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全球流亡藏人大会” 达赖缺席为避嫌

哭泣的泪眼煞星 收藏 5 270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8_11_21_97606_8297606.jpg[/img] “流亡藏人代表”脸上难有笑容。 尽管达兰萨拉景色优美,但前来的与会“代表”并无雅兴,因为眼下他们要进行一场没有结果、也没有意义的大会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廉海东、周珺 特约撰稿吴林发自达兰萨拉、北京 在中央为达赖集团划下红线后,达赖打出了所谓的“民意”牌,指示“西藏流亡政府内阁和议会”策划一场所谓的“全球流亡藏人特别大会”,以劫持所谓的“民意”向中央政府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流亡藏人代表”脸上难有笑容。


尽管达兰萨拉景色优美,但前来的与会“代表”并无雅兴,因为眼下他们要进行一场没有结果、也没有意义的大会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廉海东、周珺 特约撰稿吴林发自达兰萨拉、北京 在中央为达赖集团划下红线后,达赖打出了所谓的“民意”牌,指示“西藏流亡政府内阁和议会”策划一场所谓的“全球流亡藏人特别大会”,以劫持所谓的“民意”向中央政府施压。

11月17日,在“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达兰萨拉,来自于14个国家的559名“流亡藏人代表”,匆匆赶往这个坐落于印度北部喜马偕尔邦西北山区的小镇。背靠喜马拉雅山脉的达兰萨拉,尽管景色优美,空气清新,但前来的与会“代表”并无雅兴,因为眼下他们要进行一场没有结果、也没有意义的大会。



达赖集团内部争夺“民意”



当天上午9点30分,在达兰萨拉西藏儿童村大厅内,尽管灯光明亮,但与会“流亡藏人”的脸上却是黯淡无光。


显然,他们高兴不起来。尽管达赖喇嘛声称要通过这次会议“把民众的真实意见如实地表达出来”,但以“藏独”为纲领的“藏青会”却在会前对“大会”邀请的与会人员表达了不满。“藏独”激进分子丹增尊珠声称:“500名与会代表中,有约300名是西藏流亡政府官员,或认同西藏流亡政府立场的人。西藏流亡政府是否为了维护现行政策,特意就与会人员进行了这样的安排。达赖喇嘛要求召集的是民众大会,而这却变成了西藏流亡政府的官方会议。”


“藏青会”等“藏独”激进团体,更是力图借“大会”之机促使“西藏流亡政府”公开打出“藏独”旗号。“藏青会”中央执行委员会公共关系秘书孔周克就公开表示,“藏青会”相信可以在这次会议上获得更多的支持,因为达赖喇嘛的“中间路线”已经成为“跛脚鸭”。他声称,为了达到“藏独”目的,“任何非暴力的诉求方式,都会用上,包括死亡绝食。”


显然,“藏青会”等一些激进“藏独”组织与“流亡政府”在争夺所谓的“民意”。这在中央党校教授胡岩看来,他们的所谓民意,充其量也只是“流亡藏人”的“民意”,“国内还有几百万藏人,他们是无法代表的。达赖集团和‘藏独’组织妄称西藏政府不代表民意。然而,众所周知,西藏政府也是有人大,有政协,是经过选举真正代表藏族同胞利益的。”



达赖缺席大会为“避嫌”



此次举行的“全球流亡藏人特别大会”,据称是1959年达赖喇嘛流亡以来的首次。达赖喇嘛在会议召开前的11月14日特地为发表讲话为会议定调,说此次大会的目的只是“通过充分协商讨论,了解基层民众的真实意见,而根本不是一种政治策略或彼此诿过,更不是企图达到某种隐藏的目的”。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达赖在发表这番讲话后,竟缺席会议,转而游历欧洲。“西藏人民议会议长”噶玛曲培解释,达赖喇嘛不出席,是“为了避免影响公众舆论”云云。为了配合达赖喇嘛对会议“了解真实民意”的定调,“西藏流亡政府首席部长”桑东也表示,“西藏流亡政府内阁”将“认真聆听民众的意见,而不发表任何言论。”


有评论认为,达赖可能自感已不能完全控制流亡藏人中的各种势力,尤其是公开声称“西藏比达赖喇嘛更重要”的“藏青会”等“藏独”激进势力。他不久将参加纪念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活动,如果现在和这些激进势力搅和在一起,很损害他“和平喇嘛”的形象,所以觉得还是不参加为好。


胡岩教授告诉《国际先驱导报》,“其实达赖也是要对西方人交待的,但现在他是无法交待了,他自己也承认‘中间路线’失败。之前他都是打着宗教的旗号来从事分裂活动,但西方有些之前被其蒙蔽的人也在慢慢醒悟。当然,西方人对达赖态度的改变能走多远,现在也很难预料,但这使得达赖事先要找一个台阶下。所以达赖就采取了避不出席的策略。”



西方媒体不远万里来“捧场”



尽管达赖喇嘛本人缺席,但这次“全球藏人特别大会”还是充分展示了“西藏流亡政府”的公关能力,《国际先驱导报》记者在会场见到了来自美联社、法新社、路透社,以及日本共同社等世界主要媒体的60多名外国记者。最为夸张的是,居然有欧洲电视媒体驱车携带采访设备,跨越欧亚大陆赶到这个偏僻的山间小镇前来采访。


有部分西方媒体到来的目的是要为达赖集团捧场,为达赖集团向中央政府施压制造声势。例如,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在大会前一天就以“年轻藏人‘将用鲜血抵抗中国’”这样耸人听闻的题目煽风点火。文章声称,“深感挫败的年轻藏人正在煽动战斗精神,筹划出一份以独立为目标的宣言”。


尽管如此,但西方一些记者私下里并不看好此次大会。一位美国《新闻周刊》的记者表示,“会议很无聊,没有任何实际内容。”



向中央施压不会有结果



此间观察人士指出,无论激进“藏独”分子在大会期间对抗中央政府的言论,还是西方媒体在一旁的煽风点火,在当前的背景下,都有向中央政府施压的意图。


然而,“西藏流亡政府首席部长”桑东则在大会开幕仪式上表示,“召开此次大会的目的,不是向任何国家施加压力”。但桑东又说,“西藏流亡政府”的基本政策是否需要改变,由“民众”来决定,是按“民众意愿”来决定。


显然,桑东的画外音还是要以所谓的“民意”,来要挟中央政府。胡岩教授认为,“这显然是在施压,但中央政府不可能让步,因为中央政府已经明确划下了红线。”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