偌大南京竟容不下一张安静的书桌吗

dongm777 收藏 2 101
导读: 据11月20日《南方周末》报道,11月5日,第四届世界城市论坛在南京举行期间,在“南京基础设施建设情况”新闻发布会上,南京市建委副主任邹建平表示,一直以来为南京市民尤其是沿线三所著名高校关注的汉口路西延改造工程“势在必行”,并已获得批准。   南京市政规划扩建道路,其中一条穿越三所大学。具体的问题且先不谈,反正双方都是各执一词。至于说到底谁有道理,作为局外人很难明确的知道其来龙去脉。但通过常识我们还是能够做出某些基本判断的。   我的基本判断是这样:大学是学习的地方,尽量保持其清静总是件

据11月20日《南方周末》报道,11月5日,第四届世界城市论坛在南京举行期间,在“南京基础设施建设情况”新闻发布会上,南京市建委副主任邹建平表示,一直以来为南京市民尤其是沿线三所著名高校关注的汉口路西延改造工程“势在必行”,并已获得批准。


南京市政规划扩建道路,其中一条穿越三所大学。具体的问题且先不谈,反正双方都是各执一词。至于说到底谁有道理,作为局外人很难明确的知道其来龙去脉。但通过常识我们还是能够做出某些基本判断的。


我的基本判断是这样:大学是学习的地方,尽量保持其清静总是件好事。而且我也想象不出一条城市道路穿过大学以后,那个大学会成个什么样子。就我记忆所及,在任何还能明白教育对于一个国家民族的重要意义的地方,都只能让其他东西给教育让步,而不是教育给其他事情让步。如果还有人记得这个世界以高水平的教育为本的话,说什么也不会不智到这么进行规划设计,更不会连穿三所大学。大约这种愚蠢应该是用乘法计算,蠢乘以三。


有时候你不得不想,在我们这里总是强调的东西,往往就是那种从来不会真正重视的东西。比如就拿教育来说,如果我们从各地的口号来看的话,我们这里是世界上最重视教育的国家,甚至如同所有重视教育的国家一样,也实行着九年义务教育。但实际情况我们都是知道的,不但这九年义务教育往往因为没有主语而成为学生家长的义务之外,各种名目的收费早就超过了那可怜的学费数目。


如果关于教育的例子举下去,我们还可以一直举到那些成为危房的教室、被拖欠工资的老师、从来没有兑现过的教学器材,最后还可以问问教育投入在财政支出的百分比。这些都告诉我们一个事实:口号与现实不是等价的。


南京这件事也不过是这种情况下又一个注脚而已,除了这个注脚因为牵扯的范围有点广以外,与这一系列的其他注脚没有本质的不同。而其背后的意义之简单,已经到了我都懒得说的程度:不过又是一次行政权力为了自己的政绩与方便,而侵害不能产生直接效益的教育机构的事件罢了。


只是可怜曾经的六朝粉黛之地、人文鼎盛之乡,如今竟然沦落到这样一步田地。一条道路竟然就可以令某些当政者毁去三所校园的学习环境,这还真是令人怀念那个穷兵黩武的拿破仑了。据说此君在自己马上就要失败的时候,学校的学生找到他,请求组织学生军上前线。拿破仑拒绝了他们,说他不能葬送国家的希望。这是他在一生事业将要走到尽头的时候做的抉择。而在这个似乎是太平的年代里,南京竟然不能容下一张安静的书桌,多少令人有点怀古之幽情。


顺便说一句,“不能容下一张书桌”这句话,是抗战时的感慨。算是另外一种怀古吧。(五岳散人)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