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余人冒充城管强拆饭店 记者采访遭围攻(图)

suellen 收藏 0 37
导读:  [img]http://img1.qq.com/news/pics/14133/14133911.jpg[/img]   数名男子围攻摄影记者夏永(被揪者)。新京报记者孙纯霞摄   [img]http://img1.qq.com/news/pics/14137/14137098.jpg[/img] 记者被逼迫删图时,最后对着镜面按了下快门,记录下 被围困的场景。   [img]http://img1.qq.com/news/pics/14137/14137681.jpg[/img]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数名男子围攻摄影记者夏永(被揪者)。新京报记者孙纯霞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记者被逼迫删图时,最后对着镜面按了下快门,记录下 被围困的场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昨日,岳各庄桥西南角,酒楼员工在楼顶打着横幅抗议强拆。孙纯霞 摄


一起普通的房屋租赁纠纷,在未经任何司法程序的情况下,丰台区岳各庄村组织100多人手,对争议房屋进行强拆。被拆迁方持液化气罐上到房顶抗拒,双方发生激烈冲突。本报和新京报3名记者在采访中遭到拆迁方围攻。


昨天上午8点多,100多名男子列队将位于丰台路口的“福成肥牛”饭店紧紧包围。这些人均着统一服装,部分人头戴标有“城市管理”字样的白色头盔,身着深蓝色大衣;部分人全身迷彩服。3辆铲车和消防车也开到饭店门前。拆迁者还用警戒线将饭店围住。


“10多名穿迷彩服的人开始咣咣咣地撞门,又拉又踹。不一会儿,门开了,几十人立刻涌了进来,全是穿制服的。他们一进来就要砸我们的东西。我当然上前制止了。”饭店老板许声俊说。


拆迁方和被拆迁方随后发生严重肢体接触。饭店人员持液化气罐上到房顶抵抗,监控录像中显示,一名拆迁者曾试图登上房顶,结果被人推了下来。冲突中,饭店的桌椅板凳被扔了出去,玻璃也被砸出一个个大洞。


“这只是村里的行为,根本不是政府行为。”饭店工作人员说。


岳各庄村支书田世华(音)此后向记者承认,拆迁方为村里联防队,没有任何政府、警方和城管部门介入。


假城管围店强拆


村庄“执法”合同纠纷


此次拆迁争端源自一纸房屋租赁合同。饭店老板许声俊出示的两份房屋租赁合同显示,他们从岳各庄村办企业“北京鑫建捷市政工程有限责任公司”手中租下这套房子,第一次签的合同是从1998年到2008年,此后又签了一份为期20年的合同。


鑫建捷公司的负责人蔡建华说,那份20年租期的合同是假的,是当时为帮助火锅城向银行贷款而伪造的。岳各庄村主任孙剑(音)也向记者表示,20年的合同是没有效力的。而当初代表鑫建捷的一名负责人目前已经亡故,双方各执一词。


饭店方表示,10月16日,他们被要求搬离,并被停了水电。岳各庄村主任孙剑承认,他们并没有起诉饭店。“通过诉讼可能半年也解决不了。”他说。


对于村子是否有权动用强制力量拆迁,北京市观韬律师事务所律师吕立秋说,饭店和岳各庄村均为平等的民事主体,产生这种合同纠纷,应该走司法程序,由法院来判定合同的效力,作出判决,并进行执行。任意一方都没有强制执行的权力,单方面强制执行是违法的。


市城管将追究冒充者


此次岳各庄村的强拆行动中,戴“城市管理”头盔者引人注目。在目睹了“城管”与饭店的暴力冲突后,不少目击者致电本报,称城管与人发生冲突。


本报记者在现场也一度认为,是城管参与了此次合同纠纷。


“我们只不过是买了些城管的制服而已。便宜嘛。老百姓觉得有嫌疑,我们也没办法。


反正跟真的还是有差别的。”岳各庄村支书田世华说。


昨天,城管局有关负责人表示,非城管的队员是严禁着城管执法服装的,对这种穿着疑似城管执法服装的事件,城管部门将向市政府有关部门反映。


直至昨天晚上,饭店方仍然坚守着一片狼藉的饭店。“要拆,也应该通过诉讼程序,让法院来拆。”许声俊说。


本报记者采访遭围攻


昨天,包括本报和新京报共三名记者,在采访火锅城拆迁时,被戴“城市管理”头盔者强行围住。两名摄影记者被强行按倒,拖行十多米,其中新京报女记者孙纯霞更是被拽着头发拖走。



当时,本报摄影记者夏永正在警戒线外拍摄火锅城遭强拆的一幕。他刚拍了几张,“干什么的?干什么的?”五六个戴着“城市管理”头盔的男子将他逼到一个角落。



其中一名男子要求看记者证。“我是京华时报记者。”夏永误以为其是城管工作人员,隧将证件出示。但这几名男子看过证件后,却攥在手里不给,并以此作要挟。“把照片删掉,否则别想拿回记者证,也别想离开。”



夏永表示拒绝。



不一会儿,新京报摄影记者孙纯霞也被几个戴着“城管”头盔的人推了过来,并要求删除照片。



两名摄影记者被紧紧包围着。僵持中,六七名便衣男子突然向夏永冲来。“走!”两名男子架起夏永往旁边灯具城拖,还有几人在他背后用力推。孙纯霞尖叫,并迅速地按了快门,拍下夏永遭围攻的一幕。旁边的群众开始喊:“打记者了!打记者了!”



夏永拧着不走,坐在地上。这些男子开始贴着地往前拖,拖行中夏永的上衣被扒了下来,皮肤直接划过水泥地面。此时,本报记者郭晓乐上前交涉,也被人从后扼住脖子拉倒在地,眼镜也甩出去了。紧接着上来两个人把郭晓乐往灯具城内的过道里架。



在两名男记者被围攻的同时,新京报女记者孙纯霞也被围攻。“我就听见一声‘还有个女的’。随后,过来一个蓝衣男子,二话不说抓住我的头发,死命一拧。除了大声哭叫,我根本无力反抗。头好痛。”孙纯霞回忆道。



看到孙纯霞也被强行拖着,夏永大喊:“别打女孩子!”



围攻者将两名记者拽到一小屋后,勒令两人删除照片。在记者答应后,几名男子才放开孙纯霞。在被围困中,夏永假意删除照片,抬起相机,通过对面玻璃的反射偷偷地拍下被围堵的瞬间。



恢复自由后,记者报警。通过围观市民提供的照片,三名记者指认一名着蓝色服装的男子疑为打人者。岳各庄村主任孙剑承认,照片中的蓝衣人为该村一村办企业的副总经理。



经301医院诊断,夏永背部软组织受伤;孙纯霞则是头部受伤,建议继续观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