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黄而遇浓烈而终 终结日 终结日,没有时间了,没用了。

玄烨号航母 收藏 0 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




终结日,没有时间了,没用了。


也许很多人要失望了,因为而终的浓烈要来了,而且要在谜底即将揭开的这一瞬间,以一种令人意想不到的方式来临了。

有一种行为叫做偷,就是把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以一种他人不知的方式占为己有。有的人在偷钱,有的人在偷东西,有的人在偷别人的时间,也有的人是在偷不属于自己的感情,更有甚者是在偷别人的生命。

舒梁现在站在这个现实的世界中,他的内心之中就是一种偷的心态。他偷的是什么呢?他不知道,他不确认,但是舒梁确确实实是在窃取着别人的东西。

生命,是吧,谁知道呢。

。。。。。。


当刘庆到了老陈家的时候,也刚刚赶上了这首《万物生》。刘庆的第一反应,就是再一次的确认了自己的预感,出事了。

老殷下了车,他在找殷月,刘庆下了车,他在找政委。

当两个人都顺着这诡异到极致的歌声,来到了那家迪厅门口的时候,他们没有看到各自要找的人,却有人看到了他们。

那是一双极为犀利的眼睛,眼睛的主人看到的是她的猎物之一,这种充满了复仇和审判的眼神,将刘庆身边的所有人都忽略了。

目标在逐渐的接近,一步一步的接近,而刘庆却仍然在东张西望的寻找着政委等人的身影,对渐渐的接近他的眼神全然不知。

“你能看到殷月吗?”刘庆问老殷。

“看不到啊!这里没有她啊!”老殷也在四处的寻找。

“你不是说能看到她吗?”

“是啊!可是现在我看不到啊!”

。。。。。。

“你是刘庆吗?”忽然刘庆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刘庆吓了一跳,猛然回头,他看到的是一位丰姿绰约、玲珑剔透的美丽女人。

“你是谁?”刘庆一脸狐疑的问道。

“你不认识我,是舒梁让我在这里等着你的。”那个女人的身体上有一种特殊的、诱人的香味,刘庆感觉到了很久都没有过的原始的冲动。

“舒梁叫你来的?”刘庆有些紧张了。

“是啊,舒梁在那边,让你过去呢。”

“你是人是鬼?!”

那个女人笑了,笑的是那么妩媚,回答道:“你说什么呢,乱七八糟的。”

一脸笑容的背后,似乎是一脸的无奈和无辜。

“他在哪里?”

“在迪厅的包间里。”

说罢,这个女人转身就走了,还回头看了刘庆一眼。刘庆缓步的跟了上去,老殷也追了上去,刚想说话,却觉得有一堵墙似的东西,迎面撞了自己,倒在了迪厅门外。

。。。。。。


舒梁,殷月,政委,老陈。

四个人都下了楼。童明最后也跟着下去了,老陈的老伴儿不放心,干脆也锁上了门,下楼了。可是,这大半夜的,把这几个人都走散了,舒梁和殷月是一直拉着手的,老陈和政委是前后脚。

迪厅的距离不远,万物生的歌声也越来越大了,但是越听越觉得诡异了。

。。。。。。

舒梁和殷月跑来的时候,发现地上躺着一个人,而殷月则在第一时间发现这个人是自己的爸爸。

“爸!爸!你怎么在这啊!!”殷月冲了上去,扶起了爸爸。

老殷看到了殷月,瞬间爆发出了能量,抓住了殷月的那双冰凉无比的双手说道:

“快啊!我不知道是谁,把那个警察带进去了!”老殷万分焦急的样子,就好像他看出了什么端倪似的。

“什么人啊?什么警察?”殷月问道。

“一个女人!带走的!”

舒梁听罢,直觉的第一反应告诉自己,那个警察是刘庆,一定是刘庆,而那个女人是谁,就不知道了。

三个人一起走进了迪厅,去找刘庆。

。。。。。。


政委和老陈一前一后的,下了楼就觉得气氛不对劲,老陈是在枉死地狱里呆过的人,他甚至能闻到那里特殊的味道,而此时此刻的这里就隐隐约约有一股子枉死地狱的味道。

“政委,这里不对劲!”老陈说道。

“怎么不对劲了?”其实政委也有所察觉,舒梁他们一出来就不见了去向,虽然楼下的房子什么的,都还是刚才来的的时候的那个样子,但是政委也觉得这里的气氛有些诡异和深不可测。

“这里的味道有枉死地狱的感觉。”

“舒梁他们你看到了吗?”

老陈一边摇头,一边在四处的找寻着。两个人都是往迪厅这个方向去的,就在舒梁他们刚刚走上迪厅正门外的台阶的时候,老陈看到了他们。

“政委,他们在那!进去啦!”老陈喊道。

“哪呢?”

“那呢!他们进迪厅了!”

“快!咱们也进去!”

政委和老陈也一起跑进了迪厅。

。。。。。。


童明走出楼的时候,他觉得脑子里突然觉得满满当当的,头很大,童明知道了,这是因为枉死地狱的空气使人觉得发涨。难道这里是枉死地狱?

童明追着前面的人,他开始发现迪厅门口的人有些奇怪了,他们并不像正常人那样的行走着,而是他们都朝着同一个方向,都在拥挤着走进了迪厅。

不对,他们一定是也进了迪厅了。

童明想都没有想,就跑向了迪厅。

。。。。。。


老陈的老伴儿,下楼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个跟头,老胳膊老腿儿的,这么摔一下还真疼,好在旁边有小区的保安经过,一看摔的够呛,直接就给送去医院了。

。。。。。。


故事到了这里,似乎一切都是在为了结局做准备、做铺垫,可是,虽然不能说远没有到结束的时候,然而也不会那么简简单单的就而终了。

虽然老陈家楼下的迪厅,在这一刻似乎成为了故事的中心,但是还有很多的地方都在发生着类似的事情。

。。。。。。


一家五星级酒店的客房里,这是一个因商务活动来北京的中年男子,是某跨国大公司的业务高级骨干,但是从衣着上看一点儿也看不出他是什么成功人士,因为他现在根本就没有穿衣服。他在和一个同样没有穿衣服的女人身体无限的接触着、摩擦着,下半身紧密的在一起交流着,不时的发出闷声闷气的喘息声和一听就能听出来是装模作样出来的呻吟声。看他的动作更像是在抱负着谁,一下一下的非常猛烈,但是并没有多长时间,就瘫软在那女人身上。稍作了几下假意的温存,那个男人从一旁的裤子里拿出了几张百元的票子扔到了那个女人的面前,那个女人一边穿衣服一边收起了钱,顺便在那个男人脸上亲了一下,不一会儿,便衣着光鲜性感的,扭动着硕腿丰臀离开了客房。

而这个男人,在接下来的夜里,做了一夜的噩梦,客房里挤满了没有瞳孔没有嘴唇的恶鬼,围绕在他的床周围,都说要拿走他的眼睛。

。。。。。。


这里是一座普通的居民楼,一间单元房里,摇曳着红烛,红酒的淡淡清香和浓烈的香水味道交合在了一起。两个人坐在沙发上,像有多仇恨对方身上的衣服似的,拼命的要将对方剥个精光,男人在下面,女人在上面,远离大床,在沙发上开始了一上一下的活塞运动。这里的呻吟声是真实的发出的,没有装模作样的痕迹,男人的双手贪婪的在女人身上身下身前身后的揉搓着,男人的嘴也在胡乱的咬着他能咬到的所有部位。在更换了很多种不同体位之后,那个男人只说了一句,我要喷了,然后,两个人都很满足的相拥着倒在了床上。在各自抽完第三支烟之后,男人起身了,他穿好了衣服,袜子和鞋也都各自归位了,那个女人仍然慵懒着,男人要离开了,临走的时候回头问了那个女人。

“你真的不告诉我这是不是你家?”

“和你没关系。”女人回答的声音很冷漠。

“你真的不打算告诉我你叫什么吗?”

“你丫没事吧?!”女人回答的声音很嚣张。

“那你的手机号码是?”

“滚!”一只拖鞋被那个女人猛的扔向了门口。

。。。。。。

这个男人在下楼的时候被什么东西绊倒了,轱辘下了楼梯,摔骨折了,去医院的时候,他感觉眼前很多星星,也有戴着口罩和白帽子的医生,只不过他们都没有瞳孔。

。。。。。。

那个女人,躺在床上扔出的拖鞋带倒了烘托情调的红蜡烛,地板胶一下子就将火苗子蹿的老高,而这个女人也被烧伤了,尤其是嘴唇,几乎被烧没了。

。。。。。。


这里是一家快捷酒店的套房,里外间的,四个人,两男两女坐在套间的客厅里,喝着茶,看着电视,像是久别重逢的老朋友。可是他们之间聊的确实各自介绍自己的配偶情况,比如说什么我的妻子比较喜欢后入式啊,他的丈夫喜欢长时间的口交之类的。在各自介绍交流结束之后,一对儿男女走进了卧室,另一对儿留在了客厅。在客厅与卧室的门即将关闭的一霎那,两个男人几乎同时的喊了一句:

“别射在里面啊!”

然后四个人都笑了。

整个套间瞬间就变成了“战场”,大肆宣淫,拼命着占有着过一会儿就不再属于自己的快感的快感,两个男人都在尽自己所能的延长着交媾的时间,以表明我比另一个男人强大,两个女人也都在尽力的迎合着来自于自己丈夫之外的男人的撞击,以迅速将自己的心态调整到享受这一过程,两个男人都在挖空心思的变换着交合的姿势,以表示自己阅历丰富的同时也在肆意的享受着不同姿势带给自己的快感,还有变态的征服感和一会儿就会席卷全身的屈辱感。

。。。。。。

两对儿男女在一张大床上,胡乱的拥抱着睡了一夜,半夜醒来的时候,才发现,那两个男人紧紧的抱在一起,赤身裸体,那两个女人则掉在了地毯上。

女人们被冻得嘴唇发紫,像没有嘴唇了似的;而男人们则觉得恶心,开始了拳脚相加,打伤了各自的双眼。

乌眼青,像没有了瞳孔似的。

。。。。。。


就是这样,似乎一切都在继续着。

。。。。。。






待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