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还是毁灭的问题——也谈谈《亮剑》

生存还是毁灭的问题——也谈谈《亮剑》


关于《亮剑》和李云龙,评价是褒贬不一的。但是,无论褒也好贬也好,必须承认的是《亮剑》是一部能够吸引人的作品,李云龙是一个很有性格的人物。至少从吸引读者的这个意义上来看,《亮剑》是成功的。


于是,因为《亮剑》的成功,李云龙和他所代表的“亮剑精神”一夜之间成了一个流行的符号,被军营内外的人们崇拜和模仿。然而对于什么是“亮剑精神”和学习李云龙什么,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



其实,关于“亮剑精神”,作者是早有定义的——“面对强大的敌人,明知不敌,也要毅然亮剑,即使倒下,也要成为一座山……”。不畏强敌、不惧牺牲、勇于挑战强大的对手,即使明知不敌也要毅然出击、战斗到底,以牺牲和鲜血摧垮敌人的肉体和意志。所谓“亮剑精神”其实就是一种生命不息战斗不止的精神。


然而,很多人却不这么认为,从李云龙的身上,他们看见了别样的“亮剑精神”。


李云龙作为一个非常有个性的人物,他的缺点和优点时一样突出的,因此关于这个人物形象才存在那么多的争议。而“亮剑精神”其实是对他特点中主要的积极因素的一个归纳概括。如果认为李云龙的全部特点都属于“亮剑精神”的范畴,而不加分别的盲目模仿,无疑是错误的。至于把李云龙的缺点当个性去崇拜,对他的优点反而视而不见,就更加是“取其糟粕,去其精华”了。


相对于过去此类题材文艺作品中主人公大同小异的“高大全”,身上充满了各种矛盾的李云龙无疑是一个罕见的新尝试。作者的创新一方面塑造出了一个鲜活生动对读者充满吸引力的人物形象,另一方面也使那些习惯了套用旧有模式来理解人物的读者容易误解这个人物和这部小说。在对这个人物的理解上,存在着两种截然相反的片面认识,一方面是把李云龙作为一个正面的英雄人物来理解,进而把他正反两方面的特点都作为积极的因素不加分辨的吸收;另一方面是虽然看到了李云龙性格和作风中的缺点,但却因此以偏概全的完全否定这个人物,更进一步认为作者塑造这个人物是对党和人民军队的恶毒诬蔑。对李云龙这个人物的争议,主要就是存在于上述的两种错误认识之间。


李云龙这个人物之所以让人感觉生动真实,是因为这个人物像真实社会中的人一样是具体而复杂、矛盾而统一的,对于这个人物的理解如果不能辨证客观的对待,只是肤浅片面的把他当做旧式人物那样的从现实生活中抽象出来的符号,出现各种各样的误解也就自然难免了。


无疑,李云龙是属于他的那个时代的优秀军人,勇敢,果断,点子多,善于逆向思维,从不墨守成规。但这不代表他身上的粗鄙不文、唯我独尊、飞扬跋扈、自行其是也是优秀军人的必备气质;也不代表在现代的条件下仍然可以照搬他的榜样。因为李云龙的形象是现实的,因此也就不可能是完美的;他代表了属于那个时代的典型军人,因此也就不可能完全适合当代。在南京军事学院学习的那段故事和刘伯承元帅对李云龙等人的训斥,说明李云龙这样靠感性去理解战争、靠经验和直觉指挥作战的军人已经不能够适应时代了,他们要么通过学习改造自己,学会在科学分析和严谨推算的基础上指挥作战;要么就只有躺在过去光荣的回忆中被淘汰。和李云龙相对的是他的政委赵刚,赵刚无疑也是优秀的军人,但赵刚的优秀和李云龙的优秀不同:赵刚的形象是理想而完美的,他的优秀不仅属于他的那个时代,而且代表了发展的历史对未来军人的期许和希望。


对“亮剑精神”的误解带来的后果是严重的:很多人学李云龙,不注重形象,不讲究礼节礼貌,言谈粗俗、举止无礼,开口闭口满嘴的脏话。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没有认识到这样已经严重破坏了自己和军队这个集体的形象,反而认为自己很“军人”、很“男人”。更有甚者,把《亮剑》、李云龙作为自己作风散漫、纪律涣散的借口。


这些还不是最离谱的,有的人对“亮剑精神”的误解带已经到了颠覆军人天职的地步。


2007年暑假结束后,我们去给地方院校组织军训。由于原来的军训计划比较脱离实际,在实施过程中学生们意见比较大。作为教官,虽然我们对军训计划也有意见、很同情那些超负荷训练的学生,但是对上级下达的军训任务也只有服从并要求学生们服从而已。可能是看出我对这样军训也有不满,有一个学生就对我说:“教官,你应该像《亮剑》里的李云龙学习,你是这些兄弟的‘首长’,就应该自己说了算,那才叫真正的军人,管上面干什么?”真是令人哭笑不得,我没有想到他们是这么理解李云龙这个人物和什么是“真正的军人”的。幸好这只是一群学生,要是我们的战友也这么去理解“亮剑精神”、学习李云龙,那真是要“国将不国”了。


可能我算不上是一个优秀的军人,但我还记得什么是军人的本分——服从命令严守纪律。我想如果“亮剑精神”只是“走自己的路,让上级骂娘去吧”,那李云龙不仅不是“真正的军人”,恐怕连军人也算不上。


如果因为我军以往的胜利就沾沾自喜,目空一切,就自以为天下无敌,那是无知和愚蠢。对于我军百战百胜,天下无敌的神话,身为一个普通士兵相信情有可原,身为一个军官也这么认为,就是百分之百的愚蠢。公正地说,我军的优势在于英勇顽强,有不怕吃苦连续作战的传统。而我军劣势恐怕就多了,火力和机动能力极差,真正懂得现代化战争的将领极少,战术思想的陈旧与僵化,后勤保障能力薄弱,军官和士兵的军事素质和文化素质很低。


最讨厌的就是有些干部,动不动就以大老粗自居,以没文化为荣,侥幸打了几个胜仗,就自以为天下无敌,可是不得了,哼,无知,愚昧。你有战功,曾经为人民做过很大贡献,人民不会忘记你,可以给你高出常人的生活待遇,给你颐养天年。但你不能占着茅坑不拉屎,自己无知还不思进取,占着高位不能胜任,就会误国误军,到那时丢的不是他一个人的面子,而是整个国家整个军队的面子。


如果说读者和观众对《亮剑》的误解造成了对李云龙的争议,那么,电视剧对《亮剑》原著的肢解,则大大削弱了这个人物的魅力。


很多人是通过电视剧了解《亮剑》并且被吸引的,但是我却觉得这部电视剧并不是很精彩,因为在电视剧之前我就看过《亮剑》的原版小说。相对于原版小说,电视剧删去了原小说李云龙在南京军事学院经历55年授衔以后的所有情节。


而军事学院的学习对于李云龙的思想和命运而言,恰好是一个最重要的分水岭。


经过军事学院的学习,李云龙开始改变自我,从最初的无知而无畏开始走向真正的成熟。初入军事学院的李云龙依然顽固的坚持着战争年代迷信经验轻视理论、自由散漫的作风,而这就与军事学院的要求和学习的目的形成了矛盾。李云龙与来自国民党俘虏的教员之间的冲突就是这种矛盾的表现,55年的授衔风波则可以看作这个矛盾的总爆发。而南京军事学院之后的李云龙,脱去了身上的骄娇二气,在心智上日趋成熟。从他组织特种部队、指挥炮击金门,表现出与以往完全不同的风采。


军事学院学习之前的李云龙是处于命运顺境当中的,在和各种敌人的较量中始终是最后的胜利者。顺境中的英雄故事固然读起来更加痛快,但也使这个人物趋向平庸和一般化了。军事学院学习之后,随着整个国家内外环境的日益恶化,李云龙逐渐由顺境转入逆境乃至绝境,而他的抗争也越来越激烈,在这些注定要失败的抗争中,他身上的“亮剑精神”的光芒也愈发耀眼。


和学会了怎样面对和指挥现代战争相比,军事学院的学习更重要的是使李云龙明白了了什么是军官的荣誉和尊严与怎样去维护一个军官的荣誉和尊严,完成了他作为一个军官的精神养成。军事学院这种对军人意识和军人精神的培育,是李云龙此后在逆境中与命运抗争的主要力量来源,也决定了李云龙此后悲剧命运。因为一个具备了健全心智、高贵人格和准确的辨别力的真正军人,面对丑恶,既不可能昏昏噩噩,更不可能委曲求全,所以也就不可能保全自己。


通过直面建国以来的一场场政治悲剧,李云龙完成了思想的升华和觉醒。在面对反右斗争中岳父一家的悲惨遭遇时,李云龙盲目的遵从错误的政治路线,理直气壮地站到了岳父的对立面上,以一个上位者的姿态来批判和“教育”自己的岳父。三年自然灾害带来的惨祸,让李云龙开始对自己一直维护的某些东西产生了怀疑,于是,有了他对妻子那番痛心疾首的告白,但在告白中,他仍然是以一个当权者代表的姿态在自责、而不是代表受害者进行控诉,这说明他此时仍然把党内的错误路线和阴谋家们当做他所要维护的精神殿堂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没想到要去斗争。而当赵刚夫妇为了理想信仰的蜕变和破灭用自杀向党内的错误路线和邪恶的风气抗争的时候,李云龙震撼了,惊愤过后,他从怀疑走向了确信,确信这个他为之奋斗并参加了缔造的政权有什么地方肯定是出问题了,他的精神殿堂崩溃了。赵刚之死彻底惊醒了李云龙,为了维护自己的信念、良知、理想和信仰,他把自己摆到了错误路线和阴谋家们对立面,像战争年代面对敌人一样不死不休的抗争。正是这些东西把他最信任和最亲密的战友逼上了绝路。


任何一个政党在其执政过程中都有可能犯错误,这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个政党的大部分成员甚至是高级干部对是非观念和理性的极端麻木,甚至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推波助澜,把自己的战友和同志往死里整,这才是最可怕的。事实证明,即使想昧着良心苟活于世也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当一种极端错误的思想或是罪行刚刚在党内露头时,全体党员如果不齐心协力把它消灭在萌芽状态时,那么最终是害人也害己,因为你在害人的时候,已经把自己置于危险的境地,大家早把正义和良知当作破抹布一样扔掉了,你还指望谁来救你呢?革命也许是个中性词。它可以引导人们走向光明,也可以以革命的名义制造人间灾难。革命必须符合普遍的道德准则即人道的原则,如果对个体生命漠视或无动于衷,甚至无端制造流血和死亡,所谓革命无论打着怎样好看的旗帜,其性质都是可疑的。


在整个社会的疯狂和愚昧面前,少数反抗的觉醒者注定要成为错误的牺牲品,除非他们放弃自己的信念和良知,但既然与勇气和能力从黑暗中寻找到光明的人又怎么会再甘于黑暗中沉默?赵刚是最先的那个觉醒者,也是最先的反抗者。他没有能力阻止灾难的蔓延,但他有能力捍卫自己的尊严、没有了尊严宁可选择死亡。


赵刚和李云龙一样都是悲剧人物。赵刚至死都是个理想主义者,他参加革命时的目的很明确,就是准备为了某种理想而献身,当现实违反了他的初衷时,他便有了一种破灭感。因为无力阻止现实的发展,那种无奈和痛苦是很深刻的,如果带着这种痛苦活着,他会感到生命变得毫无意义。生存还是毁灭,那个困扰着哈姆雷特的选择,同样也在困扰着赵刚。在他看来,答案是明确的。如果是有条件的生存,譬如失去尊严和良知,那么他宁可不要生存,而去选择毁灭。


赵刚之死仿佛是对李云龙后来命运的一个预演:觉醒——反抗——牺牲。从这个意义上讲,赵刚无愧于一个超越时代的理想军人,对李云龙等人的觉醒和反抗起到了榜样的作用。“亮剑精神”并不只是专属于李云龙,这种精神最耀眼的光芒其实是最先闪烁在赵刚身上的。


就像赵刚是自动脱下军装置身于政治斗争的风口浪尖为真理和正义辩护而没有选择沉默和出卖来明哲保身一样,李云龙最后的“亮剑”也并不是大难临头时求生的反抗,而是主动去挑战一个根本无法战胜的对手,他是一点点把自己放在一个注定要牺牲的死地。即使在最后,李云龙仍然有机会从这场毫无希望的较量中脱身,但他拒绝了部下的营救,选择了自杀。死亡也是一种抗争,一个有尊严的生命才有存在的价值,失去了尊严,生命难道还有意义吗?自杀对于李云龙并不是绝望中的逃避,而是另一种形式的抗争,用死亡鞭笞那个时代。李云龙用生命进行的无畏但注定不会成功的反抗,使他成为一个良知、正义和信念的殉道者,一个给人以更多震撼和感动的悲剧英雄。



遗憾的是电视剧对原著的肢解删去了这些内容,将并不简单的“亮剑精神”人为的过于简单化了。没有了李云龙用自杀向一个荒唐时代的最后一次亮剑,也就没有了亮剑精神“面对强大的敌首,明知不敌,也要毅然亮剑”的精髓。一个反抗命运的悲剧英雄也就变成了普通甚至可以说平庸的英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