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江湖 第二章 第四节 没有姓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838/


龙之戒到底是什么人,对于刚刚来到这个不属于他的世界上不久的鹤剑飞根本就不知道。他打量了一下龙之戒,只见此人深陷的眼眶下一对幽深的眼睛,显得那样高深莫测,谁也不明白龙之戒心里想的是什么,也没有人能明白龙之戒到底想的是什么。再看看龙之戒身上也没有任何兵器,唯一有可能藏有兵器的就是那个大包袱。

等到鹤剑飞再问的时候,龙之戒却一言不发,只是低头啃着手里的野兔腿。鹤剑飞心中暗想:这真是一个高深莫测的怪人!而且现在,也不知此人武功到底如何,不过有一点,此人武功在自己之上是肯定的,更严重的是,他根本不知道此人到底是敌是友。自己从小看过不少武侠小说,书中的侠士也未必都是为大宋的,也有不少人心甘情愿为金狗所服务。想到这里,鹤剑飞问道:“不知道龙大侠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

龙之戒也不回答,只是用犀利的眼光死死盯住鹤剑飞背上的大刀一语不发,直盯得鹤剑飞浑身发麻。

忽然,远处传来一阵马蹄声,那马蹄声越来越近。鹤剑飞抬头看去,只见一队金兵正策马赶来,距离这里越来越近。看看这队金兵,好家伙,足足有一百余人!好汉不吃眼前亏,三十六计走为上。想到这里,鹤剑飞正欲起身离开,他的脚跟却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死死拽住:“这位兄弟也太不够道义了吧?俗话说舍命陪君子,可是你却要离开?”

鹤剑飞定神一看,只见龙之戒拽住自己的脚跟,很明显,那只大手内力雄厚,无论鹤剑飞如何用力,却根本无法摆脱那双大手。鹤剑飞心中一惊:坏了!这家伙肯定是和那些金狗一伙的!完了完了,看来今天自己要死无葬身之地!

正在思索时,那队金兵已经到自己的面前,为首的那个百夫长模样的人下马走到二人面前,另外两个五十夫长模样的人也翻身下马,走了过来,从胸前掏出一张图,打开图对照了一下。其中一个五十夫长对那个百夫长说:“大人,这两个人不是我们要找的没有姓名。”

那个百夫长点了点头道:“你们两个上去和他们说下!”

那两个五十夫长走到二人面前,其中一个向二人打开手里的通缉令,另外一个指着通缉令对二人吼道:“你们见过这个人没有?此人是我朝通缉的要犯!如果见到此人向我们汇报,我们一定重重有赏!如有知情不报者与次贼同罪!”

鹤剑飞看了看那图,只见那图上画着一个青面獠牙的江洋大盗,人像下面写着:“江洋大盗没有姓名,无名人氏也,江湖上故称没有姓名。此人多次杀害我大金百姓,罪不可赦,如有发现报官抓获此人者赏银三千两!”

鹤剑飞摇了摇头说:“两位军爷,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啊!如果见到此人,我一定向军爷汇报!”他嘴上虽那么说,可是心里想的是但愿此人千万不要被这些金狗所抓获!既然此人与金狗为敌,那肯定是自己人错不了的!

那两个五十夫长再看了看龙之戒,只见龙之戒一言不发,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那两五十夫长走上前去,其中一人伸手抓住龙之戒的下巴把他的脸硬转上来,冲着他大骂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见了我们一句话都不说?”

那个龙之戒还是一言不发,这两个五十夫长火了,其中一人一巴掌狠狠向龙之戒的脸上扇去,谁知那一巴掌却扇了一个空,那个五十夫长却差点一个趔趄摔在地上,他再仔细看了看龙之戒,只见此人就在原地一动不动。可是那个五十夫长明显记得,刚刚一巴掌过去的时候,那个龙之戒好像闪电一般的闪了一下又回到原地的。

而鹤剑飞却看得明白,刚刚龙之戒是闪了一下,不过那一下速度实在太快,那两个五十夫长当然看不出来!好快的身手啊!看来此人的武功实在是高深莫测!难怪会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龙大侠!

那个五十夫长心中不甘,又一个拳狠狠向龙之戒打去。只见龙之戒在原地一动没动,那个五十夫长的拳头却打了一个空,一个趔趄跌了一个嘴啃泥,样子狼狈不堪。这下,那个五十夫长火了,他拔出大刀狠狠向龙之戒头顶砍下。一道寒气直逼龙之戒,可是他还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那个五十夫长一刀没有砍下去,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大刀“铿锵”一声掉在地上,随之人慢慢倒下。

谁也没有看清楚龙之戒怎么出的招,用的到底是什么兵器,可是那个五十夫长已经成了死人,而且死得很彻底。另外那个五十夫长见状,连忙后退几步,大喊:“快上啊!这个家伙就是没有姓名!大家一起上来抓住他!”话声未落,那个五十夫长只觉得自己的咽喉好像塞进一块石头一般根本喊不出话来,随后整个人就像一口倒空了的面粉袋一般软瘫在地上,他再也喊话,也不能动了,因为他已经死了。

百余名金兵见状连忙张弓搭箭,箭头对准了龙之戒和鹤剑飞二人。见此状,鹤剑飞心中一惊:坏了,这个怪人应该不会被乱箭射死,可是自己却要死在这里了!只听得一阵弦响,箭如雨下。

谁知,飞蝗一般射来的箭没有射到鹤剑飞这里,却在半途莫名其妙的的全部落在地上!鹤剑飞转头一看,只见那个龙之戒袖子一挥,那些射来的箭全部被一道强劲的风力吹落在地!鹤剑飞不由得惊呼:“好身手!”

可是那个龙之戒却对着山顶大吼:“来者何人!快给我现身!”

“哈哈哈!这都能让你知道啊!不愧是龙之戒龙大侠!”一阵千里传音般的声音从耳边传出,听起来声音好像来自千里之外,可是又明明是在耳边。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摇着折扇风流潇洒的白衣少年从山顶落下,轻轻落在地上。看见那白衣少年,鹤剑飞不由得惊叹:“好轻功啊!”

却见那白衣少年冷笑着说:“龙之戒,你竟然假冒我没有姓名啊!等我收拾了这些金狗,再回头和你算账!”说罢,那白衣少年从地上捡起刚刚毙命的那个五十夫长丢下的通缉令,看了看道:“这些金狗甚是可恨,居然把我风流少年没有姓名画成这般模样!”

趁着没有姓名看通缉令的这会功夫,鹤剑飞算是看清楚了没有姓名的模样:只见他身高六尺(相当现在的一米八七)面孔白净,浓眉大眼,鼻梁笔挺,一身白衣配上一条绿玉腰带,手持紫框白色折扇,真是一个俊美的少年啊!

那个没有姓名说罢丢下通缉令,摇着折扇就要冲向那些金兵。说时迟那时快,一条青色的身影闪现到白衣少年的身边,把他用力往后一拉:“没有姓名,你给我让开,这些金狗是我的!”

然而,龙之戒这一拉却根本没有拉动那个白衣少年,两人只觉得一阵内力对碰,顿时僵持在那里。

那个百夫长见两人僵持不下,把手一挥:“快,放箭!”众金兵纷纷张弓搭箭,每个金兵都同时搭上三支箭,大有要把两人射成刺猬的架势。这些精锐的金兵,一次射出三支箭是一点都没有问题的。

见金兵张弓搭箭,鹤剑飞急的大喊起来:“两位英雄不要争了,快停下啊,先杀了金狗再说!”

说时迟那时快,一阵弦响,飞矢如蝗,铺天盖地向二人射来。然而二人却还死死纠缠在一起,谁也不想先脱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