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午后散步

红叶大侠 收藏 12 190


上午第四节课后一响铃,老师前脚还未出门,教室几乎已在转瞬之间清空了——但愿法学院教室的计算机也有这一半的运行速度。中午不能不午睡的同学匆匆赶回学生公寓,食欲好的则急急忙忙、争先恐后奔赴海滨餐厅抢座占位,于是大家各急其所。

刚刚放学这会儿,隔壁的“海滨餐厅”必定是人满为患,窗口前毫无疑问早已里外三层、接踵摩肩,纵有赵子龙之勇杀将进去,却无长坂坡之幸全身而退。因为两个学院外加教职员工上万人都聚集在这一片,而附近方圆几百亩只有这么一家餐厅。饥肠辘辘的人哪里知道什么是文明,饿绿了双眼的家伙哪里顾得什么叫礼让,此刻,大概拿香港小姐的桂冠都换不了小女生们眼下的一块糖醋鱼和一片梅菜扣肉。我知趣不去凑这个热闹,这一天两次的瞬间赶集实在不去瞧也罢。等二十分钟后“退潮”了,我方进“海滨”闲庭信步、眄庭柯以怡颜。东坡先生曾说“不饥不食”乃养生之道,故而我几乎天天如此,今日亦然。 十二点钟后依照惯例以常规速度吃完午饭,自觉食足八分——嘿嘿,因为东坡先生还说“未饱先止”。

来法学院两个月了,天天上下学都从附近的艺术学院边上过,对时不时传来的小艺术家们练歌吊嗓、吹拉弹唱的“靡靡之音”早已司空见惯、见怪不怪。但是天天“在这河边走”的我居然从未想过走进那个气派十足的大门,瞻仰瞻仰神圣艺术殿堂的荣光,更没有登上门后那依山而上的几十级阶梯,去一睹艺院神秘面纱后面隐藏的芳容,只是每每走在那与之仅一墙之隔的小道上,心里常附庸风雅地吟咏着“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有人家”。这也许是因为曾听说过艺术学院名声不大好,间或出现“有色新闻”爆料的缘故,于是便敬而远之。有人戏谑地调侃道:“大学里工科的看不起理科的,理科的看不起文科的,文科的看不起艺术的”,但是之所以终究不能完全无视他们,主要是因为每一回开晚会的时候还免不了请人家来撑场子救急,还有就是人家“花圃”里移植来上台面用的“名贵品种”实在是多,无可辩驳的就是比自家一亩三分地里土生土长的花花草草要来得吸引看客,尤其是比十六的月亮更能聚焦众多“狼人”们的眼球。于是,本来想着去后山散步的我转而心血来潮,走进艺术学院“采风”,感受感受艺术殿堂的气息。午后慵懒的阳光甚是暖人,金灿灿甚是惬意。慢悠悠地一步步踏上石阶,手里的诺基亚不住地给朋友们送去短消息,原来午后的时光也可以如此舒坦,而不仅仅是在教室里无聊地坐看趴着熟睡的强人们的三尺垂涎O(∩_∩)O。

以前有位老师说:“法学院的大楼毫无特色可言,与众同行的不同之处仅在于因地势不平和面积狭小所局限而无奈歪歪扭扭建了三排,于是便有‘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的一段佳话。而艺术学院的大楼之造型最数独特——那是一架钢琴的造型。”而现在,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压根儿没找到什么传说中的钢琴,或许是只缘身在此山中吧——这确实是栋搭在小山上的钢筋和水泥,不过的确是很容易让人觉得比较“后现代”(这么说其实是因为时下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来形容和修饰它了,又想想这个词现在忒流行,什么看不懂、听不懂的都是后现代的,万金油似的贼好用,所以就是它了O(∩_∩)O)。大中午的居然还有牛人不睡觉在操乐器。老远就听见一阵萨克斯风吹来,虽然不是那么地道,不过这个被认为是乐器中的浪漫腔调的西洋口音还是能被外行辨别出来的。不由自主逆着“风声”走去,还没找到演奏者,先听见两个人的对骂声。再走两步,原来是一位两鬓斑白的老校工,抬着头,一手叉着腰,一手遥指着二楼的窗户破口大骂,怒气十足,越嚷越凶,越凶越气,至于骂些什么,由于他的口音问题本人远距离“旁听”听得不是很懂,只晓得大概是说那支该死的萨克斯的喋喋不休吵着他午睡了,而且据说是天天如此,非常的不像话,以至于连日来饱经摧残的他,现在已忍无可忍了,方才发作起来。二楼的一个小伙把头探出窗户来,原来,他就是老校工口中那个天天中午练萨克斯坚持不懈、风雨无阻的后生——我们的另一方当事人。只见他一边回骂,一边继续若无其事、旁若无人地操练他的宝贝无敌萨克斯——天道酬勤啊,如此执着的音乐家岂有不赛贝多芬、不超苏伯特的道理!真是后生可畏!两人PK了片刻,竟然都没有让步的意思,足见战斗意志之顽强。老校工继续下一波次的地毯式攻击,萨克斯风后来几乎懒得回骂,继续表演他的1234567,满不在乎。但是战事毫无进展,局势僵持不下总不是个办法,所以后来老校工稍稍妥协,允许他继续吹,但是强烈要求他把窗户关上以减小噪音,谁知后生音乐家毫无和解之意,凶巴巴地丢下一句:“你再吵,再吵我把门也开起来!”说罢,于是继续他的专场演奏会。老校工无计可施,百无聊奈中只得骂骂咧咧走了。不知道这样的活报剧是不是经常在此地上演,我很是捏一把冷汗——因为的确每天中午都能听到各种乐器混杂的声音从这里扩散开。不知道是不是有编剧班的牛人能天马行空地编造出比这更加具有“后现代意味”的剧本来?要是咱法学院民法学的同学在场,一定会愕然的:“也许他们不知道什么叫相邻权,也许他们不明白啥叫做公序良俗,也许他们不知道法学院就在身边••••••”其实是我自己不知道这是调侃还是感叹。

我无心在此久留,于是掉头往回走。回到教学楼前看到一块大石头,上面的鎏金大字写着某某题词,其中就有一行是“培养有公民意识和独立人格的艺术人才”——晕乎乎,想必如果不注意培养的话,要求艺术学院的人才具备公民意识和独立人格比较难?揶揄,莞尔,乃至冠缨索绝,然开怀之后,深思良久,邃再不露齿。

往回走上通往教室的路,经过一段陡坡,正好看见一辆公共汽车停在路边,一个司机匆匆跳上汽车驾驶室。这是一辆接送本校教职工子女上下学的班车。这时,瞧见一位老婆婆站在车边,背对着我,和车上一个貌似12、3岁的男孩说着话,男孩坐在靠着车窗的座位上探出头来回应她。

“坐进去吧,进去吧,进去好好看点书。”老婆婆对男孩说。

“奶奶你回去吧,我知道了,车上暗,我下午会好好读书。”男孩回答。我心理猜想,这或许是个不太爱读书、不太自觉做功课的小孩子,大概平时没少让这位奶奶操心,可能中午回来又没把下午要做的功课准备好,以至于让奶奶如此不放心。

“进去吧,进去吧,这个位置太阳晒着。”老婆婆挥着手,示意让男孩坐到里边去,因为他所在的这个座位正被中午的烈日直射着,想必车停在这里一个中午,那个座位也被暴晒了一个中午了。

“没事的,奶奶你回去吧,回去吧。”男孩挥挥手,示意让老婆婆赶快离去——我恍然大悟,这才注意老婆婆站的这个地方没有树荫,水泥地滚烫滚烫的。这时,男孩不经意间瞥了我一眼,注意到我在看他,于是我把目光移向驾驶室再转回来。老婆婆再次挥挥手,示意让男孩坐到里头去,而男孩也不断地要求她赶快回家。这时,司机发动了引擎,开始倒车,老婆婆自觉向后退了几步,看着孙子,依旧在挥手,依旧是示意让孙子挪到里头,而孙子趴在窗口不动,

“奶奶你回去吧。”他最后又说了一句。

车终于开走了,老婆婆这才慢慢挪开步子,弓着腰,步履蹒跚地走上通往她家的陡峭斜坡。在她从我的视野中消失之前,还两次回头看看男孩乘坐的那辆远去的班车。我不知道这位奶奶是不是天天都这样送这个小孙子上学,也许是?也许不是?

“也许真的是吧。”我在心里这样对自己说。

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一位奶奶,一个孙子,在我眼前演绎一幕当代生活版的《背影》——虽然我从始至终没有见到她的正面,但是她的背影或许比她的脸庞更加慈祥。

昨天那个起风的夜晚,奶奶给我打了个电话,叮嘱我记得给自己加件衣裳——因为她上次听我说过上学的路上海边的风总是很大。接电话的时候我忙着整理笔记,目光从始至终没有移开字里行间,甚至连笔都没有放下,所以早上出门的时候已经想不起昨天电话里听到了些什么了,更不记得自己回答了些什么了,至于衣服呢——自然是忘了多穿了。

看看表,距离上课时间不远了,我不由加快脚步。几步台阶,抬头偶见教室门口的宣传栏整版的“和谐社会”,不自觉地默念起孟夫子的:“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兴味十足地走进教室。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