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江湖 第二章 第七节 棋逢对手

鹰击长空su27 收藏 3 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38/


金兵百夫长指点沙场奉了万夫长十四哥之命,正在执行抓捕江洋大盗没有姓名的行动。突然有探子来报,有两个形迹可疑之人在河边烧烤。指点沙场大喜过望:“弟兄们,我们马上过去抓住那两人!回去之后十四哥一定会重重奖赏我们!”

指点沙场带着手下一百多人来到河边,谁知一出手就被龙之戒连杀两个五十夫长!指点沙场慌忙下令手下士兵放箭要射杀二人,谁知那个龙之戒武功高强,一百多个精锐的金国骑射手射出的乱箭连龙之戒的一根毫毛都没有伤到!

就在此时,山顶又下来一名高手,那人自报姓名正是通缉犯没有姓名。指点沙场又惊喜又担忧,他惊喜的是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一直无处寻觅的江洋大盗没有姓名居然自己送上门来;可是担忧的是一个青衣人已经令他们难以对付,再加上一个白衣人,恐怕不但不能抓获他们,自己的弟兄还要损失惨重。

就在这时,指点沙场见到那个青衣人和白衣人居然自己拼上内力!两人因为比拼内力而一动不能动,见状,指点沙场大喜过望:“快,这是难得的好机会,赶快放箭射杀那两人!”

一百多金兵张弓搭箭,飞蝗一般的箭雨射向二人。见二人还是一动不动,指点沙场心中窃喜:这下可好了!自己立了大功回去之后一定能成为千夫长!

箭如雨下,鹤剑飞见二人还在比拼内力,他焦急的大喊道:“两位英雄小心了!不要自己比拼啊!”

说时迟那时快,箭雨迎面而来,当箭雨距离二人不足三丈之时,二人突然分开。只见龙之戒袖子一挥,射向他的箭纷纷落地。而那个没有姓名手里的铁扇一挥,深厚的内力在他面前形成一道看不见的墙,乱箭射在扇子扇出的风上,纷纷落在地面。

“好身手!”鹤剑飞不由得惊呼道。

第二排箭飞射而至,没有姓名和龙之戒二人一个挥舞铁扇,一个挥舞袖子,一阵风声大作,一排箭居然回射向那些金兵!那些金兵见到射回的乱箭吓得纷纷躲避,可是前头那排金兵根本无处可躲,被乱箭射中,十多个金兵纷纷中箭落马。金兵的第二排箭又射去,却被二人打回,又只见十多个金兵中箭落马。

见两人英勇无敌,剩下那些金兵吓得再也不敢射箭,纷纷调转马头就逃命而去。见手下士卒逃去,指点沙场根本阻止不住败退的士卒,他也不得不放弃升官发财的美梦,跟着败兵一起逃去。谁知指点沙场突然听到背后传来炸雷般的一声吼:“金狗哪里逃!”

指点沙场转头一看,只见那个自称没有姓名的白衣少年撒开两腿飞奔而来。指点沙场见状连忙策马飞奔,谁知他胯下的汗血宝马居然不能跑得过那个白衣少年!只见那白衣少年纵身一跃,整个人腾空而起飞出数丈远,正好落在指点沙场的背后,一把就把他扯下马来。

没有姓名手中铁扇一点,直指指点沙场的咽喉:“大胆金狗!你不是一直想要找我没有姓名吗?今天我就在你面前!就让你这个狗贼好好看看我的样子!”

指点沙场虽然受制,可是他嘴里却还硬着:“你这个狗贼!要杀便杀要剐便剐!我指点沙场从来就不是一个怕死之人!”

“死到临头你还嘴硬!我今天就杀了你这个狗贼!”没有姓名大喝道。说罢他扬起铁扇正要向指点沙场的天灵盖落下,却听到背后传来“呼”的一声风声,没有姓名身形一闪,一道犀利的掌风擦身而过。

没有姓名转头一看,只见龙之戒一掌向自己袭来。没有姓名大喝道:“你为何要对我下手!”

那龙之戒道:“此人虽是金人,却是一忠义之人!他若是苦苦求饶,我早就杀了他!他越是忠义,我反不忍取他性命,还是放过他吧!”

“放过他?看我手中的铁扇答应不!”没有姓名大喝道。

“我叫你放掉他!你放不放!”龙之戒死死盯着没有姓名道。

没有姓名不搭理龙之戒,挥起铁扇向指点沙场天灵盖落去,眼看指点沙场就要当即毙命,却见龙之戒如闪电如鬼魅一般飘至没有姓名身边,一袖子拂去,硬生生挡住没有姓名那一扇子。没有姓名一铁扇挥舞下去,被龙之戒的袖子挡住,却只觉得那柔软的衣袖竟然如钢铁般坚硬!那一扇子根本就打不下去!没有姓名心中一惊:“此人好内力!看来我不使出八分的劲根本就无法破解他!”

想到此处,没有姓名暗暗运功,使出八分内力一扇向指点沙场头顶砸去。好个龙之戒,他感觉没有姓名手上力道增加,他也暗施内力,增加到八分内力,他的袖子再次硬生生挡住没有姓名的那一击!龙之戒一边挡住没有姓名的一击,一边对指点沙场道:“我看你是个英雄,今日不忍杀你!你快逃命去!不要等到我改变主意你就死定了!”

指点沙场缓过劲来,他站起对没有姓名一拱手道:“多谢大侠不杀之恩!不过你我理念不同,日后战场上遇见我还是不会手下留情的!告辞!”说罢指点沙场纵身跳上他的汗血宝马疾驰而去。

没有姓名被龙之戒死死抵挡住,他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个百夫长策马远去,急得直跺脚。见那百夫长离去,没有姓名转头看着龙之戒道:“久闻龙大侠大名!不知龙大侠是否赏脸我们今日一决胜负?”

龙之戒也不答话,只是冷冷的看着没有姓名。没有姓名急了,他挥舞着铁扇使出九分功力向龙之戒的喉心点去,却见龙之戒一袖子挡住点来的这一扇。龙之戒虽然挡住这一击,却只觉得整个袖子已经支撑不住!看来对手的内力一点不在自己之下!正在思索时,没有姓名改变方向,又一铁扇向龙之戒的足三里点去,龙之戒心中暗暗惊叹:此人武功一点都不在自己之下!

看着龙之戒一直不肯亮出他包袱中的神秘兵器,没有姓名就是不甘心,他心中暗想:这个龙之戒,从来没有人看过他的兵器,据说他的兵器一出见过他兵器的就不可能活下来的!今天我就要看看他到底用的神秘厉害兵器!想到这里,没有姓名用尽十分的功力向龙之戒一铁扇挥舞而去。

这一扇却没有带着任何风声,看似轻描淡写其实却有玄机,挥舞来的铁扇把龙之戒四个方向都封死,无论他向那个方向都无法躲避,唯有抵挡。一旦龙之戒用袖子去接这一招,即使他能接住这招,他的袖子也会被撕裂,那样对一个高手而言是很丢脸的。没有姓名心想自己的这招一定能让龙之戒亮出他那神秘的兵器!他就不信谁看到龙之戒的兵器谁就没命一说。

龙之戒看着这招,他知道无处躲避,而用袖子抵挡,自己的袖子肯定要被撕裂!于是他身形一转,背上的包袱已经到了手上,他用包袱一挡,硬生生挡住那一扇,当下只听到“当”的一声,两人内力相碰,登时僵持在那一动不动。此时,两人谁都不敢收力,一旦收力马上就会被对手的内力所伤。

见龙之戒还是不肯亮出兵器,没有姓名心想:也许我得用出绝招,才能逼他出他的兵器!想到这里,他准备暗暗转动他的铁扇。原来,没有姓名的铁扇内有机关,一旦转动机关,扇中将射出一串透骨铁针。就在没有姓名正要射出铁针之时,却听到一声大喊:“你们还僵持在这里干吗?再不跑金狗要来了!”

喊话的正是鹤剑飞,此时,远处传来马蹄声,远处一大片黑压压的金兵正往此处赶来,看那架势,来的少说也有一万人!两人一分神,顿时内力散去,两人都重重跌在地上狼狈不堪。

“金狗要来了,你们别打了!快走吧,不然就来不及了!”看着大队的金兵赶来,鹤剑飞急得大喊起来。可是鹤剑飞心想:我们三人都没有骑马,哪里能跑得过金国骑兵呢?

还没等到鹤剑飞明白过来怎么一回事,只见龙之戒和没有姓名一人挟起鹤剑飞的一条胳膊,两人撒开双腿飞奔而去!鹤剑飞被两人架起,只觉得两脚都要离开地面,也不知道那飞奔的速度有多快。后面的大队金国骑兵居然被远远甩在后面,距离他们越来越远!鹤剑飞心中大惊:这两人真是好轻功啊!

不多时,三人便到了襄阳城下。早有探子向昭勇将军汇报金兵即将来袭,城下的士卒正在关门,在吊桥即将拉起之时,三人飞奔入城。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