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江湖 第二章 第十二节 误会

鹰击长空su27 收藏 3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83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838/[/size][/URL] 敏敏盈盈走出,大家都在注视她的时候,唯有龙之戒用眼角瞥了一眼,可就是这一眼,使得龙之戒发誓他这辈子再也不会爱上别的女人!龙之戒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女人有如此的魔力。他的心中有另外一个声音正在理智的告诉他自己:不行,我不能爱上这个女人,我身上还有未完的使命。可是,他实在不能控制住自己对这个女人一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38/


敏敏盈盈走出,大家都在注视她的时候,唯有龙之戒用眼角瞥了一眼,可就是这一眼,使得龙之戒发誓他这辈子再也不会爱上别的女人!龙之戒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女人有如此的魔力。他的心中有另外一个声音正在理智的告诉他自己:不行,我不能爱上这个女人,我身上还有未完的使命。可是,他实在不能控制住自己对这个女人一种莫名的感觉。我到底该怎么办?龙之戒不停的问自己。

就在这一刻,大堂中发生很多事情。斜佬恼怒的转头质问玄烨公子:“你为什么不经过我同意就把人放出来了?”

“大哥,你有所不知!这个敏敏姑娘是昭勇将军所喜爱的女子!如果大哥你执意不肯放放人,只怕昭勇将军不会善罢甘休!如今大敌当前,小弟觉得封楼帮不能和官府作对,应该联合官府共同退敌才是上策!否则我们伤了昭勇将军,一旦金兵入城,只怕覆巢之下岂有完卵?金狗肯定不会给我们封楼帮好过的!”玄烨公子解释道。

斜佬虽然恼怒玄烨公子放走敏敏,可是人都已经被带出来了,而且大堂之中高手云集,其中那没有姓名和龙之戒都不知是敌是友,他也不敢轻举妄动,只好就此作罢,他恨恨的看了敏敏一眼,硬生生咽下一口口水心中暗道:这个水灵灵的小丫头,我迟早有天要好好啃啃!

敏敏见到自己的骨哲哥哥来救自己,在那一瞬间,她喜极而泣,此时她完全把少女的羞涩抛在九霄云外,她一头扑进骨哲怀里失声大哭。骨哲紧紧搂住敏敏温暖的身躯,只觉得自己怀里这个女子柔若无骨。大堂中的众人看到这一幕,不少人心中感到不是滋味,尤其是那个昭勇将军心里就像打翻了醋坛子一般酸溜溜的。那个龙之戒虽然心中泛起一阵酸楚,却什么话都没有说。

鹤剑飞看到这一幕,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扭过头去,准备离开大堂,他不愿看到这令自己伤心的一幕。可是事情并没有就这样结束,那个敏敏感觉到自己的失态,她轻轻推开骨哲,嘴里轻声道:“骨头哥哥,不要这样。”

骨哲虽然很喜欢这个小师妹,虽然很舍不得就这样松开手,可是他却不愿意违背敏敏的意愿,他无可奈何的松开手。敏敏环视一下四周,突然见到一个熟悉的背影正要走出门去,她转身对玄烨公子道:“多谢这位公子救命之恩,请公子把佩剑还我吧。”

玄烨公子向敏敏递上佩剑:“姑娘,让你受委屈的了,我代表我们大哥向你道歉!”说罢玄烨公子向敏敏一拱手。

敏敏接过佩剑也不答话,她一个箭步冲到门口拦住鹤剑飞的去路,手中长剑拔出直抵鹤剑飞的胸口道:“你这条金狗!想不到今天在这里见到你!今天我就杀了你!”

鹤剑飞争辩道:“敏敏姑娘误会了,我不是金狗,我是汉人啊!那天我也不是亲自动手杀了几条金狗?”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苦肉计!你当时肯定是情急之下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才杀的自己人!”敏敏杏眼圆睁怒吼道,“你现在又来封楼帮,是向说服封楼帮和金狗里应外合一起攻下襄阳城吧?”

听了敏敏这番话,大堂内一片哗啦。鹤剑飞只觉得自己有口难辩,看着眼前那熟悉又陌生的敏敏妹妹,他只觉得心中泛起一阵痛心又一阵酸楚。利剑已经在他的胸口扎入,血从伤口流出。他一点都没有感到身上伤口的痛楚,此时心里的痛更胜过身上的痛,只听得鹤剑飞一声大吼:“敏敏,既然你都误会我,那你就杀了我好了!我鹤剑飞是一条好汉,我已经死过一回!你动手吧,大丈夫生死何惧!”

虽然嘴上这样说,鹤剑飞却只觉得眼眶一热,眼泪快要流出。然而他心想自己一堂堂男儿岂能在众人面前落泪?他强忍着眼泪,昂首挺胸注视着指向他胸口的长剑。此时此刻,他只觉得自己的心如刀绞一般好痛好痛。

“狗贼,你还嘴硬!今天我就杀了你!”敏敏一声娇喝。

“姑娘,住手!你今天要是杀了他,就真的是冤枉了一个好人!”只听有人一声大喊。敏敏转头一看,只见一个翩翩公子正大声喊道。那个公子正是没有姓名。只见没有姓名纵身一跃,飞落至敏敏身边,伸手抓住敏敏刺向鹤剑飞的长剑。

“你快放手!”敏敏大喝道。可是没有姓名就是不肯放手,虽说没有姓名内力高深,可是敏敏那宝剑削铁如泥,剑刃把没有姓名手心都给划破,殷红的鲜血从剑锋上流下,一滴一滴滴落地面。

鹤剑飞轻轻推开没有姓名道:“大哥,你不必为我这样。此时我这般被人误会,活在这世上还有什么意义?你就让她杀了我吧,能死在她的剑下,我心甘情愿!”

没有姓名看了看鹤剑飞,向来深知男女之情之事的没有姓名马上明白过来,他用力抓住敏敏的长剑一扳,宝剑掉落在地上。只听得没有姓名对敏敏道:“这位姑娘,你不能杀他!首先他是我兄弟,我不会让你杀他的,其次。”没有姓名压低了声音,在敏敏耳边说:“我看这个小兄弟是个好人,其实他的武功不在你之下。如果你今天执意要杀了他,我也不好阻拦。不过,我想如果你杀了一个愿意为你可以牺牲自己生命的男人,不知道你日后会不会后悔?”

虽然没有姓名后面说的话声音不大,可就是后面那几个字一字一句都如重锤一般敲在敏敏的心头,她心中猛然一震,不知道还能再说什么,她也没有捡起宝剑,只是呆呆的站在那里。

突然,敏敏听到身后一声大喝:“妹妹让开,待我来杀了这个狗贼!”敏敏转头一看,只见骨哲拔出长剑冲向鹤剑飞,看样子,骨哲是一定要置鹤剑飞于死地。其实,男人是最了解男人的,其实骨哲看得出来,这个鹤剑飞武功一点不在敏敏之下,可是敏敏两次用剑指住他的时候,他都没有还手,他心里肯定喜欢自己最心爱的敏敏妹妹!一个昭勇将军已经令骨哲很头痛了,再来一个鹤剑飞还得了?今天一定要杀了他!

那骨哲挺剑向鹤剑飞刺来,鹤剑飞因为敏敏的事情伤心,他也不想躲避。眼看骨哲这用尽全身功力的一剑就要刺穿鹤剑飞之时,只见没有姓名身形一转,手中铁扇出手挡住骨哲狠狠刺来的这一剑。当下,两般兵器一碰撞,骨哲只觉得虎口一震,整条手臂都一阵发麻。

可是骨哲不依不饶,又是一剑刺向鹤剑飞。这下,没有姓名可不客气,他手上一用力铁扇挥舞一下,骨哲手中长剑落地,顿时显得狼狈不堪。却听得没有姓名一声大喝:“我不能容许任何人杀我兄弟!”

虽说那敏敏很佩服没有姓名的英雄气概,可是她不能见自己的师兄骨哲如此丢脸,只见敏敏一声娇喝,从地上捡起宝剑向没有姓名刺去。好个没有姓名,他身形一转就轻描淡写躲过刺来的那一剑。骨哲趁着这个机会,从地上捡起宝剑也向没有姓名刺去。兄妹两个双剑合璧,向没有姓名挥舞而去。

原本没有姓名的武功比兄妹两个加起来都要高出许多,可是一来他不愿伤到敏敏,二来兄妹双剑合璧威力增加许多,三人居然打斗三十余回合不分身负。大堂内所有的人都看得惊呆了,纷纷大喊道:“好!好身手!”

毕竟兄妹二人武功不如没有姓名,又打斗了二十多回合之后,兄妹两人的宝剑被没有姓名打落在地。突然,没有姓名听到耳边一阵风声,他转头一看,只见龙之戒向他猛扑过来:“没有姓名,你一个绝世高手欺负两个娃娃,你脸红不!看我的!”两人缠斗在一起,两人的武功不相上下,一时间根本无法分出胜负。

却见鹤剑飞从地上捡起宝剑,递给敏敏:“姑娘,你今天若要杀我,我绝不还手!”敏敏接过宝剑,很感激的看了鹤剑飞一眼,她心里想:这人真怪,明明从来没有见过我,可是为什么他能知道我的名字?而且更奇怪的是,为什么见到他总是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正在思索间,只见骨哲捡起长剑,趁着没有姓名被龙之戒纠缠,骨哲狠狠一剑刺向鹤剑飞。突然,“当”的一声,骨哲的长剑被挡住,他转头一看,只见敏敏手里的长剑出手,挡住他的那一剑:“哥哥,不要杀他!看样子他不是一个坏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