢?龙之戒感到异常头疼。

龙之戒一直没有正眼看敏敏,他也不敢正眼看敏敏,几乎没有人知道龙之戒在偷偷看敏敏,连敏敏都不知道,龙之戒心里已经偷偷爱上她。可是有一个女人却明明白白的感觉到,龙之戒一直在偷偷看着敏敏。那个女人就是惊艳,自从她见到龙之戒之后,原本已经枯萎的心又得到滋润,她梦想着把自己一生的幸福都寄托在这个男人身上,她不由得暗暗观察龙之戒,却发现龙之戒一直在偷偷看着敏敏。看着龙之戒看敏敏的那眼神,惊艳知道了点什么,可是她自己的心里一直告诉自己,那是不可能的,龙之戒是不可能爱上敏敏的,龙之戒是自己的!

庆功宴完后,都督宣布了这次立下大功的封楼帮弟子和鹤剑飞一干人,并宣布骨哲成为襄阳都督府总教头,而敏敏则留在昭勇将军府当教头。至于没有姓名和龙之戒,则另行重赏。此时,珊珊和小蜘蛛都看着风流倜傥的没有姓名。当珊珊的目光看向没有姓名的时候,却倏然发现没有姓名也正看着自己,她羞红了脸低下头来。

而那个小蜘蛛,却发现自己从心里真正爱上没有姓名了!她看了看没有姓名,却看到没有姓名正看着珊珊,她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可是,没有姓名又突然转头看了她一眼,那眼神柔情似水,直看得原本妖艳的小蜘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她心中砰砰直跳。没有姓名知道自己喜欢上了珊珊,可是他又觉得此时的小蜘蛛有说不出的可爱,完全不像那天晚上的那个妖艳巫毒的小蜘蛛,他自己都说不清楚,他到底喜欢的是哪个女人。

酒宴过后,骨哲和敏敏也就留在襄阳城内当教头。都督爱惜鹤剑飞的兵法之道,把鹤剑飞留在身边当了军师。两人经常彻夜交谈,从《孙子兵法》《孙膑兵法》一直到《兵书二十四章》,从《大周列传》《春秋左传》一直到《孟德新书》,还是从《史记》到《资治通鉴》,无论是兵法还是治国强国之道,那个鹤剑飞都对答如流。

一晃两个月过去,一日,说到治国之道,鹤剑飞口若悬河,连连说出诸多强国之策。都督起身道:“我今日才认识先生,真是相见恨晚啊!如果我大宋有先生这样的人才,大宋一定能收复失地,一雪靖康之耻!”

鹤剑飞连忙起身道:“都督大人过奖了!在下不才!只不过有点纸上谈兵之术而已!若说是治国之才,实在不敢当,只怕要误国啊!”

正在说话间,门口蹦蹦跳跳走进两个姑娘,鹤剑飞转身一看,只见一个是敏敏,另外一个是珊珊。

敏敏走到正在操练士兵的骨哲面前道:“骨头哥哥,我在襄阳城也待久了,你也知道我喜欢自由自在,我想去大理国一游,骨头哥哥,你就陪我去好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